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

不好,被修俊給發現了。

秦驚鴻拔腿就跑,但轉眼就被人給抓住了。

「老大,這小子在外面偷聽!要殺了他滅口嗎?」

秦驚鴻被丟在了地上。

「驚鴻!」葉微瀾嚇得大叫一聲,撲過去攔住修俊,「你別動他,他是我兒子!」

「好。」修俊嘴上說著好,卻狠狠的一腳踹上去。

秦驚鴻被他給踹得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撞到了柜子上才停下來,疼得他的腰都彎曲了起來。

葉微瀾嚇慘了,「住手!你怎麼可以這麼做!」

「你們想對暖暖對什麼?」秦驚鴻乾脆的推開葉微瀾,眼底全都是毫不掩飾的厭惡,「你跟這個男人鬼混,還想要動沐暖暖?就憑你們兩個?呵!」

「你小子看起來很不服氣啊!」修俊眯起眼睛,刷的一下掏出一把槍來,按在了秦驚鴻的眉心上,「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

葉微瀾臉色驟然變白,她不管不顧地驚聲尖叫道:「不可以!修俊,他是你的親生兒子!」

這一聲驚天動地的喊聲,讓修俊愣了愣,槍口卻始終抵在秦驚鴻的腦袋上。

「我沒撒謊!他真的是你親兒子!當年我和你在酒吧睡了一覺,就有了孩子。我為了嫁給秦致,就假裝和他睡了一覺,讓他誤以為孩子是他的。但驚鴻真的是你的兒子啊!」

葉微瀾哭得滿臉都是淚痕,「你別殺他,你別殺他呀!」

修俊打量起秦驚鴻。

還別說,這小子倔強的眉眼還真的跟他有幾分相似。

秦驚鴻呸了一聲,「放什麼狗臭屁呢!我爸是秦致,我姓秦!要不是你當年有了我爸的種,我爸能娶你?什麼阿貓阿狗都說是我爸,我死也不承認!」

「我沒撒謊,當年你爸根本就沒碰過我,是我騙了他!」葉微瀾轉過去哭著抓住修俊的褲腳,「你相信我,我說的都是真的啊!他真的是你的親生兒子!」

修俊看到地上有一張紙,那是剛才他打秦驚鴻的時候,從秦驚鴻身上掉下來的。

撿起了那張紙,修俊看清楚了上面的字。

「DNA鑒定結果?不是親生父子?」

秦致痛苦地閉上了眼睛。

還真是……被他給猜中了啊!

葉微瀾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這一定是驚鴻和秦致的DNA鑒定結果!他們不是親生父子!我沒有說話,驚鴻真的是你的兒子,你不能殺他啊!快點把槍放下!」 「這也只能證明他和秦致不是親生父子,怎麼證明是我的兒子?」修俊還是不信。

「他真的是你的兒子!你看看你們長得多像啊!當年我懷孕之後,就找不到你了,我才被迫嫁給秦致的!你相信我啊,我說的都是實話!」葉微瀾撒起謊來都不需要打草稿的。

「既然是我的兒子,那就跟我走吧!」

「狗屁!給老子滾蛋!老子才不是你兒子!」秦驚鴻破口大罵。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倔。」修俊再次動手打秦驚鴻。

葉微瀾撲上去攔住,「你別打他!別打他!」

修俊威脅,「你要不走,老子就殺了你!」

「那你殺了我吧!我死也不會跟你走的!」秦驚鴻呸的一聲吐了一口血沫。

胖虎在外面等著秦驚鴻呢,半天都沒見到他出來,就打算進來找。

結果還沒進去就被人給攔住了,胖虎擔心秦驚鴻的安危,和對方吵了幾句,想要衝進去。

對方二話不說,直接把他給揍了一頓,打得頭破血流。

把胖虎給丟進去,那人問:「老大,這個人怎麼處理?」

「殺了。」修俊輕飄飄地說了一句。

「秦、秦少……」胖虎都滿頭是血,都絕望了。

「別動他,我跟你走。」秦驚鴻開口說。

修俊眯起眼睛,「這小胖子對你很重要?」

「他是我朋友。」秦驚鴻咬牙切齒地說:「你要是敢動他,我就是死也不會跟你走的,大不了魚死網破!時間拖得越久,你就越是難離開吧?你也不想打草驚蛇,對吧?」

修俊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對著手下揮了揮手,示意放開了胖虎。

「秦少……」胖虎哭了。

……

沐暖暖要去帝苑住了,莫承佑幫她搬家。

「莫總監,你可不能這樣就把暖暖給帶走了啊?」姚金可憐巴巴地說。

姚金現在可喜歡沐暖暖了,完全是沐暖暖的無腦吹。

「想帶走暖暖,留下買路錢!」李沅芷擋住門,大大咧咧地說。

白靈笑眯眯地說:「結婚的時候都沒請我們,搬家總該請我們吃頓飯吧?」

劉月爾非常捨不得沐暖暖,但是聽說有好吃的,立刻叛變了,「必須請!莫總監要請我們吃好的,吃貴的!」

沐暖暖被這群姐妹給鬧得沒辦法,只好無奈地看向了莫承佑。

「沒問題,御尊酒店自助餐廳包下來,吃完飯再贈送你們一套溫泉SPA,外加晚上的唱歌。」莫承佑大方地說。

「哇嗚!」

這糖衣炮彈讓女生們都很滿意,這才肯放沐暖暖搬行李。

一行人去吃飯,莫承佑包下了御尊酒店整層樓,讓這群女孩子們可以放心的放飛自我,不怕被狗仔拍到。

吃完飯,大家準備去泡溫泉做SPA。

酒店工作人員跑過來,說有人找小莫總。

莫承佑跟沐暖暖說了一聲,就走出去了。

來人是莫家的手下,「少爺!」

「怎麼了?跑到這裡來找我?」

「少爺你不是讓我一直盯著秦驚鴻嘛,他不見了。」

「什麼叫不見了?」

「我們派出去跟蹤他的人,一不小心把人給跟丟了。」

上回去秦家見到秦驚鴻的時候,秦驚鴻曾經讓莫承佑幫忙找修俊。

當時莫承佑就覺得不放心,修俊那是什麼人啊?

一群雇傭兵的二把手,不,現在應該成那群亡命之徒的頭頭了。

秦驚鴻冒冒失失的四處打聽修俊,這不是太歲頭上動土,找死嗎!

他留了個心眼,派人跟著秦驚鴻,誰知道還是出了事!

「人在哪裡跟丟的?」

手下說了一個地址。

「走,帶我去看看。」

莫承佑剛到了秦驚鴻失蹤地的附近,遠遠就看到了一個滿頭是血的人衝出來。

再一看那踉踉蹌蹌的身影,那不是胖虎嗎!

莫承佑立刻攔下了胖虎,「怎麼回事?出什麼事了?」

修俊雖然答應了沒殺胖虎,但是也把他給揍得不輕。

胖虎硬是咬牙強撐著一口氣,才能跌跌撞撞的跑出來,想要找人求助。

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誰,胖虎抱住莫承佑的腿就開始哭:「秦少、秦少他被人給帶走了!」

莫承佑臉色大變,把胖虎從地上拎起來,「秦驚鴻被帶去哪裡了?」

「我不知道,嗚嗚嗚!那些人太可怕了,他們想要殺我,是秦少為了救我才跟著他們走的!哇哇哇!」胖虎又開始嚎上了。

他欠秦驚鴻的,這輩子都還不清啊!

別人都笑他胖,嫌棄他沒本事,家裡還是農村的。

就在他被人欺負的時候,是秦驚鴻指名要他當助理。

那些人嫉妒他,罵他是秦驚鴻的狗腿子,可他胖虎就是心甘情願給秦驚鴻當狗腿子的,怎麼樣!

「小莫總,求求你一定要救出我們秦少啊!嗚嗚嗚!」胖虎扒拉著莫承佑的腿。

「你送他去醫院。」莫承佑單手拽起胖虎丟給了手下,開著車就風馳電掣的走了。

……

此刻在城郊的一座爛尾樓里。

這棟大樓因為開發商的投資失敗,後續資金沒能接上,工程停工成了爛尾樓。

荒廢了好幾年了,一直沒有新的開發商來接盤。

一輛黑色的汽車停下來,將後備箱打開,丟出來一個套著的麻袋。

把麻袋一揭開,不是秦驚鴻是誰?

克麗緹娜瞪著眼睛,「你不是去抓沐暖暖的嗎?怎麼抓了這個人回來?」

「他比沐暖暖有錢。」修俊短短時間已經查清楚了秦驚鴻的底細。

要查秦驚鴻簡直不要太簡單。

他以前是頂級流量明星,後來退圈經商,照樣混得風生水起。

這不,剛剛才在股市上大賺了一筆,隨便在網上搜一搜,就找出秦驚鴻大把的資料。

秦驚鴻這輩子哪裡受過這些罪呀?

他被車子給顛得七葷八素的,還沒有忘記在手臂上悄悄割了道口子放血,沿路流下血跡作為記號,希望快點被人發現。

流了不少血,秦驚鴻的臉色很是蒼白,他卻依舊是那副鼻孔朝天的囂張樣,「你們最好對我客氣點,下次綁架換個跑車,這種小破車誰願意坐?」

克麗緹娜的嘴角抽了抽,他們這群人還真幹了不少殺人越貨的事,但遇到這麼囂張的,還真是頭一個。 「把他給我帶進去。」

修俊的人把秦驚鴻給推了進去。

這地方是荒廢的爛尾樓,到處都是灰。

地上扔滿了垃圾,那些人拉屎拉尿也在這裡,惡臭得不行。

秦驚鴻剛被推進去就被嗆得流眼淚,大少爺沒受過苦啊!

他忍不住嘟嘟囔囔地抱怨,「這地方是人住的嗎?」

「找死啊!」有人踹了他一腳,疼得秦驚鴻的腰都彎下來了。

秦驚鴻暗暗咬牙,別人踢他一腳,他要還十腳回去。

等著吧,他肯定不會放過這些人的!

修俊明明看到了,卻沒有阻止。

「你帶他回來到底幹嘛?我們之前住的地方被人盯上了,這個地方也不安全,你還要帶上這麼個累贅?」克麗緹娜非常不滿。

他們死裡逃生就是為了來找莫承佑報仇的。

T市是莫家的大本營,從爺爺輩的莫長強開始,到莫晉北,再到莫承佑。

莫家三代在這裡紮根,勢力強大,他們根本就找不到機會對付莫承佑,才會把主意打到了他身邊的人身上。

修俊費了那麼多的功夫,哄著葉微瀾那個老女人玩了那麼久,竟然帶回來一個完全不相干的人!

這叫克麗緹娜怎麼不生氣?

「他可能是我的兒子。」修俊淡淡道:「我要把他帶回去,接受最嚴酷的訓練,把他培養成我的**人。」

「你兒子?」克麗緹娜覺得修俊有病,「你上哪兒變這麼大一個兒子出來,你騙鬼呢!」

「我會好好訓練他的。」修俊完全不理。

「你真是瘋了!」克緹麗娜憤然地轉身離去。

要是修俊不想報仇了,她自己想辦法去!

秦驚鴻嫌棄地打量著四周,完全沒有身為俘虜的自覺。

「你們說說你們,一輩子打打殺殺,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玩,就住這種地方?就這?」

「臭小子你很囂張啊!不怕老子現在就殺了你?」

「殺了我有什麼好處?我可是座金山,能保證你們這裡所有人吃香喝辣的,躺在鈔票堆里,住五星級酒店,喝最好的酒,睡最騷的女人。你要殺了我,可就什麼都沒有了。」

那幾個雇傭兵一聽這話,眼睛都亮起來了。

他們就是一群亡命之徒,為了錢什麼都幹得出來。

秦驚鴻說得這麼帶勁兒,光是聽聽他們就熱血沸騰了。

有個身材高大的男人盯著秦驚鴻那張驚艷無雙的臉,舔了舔起皮的嘴唇。

這個男人就好這一口。

秦驚鴻細皮嫩肉的,皮膚白,長得好看,身上帶著豪門才能養出來的貴族氣質。

那男人垂涎欲滴地看著秦驚鴻,「小子,你嘴巴這麼能說,那方面是不是也這麼厲害?」

秦驚鴻的眼眸危險地半眯起來。

看著那男人噁心的樣子,他簡直都要被噁心得吐了!

「你們先出去。」

見到修俊來了,那些人才走開。

那個帶頭的男人還衝著秦驚鴻做了個掏褲襠的動作,簡直噁心到不行。

「是不是很生氣?很憤怒?很想殺掉這些人?」修俊語氣帶著蠱惑。

秦驚鴻確實很憤怒,但他不會像修俊這夥人一樣是亡命之徒,說殺人就真敢殺人。

他冷哼一聲:「等老子出去,絕對不會放過那些雜碎!倒是你,留著老子想幹什麼?總不至於真想讓老子喊你一聲爹吧?那你就是在做白日夢!」

秦驚鴻開始放飛自我了。

他從小跟秦致就不對付,見面就吵架,別指望他能對「父親」這種生物有什麼好感。

從小到大,咱們秦少就沒怕過誰。

以前混娛樂圈的時候,日天日地,老子天下第一牛批。

人家秦少就是和其他的妖艷賤貨不一樣,越黑越紅。

後來退圈去搞事業經商,靠著大膽果決,敢沖敢幹,還真讓他成功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