「根據剛才的感覺,身手還是有用的並不會改變,而魔法和勁氣由於這個世界的空氣太不純淨髮揮的水平是會有所下降的,我暗中運氣卻也只能發揮到七品的水平。」

赤凰大陸七品武者的勁氣,九品武者的身手在這世界還不是無敵了!二人心裡想到。

游榮開始跳躍比劃起來,發現速度力量都沒什麼變化,高興的吃牙咧嘴,興奮的叫到「看這世界還有誰敢欺負小爺我,哈哈哈哈」

劉默也暗控魔法之力,面前的空氣微微的波動,卻只形成了一個約一米高寬的龜甲盾,怎麼也形不成如同在赤凰大陸般能夠護住全身的氣盾。不過劉默也十分欣慰,在這個世界上貌似自己知道會什麼魔法的人還沒有,隨即又想到那張中了獎的彩票,真是有錢又有力~

「我去這世界到處看看,過幾天回來找你們」當夜劉逸辰扔下一句話不等劉默他們有反應便消失在夜色當中。

半夜十二點,黑子、敏仔兩個人喝的醉醺醺的回來了,劉默衝出房間,異常激動的看著幾個兄弟,畢竟在那世界他以為一輩子都見不到這些兄弟

「我說老劉,你怎麼這樣怪異的看著我們,又不是幾年不見,看的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黑子說道

「今天我和黑子都找到工作了,晚上出去慶祝了下,打你電話半天都沒人接,就和黑子兩人出去HAPPY了一下,你到底去哪了?」敏仔說道。

「哦這個,那個啊,對,晚上我表弟從鄉下來,我去找我表弟了!小榮過來~」劉默一頭汗隨便編了個謊。

小榮很配合的跳了出來。黑子和敏仔和小榮嘻哈了幾句,小榮便被劉默叫回去睡覺了,說是未成年人要早睡。游榮一臉鬱悶的回房間去了。 ?三人坐在客廳,黑子有點興奮卻又有點尷尬的說道「老劉,我和敏仔被一家比較大的服裝企業入取了,包吃住,還有升級空間,我和敏仔二人明天就要搬出去住公司宿舍了,你呢?今天咋樣?」

「剛晚上家裡打電話來,我老爸說是給我在我們老家找了個穩定的工作,乖乖的坐辦公室就是了,反正我也是個不愛交際的人,這樣也挺好,打算過兩天就回老家了」劉默隨便打了個忽悠。

「那就好!我們兩還怕工作這事打擊到你!哈哈哈哈!」

「切,這麼多年兄弟,我老劉是這麼容易受到打擊的人么!嘿嘿!」

話說開了,三人越是興奮,把宿舍里的殘留下的一箱啤酒又解決掉,三人在客廳的地板上橫七扭八的躺著,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容。「回來的感覺真好」劉默一晚上都在說這樣的夢話。

天色漸亮,隨著陽光散落在這個世界的每個角落,三位好兄弟也隨之走向不同的人生道路。

次日,黑子和敏仔二人拖著大包小包的行李,硬是把這個月的房租塞給了劉默,劉默站在路口看著二人遠去的背影,心想以前一起包夜通宵,一起蹲在路邊看美女的日子是再也回不來了。心中默默的為兩位兄弟祝福。各自奔向自己的未來吧。

今天劉默要辦二件重要的事情,第一件已經結束了,就是送別二位好兄弟,第二件便是去兌獎,想想那張彩票,卻沒有以往那麼興奮,不知道是不是經歷了兩個世界心境有所差別。領著小榮二人來到彩票中心很輕鬆的把彩票兌了,算算扣去個人所得稅卻也還有一千萬左右,一時間突然來了這麼多錢卻也真的不知道怎麼花,劉默本來就不是個愛花錢的主,平時自己能夠吃飽穿好就行了,從來不追求名牌的奢華,也沒交往過女朋友,更是沒什麼地方花。心裡想著自己穿不穿名牌無所謂,反正也要回家了,給老爸老媽帶點好東西,經歷過這樣的事使得原本就孝順的劉默對父母的珍惜之情又更加的濃切。

劉默原來一個窮學生並不知道哪裡的商場好,什麼才是名牌,僅限的品牌意識里只有特步、安踏、七匹狼什麼的,游榮卻有些建議,「新天地商場不錯,那裡經常是有錢人出沒,嘿嘿我以前也老在那附近混,不過裡面倒是沒進去過,保安太多了不好混。」

「那好吧,我們就去看看,反正現在最多的就是時間和錢,嘿嘿~走著~!」

高檔商場與平常的商場最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沒那麼吵雜,一切井然有序,到處都是一塵不染,有的時候保安甚至都多過顧客。二人來到商場里,在大廳當中二人同時感慨,以前連進都不敢進的地方那,現在卻要來買東西,雖然口袋裡有足夠的票子了,但是心裡還是難免打鼓,畢竟第一次。看二人的彆扭勁,保安眼神里都有了一絲不屑。二人在大廳中足足站了十來分鐘,總算讓心情平靜下來,不過游榮似乎有些緊張,

「不行了,我尿急」

「沒出息的傢伙」劉默硬著頭皮裝成一副鎮定的樣子。二人詢問過保安后找到了廁所。

「我倒,這是廁所么……小爺我還沒住過比這廁所好的房子……」游榮一臉驚訝

「這……我好像也沒有」劉默一臉尷尬

「我勒個去,還有沙發,還有電視,還有陣陣的幽香……這哪是廁所,我真想住在這……」游榮有點不知所措

「……沒出息的傢伙,再好也是廁所,趕緊呢」

二人在廁所里又欣賞了十分鐘才邁開腳步一家一家店鋪逛去。什麼CK、迪奧啊逛了過去,都覺得太過年輕了不適合老爸老媽的風格。前面一家BOSS,劉默覺得這名字可以,翻譯成中文就是老闆,恩,咱家那小縣城許多人就喜歡裝老闆樣,應該有適合老爸的衣服。(請原諒劉默的無知吧……)游榮只是一個勁的跟著劉默的背後,跟劉姥姥進大觀園是的,東張西望,話卻不多,也許還是有點緊張吧……雖然現在他的身手在這個世界上已經很牛X了,但因為本能上他還是有些害怕那些人高馬大的保安們,畢竟之前因為生活混跡於社會也經常被各個地方的保安們揍,搞出職業病來,一見到保安警察就害怕。

走進BOSS店內,劉默才發現自己的想法錯了–!,原來和自己想的不一樣,裡面雖然正裝很多,但是卻和那些所謂的縣城老闆完全不一個風格,只能用男人的氣息來形容了,也許是返璞歸真吧,雖然款式看去簡單,但卻能讓人有一股莫名的舒服感,實在是有味道。不過好在老爹雖然五十多歲,但是由於常年堅持鍛煉,以前又是運動員,所以身材一直保持的很好,運動方面就目前來講自己還沒有一項能勝過老爸的……有的時候連劉默自己都覺得沒有老爸帥,身材也沒老爸好……原來想把老爸變成小縣城老闆模樣的劉默一肚子尷尬,覺得自己實在是見識短,這樣的風格才配得上老爸嘛!

店裡的服務員很斯文的上前接待,沒有那些普通店鋪的服務員熱情的過頭,也沒有一些批發市場的服務員一臉囂張,而是十分有禮貌,十分耐心,微微的笑容,沒有絲毫因為劉默的年紀或是穿著一身地攤貨而有所不禮貌。在這樣專業的服務員的幫助下劉默很容易的選了兩套西裝,一看總共價格得七八萬,還好是現在,若是以前劉默早被嚇的跑出店去了。隨服務員來到收銀台,劉默努力的想讓自己很瀟洒的拿出卡來刷,但是實在是沒有經驗,越想自己瀟洒吧就越不瀟洒,越想自己自然吧就越不自然,拿卡的時候還不小心掉到地上,手忙腳亂的,搞的游榮都忍不住笑起來。劉默一臉通紅,感覺服務員似乎也快忍不住笑意了,於是趕忙結完賬拉著游榮灰溜溜的跑出店去。花了七八萬買衣服,還要感覺自己不好意思,劉默真的開始佩服自己了,人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劉默實在是受不了這裡面的高雅氛圍,於是在旁邊的LV店裡買了個七八萬的包包便趕忙和游榮溜了出去,保安一臉的怪異看著他們,還好看到他們結賬,要不還以為他們是在偷東西。為啥自己在這裡花了十幾萬購物,還搞得這麼緊張,這麼糾結,我可是偉大的消費者啊……不是應該很小瀟洒的么……唉,算了算了,還是裝不來啊。

門外,劉默深呼吸一口,「我靠,還是外面的世界輕鬆那,這才是屬於我們的世界嗎!」游榮一臉鄙夷的看著劉默「虧我還叫你做哥勒,還沒我有出息!哎喲~~~,救命啊!」游榮捂著頭奔跑起來,劉默窮凶極惡的在後面追著,就看二人嘻嘻哈哈的穿梭在人群當中。 ?明天就要回老家了,這個生活了四年多的城市,劉默還是有點懷念的,可能以後再也不會回到這座城市來了吧。與游榮二人最後逛了一遍這座城市后已經是十一點了,二人坐在宿舍樓下的路邊燒烤攤上吃夜宵,喝點小啤酒,吹著小涼風,「這才是我的生活!太爽了」劉默叫到。游榮則是糊吞海咽,頭都沒抬「沒出息的傢伙,哎喲~~~~!」劉默開始發現打游榮的頭還是很爽的……忽然旁邊一瓶啤酒自己升了起來,兩人嚇了一跳,游榮大叫道「辰叔你要嚇死我們啊!」一頭長發的劉逸辰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在了旁邊,但衣服好像已經換成了如今的較為正常的服裝,也不知道是不是偷來的–!。

「辰哥,我和小榮明天要回我老家了,和我們一起去吧。」

「恩,回去后你們要開始練穿梭大法了,在這世界我一個人沒法用穿梭法回到赤凰大陸,能力被限制了,所以你們也要開始練」

「什麼還要回去那……辰叔我們不如不回去唄,哎喲~~~又打我」

「辰叔有他的生活,是他帶我們回來了,他要回去我們便要練!」

「其實在那邊生活了近百年,也有些懷念,能兩邊都走走最好」

三人回到了宿舍,游榮便開始嘰嘰呱呱的問劉逸辰這幾天都跑哪裡去瀟洒了,劉逸辰只是淡淡的說道去找故人,卻發現全沒了。劉默見氣氛有些尷尬打岔道「辰叔,這幾天對這世界熟悉了沒」

「熟悉了,只是沒想到變化會這麼大。」劉默開始慢慢的跟劉逸辰說著這個世界七十年的變化發展,游榮則是倒在一旁沉沉的睡去了。

次日,在游榮和劉默的強攻下總算讓劉逸辰跟著他們回劉默老家

「為什麼我們要坐火車!我跑的不是更快!」

「我們想懷念下火車的味道,回味下正常人的生活………在說了這麼遠,辰叔你跑的不會累么……」

「不會,也就個把兩個小時的事情」

「……&*&**#@#¥……」

「為什麼買硬座不買卧鋪」

「習慣了,以前買不起卧鋪都是坐硬座,買的時候順口說了三張硬座票」

「…………」

「不就二十個小時么,很快的~~~」

「…………」

不到一個小時時間。

游榮腦袋靠在劉默的肩膀上,劉默則靠在游榮的腦袋上,兩個人流著長長的口水,游榮的口水流在劉默的肩膀上,劉默的口水流在游榮的臉上…………

劉逸辰一臉無奈的看著這二人,嘆了口氣,閉上眼睛入定去了。

二十個小時發現也過的很快,劉默二人醒來就到了。劉逸辰開始佩服二人的睡覺功力,自己還算了,這兩個普通人盡然連廁所都不用去……

火車緩慢駛入站台,建寧市,一個南方的小縣城,劉默站在火車站前十分快意,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回家的感覺總是特別好,雖然外面的城市繁華的很多,但是卻始終給不了自己這種幸福的感覺,真是哪裡好都不如家鄉好那。而游榮則在一旁使命的拿紙巾擦拭臉上的口水,一邊念念叨叨的罵人……劉逸辰則是很淡定的在二人後面看著這二人……

三人坐上1路公交車,晃蕩在這小小的城市當中。

「為什麼不打計程車?」游榮不解道

「我懷念家鄉小公交的味道」劉默隨時隨刻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晃蕩了十幾二十分鐘,三人總算到站了,劉默先在自己家附近給他們二人開了間賓館,畢竟自己老家並不大,多兩個人不好住,而且讓兩個人住自己家還要給老爸老媽解釋一通,麻煩,所以先安排二人在賓館住了,安頓完二人後,劉默心情激動的跑回家裡,老媽正坐在客廳沙發上看電視呢,雖然看到劉默回來顯得十分高興,但也還不至於老淚縱橫的地步。不停的問著劉默在外還好不好什麼的,有沒找女朋友啊,回來打算做什麼啊,劉默卻十分尷尬只好不停的胡亂瞎編,隨叫是他老媽呢。老爸還要一會才下班回家,一邊應付著老媽,一邊等著老爸下班。劉父下班后看到劉默盡然在家,也是一臉驚訝,隨即轉化成驚喜,但卻沒有問太多的話,畢竟男人是要有腔調的~。

由於劉默回來並沒有給家裡打過招呼,家裡都沒做什麼準備,於是劉默拉著父母要到附近的大排檔吃飯,說是還有兩位朋友要來,剛好可以一起去。

不一會兒劉默帶著劉逸辰、游榮二人來到自己家裡跟父母介紹道「這位是辰哥,是我京城認識的一位老闆,說是想來我們建寧市投資,這位小朋友是辰叔的兒子劉榮……」劉默心想反正游和劉在南方的發音挺接近,管他呢。

劉逸辰一臉微笑

游榮則是一臉無奈「%#……%&*(%%……」心裡想自己怎麼又多個便宜老爹來!

一行人來到小餐館,點了本地的特色菜,板鴨啊,納底啊什麼的,當然還有劉默最愛吃的大腸炒光餅,在外面硬是吃不到這些個土菜,回來得好好吃個痛快。連劉逸辰都覺得大腸炒光餅這道菜很奇怪,但是很好吃,特別是那光餅特別的酥脆,小榮更別說了,一句話都懶得說,拚命在吃,一副餓鬼像。看著久違的光餅,不禁讓劉默想到以前自己編的幾個瞎話,什麼建寧光餅一年賣出六億多塊,圍起來可以饒地球兩圈……

「老媽,辰哥打算在我們這開個酒吧,讓我幫他打理」

「哦,你回來就是打算做這個么?」劉母說道

「這不是先要跟你們商量下,如果你們不願意我當然不做了」

「怎麼會不願意,別人劉總看重你,你應該好好幫劉總做」劉父說道

「恩知道的,辰叔明天我們去考察下酒吧的選址,準備下開店事項」

「恩」

其實劉默還不想跟家裡人知道自己中彩票的事情,包括自己的能力,還有到赤凰的事情,畢竟不想讓家裡擔心,即使說出來也不見得他們會相信,而且以目前的情況來說想去正常的上班還真是難,還有就是劉默真的很想做個普通人。所以借口劉逸辰是大老闆來投資。而劉逸辰在赤凰那麼多年的經驗,又是個絕頂高手,一般人看不透他,也玩不過他,所以開酒吧根本不怕有人鬧事。反正劉逸辰和游榮二人在這世界上已經沒有任何親人朋友,只剩下自己和他們算是親人了,所以很不要臉的連商量都沒商量的把他們兩個給拉下水,虧得二人也很是配合。

酒足飯飽后回到家裡,劉默拿出BOSS店鋪里買的衣服和LV買的包包拿給父母,劉父看看這牌子好像在電視上看過「這個很貴吧,好像是什麼世界名牌吧?」

「啊哈哈,這個是山寨版的,只不過料子還不錯……幾百塊錢,幾百塊錢……」

「哦。那我這個包包也要幾百塊錢嗎,這麼貴呢,好像我看菜市場的陳阿姨也有背這樣款式的包?」(都是山寨惹的禍那……)劉母也說道

「額,是,五六百塊……」劉默心裡堵的慌,七八萬的東西要說成五六百的還是要有很好的心理素質……

「敗家玩意,買這麼貴的做什麼,買個八九十塊的就好了!」

「……額這個,這幾時劉總很看重我,從我跟著他起,他就付我工資……一個月能有五千的工資,所以就想買好點的東西給你們嗎,你看我這不也是孝順你們……」劉默臉上附和著但是心裡真是冤的慌那。

跟你有仇嗎 「這還差不多,不要以為有老闆看重你,現在有五千的工資就可以亂花錢了,你還要買房娶媳婦知道不,省著點花!」

「知道了知道了……」

「對了,我單位書記的女兒和你差不多大,要不見見?」劉父道

「啊,這個嗎,在過段時間,在過段時間……這不這幾時要幫辰叔做事,沒空……」劉默趕忙跟劉逸辰打眼色,劉逸辰卻鳥都不鳥,自顧著喝酒。

「恩也好,你也才回來,過段時間在去」

「好,好……最近家裡有沒什麼新鮮事啊?」劉默開始轉移話題

「當然有啦,隔壁王伯的那頭小京巴生了三頭小狗,都很漂亮,就那頭京巴你回來還老逗它玩的那頭」劉母說道

「哦,知道知道,那頭啊……」

於是乎一個晚上在這樣無聊的話題中度過,雖然很無聊,但是劉默卻是很幸福,這也許就是自己真正的生活吧。而游榮很幸福的填飽肚子,耷拉著腦袋在一旁休息。劉逸辰則是喝了好多米燒,一邊喝還一邊贊道「好久沒喝到了,還是這個味道好那~!」

大家都感受到微小而確實的幸福。 ?這些時日,每天白天三人都在外面看地點,找地方開酒吧。晚上就在賓館里修鍊穿梭大法……劉默的父母不知狀況還擔心劉默,提醒其要注意好身體,每天早出深夜歸的,太累了。不過也欣慰的是兒子總算懂事了能夠努力工作……

一個星期過去了,比對了許多地方,最終確定在了公園口處,這裡也算縣城裡第二繁華的地方,特別是晚上特別的熱鬧,附近許多咖啡館休閑吧之類的休閑娛樂場所,地方不是很大也就五六百個平方左右,二樓的地方,這裡離三人住的地方也近,租金也不是很貴,再加上前面的市場分析覺得這裡算是最好的了。之所謂有錢好辦事,而且是現錢,於是乎在近兩個月的時間劉默花了四百多萬大洋總算把這個酒吧搞好了,名字也懶得想了反正兩個人姓劉,就叫劉氏酒吧了。雖然四百多萬的裝修在大城市來說這酒吧已經是低檔次了……但是在建寧這個連酒吧都沒兩個的小縣城來說還是很不錯了,算是彌補一個市場空白吧。其實酒吧最主要的作用就是作為三個人的據點了,平時能夠有地方去,又能夠有借口對親戚朋友說,況且能夠賺些小錢也好,還有自己總算也是榮歸故里,有點面子,嘿嘿。反正中的一千萬彩票的錢還有四五百萬夠用了。酒吧的風格並不特別,如同別的酒吧一樣,咖啡色的調調,昏暗柔和的光線,一個不大不小的U形吧台,繞著U形的吧台隨意放著十幾個吧椅,七八個卡座,再加上一個適中的舞台,還特地弄了兩三個包間方便談事。

酒吧一開始裝修的時候,劉默就找到了自己從小玩到大的老朋友李誠,畢竟李誠在當地也是做調酒師的,而且一直都呆在建寧,對當地這個行業還是十分了解的。於是劉默死皮賴臉的硬是把李誠給拉到自己這個酒吧,待遇當然是當地最好的了,還招了一些服務員讓他培訓。反正兩個月的時間培訓就開始算工資,大家也樂意。事情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本來是要趕在國慶開業的,可惜裝修還是沒來得及,七拖八拖的要到十月中旬才能裝修完,於是乾脆定光棍節開業,中間半個月的時間好讓服務員熟悉下場地,而且剛裝修完也去去味。

這日晚上三人又躲在賓館里練所謂的穿梭大法。

「哎,還是不行,看來要練成得好一段時日了」劉默看著自己手中發出淡黃色微弱的光芒。

「哥啊,你連光都出來了,我的勁氣還是時有時沒有的,偶爾出來一下都不聽話!」

「你們已經很不錯了,這個世界本來就很難修鍊的,要不是我們在赤凰有了基礎。在這就根本別想有什麼魔法勁氣,按這樣的情況下去,應該還有半年我們就可以完成穿梭法了。」

其實經過這兩個多月的修鍊,二人已經有很大的進步,特別是有劉逸辰這樣的頂級高手在旁邊指導,對劉默的指導還是有限的畢竟走的路線不一樣,只把以往跟魔法師對戰的經驗說出來給劉默,但是游榮這小子就爽到了,同一個路線的。經過這幾個月的努力現在劉默的龜甲盾可以罩住了自己面前的所有範圍了,穿梭大法也能發出微弱小光,而游榮硬是在這樣的環境下練出了勁氣,雖然這勁氣十分的微弱,而且小鬼也不能夠很好的駕馭,但是已經算是天賦驚人了,連劉逸辰都唏噓不已。所以在酒吧開業前的十幾天,游榮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把勁氣集中在手指頭,然後措牆,要不就在角落措地,然後口中念念有詞「一個洞,兩個洞,三個洞,哈哈哈,我措我措我措措措……」也別說,這方法雖然夠傻,但是有用,至少現在游榮能夠很好的控制勁氣到手指上了。而劉默就好是一直以來的撞牆法,沒辦法用習慣了一種方法很難改了……劉逸辰卻是很無奈的看著二人,一個在牆上措洞,一個拿自己撞牆……倒霉的牆那,為什麼都跟牆過不去……不過劉逸辰倒是成為最閑的人了,在這到處被污染的世界上他即使在如何修鍊也突破不了……

白駒過隙……很快就到了光棍節,酒吧要開業了,由於之前沒有做什麼廣告宣傳,劉默也只是叫了一些自己原來的老同學老朋友,十幾個人,劉默說擺花籃太俗氣了,於是門前連花籃都沒有,也沒熱鬧的炮竹,很平靜自然的開業了。晚上卻顯得十分的熱鬧,都是游榮那小鬼出的鬼主意,什麼單身男女當日消費免一半……於是乎晚上還是爆棚了,型男靚女,柔和的燈光下,舒緩的藍調音樂中,加上一點點酒精的催化作用,這個光棍節的夜晚,許多人不再光棍……

劉默心裡很是佩服游榮這小鬼,才十二三歲怎麼的什麼都懂,好像很多事情比自己還懂的多,看來這傢伙真是天生的社會大學博士后……

晚上由於人太多了,三個人都沒地方坐去,劉默和游榮只好站在酒吧里到處晃悠,而劉逸辰則是自己在吧台里研究各種酒,似乎還很關注李誠調酒的技巧,時不時在自己調兩杯獨自品嘗。

游榮在這麼熱鬧的場合顯得很是興奮,眼光到處亂瞟,賊頭賊腦的。

「你小子,是不是又想干老本行了,這可是我們自己的地方,別手癢哦」劉默拉著游榮說道。

「放心,現在咱們這麼有錢我還會做那事?嘿嘿,我是到處看看有沒適合的人選,幫我自己找個嫂子,哈哈哈」說完便蹦開了去。

「你小子欠打吧」說著劉默也跟了過去。

晚上十點左右,服務員小琳慌張的跑到劉默的跟前「老闆,外面好像有一群人要來鬧事」

「恩,沒事,你們在裡面我出去看看,別影響到顧客,沒事的」劉默沉聲道,心想看電視經常有,現在總算讓自己碰到這樣的事情,算他們倒霉了。拉著游榮走了出去,劉逸辰也慢悠悠的跟了出去。

三人剛走出酒吧門口,正碰到一群凶神惡煞的人似乎要進酒吧,不像電視里那樣都是肌肉男,很多卻是輟學的中學生,其實流氓還是比較喜歡用這些小孩的,畢竟這些人不念書,學校里太壞,家裡又不管,成天在外面混,年紀都十四五歲這樣,個個一股天生牛犢不怕虎的勁頭,打起架來夠狠,況且這個年紀就算出了事也會輕判,也就是風險小。這一群人大概八九人,其中有一個年紀稍大些,大概有二十五六歲這樣,看來是這群混混的頭目,他們正要進酒吧剛好被劉默三人攔住

「我是這間酒吧的老闆,有什麼事么?」劉默平穩的說到。

「喲,想不到老闆還這麼年輕,真好,免得哥幾個進去找你,沒跟我們黑蛇幫老大說聲就敢在我們地盤上開酒吧,知不知道什麼是規矩,你還想開不想開了!」那個帶頭的人囂張的說道

「哦不知道還有什麼規矩」劉默假裝客氣

「廢話少說,我看你也不是笨人,拿個五六萬來這事就算了,否則別想開下去!」

「不好意思真沒有」劉默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而劉逸辰更是一邊打著呵欠,對於他來說實在太煩人,哪裡需要說這麼多,幾秒鐘搞定的事情,何必浪費口水,而游榮則是一臉幸災樂禍的樣子。

那頭目看到這三人的表情,立馬暴怒起來「看來你們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兄弟,給我把這酒吧砸咯!」一聲令下,這群小年輕個個手持鐵棍就充了上來,二話不說就往三人身上砸去。劉默卻還是一臉淡定,身前已經悄悄的展開了龜甲盾,游榮躲劉默身後拚命的做鬼臉,搞的小混混們更是氣,毫不留情的敲了下來,五六根鐵棍敲在劉默身上,還有兩三根是敲向劉逸辰,但是這波人卻突然發現五六根鐵棍敲在劉默身上沒有一點反應,自己還震的虎口發麻,而劉逸辰那邊更是,幾棍子下去卻發現人沒了,一臉錯愕,一群人還沒反應過來,卻不知腹部好像被什麼物體撞擊到,一瞬間,七八個人捂著肚子倒在地上滾來滾去,鐵棍丟了一地,卻是看見劉逸辰不知什麼時候站在他們的中間,手裡還拿了個酒杯,很是優雅的在喝著酒……

游榮一臉同情的看著地上的小混混,心想你們沒飛出雲霄算你們撞大運了,劉默則是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叫游榮把這些人連同鐵棍扔到一邊,免得影響生意。

「你們走著瞧!老子定要叫你這酒吧開不下去,嗎的!」那個帶頭的年輕人一邊捂著肚子一邊還不忘放下狠話。

「哦? 總裁大大小小妻 好啊,等你們哦」劉默輕鬆的答道。酒吧裡頭熱鬧依舊,裡面正HAPPY的痴男怨女們絲毫不懂得外面所發生的事情。 ?次日,三人賓館內。

「哥,我說我們乾脆把那什麼黑蛇幫給解決掉算了,免得他們帶人來送死,給顧客看到了也不好,影響我們生意呀,我們要低調,低調,嘿嘿~」游榮說道。

「好啊,我知道你很想試試自己的能力,學了這麼久都沒打架是不是手癢了」

「知我者莫過老哥您,嘿嘿,這回我們二人去吧,不要辰叔出手,否則太沒挑戰性了,不好玩。」

「我去看看你們的身手」劉逸辰道

「那好,晚上我們去解決那群人渣」劉默也表示同意

建寧就這麼點大的小縣城,劉默隨便托幾個朋友一打聽便知道黑蛇幫的窩點,吃完晚飯後三人跟散步似的,慢悠悠的晃到黑蛇幫的窩點,東門工業區的一個廢棄工廠里。三人很是自然的走了進去,裡面烏煙瘴氣,打牌的打牌,喝酒的喝酒,每個人都是煙不離嘴,還參雜著一些自以為有姿色的小太妹,約莫估計卻也有四五十人,看來在當地還算是個不小的幫會了。劉逸辰不知道哪裡找來一把椅子,靠在門邊悠閑的坐著,劉默二人有劉逸辰這個逆天的堅強後盾存在顯得底氣十足,雖然二人也是第一次見這種陣仗。

「喲!是你們!來找打嗎!剛好省的一會我們過去找你!老大這就是昨天酒吧那幾個傢伙!」昨天那個頭目最先發現了劉默三人,開始叫囂起來。

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光頭朝劉默這邊看來「就是你們?!跪下認錯,一人留下一手指,在拿出十萬元來,這事就算了」這光頭顯得很是隨意。其餘的小混混人手一根鐵棍圍向他們三人。一個個刁著煙,一臉囂張樣。

「如果不呢?「劉默答道。

「那就只好廢掉你們四肢,砸了你的酒吧」光頭還是很隨意,似乎這沒什麼的考慮的。

「不好意思,今天我們的來意就是要黑蛇幫消失,看來我們的意見不統一那」劉默淡然道。

光頭聽了這話,回答都懶得回答,直接揮一揮手,四五十個小混混就沖了上來。

劉默龜甲盾開啟迎了上去,為的就是吸引火力,反正自己耐打沒攻擊力,攻擊主要靠小榮了,果然,那些個流氓看著劉默盡然一個人迎了上來,鐵棍毫不猶豫的朝劉默身上劈去,還夾雜一些拳腳,而游榮這小子乘這機會雙手一翻,出現兩把匕首,瞬間閃到眾人背後,雙腳急速跑動,手中匕首劃出道道光影,雙手齊出,頓時最外圍的十幾個人跌倒在地,大叫起來,卻是游榮在一瞬間已挑斷十幾個小混混的腳筋,這時里圈的人拳腳、鐵棍已經全部砸到劉默的身上,卻驚訝的發現劉默還是一臉微笑,似乎沒什麼事,忽然聽見外圍的人痛苦的叫聲,一下不明所以,劉默趁機使出撞牆大法,幾個沒反應過來的被撞懵的倒在地上,而游榮這時也展開第二輪攻擊,瞬間又有十幾人倒地,不到一分鐘時間已經有近三十個人倒在地上,剩下十幾個小混混才明白過來這兩傢伙不是待宰羔羊那,分明自己這群人才是待宰羔羊,開始有點慌亂起來。紛紛掄起鐵棍朝游榮砸去,只見游榮身影連閃,匕首從雙手甩出,好似有眼一般,扎進光頭老大的雙腿中,頓時一陣哀嚎,接著連續空中翻騰以掌為刀,專劈後腦勺,最後剩下的十幾名小混混「刷」的一聲同時昏倒在地,游榮從空中落地,拍了拍手,擺出個自認為很帥的姿勢「哇哈哈哈,想不到小爺我這麼厲害,哇哈哈哈哈!」一邊笑著一邊朝光頭老大走去,光頭老大十分慌張的求饒「我錯了,饒了我吧……」

「哦,沒事,我只是想撫摸下你,哈哈哈」游榮說完,勁氣暗運,掌刀劈到光頭老大的後腦勺,光頭老大頓時嘴角吐著白沫昏厥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