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挖了半天,看著只挖出來的一個淺淺的坑,羽凡不禁暴了粗口,信手將鐵杴狠狠的向挖出來的淺坑擲去。

「砰……」鐵杴被狠狠的擲到了地上。

「咿呀……」小灰在旁邊頗為奇怪的看著憤怒中的羽凡。

「嗯……」羽凡忽然間停下了手中憤怒的動作,似乎是發現了什麼。

而後,羽凡彎身拿起了已經躺在地上的鐵杴,再次向淺坑中狠狠的擲去,當鐵杴「咣當」一聲碰到堅硬的地面時,羽凡的雙腳緊踏地面,雙眼忽然間緊緊地閉在了一起。

當羽凡再次睜開眼時,他在眾人奇怪的眼神中再次拿起了躺在了地上的鐵杴,然後再次狠狠的擲了下去,再次閉上眼睛,再睜開,再擲……

「他這是怎麼了…」看到了羽凡的異常,魔女珈珈放下了手中事物,滿臉古怪的問到。

「莫非他的腦袋被我們整出事了。」特洛有些擔心。

「不會這麼脆弱吧!」亞諾也有些吃驚。

「絕對不會。」諸葛漸漸眯起了眼睛,似乎察覺到羽凡的意思。

阿里森睜著銅鈴般的大眼,滿臉的疑惑,紫晴?雅月在一旁看著羽凡的動作,眉頭有些微皺!

「小傢伙,果然有些斤兩……」老布里抿了一口酒,看著羽凡的作為不禁眼睛一亮。

就在眾人目瞪口呆時,羽凡已經停下了自己的動作,他轉身抱起了小灰,摸了摸它的額頭,淡淡的笑到:

灰,一會在旁邊好好看著,看我怎麼在這些又臭又硬的地上挖出坑來的——我恨不得埋了他們,哼!

完后羽凡便將「咿咿呀呀……」的小灰放在了旁邊,對著木屋上的眾人呲牙——一笑,而後縱身立到了他畫的圓中心處,右手輕抹空間戒指,一把帶著古樸劍鞘的長劍騰空而出。

紅劍默然無息如貫長虹而出,在羽凡的控制下劍鞘輕輕的落在了睜著靈氣獸眸的小灰旁邊!

木屋上的眾人已經忘記了手中還有沒吃掉的食物,眼神緊緊地盯著立在空場地中的羽凡,顯然都意識到羽凡接下來的動作肯定與剛才他古怪行為有關。

只見羽凡緩緩地的閉上了眼睛,手中的紅劍低揚,一直沒有光澤的它此時竟隱隱散發著淡淡的紅光,場面煞為吸引眾目。

忽然,羽凡的雙腿微彎,而後猛的一蹬地,身子借力騰空高高而起,羽凡的身子在空中連續做著三百六十度的高速旋轉動作。

眾人的眼睛眨都不眨,緊緊的盯著,旁邊的小灰眨了眨小獸眸,眸中出現了好奇的神色,而老布里嘴角的弧度越來越明顯了。

終於,羽凡在空中旋轉力竭了,羽凡的雙腳慣性十足的重重踏在了圓的中心,而後,羽凡的雙眼微閉,紅劍低揚。

羽凡雙腳空翻落地的慣性十分大,木屋上緊盯的眾人似乎都感覺到了大地在羽凡雙腳猛踏下的不安震動,當然,這只是錯覺,羽凡…至少目前的他還不具備這種力量。

就在眾人還沒明白過來時,雙眼微閉的羽凡再次騰空而起,這次羽凡做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轉體,雙腳頂天,頭部朝下,而手中紅劍卻對著地面上畫著的幾個圓開始划動了起來,紅劍上發出道道紅芒毫無規則沒入了紅劍低指的土地里。

雙腿頂天,雙目緊睜,紅劍低舞,光華沒入!

良久,羽凡終於停劍縱身,圓外背身,劍垂而立,眾人矚目!

就在羽凡剛立身的那一刻,羽凡握劍的手忽然間抬起,手心向下,劍柄脫手而出,紅色長劍竟然懸空而立,在羽凡的手心下慢旋不已。

「嗡…嗡……」一直以來表面毫無劍意的紅劍此時竟憑空發出劍鳴之聲,凜冽的劍意透體而出。

「給我爆……」羽凡的口中輕輕吐出了三個字,聲音雖不大,卻實實在在的傳入了眾人的耳中。

羽凡的話音剛落,凌空而旋的紅劍忽的一凝,凜冽的劍意默然間籠在了羽凡的周圍,與此同時,木屋上的眾人齊齊的將雙眼轉向了沒入紅芒的土地上。

「撲…撲…」連續七聲爆破音。

在眾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下,在老布里滿臉笑意的的情況下——沒入紅芒的土地上空塵土飛揚。

飛塵微清,七個大坑組成的一個圓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里。

olor:#f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魔女珈珈望著突然間出現的七個大坑,目瞪口呆的有些說不話來,特洛與亞諾互相對望了幾眼,而後不約而同的跑到了同一個木屋上互掐了起來,顯然是要驗證一下各自的視覺究竟有沒有問題。

阿里森獃獃的站了起來,瞪著銅鈴般的大眼驚愕的望著羽凡的身影,諸葛的眼睛眯的越來越緊,不過他的嘴角卻掛起了一絲弧度,紫晴?雅月望著七個大坑,秀眸中閃過一道光亮。

老布里灌了一口酒,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一個閃身便在木屋前了,只聽他嘴裡還呢喃著:

兩個老酒鬼運氣真好,竟然有這麼個小變態,不過…他娘的!還不是到我這來了……

……

羽凡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撫了撫手中的紅劍「自由」,輕輕將它放入了古樸的劍鞘里,而後紅劍憑空消失,被羽凡收進了空間戒指。

羽凡抱起了在旁邊睜著靈氣獸眸的小灰,摸了摸它的額頭,頗為自信的說到:

一千個連坑跳而已,不知加上輕功跳起來感覺會如何……小東西,願不願意和我一起跳,我可是知道你有多麼變態的。

「咿呀……」小灰聽到羽凡的誇獎,滿臉的得意,小腳掌不禁的拍了胸脯,靈氣的獸眸眨巴眨巴的似乎在說,沒問題,不就是跳一跳嗎,我陪你跳!

「哈哈……」羽凡被小灰可愛的樣子逗笑了。

「走,我們一起跳,跳他個天昏地暗……」羽凡將小灰放到地上,大踏步向圍成圓的坑中走去,小灰「咿咿呀呀……」在後面搖搖晃晃的跟著。

走到了圓坑跟前,羽凡停下了身子,默然猛的一轉身,望了望不遠處木屋上形態各異的眾人,最終望向了正中間的諸葛。

「諸葛,你知道這是什麼…哈哈…」

嗯!沒錯,想了半天的羽凡,對著諸葛伸出了一個絕對的中指。

眾人一愣,而後共同「哈哈…」笑了起來,諸葛摸了摸鼻子,暗嘆一口氣,哎!早就知道這個員長不好當啊!

呃!當眾人還沒笑夠得時候,我們偉大的小灰同志在眾目睽睽之下做了一個大陸通用動作。

只見小灰搖搖晃晃的向前走了幾步,而後止住立身,轉身望了望羽凡,小獸眸眨啊眨,它輕輕一跺腳,晃了晃身子,將撅起的小屁股對準了身後在木屋上的眾人,再而後一條長在小屁股上的毛茸茸尾巴對著目瞪口呆的眾人,搖啊搖,搖啊搖……

「呃……」眾人已經說不出什麼話來了,至於羽凡——他已經徹底笑岔氣了。

然而,偉大的小灰同志絕強版惡搞並沒有結束,小灰搖的小屁股酸了之後,它再次正過身來,靈氣的小獸眸頗為無辜的望著目瞪口呆全身僵硬不動的眾人,它的小獸眸再次眨啊眨……

最終,小灰同志一隻小腳丫放在了嘴角,而後另一隻小腳丫輕輕的向前伸了出來,一個幼小的…嗯!按照人體比例來講,至少應該說…一隻幼小的獸族中指被小灰對著眾人狠狠的比劃起來,而且划的不亦樂乎!

「咿呀…咿呀……」小灰邊划著還邊叫著,而它身後笑的肺傷的羽凡無語且頗為頭痛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瞪著美眸的紫晴?雅月:我的……天啊!

張大了嘴的亞諾語:難道……

揉了揉秀眸的魔女珈珈語:莫非……

擦了擦冷汗的特洛大少語:沒錯!它的確在伸著中指問我們,「你們知道這是什麼嗎……」

撓了撓頭的阿里森語:我想……其實,特洛說的沒錯!

獃獃抿了一口酒的偉大員長諸葛總結語:贊……

「砰……」眾人絕倒在了木屋上!

「咿呀……」小灰滿意的收起中指,對著目瞪口呆的羽凡得意的一笑!

見鬼!羽凡敢保證,這個強悍的小傢伙絕對在笑!

……

「我覺得一千個對他們來說……你們是不是覺得有點少!」望著眼前超出意料之外的現實,魔女珈珈有些沮喪,當然,更多的是吃驚。

只見,在羽凡挖出的七個圓形大土坑內,一大一小兩道身影以極快的速度跳躍著,正是羽凡與小灰,令人沒想到的是小灰跳在羽凡前,似乎根本沒有動起真格,這讓眾人不禁重視起來了這隻靈氣的小獸,雖然他們本就知道小灰是個靈氣的小傢伙,可是,他們並沒想到小灰竟如此厲害!

「我想…羽凡這傢伙一定作弊了,否則,他怎麼會跳這麼快。」特洛十分肯定的說到。

「而且用的是那個什麼…啥來著!輕功,什麼輕如鴻毛的輕功!」亞諾拍了拍腦袋,中肯的說到。

「怎麼搞……」魔女珈珈期待的望向了諸葛員長。

「你的意思是,讓我去阻止他使用輕功……」諸葛錯愕的說到。

「完全…正確…」特洛三人齊聲說到。

「事實上我們並沒有說不讓他使用輕功。」令眾人沒想到的是,向來不參與發言的紫晴?雅月竟然鬼使神差的說了一句話。


「呃……」眾人齊愣。

「好像……沒錯!」諸葛笑盈盈的說到。

「切……」特洛三個人嘆氣。

……

「九百五十一…九百七十……九百九十九…一千……」

終於,羽凡如願的跳完了一千個連坑跳,他與小灰的身影頓時停住了。

呃!剛停下小灰這個傢伙就問羽凡要了一個天地靈粹慶祝一下(小灰的天地靈粹都被羽凡用空間戒指保存起來了)。

「其實…我覺得我們應該再跳一個…就算是賞給他們看的。」擦了擦實際上不存在的汗,望了望滿臉驚愕的諸葛等人,羽凡歪著頭考慮了一番,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個靈粹說到。

「咿呀……」小灰結果羽凡遞過來的靈粹,頗為得意的答應到。

「一千零一……」羽凡與小灰在眾人錯愕的眼神中做了最後一個標準的跳坑動作。

「靠……」特洛伸出了中指。

眾人絕倒,諸葛笑意盎然:

看來,沉寂已久的生活中,將要冒出璀璨的青春焰火了,嗯!有意思!

——————————

眾人齊齊從木屋頂落下,向著已經躺在地上的羽凡走去。

雖然羽凡是運用輕功跳的坑,但是一千個蹲起跳的動作,仍讓羽凡全身的肌肉變得酸疼無比,跳的是時候還沒察覺到,可是一停下來,羽凡立即感受到了他全身肌肉中徹頭徹尾席捲而來的酸痛感覺,畢竟是一次性做一千個,縱然是羽凡此時的寶體存在也是有些吃不消的。


幸虧哥們我手腳還可以,不然…哼哼…這是羽凡此時唯一的想法。

其實,若是羽凡在修鍊一段時間,估計他連續做上幾千個也不在話下,畢竟羽凡的體質變態的無以復加,現在主要是羽凡沒有對自己的身體進行深入的開發過。

諸葛等人來到了羽凡的身邊,看著躺在地上的羽凡。

「羽凡同志,起來吧!你的院訓正式結束——而且,順利的過關。」諸葛蹲下身子,笑盈盈的說到。

「切…還不是作弊。」魔女珈珈顯然十分不滿。

「……」羽凡睜了睜眼,瞥了魔女珈珈一眼,再次閉上了眼睛,他懶得去說什麼。

沒力氣了!

「哼……」看到羽凡的樣子,魔女珈珈翹起了小嘴,特洛等人倒沒說什麼,惡搞了這麼多次,一次都沒搞定羽凡,無趣!

特洛三人哭泣——沉寂已久的生活中,忽然間出現了一道可以作樂的曙光,然而,看到曙光剛剛興奮起來的他們,最終才發現那僅僅是一道燈火,而一致認為是飛蛾撲火的飛蛾,卻神奇的撲滅了那一道僅有的曙光!

作樂的曙光被扼殺了!

……


「羽凡,這七個坑你挖的倒是挺容易的,怎麼……有絕招?」諸葛倒是沒在乎羽凡現在的樣子,頗有詢問的意思問到。

「怎麼…諸葛員長感興趣了!」羽凡頗為戲謔的睜開了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