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到100才能打開頭罩,現在開始數數。」馬修道。

「好好,1、2、3、4……」

亨利和馬修對視一笑,兩人下車,凱文在車裏一直數到100,停下又等了一會兒,才訥訥問道:「劫匪先生,我可以打開頭罩了嗎?」

沒有迴音。

凱文小心翼翼揭開一個小口。

車裏沒有其他人。

「嗚嗚嗚~!」

凱文哭泣起來。

終於可以活命了。

哭了好一會兒,他才顫巍巍坐上駕駛位,開車回到自己家,打開門發現老婆在家,女人看到凱文關心問道:「這幾天你做什麼去了,為什麼哪裏都找不到你,我都要報警了。」

看老婆對自己如此關心,凱文上前一把摟住妻子,「老婆,我再也不想和你分開。」

……

弗萊德在得知搶劫案件是哈迪所為後,掛斷電話立刻給自己老大西格爾打過去。

鈴鈴鈴~!

電話接通。

「西格爾先生,是我弗萊德,西班牙人賭場的事情已經調查清楚了,是咱們幫派一個頭目喬恩哈迪做的。」

「喬恩哈迪,說說他的情況。」西格爾道。

「喬恩哈迪曾經是海軍陸戰隊員,負傷後退伍,是我手下一個頭目比爾引薦的,至於他手下的那些人,都是他招募的退伍兵戰友。」弗萊德道。

「他剛剛給我打電話,準備上交分成,正在往我這邊來。」

「多少分成?」西格爾問道。

「六萬三,之前為了鼓勵下面人賺錢,我提高了分成比利,他一共搶了21萬,幫派有6.3萬分成。」弗萊德解釋道。

「6.3萬嗎。」

聽到這個數字西格爾心裏一動。

這段時間他正缺錢。

哈迪的這筆錢沒有入賬,他可以直接拿過來。

前段時間,黑手黨委員會開會,要求洛杉磯這邊增加收入,正好一位朋友,也是黑幫大佬的威廉.威克森,提議在拉斯維加斯建設一座豪華賭場。

西格爾在研究后,對這個項目非常動心,兩人準備集資建設,他們的計劃非常龐大,拉斯維加斯現在還只是一片荒漠,怎麼才能吸引賭客過去。

西格爾設想了一個龐大的賭場計劃,宮殿式的賭場,豪華酒店,夜總會,酒吧休息室,餐廳,咖啡廳,室內商店,健身俱樂部等等要一應俱全。

室外還要有私人別墅,游泳池,甚至弄一個湖出來,球館,還有射擊場和馬場。

總之就是要把這個賭場,打造成一個集賭博、娛樂於一體的休閑聖地。

他們的計劃是可以同時接待三千人左右,所以初步投資達到600萬美元。

1945年的600萬美元絕對是一筆巨款,相當於2020年的6億美元。

西格爾雖然是洛杉磯猶太幫的老大,可猶太幫是以公司形式存在,屬於黑手黨的分公司,賺的錢很大一部分需要上交,西格爾東拼西湊也只能拿出一百萬。

這還是偷偷挪用了公司一部分資金。

如果讓總部知道,對西格爾來說也是個不小的麻煩。

威廉.威克森也只能拿出一百萬。

剩下的資金,西格爾準備找其他黑幫大佬遊說,湊齊四百萬出來,完成自己這個龐大的計劃。

「弗萊德,帶着那個叫哈迪的小傢伙來我這裏,記得帶上那筆錢。」西格爾道。

弗萊德意識到什麼。

「好的老大。」

……

開着比爾的老福特,摸摸這個老傢伙,哈迪心說是時候換一輛好車了。

槍是男人的最愛。

可很多時候,

車還要排在前面。

一輛心愛的汽車絕對比老婆還親。

時間不長來到弗萊德別墅門口,這裏是一片高檔社區,周圍都是獨立別墅,每一棟都佔地幾畝。

轎車在門口停下,哈迪提着箱子下車。

沒等走到門口,大門就自動打開,弗萊德站在門口對哈迪道:「哈迪,跟我走,去見一個人?」

「見誰?」

哈迪心裏微微驚訝。

見人比收錢還着急,那人是誰?

弗萊德看看哈迪道:

「我的老大,洛杉磯地下世界真正的掌控者!」 「嗯,沒有錯當時我確實在場也是我第一個發現菲,娜娜的。」

聽到李子孝的回答姜衛國眼裡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喜悅。

「據我們了解你和陳志偉好像有點矛盾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

「這怎麼可能是真的呢!?」

「好吧,那麼昨天你在什麼地方?和誰在一起?」

這不和普通的JC一樣的詢問手法么,我還以為重案組有什麼了不起。

李子孝對姜衛國的詢問嗤之以鼻,而且嘴角還掛起了一絲勝利的笑容。

「昨天放學后我就去我姐姐家裡了。」

「姐姐?」

姜衛國有些吃驚的望著李子孝,那樣子就好像在問你什麼時候跑出來個姐姐。

「哎呀,看我這腦袋!」李子孝拍了一下已經全是白髮的腦袋,「我不知道你們調查的沒有那麼詳細,梁嫣你們應該調查過了吧?她就是我姐姐,我們是表姐弟,昨天我去了她家。」

姜衛國臉上有些掛不住,李子孝這明褒暗貶就算再怎麼能忍估計也會被氣個半死,。

李子孝給姜衛國的第一印象就是全身上下散發著柔弱書生的氣息,一臉的斯文給人一種非常容易親近的感覺,但是那雙深邃的眼睛里似乎隱藏起了什麼東西。

再有就是從言行上李子孝的每一句話說的都是如此的自然,絲毫不在乎一個重案組組長就站在自己面前,並且說出來的話還帶有輕微的嘲笑之意。

「梁小姐我們自然調查過了,她是與你來往最密切的人又是你的姐姐,這樣一來便不能為你作證。你剛才說的話也與我們調查的有些出入,希望你能配合我隨我去局裡做下筆錄。」

哼,老狐狸虧你能說的這麼輕鬆,做筆錄?是打算用秦紫苑那一套吧。

心裡雖然在罵姜衛國但是李子孝還是不得不佩服一下他,竟然在有了那麼多鐵證的情況下還能懷疑到自己頭上來,足以說明這個副組長不是個吃乾飯的。

還好李子孝多做了一層雙保險,時間倒退到早上樑嫣送李子孝。

在快要到學校的時候李子孝從口袋了拿出一個U盤,「梁嫣你能偷偷溜進你們小區里的監控室嗎?」

「你問這個幹什麼?」

「在陳志偉家我把一切都弄好了包括那個替罪羔羊,我是怕萬一有比較聰明的JC堅持要調查,只要一調查我第一個就會被懷疑上,為了製造不在場證明你必須要演一場戲。」

「吱!」

梁嫣一腳踩住剎車停在了路邊解開安全帶轉過身看著李子孝。

「怎麼演?」

「首先你先要溜進你們小區的監控室,將這個U盤裡的視頻複製到昨天的時間去,剪輯視頻你會嗎?能做好嗎?千萬記住要掐準時間把U盤裡的視頻加進去而且要做到任何人都看不出來的地步。」

說完這些梁嫣大致明白了李子孝的意思,點了點頭說道。

「放心好了一切包在我身上,我一定不會讓你有事情的!」

「謝謝你這麼在乎我。」

「少來!」梁嫣一揮手繼續說著,「我為你做的這些全都是要收費的,別以為我會免費為你做這為你做哪的。」

「呵呵,勞務費你看著自己拿就是了,這些事情我都不過問。」

這個梁嫣真是口不對心明明眼神里充滿擔憂,嘴卻這麼硬死不承認。

「有你這樣的老闆還真是萬分榮幸呢!」

「快點送我去學校吧,一會兒該遲到了。」

梁嫣既然說了一切都包在她身上那就應該沒有什麼後顧之憂了,只要我能挨過J局這一關就算真正的經過了考驗。

李子孝將心一橫反正以前也被秦紫苑打過,大不了這次就當成是第二次!

「那就走吧。」

說完李子孝大搖大擺的走進了J車沒有顯出一絲的害怕來。

「組長。」

這個時候詢問姬若冰的那個JC走了過來,在他耳邊小聲的嘀咕了幾句。

姜衛國一會兒點頭一會兒皺眉好半天才對那個JC說道。

「讓這個季若冰回去吧。」

「是!」

JC答應了一聲後走向了姬若冰。

「咱們是不是該出發了?」

李子孝有些不耐煩的從J車探出頭開始催促姜衛國。

姜衛國轉過頭有些詫異的看著李子孝,他顯得非常平靜,不用說表情就是眼神都沒有一點害怕的意思,不僅如此他竟然還催促起來好像他有什麼事要辦。

望著坐在J車裡的李子孝姜衛國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辦案多年太過於敏感了,如果不是自己敏感那麼這個李子孝心理素質就太好了,面對重案組的J員都能將心裡的恐懼壓至最低甚至不存在。

一般的人見到普通JC或多或少神情都會有些緊張,李子孝就是抓住了重點才會故意展現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掩人耳目的同時還可以讓人心裡的猜忌減少,要的就是這種「沒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的效果

李子孝被JC帶走後諸葛茜雪悄悄從學校門口鑽了出來對著姬若冰招了招手。

「若冰姐你過來。」

「怎麼了?」

「子孝是不是被查出什麼了?」

「我也不是很清楚剛才我們兩個人是分開問話的,我就按照他教我的那些話說的。」

「說完之後JC就放你走了是嗎?」

姬若冰點了點頭,「是的,我似乎沒有了任何嫌疑。」

「那子孝被帶走就說明他的嫌疑最大,可是JC又沒有證據……難道說……」

「JC想要嚴刑逼供!」

諸葛茜雪和姬若冰同時伸出右手指著對方異口同聲的說道。

「你們不都把一切都弄好了嗎?為什麼JC還會來找你們?」

這一問可真把姬若冰問住了,讓她殺個人那倒是沒有問題唯獨這種動腦筋的事情問她等於問空氣。

諸葛茜雪想了半天最後決定給梁嫣打個電話,不管怎麼說梁嫣的社會經驗要比她多的多,一些事情想的也比較透徹。

「喂,梁嫣姐嗎?子孝他……」

諸葛茜雪還沒有說完電話那頭就響起梁嫣的聲音。

「李子孝是不是被JC抓走了?」

「梁嫣姐你怎麼知道的?」

「這個笨蛋!我就說過讓他和我商量一下的,這下好了……真是氣死我了。」

梁嫣氣憤的喊著語氣里充滿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