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入實驗室者,死!」

金屬怪物依舊在重複著之前的話語,但是對於天昆老怪、霧靈老怪兩個老傢伙來說,卻如同垂死的掙扎。

尤其是在兩人再次折斷了金屬怪物的另一隻手臂,打掉了對方的盾牌后,兩人氣勢大增。

霧靈老怪驚喜的叫道:「天昆老弟,加把勁,這天將級傀儡快不行了,解決了這個,我們可是能拿到一顆天將級的傀儡內核!」

「哈哈!老哥說的沒錯!這天將傀儡應該是二層迷宮的守護者,解決了他,我們就可以好好搜刮這天魁真君的老巢了!」

天昆老怪雖然一身狼狽,且嘴角溢著鮮血,但是在看到眼前的敵人搖搖欲墜之時,不禁興奮的大叫,氣勢不由得增強了幾分。遠處聽到兩人說話的吳恩驚訝道:「原來這就是天將級傀儡,果然厲害!」

「嗯,而且從兩人的話來看,這天將級傀儡還是這地下迷宮二層的守護者,如此說來,天魁真君的寶物還真有可能在這裡!」

澹臺世容說到寶物,眼神開始興奮起來。

畢竟,斬仙飛刀沒有如願以償的落入她的手中,她在天路的保險就少了很大一塊,而若是能再得到天魁真君這神秘強者寶物,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吳恩同樣很感興趣,但是他最感興趣的不是這天魁真君的傀儡,而是這天魁真君的秘密,他想知道對方是怎麼來到這個世界的,是和他一樣來自地球,還是說從別的什麼高科技世界穿越而來。

總之,天魁真君身上充滿了迷霧,他非常感興趣!

「也許,說不定,還真有可能是個老鄉呢!」

吳恩心中感嘆。

這時候,遠處的守護者終於撐到了最後一刻,伴隨著兩個老傢伙奮力一擊,守護者轟隆一聲倒在地上,頭顱裂開,露出了裡面密密麻麻的金屬仙路。

但和之前不一樣的是,這頭顱里的金屬仙路並不像吳恩前世見到的物理電路,而是和這個世界的陣法禁制很相似,這不禁讓他有了更深層次的聯想。

天昆老怪和霧靈老怪在打倒了守護者后,急忙平分了長槍和盾牌,然後從守護者裂開的頭顱中掏出了一個煩著藍光的菱形晶石。

「這是什麼?」澹臺世容一臉驚訝。

「應該是這守護者的能源核心!」吳恩眼神灼灼,吶吶道。

「能源?」澹臺世容奇怪的看了眼吳恩,疑惑道:「能源是什麼?」

「哦哦,我的意思是說類似我們修士的金丹!」吳恩這才反應過來澹臺世容是不理解能源的意思的,便解釋了一句。

澹臺世容恍然大悟,點頭道:「那看來是好東西了,等會定要想辦法拿到!」

吳恩嘴角一抽,翻了個白眼,嘀咕道:「財迷!」

「你說什麼?」澹臺世容眼珠子一瞪。

「啊……哈哈,沒說什麼!」吳恩急忙打了個哈哈,岔開了話題。

另一邊,天昆老怪和霧靈老怪在拿到這藍光晶石后,皆是一臉驚喜,尤其是霧靈老鬼,更是激動的顫抖道:「靈晶!天啊,竟然真的是靈晶!」

天昆老怪也是眼神發紅,顫聲道:「傳聞在天路之中有一種奇特的晶石,叫做靈晶,它的品質完全在極品靈石之上,用靈晶修鍊,不僅可以提升修士法力的純度,還可以增強修士的元神,簡直是至寶,我本以為天將級別的內核也不過是極品靈石,現在看來,是我小覷了天魁真君啊!」

「沒錯!這天魁真君不愧是大陸最神秘的強者,難怪他的傀儡如此強大,原來是天晶的緣故!」霧靈老怪同樣興奮的直搓手。

天昆老怪連連點頭,盯著掌心的靈晶道:「一個天將級別的傀儡就用上了靈晶,真不知道更上面的天帥級傀儡和仙級傀儡會用的什麼!總不會是仙界才有的東西吧?」

「那也極有可能!」霧靈老怪眨了眨眼睛,目光沒有在靈晶上移開過,「說不定這天魁真君就和那冷盈仙子一樣是下界的仙人呢!」

天昆老怪正要回話,一道黑影突然從兩人的影子中直衝而起,黑色的影子伸出一隻烏黑的利爪,直接斬斷了天昆老怪的手掌,然後抓住靈晶就像遠處疾馳而去。

說著很多,這一切其實都只發生在短短一瞬間,天昆老怪先是一愣,隨即大怒著追了上去:「賊子修走!」

尤其是天昆老怪,撕裂般的痛處從手腕處席來,他眼神通紅,悶哼一聲,一邊止血服用生肌丹,一邊暴怒追了上去。

邊追便怒叫道:「該死的混蛋!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吳恩和澹臺世容看到這一幕,下意思的互望一眼,正要緊隨上去。

然而,就在這剎那間,澹臺世容腳下的影子同樣衝出了一道黑影,黑影伸著黑爪,直掏澹臺世容的心臟,速度之快,仿若閃電。

然而,澹臺世容彷彿早有準備一樣,幾乎是在黑影出現的瞬間,張口一吐,一個烏黑小球從口中飛出。

烏黑小球一轉,一股強大的吸力憑空出現,衝出的黑影發出一道驚恐的叫聲,就被吸入了小球之中。

接著,澹臺世容心念一動,小球急轉旋轉,小球中響起了一道陌生的慘叫之聲。

「不!不要殺我!」

「求求你了,不要殺我!」

「啊啊啊!該死的賤人,我們陰鬼宗不會放過你們的!」

……

話音戛然而止。

澹臺世容面無表情的張口收回烏黑小球,看向皺眉的吳恩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是沒有必要,這人是陰鬼宗弟子,他這魔影之術的神通,整個天州就沒有人不知道的!」

「這樣啊!」吳恩點點頭,忽然道:「你這烏黑小球是之前在閣樓里拿的仙器吧?神通倒是挺詭異的!」

「嗯,這是烏金球!」澹臺世容沒有絲毫要隱瞞的意思,笑道:「我初步祭煉之後,按照這件仙器的介紹,神通類似煉妖壺之類的,對陰鬼宗這種不人不鬼的玩意最為克制!」

「原來如此!」吳恩恍然大悟。

就在剛才黑影出現的剎那,他就感覺到了熟悉的陰氣,雖然感覺濃度不強的感覺,但是這黑影的氣息卻是和澹臺世容差不多,很明顯也是一個金丹後期的強者。

而這樣的一個強者竟然在澹臺世容的烏金球下毫無反抗之力,實在是讓他既心驚又忌憚。

畢竟這樣的仙器對付這陰鬼宗弟子效果這麼強,對付他應該也不再話下。

不過,想想自己暗中祭煉的仙器,他心裡也安心了不少。

「吳恩,我們接下來怎麼辦?是追上去?還是再等等?」澹臺世容不知道吳恩心裡的小九九,皺眉看向遠處,心裡有些著急。

說到底,她對於這靈晶也是勢在必得的!

吳恩卻是搖頭道:「不著急!而且你不覺得有些奇怪嗎?」

「奇怪?」澹臺世容疑惑的看了吳恩一眼。

「嗯!」吳恩摸著下巴,目光閃爍不定,「剛才這陰鬼宗弟子對於你可是直接下死手,而另一個陰鬼宗弟子則是拿到寶物就逃!你不覺得這很不正常嗎?」

「這有什麼不正常的!」澹臺世容皺眉道:「我們兩人在人家眼裡可能就只是小蝦米,而那兩個老怪物……」

說到這,她忽然愣住了,瞳孔極速放大,震驚道:「你的意思是說……」

「沒錯!」吳恩瞳孔中閃過一道精光,吶吶道:「若這兩人就是隱藏起來的人,那麼在這兩個老怪物如此虛弱下,應該以優先擊斃為第一選項,可現在對方卻是選擇了搶到靈晶逃跑,這不得不讓人懷疑,這其中有詐!」

澹臺世容此刻也回過味來了,沉聲道:「如此說來,恐怕這裡的陰鬼宗弟子不僅僅這兩人,這兩人只不過是……誘餌!」

澹臺世容的瞳孔極速收縮。

吳恩點點頭,眼神凝重:「恐怕就是這樣,直接對你下殺手,那是因為對我們兩個不放在心上,而對兩個老怪物,怕是早就布置好了陷阱,就等著這兩個老怪物主動跳進去呢!」

「那我們要怎麼做?」澹臺世容一臉慎重的望著吳恩。

吳恩沉思了片刻,忽然眼睛一亮,想到了一個絕好的主意,便看向澹臺世容道:「我有辦法了,不過等下需要你冒一下險!」

……

……

。 兩人還沒來得及回答,那茅草屋裏住着的一名男子挑着擔子走了出來。扭頭看到習凌,扯著嗓子喊道:「老李,再不敢去佔位置,咱們的菜可就賣不出去了!」

習凌愣了一愣,咧著嘴對那人笑了:「好勒!馬上就來!」

查問的人瞧了瞧那邊挑着擔子離開的人,又扭頭看向習凌和冶伽,隨後在本子上寫上「四鄰相熟」四個字。接着便揮揮手道:「可以了!最近墟府不太平,你們若是見着臉生的人,即刻來稟報。告訴你們,那些人辛古軍,可不是什麼好人。」

「是是是!」

見他們離開,兩個人着實鬆了口氣。

他們真沒想到,剛扮做那對老夫婦,便遇上盤問。附近住着的人雖然少,但是他們初來乍到誰也不認識。若不是剛才那個男子,估計他們真的得被抓了。

回到屋子裏,冶伽坐在長條木凳子上,拿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大口:「看來要想在這裏安頓,還得熟悉一下才行。」

「這回逃過一劫,真是運氣。這裏他們查問過,應當不會再來。不然你今日就先別出去,我去探聽消息吧!」

「這怎麼行,不然還是一起吧!」

習凌看着冶伽,思索良久才答應:「好吧!出去務必要小心,若是有什麼事情,你先逃走我來斷後。」

「到時再說吧!」

「嗯!」

兩人一同出門,在街頭轉悠了起來,一則是打聽消息帝宮中的消息,二則是尋找木白。

不過兩個時辰,他們在街頭便被查問了四五次。清晨的查問還能算作是日常調查,但是在街上被問了這麼多次,果然是慕容江收到了什麼消息。

「慕容江應該知道,我們有人潛入墟府了!不然不可能如此森嚴!」

「是啊,小心行事吧!還好我們冒充了他人,若是自己易容出來,想隱瞞就難了。」

晌午,兩人找了一個街邊麵攤坐下,四周的人來來往往,暴民一隊一隊更是絡繹不絕,來回巡查。

「客官,要吃點什麼?」

「來兩碗面吧!」

「好勒,兩位客官稍坐!」

正坐着,旁邊的人開始議論起了帝宮中的事情,兩人一下子提起了精神。

「宮裏那位公主受傷還躺在床榻上呢,與那個將軍在一個寢宮裏。」

「真的嗎?那還真是便宜了那個將軍了!」

「是啊!但是那個公主還有什麼名節可言,不過是個人盡可夫的女人罷了。她先前嫁入我們伏淵,就是為了幫傾皇打探消息,挑唆昱帝。真是個禍害!」

「要我說,因為她我們伏淵落到如此地步,真應該將她殺了,頭顱掛在城牆上。」

他們說着,冶伽的臉色也在變着,從白到青,氣得雙手握成拳頭,恨不得將那幾個嚼舌頭的人打死。但是此時又不能發作,只能隱忍。

習凌看向冶伽,輕嘆口氣,對她輕輕擺擺頭。

「聽說辛古傾皇派人潛入咱們墟府,要救那個公主呢!所以街上才有很多人巡查。」

「救?就算他派法力最高強的人,也很難進咱們墟府。你看看城牆上的守衛,近千人每日輪流守着。城裏又有這麼多人在巡查,怎麼可能進的來。咱們城裏的人,四鄰相熟,一旦有生人進來,一查便知。」

「我家那老娘們兒在帝宮裏侍候,聽她說好像是個不得了的人。能悄無聲息的進入墟府,潛進帝宮中救人。所以不只是這城裏,就帝宮中也是把守森嚴。」

「是嗎?這天羅地網,我倒想看看,這辛古傾皇能派個多有本事的人,才能將他們的公主救回去。」

「你還真別說,若公主被他們救走。恐怕頃刻間辛古便會攻入墟府,到那時……恐怕我們都難以保命。」

冶伽和習凌正聽着他們的閑聊,街頭突然亂了起來,從城門附近的人逃命似得往城中湧來。嘴裏還大叫着:「辛古軍來了,辛古軍來了!」

旁邊坐着的人一聽,頓時慌亂起來:「辛古軍攻來了?快走快走!」

習凌聽到他們的嚷嚷,站起身拽了一人詢問:「是怎麼回事?辛古軍攻城了嗎?」

「快跑吧,辛古軍已經在城外了,快將墟府包圍起來了!」

那人說完,掙脫了習凌的手,轉身便往家跑,準備收拾東西趕緊從后城門逃命。

習凌轉身看向冶伽:「這裏太亂,我們先回去!」

「好!」

雖說要抓緊回去,但是他們扮做老人,再怎麼樣也得裝作彎腰駝背,步履蹣跚的模樣。

。 鄢陽連忙掏出公主給的那枚白玉圖章。

圖章的一角,是缺損的,呈圓柱形凹槽。而牆壁上,那個孔洞正好有這樣的圓柱形突出。

鄢陽那枚圖章插進孔洞,再一旋轉,咔噠,牆壁裂開來。

裂開來的牆壁中,跳出一個又黑又紅的石頭巨人。

那巨人兩眼翠綠,口中噴火,身體像是燃燒的石頭,一塊一塊拼湊而成,露出半截的肚子,紅彤彤的,像燃燒的火炭。

他剛跳出來就一拳砸過來,十分暴躁。

「喂,好歹說兩句啊,一聲不吭就打,很沒用禮貌!」鄢陽邊躲邊叫。

對付這種蠻力的怪物,就得以柔克剛。

她身體雖幼小,卻十分的柔軟。

她身體後仰,腳尖一鈎,便踢到巨人的下頜。

巨人搖擺了幾下才站定。

就這麼一點時間,已經足夠鄢陽做好戰鬥的準備了。

鄢陽剛剛站定,就拔出天水劍。「小金,回來。」小金安安穩穩地回到她的手指上。

水能克火,「白露成珠!」鄢陽好久沒有用這招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