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顧總。」

秦朗一路狂奔,很快就把車開到了帝爵集團,把車隨便地停在門口,就跑了進去。

終於,氣喘吁吁地跑到了顧朝夕的辦公室。

「三哥,我跟你說……」

看著辦公室的門忽然被人給推開,一屋子的人全都面面相覷。

秦朗也有點傻了,沒想到顧朝夕在開會。

「先到這裡吧,散會。」顧朝夕吩咐了一句。

眾人這才離開。

「到底什麼事情,你都特意跑到這裡來?」顧朝夕端起了桌上的咖啡,動作非常優雅地喝了一口。

秦朗連氣都來不及喘,興奮又激動地說道:「三哥,你知道嗎?小晚晚和宋涼生那個混球根本沒結婚!她還是單身!!」

顧朝夕手裡的咖啡,忽然就灑出來一些。

雖然他表面上還維持著鎮定沉著,但是實際上,他的心裡已經起了波瀾。

好似,一顆小石頭投進了湖裡,一層又一層的泛起了漣漪。

他端著咖啡杯的手指微微彎曲了一下,然後放下了杯子。

一雙深邃烏黑的眼睛,看著秦朗,微微挑眉,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秦朗看到自家一貫淡定如水的三哥,居然一聽蘇晚沒結婚的事情,連咖啡都灑了,就忍不住在心裡狂笑。

看來三哥,也不是像表面上那麼淡定嘛!

他也顧不上吐槽了,一口氣說道:「是真的,就在半個小時前,小晚晚她親口告訴我的。她說了,她和宋涼生根本就是假結婚,是為了糊弄宋老的!」

蘇晚和宋涼生沒結婚。

蘇晚還是單身。

蘇晚和宋涼生根本就是假結婚。 秦朗說的話,一遍又一遍地掠過顧朝夕的耳朵。

他在腦海里,默默地念了好幾遍,才相信這是真的。

雖然他表面上不動聲色,和秦朗的狂喜截然相反,但是他的內心卻是十分震驚的。

如果她真的沒結婚,她是單身的話,那他是不是有了光明正大追求她的權利。

其實,就算是她結婚了,顧朝夕也不在乎。

從第一次見到蘇晚,他就一步步地接近她。

步步為營,一點一點的進入她的人生。

她會是他的,也必須是他的。

不過他的頭腦比秦朗冷靜,等到他完全接受了這個事實后,又擺出一派雲淡風輕的樣子。

他問秦朗:「她現在告訴你,是打算公開這個消息了?」

秦朗一拍桌子,敬佩地說:「牆都不扶,我就服三哥你。真是料事如神啊,小晚晚說,她當初是因為給她弟弟治病,缺錢,才會同意和宋涼生假結婚的。」

秦朗忿忿不平地說著:「我就說嘛,宋涼生那個渣男,小晚晚怎麼會喜歡他。她要是真喜歡他,那可真是眼瞎了,我立馬就買一隻導盲犬送給她。」

「嗯。我知道了。」顧朝夕淡淡地說道。

他看似平靜,只是微微上揚的嘴角,泄露了他此刻的好心情。

「怎麼樣啊三哥,我可是給你通風報信,告訴你這麼大一個好消息,你就說怎麼謝謝我吧?」秦朗嬉皮笑臉地說。

「一個月。」顧朝夕只說了三個字。

秦朗立刻明白,他說的是同意把車借給他一個月。

他垂涎顧朝夕的那輛改裝得跟軍車一樣的邁巴赫愛車已經很久了,之前也是蘇晚的關係,顧朝夕同意把車借給他三天。

現在一開口就同意借一個月,可見得顧朝夕心裡對這個消息是非常滿意的。

「哈哈哈,謝謝三哥!」秦朗高興地跳了起來。

他就知道,三哥有多麼在意小晚晚。

「對了!」秦朗忽然一拍腦袋,「三哥,還有一件事情,我差點忘記告訴你。」

顧朝夕挑眉看向他。

秦朗神神秘秘地湊近,趴在顧朝夕的桌子上。

顧朝夕伸出一根手指,有些嫌棄地把他的臉給推開。

這時候,正好助理敲門:「顧總,這裡有份緊急的文件……」

額滴神!

他看到了什麼!

極品農仙 看到自家總裁的表弟,上半身正趴在總裁的桌子上,然後總裁一臉寵溺的表情,還伸出一根手指,似乎在摸他表弟的臉!!

(顧朝夕:你該不會是個傻子吧?過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對不起,打擾了!」助理趕緊說了一聲,然後關門溜走了。

他還是趕緊走吧,撞破這種事情太危險了。

也不知道,總裁會不會殺了他滅口??

助理打了個寒戰。

只是沒想到,自家總裁潔身自好這麼多年,最後卻因為不能接近女人的怪病,而最終走進了耽美圈。

哎!

餘溫歲月中有你 助理抬起頭,抹了一把並不存在的辛酸淚。

難怪有小道消息,說總裁其實是個攻。

自家總裁真是命苦啊,嚶嚶嚶!

顧朝夕和秦朗都沒有想到,助理的內心活動,不然說不定真的會殺人滅口。

因為後來,還真有了這個莫名其妙的傳言。

搞得顧朝夕鬱悶了很久。

等到助理關門出去,秦朗才轉回頭,又接著剛才的話說:「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你知道嗎,原來小晚晚在兩年前,也曾經乘坐過水晶之旅遊輪!!」

顧朝夕的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我知道。」

「你知道??」秦朗怪叫道:「你怎麼會知道的?是小晚晚告訴你的嗎?」

「不是。」顧朝夕搖搖頭,一雙漆黑的眸子彷彿洞察一切,「能讓我不過敏的女人,她是唯一的一個。」

「那也就是說,兩年前你瘋狂尋找的女人,其實根本就是小晚晚!」秦朗一拍大腿,激動地說道。

「嗯。」顧朝夕微微頷首。

「這可真是緣分吶!」秦朗開心地說道:「那看來,你和小晚晚是註定要在一起的了。」

顧朝夕沒說話,但是他的眸子深處,卻露出了一抹志在必得的光芒。

「可是……等等。」秦朗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皺著眉頭說:「可是小晚晚好像根本不記得你啊?這又是怎麼回事?」

「她那晚被人下了葯。」顧朝夕頓了頓,「是那種葯,她還喝了酒,醉得不輕,我想可能是影響了她的記憶,不是有那種,喝醉了第二天醒來什麼都不記得嗎?」

「哎,等一等。」秦朗立刻就抓住了重點:「那種葯是哪種葯?」

顧朝夕抿了抿菲薄的唇瓣,沒吭聲,但是他的耳朵尖尖卻有些微微發紅。

秦朗福靈心至,故意拖長了聲音:「哦~原來是那種葯啊~」

他嬉皮笑臉地問道:「原來你們做過了?三哥你可真行啊,兩年前就爬上小晚晚的床了!」

顧朝夕本來想說,是蘇晚主動的。

可又覺得和秦朗討論,他和蘇晚在床上的事情沒有意義。

而且他是個男人,說出這樣的話有點丟臉。

他抿了抿唇,轉移了話題:「她倒好,一覺醒來就不見了,讓我找了兩年。找到后,還不記得我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語氣中隱隱流露出一絲委屈。

秦朗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過來人的語氣:「沒事,別擔心,反正她早就是你的人了,你再把她給拿下,還不是易如反掌。」

秦朗伸出手掌,又立刻握緊,做了個易如反掌的手勢。

顧朝夕的薄唇勾了一下。

「你得加快動作了。」秦朗說了半天的話,有些口乾舌燥了,走到休息區,拿起桌上的茶杯給自己一杯水,咕嚕咕嚕地喝下去。

然後他說了一句:「我今天看到小晚晚好像在找房子,她要是離開宋家,肯定第一件事情就是找房子。她弟弟哪兒太小,住不下。」

顧朝夕若有所思的,手指有節奏的在桌上敲了幾下,然後按下了內線電話,把助理給叫了進來。

「顧總,您找我?」助理走進來,下意識地就瞟了一眼一旁的秦朗。

說實話,顧總和他的表弟都長了一張絕世美顏。 同框的時候,還真是賞心悅目啊!

「把我們公司開發的盛世豪庭預留一套出來。」顧朝夕說道。

「顧總,請問要什麼戶型,大概多大平方的?」秘書問道。

顧朝夕想了想,說:「戶型的話要三室兩廳的,兩百平米以內的吧。」

「好的,顧總!」

秦朗呵呵笑著:「三哥,你這打算是給小晚晚找的。」

顧朝夕輕輕挑了挑眉:「她既然要搬出來,當然最好在我的地盤。」

「好,那就祝你早日抱得美人歸!」

聞言,顧朝夕深不見底的黑眸,快速地掠過一抹志在必得的光芒。

站在一旁的助理,心裡默默想著:難道顧總,這是準備和自家表弟共築愛巢嗎?

嚶嚶嚶,那樣的話,真的好嗎?

可是這兩個人,都長得這麼好看。

光是看著他們,就覺得在冒粉紅泡泡。

助理在心裡大開腦洞,嘻嘻,我家總裁不可能那麼攻!



宋涼生曾經答應過,在蘇子同出院之前,會給出他的答案。

但是蘇晚一直等到蘇子同出院,宋涼生都沒有再來過醫院。

在蘇子同出院的第二天,蘇晚決定直接去找宋老。

她決定,要把沒有和宋涼生結婚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訴宋老。

到時候,希望宋老不會太生氣吧?

蘇晚的心裡有些愧疚,畢竟宋老對她有恩,可是她和宋涼生之間,真的已經走不下去了。

蘇晚開著車準備去軍區大院。

這一次,她出發之前,已經通知了宋老。

不會再發生在軍區大院的門口,被警衛員給攔著不讓的事情。

蘇晚決定,今天要跟宋老坦白一切,說出她沒有和宋涼生結婚的真相。

蘇晚的車快要開到軍區大院的時候,忽然一輛紅色的法拉利從路口沖了出來。

硬生生的把蘇晚的車給逼停。

蘇晚被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就踩下了剎車。

看到前面的那輛熟悉的紅色法拉利,她愣了愣。

接著就看到法拉利的車門被打開,一個欣長邪魅的身影,從裡面走了出來。

「你要去哪裡?」

蘇晚看到宋涼生從車子里出來,微不可見的皺了皺眉頭。

「我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和你沒什麼關係。」蘇晚語氣不太好地說著。

任誰在路上好好開著車,忽然被人給嚇一跳,這種滋味可不太好。

剛開始開車的新手,會一味的追求速度,只管踩油門。在路上飆車,覺得很爽。

可是隨著開車時間越來越長,駕齡越來越長,開車的速度自然就會降下來,變成一個穩重的老司機。

因為車開得越多,就越是知道,在路上安全才是第一位。

現在宋涼生突然這樣的冒出來攔住,蘇晚的情緒自然不會好。

聽到蘇晚帶著情緒的話,宋涼生對她這冷淡的態度不為所動,雙手斜插在褲袋裡,輕笑:「生氣了?」

蘇晚倨傲地仰著小臉:「抱歉,沒時間。」

她也是這樣在他面前表現出情緒,宋涼生就越是覺得開心。

因為這樣性格鮮活的蘇晚,已經很久沒有在他的印象里出現了。

他們這兩年的關係越來越糟,她在他面前的態度也是越來越謹小慎微。

不會輕易的和他對著干。

現在居然還跟他發起脾氣來了,這不得不讓宋涼生覺得很驚喜。

蘇晚沉著小臉,說道:「請你讓一讓,我還有事情。」

「你能有什麼事?」宋涼生的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你不是都請假半個月了嗎?還沒休息夠?全勤不想要了?」

蘇晚微微愣了愣,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今天宋涼生的心情好像特別好。

還跟她開起玩笑,拿全勤說事。

以前蘇晚還真是挺在乎全勤的。

每天準時打卡。

雖然全勤只是工資比例的一小部分,但是也有好幾百塊呢!

蘇晚這半個月因為蘇子同住院的事情,一直在請假。

全勤她是根本就不會指望了。

沒想到,現在宋涼生竟然會拿全勤跟她開玩笑。

看著蘇晚一臉若有所思的表情,宋涼生摸了摸鼻子,覺得有點點尷尬。

他本來是想開個玩笑,活躍下氣氛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