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周啟口中一聲暴喝,伸手向前一指!

劍光如同匹鏈劃破虛空。凌厲!霸道!不講任何的道理!鎖定妲己迎頭斬下!

妲己俏臉之上猛然色變!

此戰早在預料之中,卻沒想到周啟如此果斷,說動手便動手。

「好膽!」

妲己不愧身為千年大妖,臨危不亂!

眼看劍光落下,素手一招,束在腰間的絲帶如有靈性般解下飛入了她的手中!

妲己手握絲帶迎風一晃。

霎時,萬道黑氣自其中升騰而起。千絲萬縷形如蛛網,往七殺劍身上一纏!

明晃晃的巨劍被黑氣纏繞,去勢頓減!高懸在半空,劍身震顫不已,彷彿被一雙無形的舉手托住,再也無法下落分毫!

周啟目光一陣緊縮。萬沒想到,自己所依仗的七殺劍竟然能被妲己所克制!

按照任務世界的時間來算,七殺劍在自己的神魂中溫養已過了百日。因為使用神魂之心祭煉,自己的意識與此劍無分彼此早已融合為了一體。

因此他可以清晰地感到,纏繞在劍身上的黑氣不但擁有一股彷彿與生俱來的滄桑氣息,而且其中還包含有極其深重的怨恨!彷彿每一道黑氣都是由無數的冤魂構成。

濃重的怨恨形如實質,其中所蘊含的力量竟隱隱還在七殺之上!

周啟一面專心御劍,目光順著黑氣落在了妲己手中的絲帶上,這看似平凡,質料單薄的一條絲帶絕對不像看起來那樣簡單!

「哼!汝這臭道士倒是好眼力!若非有這纏神索,吾又安敢放言,誓必血洗這天下!」

「纏神索!」

周啟聞言心中猛然一驚!

他自小便愛好古文,除了詩詞,便是對華夏上古傳說特別地感興趣。對纏神索這件大名鼎鼎的魔器自然不陌生。

傳聞天地初成之際,萬靈雜生,在北方大地某一國度,其人衣著乃五色的樹皮織就,在衣服的後面裁有狗尾巴的形狀,這是一個古老叫畲(shē)的民族,其始祖傳說為一天生地成的狗,其名為盤瓠(hù),據說這狗乃混沌時一塊靈石,在太古年代,吸食日月精華,盤剝混沌能源,終一日大成,成一靈犬,遊走於天地之間。

盤瓠死後,天葬於大荒山南,其身化為一索,千年後,大荒山崩裂,其索顯形於世,終成畲之一族重器。后太古魔尊霸刀橫行之際,其刀被盤古奪之,后其行於大荒山,掠走畲之重器,為其凶兵,此後於盤古大戰中,憑藉其索不落下風,進而嗜殺無數六族高手而成其名。後人將之稱之為纏神索,其索一出,神靈無所遁形!

沒想到上古十大魔器中凶名赫赫的纏神索竟然落到了妲己的手中!

這妖女先前說佔了甄宓九陰奼女之身修鍊乃是為了脫離妖身,便可不懼怕煉妖壺。此時看來恐怕一半是真,一半是假!她真正依仗的應該是這纏神索才對!

不對!

周啟轉念一想,如果妲己已經完全掌控了纏神索。只怕與她相見初時,便已經使將出來取了自己等人的性命,又何必等到現在?

難道說她還沒有完全控制住這件上古魔器?

對!應該是這樣才對!

難怪這妖女先前看到七殺劍時會感到驚訝。她只怕沒想到自己出了擁有煉妖壺外,還擁有七殺這件兇器。

一念到此,周啟抬頭一望妲己。

「原來這才是你不懼煉妖壺的真正原因。不過,我感到好奇的是,你能使用它多久?只怕你現在還沒有完全控制住這件上古魔器吧?」

妲己聞言,目光一陣變幻。其中滿是惱怒和憎恨之色。

「哼!若非汝等擾了吾的修行。安能如此!即便吾只能使用片刻,用來殺汝卻是足夠了!」

還沒等她話音落下,只見周啟左臂一抬!被他托在掌中的煉妖壺滴溜溜一陣旋轉高高飛起!

所謂打人不過先下手!

趁著妲己分心搭話之際,周啟分出一縷神念溝通煉妖壺,將這上古至寶祭了出去!

煉妖壺方一離手,通體頓時閃耀起蒙蒙的青光。青光所照之處,冷霧迷濛的永眠之域內頓時如春回大地,充滿了生機。

「壺蘊天地!內倒乾坤!鎮妖除邪!與我定!」

按照吞噬壺中仙后獲得的法訣,周啟雙手結印,臨空遙遙拍出一掌。法訣生效的瞬間,他只感神識一陣虛弱,精神力彷彿江河滾滾,狂涌而出!

煉妖壺臨空一個翻轉,細長的壺頸朝下!自壺口射出一道七彩霞光照向了妲己!

前有七殺劍臨空飛斬!後有煉妖壺射出神光欲要定住妲己的神魂!若是慕容嫣在場便會發現,此時此景,與她在密室石壁上見到紀錄那千年前斬妖台上的一幕竟是一模一樣!

「卑鄙!」妲己口中一聲怒斥。急忙一抖手中化作絲帶的纏神索。自索中湧出大股的黑氣護住頭頂!

煉妖壺中射出的霞光被這黑氣一衝,如同七殺劍一樣,頓在了空中無法落下!

操控纏神索同時敵住煉妖壺和七殺劍,妲己俏臉之上頓時一陣蒼白。前者乃是上古神器,後者更是他化自在天魔王的隨身兵刃。無論任何一樣都是非同小可之物。

即便操控之人道行淺薄,可這兩樣神物本體非凡,威力強大,尤其煉妖壺更是對自身有極強的剋制。頓時令她感到吃力無比。

遠處周啟看得分明。不由精神一振!

他一個人分心控制兩件至寶,消耗亦自不輕。不過幸好兩件寶物都與他神魂相連,與妲己相比卻是好上了太多。照這樣的情況下去。一旦這妖女妖力耗盡,便是將她滅殺之時!

就在這時。妲己一雙妙目凝視著周啟,精緻的紅唇一抿,露出一抹顛倒眾生的魅惑笑容。

「周啟,吾生得可美么?」

太古吞噬訣 周啟聞聲,視線不知不覺便被吸引到了妲己的臉上。

只見她一頭如雲秀髮之下,杏臉含嗔,桃腮帶笑,眉如遠黛恰似勾月彎彎,眼若秋水勝卻碧波宛轉;長相清純卻又不失嫵媚,當真是人比花嬌,艷絕塵寰!

周啟內心一盪。妲己之美,實已經到了天上少有,人間絕無的地步。和自己關係密切的女人不少,可即便是貂蟬和甄宓這般姿容傾國傾城的絕色,與之相比亦遜色上三分!

妲己見周啟不語,嘴角笑容更勝,眼神流轉之間風情無限。手中絲帶飛舞之間,嬌軀原地一個旋轉。

原本束腰的絲帶用作了兵器,身上紗衣失去拘束。裙角飛揚之際但見其下隆胸纖腰,盛臀修腿失去了遮掩,妙處若隱若現。這霧裡看花,驚鴻一瞥,比起坦誠相對更加地令人瘋狂!

目睹這致命的誘惑,周啟的神魂面容一陣扭曲。自吸收了G病毒多出了一顆心臟,心火過旺,令他本就慾念大增。雖有心靈異能和五禽戲功法進行調和,不過是強行加以控制。

此後他更是多次使用天魔四噬,數次瀕臨走火入魔的邊緣。尤其在江夏時同步練師和孫尚香一番交集。更是令心中銘刻下了原罪的印記。

此刻被妲己魅惑,頓時一陣意亂情迷! 那眼!那眉!那唇!秋波流轉間,口吐美滋滋一團和氣,賞心悅目!

那胸!那腰!那腿!若璞玉臨塵,舞動嬌怯怯萬般風情,魅惑撩人!

面對妲己的魅惑,周啟慾念橫生,心神大亂!

隨他精神力一陣動蕩,七殺劍光和煉妖壺射出的霞光霎時變得暗淡。

此消彼長!

妲己手中的魔器纏神索步步緊逼,一道道升騰的黑氣如有靈性,如無數惡蛇巨蟒向著周啟猛然捲來!

就在此時!

「錚!」七殺劍一聲輕鳴!

森寒的劍光臨空一晃,奮力掙脫了黑氣的束縛。百丈劍身瞬間恢復了三尺大小,化作一抹流光飛到了周啟身旁。

劍內用神魂之心蘊就的一道真靈意識到他所面臨的危險,飛身回來救主!

七殺濃重的殺意一衝。 婚婚欲睡:顧少,輕一點 周啟翻騰的識海漸漸平復。被迷惑的眼底,隨著情慾消退頓時恢復了往日的清明。

眼見黑氣卷到近前,危急時刻周啟心神一動,煉化紫虛上人之後收穫的一團仙靈之氣,加持到了煉妖壺上。

受這仙靈之氣紫色霞光暴漲!兜頭一照,其中蘊含的濃重生機,霎時將黑氣沖的四處飛散!

「閃!」

一步被制,處處被制!

妲己施加的魅惑之術尚未完全消退。周啟不敢耽擱。抬手將煉妖壺一收,身形晃動眨眼便衝出了迷霧!

「想走?」

妲己一聲嬌叱,縱身急追!

對周啟能如此迅速便擺脫自己的魅惑也是暗自心驚。心中對他的必殺之意更加堅決!

衝出迷霧的瞬間。周啟心念一動,肉身從煉妖壺內飛出。

他連忙將神魂往肉身的眉心內一鑽!在介於虛實之間的永眠之域里他尚可神魂出竅。可是在現實中,自身修行日短,脆弱的神魂尚無法支撐多久。

周啟回頭一看,自己前腳衝出了迷霧,妲己緊追不捨,後腳已然趕至了近前!

「此番看汝逃到哪裡去!」

妲己嬌媚的聲音如同追魂索命的閻王帖,霎時在耳畔響起!

視野中,纏神索帶著陰寒的黑氣,已然揮到了近前!

周啟揮手一揚,數十張符籙飄飄洒洒飛到了身前。符籙無火自燃!

鎮邪,驅魔,誅鬼,降妖!四種靈符光分紅、藍、白、黃四色,組成一道屏障將他牢牢護住。

於此同時,他抬手一引!

寵妻不膩:顧少,超給力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九霄神雷誅妖邪!咄!」

一聲雷動,響徹雲天!

一道碗口粗細的九霄神雷沖著妲己迎頭劈下!

妲己素手一抬,一道黑氣自纏神索上飛出,氤氳如傘蓋護住了頭頂。

「煉妖壺尚且無法奈何我,你這區區術法莫要再出來獻寶。」

「是嗎?」周啟飛身遊走之際雙手連連引雷!

紫色神雷如雨點落下,然而怪異的是,只有一兩道是沖著妲己去的,其他大部分卻是落在了空處!

妲己衣帶飄飄,當風而立。修長的鵝頸下,輕紗飛舞之際,曝露在空氣中的大半酥胸,和她面目森寒的俏臉,被雷光映照的一片煞白。

此人又再弄什麼鬼?

妲己心中狐疑,為何這大多數雷霆都失去了準頭。

都市無敵戰神 然而還未等她心中疑慮落下。

只見周啟雙手結印,往地下一指!

「咔擦」一聲!一道水缸粗細的雷霆如神龍取水自墨黑的蒼穹猛擊而下!

「紫霄蘊雷!誅邪退散!龍戰於野!神火焚妖!」

「六龍焚天陣!啟!」

隨雷霆震散籠罩四周的迷霧!

只見以朝歌城為中心,天地元氣一陣狂涌!六根通天巨柱的虛影自地面伸入雲團,每一根通天神柱上,都盤踞有一條栩栩如生五爪金龍。隨暗金色的巨柱一起正迅速凝實!

隨周啟發雷引動!這上古大陣瞬間開啟!

「你!」妲己目中閃過一絲慌亂!大陣氣象一出,她頓時感到不妙!如此陣勢絕非倉促之間可以布成,此人竟然早早就埋下了此種手段!

她心念剛一轉動,頓覺空中天地元氣正以瘋狂的速度飛逝。隨即只感身子一沉。失去了遊離在天地間的靈氣作支配。竟連勉強保持浮空也有所不能。

不好!

妲己一展衣袖。翩翩自空中落下。直到雙足落地的瞬間方才暗自舒了一口氣。

抬眼一看蟠龍巨柱。她面色已是一片沉凝。此陣不知是何道理,竟能將陣內天地變為一片末法之地!

修法之人一旦失去對天地元氣的支配,就等於失去了力量源泉。一旦體內法力耗盡。就會變得與常人無異。

這周啟好險惡的心機!

眼見妲己陷落陣中,周啟目光一冷!

「昂!」

隨他掌心雷動,盤踞在六根神柱上的金龍齊齊發出一聲咆哮,霎時從住上遊走下來。按六合之位分上下左右前後將妲己團團包裹在內!

「火!」

周啟左手結道指(道家法印),右手捏攏五指高舉頭頂,結道家五雷印!神念與大陣溝通,與天地相連!隨口中一聲暴喝!

六條金龍龍爪飛揚,搖頭擺尾,張口噴出了六道淡金色的烈焰!

霎時只見,六龍焚天陣內四處皆是火光衝天,直欲焚天煮海!

此陣脫胎於闡教秘傳「通天神火柱」。雖比不上原陣,威力卻也稱得上非同小可。周啟獲得陣圖之後,也是百般糾結才下定決心,將這卷稀有的陣圖當做一次性消耗品來使用。布下一座完整的六龍焚天陣。

這大陣一起,比起當初陸遜在江夏城外布下的殘陣何止強上了百倍!

妲己見陣中火光升騰而起的剎那,頓時花容失色!急忙將纏神索往身邊一轉,盪起無數黑氣護住自身。

纏神索不愧是上古魔兵,飽含怨恨的黑氣竟連五爪金龍口中吐出的神火也一時無法穿過。

即便如此,妲己心中卻是沉到了谷底。

失去了天地元氣,自己一身法力便成了無源之水。終有耗盡的一刻。

一旦法力消耗殆盡。到那時,只怕再難逃脫周啟的毒手!

果然,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向後推移。纏神索上盪出的黑氣越見稀薄。火光卻是越迫越近!

妲己手腳漸感無力,渾身上下早已經是香汗淋漓。

周啟扇動飛翼懸浮在半空,神識隨靈覺感應延伸如陣中。仔細地觀察著妲己的一舉一動。眼前的情形他已經有所預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