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如此那就走吧!你說是不是啊蘇師弟。」

「師姐所言甚是。」

汝青焉聲音清冷聽不出喜怒哀樂,李玄領着兩人向大帳走去並沒有因為剛才兩人沒有回禮而心生哀怨。

李玄領着兩人走進大帳,帳內瑤池生子一臉倨傲的站在沙盤旁邊,對着沙盤上的部署指點江山,王世景笑意慢慢似乎很滿意江道一的指點。

李玄說道:「大將軍太虛山聖女和蘇先生到了。」

王世景轉過身聲音清冷的說道:「失敬失敬,原來是太虛山的兩位到了。」

他剛才確實沒有注意到有人進來,可能是與瑤池聖子爭論的太過激烈。

汝青焉有些疑惑的問道:「不知大將軍有何要事喚我等前來商議。」

以往若水軍務一般都是直接差人送入營中,哪會讓她與瑤池聖地的人一同商議軍中事物。難道這位大將軍真是想引得瑤池聖地江道一身死中軍大帳嗎?

瑤池聖子無論怎看都是玄門修行者中的天才,可老話兒說的好死掉的天才還能被稱之為天才嗎?

身後絕仙劍感受到了蘇牧心中的怒火微微顫抖著,淡淡的劍意籠罩了整個中軍大帳。門外的親衛只覺得渾身一冷神魂凝滯。

帳內氣溫驟然下降冷的讓人心驚,蘇牧走到有些驚慌失措的江道一根前面無表情的問道:「江道一不知鎮妖軍系數戰死無名山谷一事,你有沒有什麼想要解釋,如果有請儘快說出來。」

蘇牧在等在等一個有理由殺掉江道一的時機,可他也知道這個時機江道一不會給,王世景也不會給,即便是給了汝青顏也會攔著。

看着蘇牧身後的長劍王世景的雙眼眯成了一條縫,劍好是口殺妖的劍。那日雖未曾親臨山谷但衝天的劍意是無論如何也掩蓋不住,誰能料想這位名不經傳的太虛山弟子能夠藏拙至此。

蘇牧想要將江道一置於死地算不得什麼大事,與他王世景自然是毫無干係。但江道一卻不能死在他的中軍大帳,他承受不起瑤池聖地的問責,即便傳聞屬實也承擔不起。

「蘇先生是想要動手嗎?這裏可不是該動手的地方。」

蘇牧笑道:「既然要動手,無論何地都可動手。」

絕仙一聲錚鳴,下一刻劍尖頂在了江道一的眉心祖竅。若是在深入一分這瑤池聖地的傳承者說不得也要命喪於此。

汝青焉等人皆被這一幕震得目瞪口呆,他們從未想過蘇牧的膽氣如此之盛竟然敢在這中軍大帳之中作出如此舉動。

劍意籠罩下江道一已然心生畏懼若是他敢有絲毫輕舉妄動,他相信眼前的那口劍絕對會刺入自己的泥丸宮,一旦泥丸宮毀修為被廢拿他就是廢人一個。

江道一有些顫抖的回答道:「我…我能有什麼要解釋的,鎮妖軍為抵禦妖族所死自然是有功於人族。」

大帳內外一片寂靜生怕惹到了蘇牧殺了瑤池聖子,城門失火殃及池魚之下他們可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瑤池聖地可不會管究竟是誰殺了江道一,他們只會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會放過一個。

「歸鞘」

一聲輕喝絕仙劍極速後退歸入蘇牧身後的劍鞘內,蘇牧對着重人欠了下身子微微一笑說道:「不好意思剛煉的劍有些不聽話,沒有嚇到江聖子吧!江聖子記得想起什麼要解釋的一定要告訴我。」

聞言江道一陰狠的目光打量著蘇牧但又不好發作生怕死在大帳內,他回答道:「無妨,本聖子的膽子還沒有那麼不經嚇。」

說罷邁起有些顫抖的步子在一眾差異的目光下狼狽不堪的離開了大帳,讓在場的重人有些難以置信,雖說各家聖地聖子聖女大都不善於爭鬥,可今日都被人騎在腦門子上也依舊是這副慫樣子實在愧為一地聖子。

王世景恭維的說道「蘇先生劍法果然厲害,希望今後能在戰場上看到蘇先生斬妖的風采。」

對於蘇牧此人雖沒有太多了解,但玄門修行者從來不會把自己跟皇朝綁在一起,莫說是借了靈材靈脈就算是有天大的恩情也抵擋不住天意如道刀

觀天之行,執天之道!

這就是玄門修行者的行事法則,遂古之初何曾有人,媧皇造人教祖傳道方才有人族盛世得享大荒肥沃之地一元會,如今災劫臨頭沒有哪家玄門修行者會擅自參與到兩族交鋒之中。 沒有任何的預兆,崇宮真那直接操縱顯現裝置,射出光束將時崎狂三的分身殺死。鮮血流了一地,但這個場景,已經出現在了崇宮真那面前不知道多少次了。已經殺死的時崎狂三的分身崇宮真那連數都懶得數了。

崇宮真那是沒有一點波動,但其餘的隊員可並不這麼想。雖說還是有幾個和崇宮真那一起去殺過時崎狂三,對這一幕還算有準備,但更多的隊員,可是一點也沒有見過。

崇宮真那的突然殺精靈這一動作,可是血腥的嚇到了其他的隊員,畢竟都是普通的女孩子啊。

鳶一摺紙見時崎狂三被殺死也是眉頭一皺,以前她作為崇宮真那的隊友沒感覺到什麼,但現在作為對手她真切的感覺到了崇宮真那的危險性。

她的顯現裝置的操縱能力簡直太強了。作為精靈的角度來看,也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而且今天不單單是崇宮真那,還有着另一個新來的不知道身份的女人,那個女人給自己帶來的危險感更強,最後就是自己一直以來昔日的隊友。

真的很棘手!

「呦,你們人這麼多啊,這是幹嘛呢?」

氣氛正緊張著呢,突然一個男聲打破了當前的氣氛。

五河士道!鳶一摺紙和崇宮真那在穗乃宇說話的第一時間就聽出來了聲音的主人,但五河士道現在為什麼會在這裏?二人都非常的疑惑。

「你是?」愛蓮作為此處職位最高的人,對於這個擅自闖入的男人心裏的感官非常的不好。更何況眼前的這個令人討厭的男人居然還帶了一個面具。

呃,鳶一摺紙和崇宮真那都不知道穗乃宇是在搞什麼鬼。

「我?只是正義的夥伴罷了。」穗乃宇也是認出了愛蓮的身份,DEM社的人啊,顯現裝置技巧世界第一,其實力強如精靈的存在。怪不得自己一直有種鳶一摺紙有危險的感覺,如果是眼前的女人,還真有可能擊敗鳶一摺紙帶走她。

看來今天有點難搞啊~

「正義的夥伴?你這是什麼意思?想插手?」愛蓮皺了皺眉頭,她沒明白一個普通人現在跳出來是什麼意思?「你想救這隻精靈嗎?別忘了你作為一個人類的身份。」

愛蓮當然不會傻到認為穗乃宇真的什麼能力都沒有,或者說一點準備都沒有就跑來送死,敢這種情況跳出來的人不是傻子就是有真本事。

當然如果這個人真的是個傻子,那就殺了便是。

「眼前的這隻精靈是我的女朋友,你說我今天來是做什麼?」穗乃宇很是玩味的看着愛蓮。

「這隻精靈是你的女朋友?」愛蓮楞了一下。「人怎麼能跟精靈談戀愛呢?人精靈不分,是非顛倒,你這樣是要向全國人民謝罪的!」

「呦,小姐姐,沒想到你也是個六學家?」穗乃宇很是驚訝的看着愛蓮。

「你們在說什麼呢?」日下部燎子表示自己聽不懂。

「沒什麼。」愛蓮搖了搖頭,「你確定你要和AST作對?和政府作對?」

「哎,我可沒說我要和AST作對,我只是和你們DEM社作對。」穗乃宇搖了搖頭。沒辦法啊,AST再怎麼垃圾那都是政府機關,還真不能這樣干。

就像原劇情中,再怎麼樣,面子上還是得過得去,五河士道從來沒有和AST起過爭鬥,就連變成普通人的十香和四糸乃之類的,也都是轉學而來,而不是正當承認是精靈被封印。

這也是穗乃宇迫不得已戴面具來的原因,無論怎麼樣,今天至少得有一個官方上過得去的結果,這也是穗乃宇並沒有叫鳶一摺紙的名字的原因。

「親愛的,你怎麼這麼愛玩啊,快別再裝AST的隊員了。乖啊。」穗乃宇對着鳶一摺紙說道。

裝AST隊員?

鳶一摺紙瞬間明白了穗乃宇的意思,「你怎麼就說出來了,我還沒玩夠呢,你沒看,這些人都沒發現我是冒牌貨嗎?」

鳶一摺紙是很聰明的,她明白自己是精靈這件事暴露了之後,自己將面臨的處境。畢竟不同於夜刀神十香和四糸乃的是,自己可是有很多人認識的啊!如果今天承認了自己是鳶一摺紙本人,那麼無論最後結果是什麼,自己都不可能在天宮市呆了,這樣一個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城市,怎麼能離去呢?

「冒牌貨?」「冒充鳶一摺紙?」「原來是這樣啊,我就說嘛,鳶一摺紙怎麼可能是精靈呢,她可是和我們相處了五年時間了,如果是精靈肯定早就發現了。」

恍然大悟的聲音此起彼伏,有着一個這樣的看似合理的解釋,所有人都會覺得穗乃宇說的是對的,因為穗乃宇的說法,正好就是所有人剛才一直懷疑着的點。人總是自然而然的認為自己認為的是正確的。

雖說AST的隊員們都相信了,但愛蓮可是還有着懷疑,雖然她也覺得這種可能,概率是最大的,因為三十年來,自己也是見過可以偽裝成其他人的精靈的,可惜就是當時沒抓到。

但愛蓮總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

「只和我們DEM社作對?呵呵,真是可笑啊。不管她到底是誰,但她是精靈的身份是確定的,那麼你還想不和AST交手嗎?」愛蓮覺得眼前這個戴着面具的男子就是在想屁吃。

AST本就是對精靈部隊,難不成今天要放走這隻精靈?既然穗乃宇要救鳶一摺紙那就必須要和AST開打。

「我只是說我不想和AST作對,但沒辦法了,我也只能戰鬥了。」穗乃宇兩手一攤,反正除了鳶一摺紙和崇宮真那外又沒人認識自己。

鳶一摺紙肯定是不會說的,而崇宮真那,雖說不是自己的妹妹了,但真那的身體狀況自己還是看不下去,自己今天就要趁此機會直接「擄走」她!

「哼~是嗎?所有人,都給我攻擊這個戴着面具的男人還有敢於冒充鳶一摺紙的冒牌貨精靈!」日下部燎子真的是無語,這個面具男好像說的只是因為AST是政府才不和她們作對,這是在藐視自己和隊友的戰鬥力啊!

眼前的鳶一摺紙到底是不是精靈冒充的,不管別人信不信,反正日下部燎子是信了。五年的生活,鳶一摺紙的內心想法都被日下部燎子摸了個透,又怎麼會是精靈呢?

果然只能是冒充的了吧。

。 衛北耀絲毫沒有跟劉離離客氣的意思,見劉離離把散發著香味的帕子遞給他。

連一句推辭的話都沒有,直接伸手拿了過來。

當衛北耀即將要把錦帕放在自己鼻子上的時候,怎料半路殺出來一隻手,在衛北耀沒有防備和來得及反應的情況下,他手中的帕子就到了徐北辰手裡。

「你小子,這是你王嫂的東西,讓你用你就用!」

徐北辰冷嗖嗖的挖了衛北耀一眼,言外之意。彷彿在說,你哥我還沒用,哪能輪到你!

衛北耀卻不知其中深意,敢怒不敢言看著搶走他東西的人。

下一刻,讓人大跌眼鏡的一幕出現了。只見徐北辰竟然把帕子放在了自己的鼻子上!

劉離離微微一怔,有些愕然。表面沒有太大的反應,心裡卻暗想,「這不就相當於間接接吻!」

腦海里浮想聯翩,想象著自己和一位大帥哥擁吻的樣子。劉離離老臉一紅,有些尷尬的移開了視線。

「咳咳,咱們還是快走吧!」

劉離離乾咳了一聲,催促道。

誰也不想在此地多做停留,一行四人腳步比之前顯得很是匆忙,繞過那一坨又一坨的東西,快步朝城門方向走去。

離京城,天烏宮。

作為皇帝陛下處理政務,以及休息的地方。這裡嚴禁不相干的人靠近!

按理說,此地應該戒備重重,有重兵護衛。其實,之前一直都是如此!

但自從太子殿下離開皇宮當天,那重重護衛便全部消失了。

旁人可能不知道其中緣由但夏培聖他這個皇帝身邊的貼身人,卻心思縝密的猜測到了一些東西。

皇后已經有快有兩個月,沒有出現在眾人視線中了。

而皇帝陛下除了原本一天一早朝,變成現在的三天一早朝,在早朝上出現在眾人視線之中以外。其他時間,即使連夏培聖都沒有見過皇帝陛下!

只知道,皇帝陛下一直在天烏宮。每日由他遞送奏摺,甚至連飯菜都只能被命令放在殿門外!

剛開始,也有一些流言蜚語議論傳出。但,當皇帝陛下身邊紅人夏培聖,親自嚴厲懲戒傳言者之後,這些聲音漸漸的消失了。

至少,在整個皇宮裡沒有誰敢多說話!況且,大臣們能看到皇帝陛下,每日親自批註的御書。某種猜測,也就自然而然煙消雲散!

今日中午,夏培聖像往常一樣,親力親為的帶著宮人給皇帝陛下送御膳。

只是,剛走到天烏宮最外面的殿門外時。眼前赫然站著一個身形彪悍的男人!

天烏宮分為內外之分。一共有兩道殿門,外宮其實就是一片四面開闊的巨大廣場,廣場正中間拱衛著一座高大的三層宮殿,這才是真正的天烏宮。

因此,要想進入天烏宮,就必須要先經過外門。從外門進去之後,走過青石鋪就的廣場拾階而上,這才到了真正的天烏宮殿門。

而此時,夏培聖他們所處的位置,就是在最外面這一道門外。

即使沒有重兵護衛,也幾乎沒有人敢出現在這裡。

宮人都嚴禁從這裡經過,但這人似乎是沖這裡來的。

。席聿衍一向都是給別人的那一個人,現在倒是有人來跟他說,想要給他一個機會。

這對於席聿衍來說,真的是十分新奇的體驗。

「我對娛樂圈沒有什麼感覺。」

「你不要這麼說啊。」時宜握住席聿衍的手,「你之前之所以沒有感覺,那是因為你沒有進入到這個圈子中來。」

「你現在都已經進入到這個圈子裏面來了,難道就不想要嘗試一下嗎?難道就想要就這樣子放棄嗎?這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呢?」

時宜眼睛裏都發光了,席聿衍覺得自己就像是被別人給……

《重生后小祖宗A爆了》第八百八十三章不記得邀請過你們 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她在心裏搖了搖頭。

千夜玄看了她一眼,隨後看着灼華,淡淡的說道,「如果你能得到一柄上古神器,我許你側夫人的位置!」

嗯???

奚淺以為自己幻聽了,她猛然看向灼華,眼神在灼華和千夜玄之間來回掃視。

原來灼華心悅他啊!

奚淺眼裏的不恥明晃晃的露出來,她看着千夜玄,臉上帶着嘲諷。

利用感情達到目的,無恥!用感情來做交易,更是噁心。

千夜玄看到奚淺的眼神,眼睛突然眯了一下,手稍微動了動,但是被他收了回來。

最後關頭,理智把他拉了回來。

奚淺一直繃緊心弦,雖然沒看到他的動作,但是剛才氣息的變化,敏銳的捕捉到了。

她眼底的溫度又降了一些。

灼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就在千夜玄十拿九穩的時候,她突然一言不發的對無邊劍域的人打了個手勢,然後看着奚淺,眼神毫無波瀾,拱手彎腰一氣呵成,「明少主,打擾了!多有得罪,我等這就離開,告辭!」

說罷,她乾脆利落的轉身,毫不拖泥帶水!

她又不是蠢貨,她願意和千夜玄一起來,是因為她想幫他,只要他願意,她帶着無邊劍域的人幫他!

但是,這不代表她願意被徹頭徹尾的利用,這樣的利用和她願意幫忙是兩回事,無邊劍域和她不是千夜玄的踏板。

千夜玄一時之間沒回過神來,看她真的離開,眼裏閃過冷光,「灼華!你走了就不要後悔!」

「我留下來等待你取我性命?把我當成了踏板?」灼華頭也不回,沒人任何感情的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