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塵,啥時結婚啊。」

……

村裡的人遠不如外界的所謂追星那麼瘋狂,大家除了稍稍驚訝之外也並沒有什麼反應。

你是大明星又咋地?

又不能給我半毛錢。

這就是農村,在村裡就是在外邊混的多好都沒有什麼卵用,很多時候村裡人不看你哪個,他們只看現實。

這麼些年,村裡有在外邊牛逼的然後回村裡裝逼的,結果被教育做人的,家裡出了事沒有一個人幫,誰讓你裝逼。

但是另一邊,村裡對林塵卻是感官非常的不錯。

畢竟林塵一直沒有託大,每次回村裡也沒弄幾個保鏢助理之類的,甚至林塵都沒有買車回來。

之前林塵在市裡買了兩套房子,但是父母一直不願意離開老家,因此也就算了。

畢竟在老家方便。

像現在這樣,爺爺稍稍的恢復一點精神,那麼林塵就能推著爺爺一起在村裡走走,今天的天氣還算不錯,馬上入冬了,但是這幾年的冬天其實都並不冷。

所以倒還算尚可。

11點30分的時候,林塵接到了李月的電話。

兩件事,第一件事就是《一起同過窗》的數據非常不錯,自上架之後就替番茄視頻增加了快50萬的新會員了,目前還在繼續增加,當然,因為更新的略慢,很多人都是相當的著急。

如今VIP是兩集更新,昨天更新的兩集卻也是相對來說比較感人。

畢十三這個人物是徹底的立了起來,前10集之中畢十三的人物一直都是屬於面癱毒舌無力男的,但是這一集卻是逐漸的開始擴展豐滿了起來。

學霸,但是卻是家庭比較困難,為此他選擇了幫人盜號,然後被顧一心給發現了,痛斥了一翻,然後表示願意借畢十三三萬塊,同時林洛雪也給了畢十三兩萬塊。

當然,最感人的莫過於路橋川這個傢伙借勢讓畢十三吃餃子的那一幕。

這或許就是路橋川的性格吧,雖然不算圓滑,但是卻也擔心傷害了畢十三的自尊心,最終選擇這麼一個辦法。

朋友。

這才是真正的朋友。

尤其是畢十三心底響的那一句『豬肉白菜餡』的更是讓人感動。

於是《一起同過窗》的口碑飆升下成績也是節節高。

至於《白晝》口碑倒沒崩塌,但成績一言難盡。

「最近《白晝》這邊是極儘可能的宣傳,甚至黃坤、唐姍都跑到芒果台的綜藝去宣傳了,袁總的意思是我們需要不需要宣傳?」

李月問道。

「不需要,我們做的已經夠好了,現在就是拿口碑打他們。」

林塵輕笑道:「好了,說第二件事吧。」

「第二件事就是總決賽的日期已經定了,選擇改了一下,在11月21號星期六,正好是休息日。」

李月問道:「您看還有什麼需要補充的嗎?」

「沒有了,這樣挺好,回頭你把賽制發給我看一下。」

林塵說著就掛斷了電話。

《蒙面歌王》這個才是需要大宣傳特宣傳的。

「定時間了?」

一旁的林瑞突然問道。

「定了,11月21號,回頭你到帝都找我就行。」

林塵笑著朝著林振蘭說道:「小姑,你去看嗎?去的話正好和林瑞一塊。」

「我就不去了,我陪你爺爺。」

林振蘭搖頭笑道:「你們年輕人願意湊熱鬧就去湊吧,我就不瞎摻和了。」

「那好吧。」

林塵也是輕輕點頭。

晚上的時候,林塵望著門外的眾人也是有點驚訝:「你們咋來了?」

「我們求票來了。」

眾人哈哈一笑。

是的。

求票了。

……

求月票。 每一年回家,林塵都會跟著母親一起去姥姥家拜年。

所以林塵和四個表哥、兩個表妹的關係還算不錯。

這裡的不錯是真的不錯。

他們沒有把林塵當明星,林塵也沒有把他們當外人。

很巧的是,大家都沒有結婚,尤其是大舅家這兩個,一個32,一個34歲,可愁死大舅了。

總之,一聊就是不著急。

「塵塵,我們是真的厚著臉皮來了。」

大表哥笑呵呵的說道:「我們一直喜歡《蒙面歌王》,這不今天聽說總決賽是直播,而且已經定在了11月21號,所以,嘿嘿,我們幾個就厚著臉皮想求幾張票。「

「林塵哥,我可一直遵循我媽的話從來沒有求過你啥,但這一次你一定要答應我,因為我牛皮已經吹出去了。」

韓靜有點楚楚可憐的說道:「你要不答應我恐怕會死的很慘的了。」

另一個表妹則無語道:「活該,誰讓你說這大話?」

聽著兩人的話,林塵問了一下也是恍然。

原來韓靜這幾年直播發展的還算不錯,但是因為小姨一直說過林塵雖然是大導演,但是平常也不容易,沒事一定不要去打擾林塵,甚至求林塵辦事。

如果單單小姨這麼說恐怕也沒有權威,但是他們還專門開了一個內部會議。

不得不說啊,這方面姥爺的家風是正。

這些年,韓靜是做直播的,另外四個表哥一個表妹的工作也都是在娛樂圈,但是偏偏誰也沒有找過林塵幫忙,不僅僅如此,甚至根本沒有人知道他們和林塵的關係。

這一次是韓靜吹牛逼,說林塵是自己哥哥,到時候他會到總冠軍決賽的舞台上直播。

也不能說是直播,就是錄個視頻。

很多粉絲是不信的,畢竟韓靜當直播出了名的信口開河。

「哥,就這一次,你幫我弄一張票吧,否則我的信譽就破產了。」

韓靜楚楚可憐的說道。

一旁的表妹卻是呵呵的扎刀:「你的信譽早破產了,當初騙粉絲說直播結婚,結果卻是惡搞了一圈漲粉。」

「你閉嘴,我哪後邊不就告訴粉絲了,逗他們玩呢。」

韓靜憤怒的說道。

「呵呵。」

表妹只回了這兩個字。

「嗨,多大點事呢,你們還用組團來,打一個電話就行了。」

林塵有點不在意的說道:「一共幾張?我到時候給安排一下。」

「四個表哥加兩個表妹,這就6張,同時都想帶各自的對象,一共12張。」

這時林塵大致算了一下說道:「這樣吧,正好林瑞也要去,到時候你們一塊去,到了給我打電話就行,我讓人接你們一下。」

「謝謝塵哥,我就知道你最棒了。」

韓靜尖叫了起來。

「是靜靜來了嗎??」

裡屋母親聽得聲音也是出門,一看外邊這麼多人也是有點意外:「你們怎麼全來了?正好,我多做幾個菜,晚上在這吃飯。」

「不了,姑。」

大表哥忙說道:「我們就是過來看看。」

「對,對,姑,回頭我再來吃。」

韓靜也是忙說道。

「那怎麼行?今天誰也不能走,老林,快去東頭買點饅頭,買點菜。」

林母卻是大聲的說道。

「就在這吃吧,我們幾個除了過年也難得聚一塊。」

林塵想了想說道。

眾人也是點頭答應了下來。

不過韓靜低聲說道:「哥,我們找你要票這事千萬別跟姑說啊,否則回去姥爺得扒了我們的皮。」

「不會,我就說直接邀請你們去看。」

林塵微微擺手說道。

大表哥有點擔心的說道:「塵塵,這12張票會不會太多了?要是不方便我就不去了,讓靜靜和麗麗去就行。」

「說什麼呢。」

林塵笑了起來:「我是老闆,幾張票我要是搞不定,哪不打我臉嘛。」

晚上,弄了一大桌菜,大家也是聊的挺愉快,不過林塵朝著二舅家的表哥說道:「若是想當動作明星,回頭來我劇組,我可能明年要拍幾部動作片。」

表哥卻搖頭說道:「到時再說吧,我想先靠自己闖闖。」

「呵呵,也成。」

林塵輕笑道。

人各有志,而且這個表哥林塵其實挺看好的,穩重,又會功夫,等他的演技磨練的差不多的時候,到時可以力捧一下。

這麼一想,林塵突然覺得若是自己到時候弄個巨星家族來。

想想也挺有意思的。

比如生兩個孩子,然後拍攝小孩子的片子。

男孩女孩不重要。

這樣的話。

等等。

好像哪裡不對?

對,首先得有一個對象。

林塵終於明白哪裡不對了。

這一頓飯吃的不錯,而且除了大表哥之外都喝了酒了,因為大表哥要開車。

有道是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

這方面必須嚴格遵守。

酒駕是害人害已的。

很多人覺得喝一杯酒或者兩杯沒事,但是這個是真的有事,但凡酒精刺激之下基本上都是會反應慢半拍的。

「表哥,路上回去慢一點。」

林塵朝著大表哥說道。

「呵呵,沒事,現在村裡都修了馬路,而且有路燈,沒事的。」

大表哥笑呵呵的說道:「哪先這樣,回頭我們電話聯繫。」

「好。」

林塵也是輕輕點頭。

回去的路上,韓靜處於極度興奮之中:「我說啥來著,我說啥來著,塵哥肯定沒問題的,你們都知道如今的塵哥多牛逼。」

「行了,靜靜。」

二表哥無奈的說道:「你安靜一下行不行,另外,林塵也不容易,他開那麼大的公司多少人在背後等著他出事的,這一次《白晝》和《一起同過窗》同時上映,多少人都是把矛頭指向了塵塵,所以我們能不要去占他便宜就別占,然後尤其是靜靜,別說和塵塵的關係。」

「行啦,我知道了。」

韓靜嘻嘻一笑:「你難道不想去《蒙面歌王》總決賽的舞台嗎?」

「哈哈哈,當然想了。」

二表哥哈哈笑了起來:「我還想向著甜甜求婚呢。」

……

林塵姥爺家距離林塵家並沒有多遠,回到家裡的韓靜直接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然後打開了直播間說道:「大家好,我來了。」

「我去,靜靜,你這是喝酒了嗎?怎麼感覺臉蛋這麼紅?」

「尼瑪,這紅里透著白喲,靜靜,你不會剛做完國事吧。」

「6666,肯定的啊啊啊,我的女神這是被哪顆大白菜給拱了呢?」

「尼瑪,你是不是傻了?什麼哪顆大白菜?明顯是被哪頭豬啊。」

……

眾人討論的略猛,而這個時候,韓靜也是笑罵道:「你們要不要這麼齷齪?我這是喝的酒好不好?另外,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11月21號我會前往《蒙面歌王》的總冠軍現場替我喜歡的雕爺加油打氣,到時候大家可以看我的視頻。」

「6666,靜靜這麼久以來這吹牛逼的毛病還是改不了啊。」

「沒錯,這恐怕真的是改不了了。」

「我就喜歡靜靜這一點,雖然每一次裝逼都失敗,但是從來不會有尷尬的時候。」

「哈哈,對,對,沒錯,就是這個意思。」

……

屏幕刷屏了。

正如張麗所說,韓靜的人品早就沒有了。

大家根本不相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