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好的,我明白了。」

掛掉電話后,司機看著慕初笛她們已經離開的方向,露出個陰鷙的笑容。

看,誰能笑到最後。

陸家主宅

主宅很大,裝潢都是按照古代的設計,十分古風。

走在這,就像穿過幾千年,回到歷史大海里。

不知道拐過多少個走廊,終於,來到主宅。

主宅的大廳,遠遠便傳來了嬉笑的聲音。 林美華整理好情緒,全身神經高度繃緊。

「璇璇,準備好了嗎?」

慕初笛點點頭。

「那我們就進去吧。」

「等下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要跟在媽咪身邊,媽咪會盡最大的努力護著你。」

「小意,你繼續等少爺的消息。」

如果陸延能夠儘快趕過來,那是最好的。

林美華心裡還是沒有底,可不知為何,握著慕初笛的手,她就像被注入源源不斷的勇氣。

叮囑了一遍,林美華便引著慕初笛進去了。

踏進大門,裡面的人似乎察覺到她們的到來,笑聲停止了下來。

慕初笛目光掃視了一遍,裡面的全都是陸家的人,而她見過的只有陸佳然。

其他人都有在陸延給的資料里出現過,除了一個陌生的男人。

慕初笛的目光,落在那男人的身上,原本低著頭的男人,驀然抬起頭,沖慕初笛微微一笑,似乎很喜歡被她打量。

「美華,你來了,這就是璇璇嗎?」

說話的是陸佳然陪著的一個年老的男人。

他的眼神很犀利。

慕初笛察覺到對方的視線,連忙收回目光,裝作一副十分乖巧的模樣。

聽到慕初笛被提及,林美華緊張得手心都冒出了細汗,她點點頭,「是的,她就是璇璇。」

老人露出個慈祥的笑容,只是目光卻給人一種冰冷的感覺。

「找回來就好,盼了這麼多年,你終於如願以償了。」

林美華眼眶瞬間紅了,一下子就陷入記憶之中。

是的,她盼了好多年,天天在祈禱。

終於,上帝聽到她的話了,把她的女兒給她送回來,而且還這樣的健康乖巧。

林美華還在感動之中,老人接下來的話卻讓她有點不舒服了。

老人看著慕初笛,「確定了嗎?」

「始終都是陸家人,可不能出任何的差錯。」

「不過既然今天來了,那就去後面做個檢測吧。」

鑒定?檢測?

林美華臉色瞬間就不好了。

如果做這些的話,那慕初笛懷孕的事豈不是會曝光。

還有,慕初笛的血……

林美華臉色瞬間白了,她急忙忙道,「不必了,這個絕對不會出差錯了,該做的檢查我們都做過了。」

綜韓劇+韓娛入戲 「表嫂,這就不能這麼說了,你們這個水平,能找到什麼人做鑒定和檢查的?能跟主宅的醫生比嗎?」

「更何況,璇姐姐才剛回來,你也想她名正言順的吧。」

「璇姐姐又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再做一次鑒定有什麼大不了呢?」

陸佳然率先開口,她就是看慕初笛不順眼,見林美華一直在迴避,她便忍不住開口。

其實,依照關係來說,慕初笛是她的表姐,可是,陸佳然不喜歡叫表姐,這樣會顯得她跟陸家血脈的關係又遠了一層。

所以,她都叫陸家的人為姐姐和妹妹。

然而,陸佳然的話剛落下,便感受到一陣冰冷,這種冰冷,她很熟悉。

瞬間,她便閉上嘴巴,不再說話了。

剛才她只是在氣頭上,所以才火上澆油,差點就忘記,慕初笛的血不能這麼快就展現在主宅的人的面前。

不然,他們就會失去先機。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慕初笛的身上。

慕初笛感覺到林美華握著她的那隻手,因緊張而加大了力度,握得她有點疼痛。

她也不想林美華精神如此的高度緊張,於是連忙輕輕拍了幾下,安撫著她。

「那不如先看看我的鑒定報告是誰做的再說吧。」

沒有人猜到,開口的人會是慕初笛。

這個剛被帶回來,看著柔弱膽小的女人。

慕初笛從包包里拿出陸延留下來的鑒定報告,主宅的下人連忙接過去,遞向老人。

老人看了眼署名,眼神便沉了下來。

陸佳然感受到老人神色的變化,便探頭去看了一下。

看到醫生名字的那一刻,她的臉色都變了。

怎麼可能。

林美華這一家怎麼可能找到這個醫生來做鑒定。

如果說衡國唯一能夠讓老人信服的,就是這位醫生。

寵妻成癮,男神老公矜持點 可是,這醫生早就不在衡國,要找他人,簡直比登天還要難。

可是,他們偏偏做到了。

雖然不想失去先機,可陸佳然也不想慕初笛能夠這樣的好運。

心裡,充滿了嫉妒。

很快,主宅的傭人便跑了進來。

他走到老人跟前,貼在他的耳邊說道,「那位先生來了。」

老人把鑒定報告還了回去,「既然報告都做好了,那就算了。」

很快,老人便離開主宅大廳,去到賓客宴會廳。

陸家家宴除了前期在主宅大廳見面聊聊家常,等賓客入場,便會到宴會廳的。

慕初笛暗暗鬆了口氣,這份報告是陸延給她留下來的,讓她隨時帶在身上。

看來,陸延早就料到這一切。

不過,最幸運的是老人還來不及說些什麼,便離開了。

不然,慕初笛還要對付一番。

屋子裡剩下來的人對慕初笛充滿了好奇。

「美華啊,你們家的鑒定報告是誰做的啊,老爺子怎麼好像認同他比我們主宅的醫生要好一些的啊?」

「你家孩子挺有見地的啊,怎麼隨身都帶著鑒定報告呢?」

「對了,怎麼不見你們家陸延,這次又是跑到哪裡玩去了?」

一個又一個看似表面的問題,其實都夾著各種的刺探。

林美華不擅長處理這些,她只是淡淡一笑,矇混過去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並沒太放在這件事上,因為有別的更重要的事情。

剛才老爺子快速離開,為的就是一個人。

他們也很好奇這個人。

「對了,剛才老爺子是去宴會廳了嗎?是誰這麼大的面子,讓老爺子出去迎接啊?」

「既然這裡沒什麼事,那我們都出去吧。」

「出去看看,到底來的是什麼人。」

老爺子,可是衡國的掌權人,他能如此看重的人,其實是很值得認識的。

所以,在場的人也都按捺不住了。

慕初笛的事,早就被他們拋之腦後。

看著那些人漸漸離開,林美華終於徹底地鬆了口氣。

「幸運,真的太幸運了。」

不然,如果一直被那些人追問,林美華怕自己圓不了自己的謊言。

現在倒是好了,人都不在,他們似乎都到宴會廳了。

到了宴會廳之後,人多了,她們只要站在角落裡,就不會有人關注她們了。 「表嫂,先喝杯茶定驚吧。」

陌生男人的聲音從背後傳來,隨之便是傭人捧過來的熱茶。

茶香裊裊,是林美華平時最喜歡喝的茶葉。

林美華轉過身,看到他,一點都不驚嚇,也沒有緊張感。

慕初笛察覺到,林美華對那陌生的男人挺放心的,剛才其他人都離開了,可這男人還在,林美華就敢說出那樣的話。

看著林美華繃緊的神經此時放鬆了下來,這對慕初笛來說,是件好事。

她可不想林美華一直進入高度緊張的狀態,其實沒有必要。

反正水來土掩,沒什麼是處理不到的。

只是,慕初笛有點好奇陌生男人的身份。

林美華接過傭人遞過來的茶,先給慕初笛,「璇璇,喝被暖茶暖暖胃。」

慕初笛接了過去,輕輕抿了一口,並沒有喝下去。

雖然林美華對男人是信任的,可這男人慕初笛不熟,她可不能有任何的懈怠。

林美華以為慕初笛喝了茶,她便也喝了幾口。

「陸然,你還是一如既往的照顧周到。」

男人溫和地笑了笑,單手扶了扶金絲邊眼鏡,「表嫂說笑了,陸延不在,剛才被嚇到了吧。」

總裁強勢寵:嬌妻,乖一點! 陸延不在,這四個字,使慕初笛猛然看向她。

不知為何,從男人口中說出這四個字,總是給她一種奇怪的感覺。

陸延不在他們身邊,其實很清楚的,只是,慕初笛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是表嫂膽子小,以前每次來主宅都有……」陸延陪伴。

後面的話,林美華沒有說出口。

連忙轉了個話題,「又讓你見笑了。」

陸然似乎看穿林美華的心思,他淡淡地淺笑,若有所指,「哪有見笑,表妹剛才表現很不錯呢,用華國的一句話來說,未雨綢繆。」

聽到陸然稱讚慕初笛,林美華心裡很是開心。

每個母親都喜歡別人稱讚自己的子女的。

她臉上的笑容有了幾分真實,看向慕初笛的眼神越發的溫柔。

「對啊,我家璇璇很聰明的。」

男人也隨之認真地盯著她看了片刻。

後來,傭人進來,把人給叫走了。

男人離開后,慕初笛內心那種怪異的感覺才消失。

「媽咪,他是?」

門當戶對(全文) 這男人,並不在陸延給她的資料里。

林美華介紹道,「他就是你的表哥,佳然的哥哥。」

「他跟你一樣,都是小時候走丟了,後來尋回來的,所以,跟陸家人有點不一樣,更加的溫和,平易近人。」

「他與世無爭,跟陸家所有人的關係都很不錯,所以,等下有什麼事,也可以找他幫忙的。」

看著林美華那讚賞的目光,慕初笛總覺得,哪裡有點怪怪的。

這麼優秀?

真正與世無爭的人,又怎麼會跟所有人的關係都好呢?

這樣的大家族裡,你爭我斗是常態,就算他不爭不搶,別人也見不得相信他。

而真正能夠左右逢源的,才是厲害的人。

不過這些話,慕初笛並沒有說出口,她就聽著林美華一直讚賞陸然,從她話語里挑出一點例子來慢慢分析陸然這個人。

現在來看,陸然對她沒有惡意,慕初笛也不針對他。 宴會廳內

慕初笛和林美華都呆在角落裡,吃著蛋糕,喝著飲料,慢慢地等時間消逝。

四周,議論紛紛。

「你們剛才看到了嗎?老爺子親自來接的那個男人,他的氣場好可怕,幹什麼的啊?」

「那個長得很一般的男人?他能有什麼了不起的。」

「眼瞎的外貌控,只要你對上他的眼睛,就知道他有多了不起,那可是一雙殺過人的眼睛。我想,老爺子可能是為了那批生化武器。」

「你是說,他是倒賣生化武器的?」

「呵呵,那就不知道了。」

最後,那人以一句特別有深意的話結尾,引得身邊的人很是不滿。

同樣不滿的,還有豎著耳朵聽八卦的慕初笛。

「璇璇,飽了嗎?怎麼不吃了?」

林美華見慕初笛停了下來,連忙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