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武浩雖實力弱小,但是沒有丟下同伴不管的習慣。」武浩擺了擺手,示意兩人不要再勸了,「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我們三個力戰而死也算是一段佳話了,況且還不一定會死!」

「既然如此,那我們三個力戰一場,說不定還會有一線生機。」馬若愚看武浩執意不走,只好說道。

「兩個白痴,實力的差距豈是說兩句廢話、喊兩句口號就能彌補的?」宋俊站在樹枝之上冷笑道。

「那也總比你這個無恥之徒強。」武浩冷笑,「將自己的同伴推到魔獸的口中,也只有你宋俊能做到如此冷血無恥了。」

「隨便你們怎麼說,只要你們死了,那就沒有人知道這件事了,我宋俊依舊是那個光明磊落的謙謙君子,狼王又不會說話。」宋俊一副我就是無恥的樣子。

本來只打算讓武浩和馬若愚死在狼王之口的,現在看來為了保住自己光輝偉岸的形象,只能讓蕭靈兒也去死了,可惜了一個水靈靈的小丫頭,還沒能搞到手呢……

「吼!」站在武浩肩頭的白虎聖獸一聲嘹亮的咆哮,將衝過來的青狼王生生嚇退。

包括宋俊在內,所有人都驚訝地看著白虎聖獸,他們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青狼王為什麼會害怕一個一尺多長的白貓。

就算是貓王也不應該如此啊,青狼王又不是大老鼠。

白虎聖獸雖然因為剛剛誕生的緣故實力弱小,但是先天的等級在那裡擺著,就像是成年的老鼠會害怕剛剛出生的小貓一樣,狼王必定會害怕白虎聖獸。

雖然打起來嬰兒級的白虎聖獸並沒有多少威力。

「上啊,你是狼王,又不是鼠王,居然會害怕一隻白貓!」宋俊在樹上不滿地對狼王吼道。

「嗷唔……」可能是宋俊的吼叫起到了作用,也可能是白虎聖獸的體積太小了一點,缺乏必要的震懾力,狼王終於克服了恐懼重新向著武浩等人撲過去。

「水蟒,束縛……」蕭靈兒一聲嬌喝,她身後的水蟒獸魂呼嘯著向著狼王纏繞而去!

「馬王拳!」馬若愚大吼,忍著劇痛再次揮動馬王拳,打算替蕭靈兒分擔一下壓力。

「白虹!」武浩一聲低喝,天罡步邁動,以極快地速度衝到了狼王的身前,青鋼劍化作一道青光斬向了狼王的眼睛。

武浩的動作太快了,快到狼王根本來不及反應,武浩的劍鋒如同白虹貫日一樣瞬間刺進了狼王的眼睛,伴隨的是狼王一聲痛苦的狼嚎。

這是狼王第一次遭受重創,它的眼睛瞬間瞎了一個,變成了獨眼狼王。

但是劇痛之中的狼王也不簡單,他飛舞的利爪還是撕碎了蕭靈兒的水蟒獸魂,更是用狼頭將馬若愚撞飛出去,武浩也被它翻飛的利爪在身上增加了一道傷口。

變成獨眼龍的狼王更加的暴虐,劇痛甚至讓它從對白虎獸魂的恐懼之中走出來,變的瘋狂而殘暴。

「功虧一簣啊!」蕭靈兒苦笑,這個時候若是宋俊肯出手,自然可以化險為夷,但是以宋俊的無恥程度怎麼可能出手?不幫倒忙就是阿彌陀佛了。

不過三人聯手重創了狼王,也算是雖敗猶榮吧。

看著撲向自己的狼王,蕭靈兒閉上眼睛等死。

預料之中的劇痛沒有到來,蕭靈兒聽到了一聲武浩的大喝。

「白虎合體!」

「白虹一擊!」

一聲嘹亮的虎嘯傳來,白虎獸魂忽然和武浩融合在一起,武浩額頭位置出現了一個血紅色的王字,身上白光閃爍,力量和速度一瞬間提升了三倍有餘。

獸魂合體,這是覺醒獸魂之中最基本的技能,這是武浩和白虎獸魂的第一次合體攻擊。

青鋼劍發出一聲嘹亮的長嘯,如同白虹貫日的劍氣在虛空之中咆哮,像是斬開水面衝出的鯊魚,氣勢洶洶地撲向了獨眼狼王。

暴怒之中的狼王忽然感到一股殺意籠罩到它身上,讓他禁不住打了個冷顫,他居然沒有勇氣看這個男人的眼睛,彷彿對方才是獸中的皇者,凜凜然不可侵犯。

血浪翻飛,蕭靈兒感到有鮮血噴到了自己的臉頰上,血腥之氣開始瀰漫。

「這就是死亡的感覺嗎?為什麼沒有痛楚?」蕭靈兒嗅著虛空之中的血腥之氣喃喃自語,她感覺自己的懷裡多了一件圓鼓鼓的東西。

忐忑地睜開美眸,一隻巨大的狼眼正和她對視,狼眼之中滿是不可思議。

一聲尖叫,這個時候的蕭靈兒才發現自己懷裡居然抱著狼王圓滾滾的腦袋,而在面前不遠處,武浩正手持長劍保持劈砍的姿勢……

「這怎麼可能?他居然一劍斬殺了狼王,而且還砍下了狼頭……」蕭靈兒感覺自己的腦子不夠用了!

「啪啪啪!」宋俊從樹上跳下來,雙手鼓掌,同時哈哈大笑。

「沒想到啊,你們幾個廢物居然有這麼好的運氣,不過那又如何?到最後還是難逃一死!」 扔出帶著起爆符的苦無後,侍衛身體快速移動,似乎是想要沒入騷亂的人群。

同時,他大聲開口:「黃猿,你可要保護好天龍人啊!」

此話一出,剛接住查爾羅斯聖的黃猿心裡突然有種不詳的感覺。

他看向手中的查爾羅斯聖,只見對方此時似乎昏睡過去。

應該沒問題吧……等等,這是?!

似乎看到了什麼,黃猿瞳孔突然緊縮。

轟!!!

突如其來的爆炸聲,將眾人的目光吸引過去。

隨後,看過去的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眼中滿是不可置信。

只見那裡,黃猿的身體已經炸開,腹部是一個大大的空洞。

當然了,這並不算什麼,因為人們知道,黃猿能夠元素化,這空洞對他來說根本就沒有什麼。

人們驚駭的,是黃猿手中的查爾羅斯聖。

不,應該說,是半個查爾羅斯聖……屍體。

天龍人,死了。

而且死的很慘,半個身體直接沒了。

「天,天龍人,死,死了!」

「竟然,竟然死了。」

「這是假的吧,一定是假的!」


人們不敢相信,一個天龍人就這樣死在了眾人的面前,死在了整個世界人們的眼前。

誰也不曾想到,天龍人竟然就這麼死了,就這樣簡單的死在了這裡。

整個世界,徹底沸騰起來。


「查爾羅斯聖大人!!!」凄厲的慘叫聲響起,是出價的那人,他是天龍人羅茲瓦德聖的部下。

慘叫聲將黃猿驚醒,他面色早已不復曾經那漫不經心,而是已經一片陰鬱。

「混蛋……」

嗖!!!

光芒閃爍,黃猿已經離開了。

他在尋找侍衛的身影,他要侍衛死。

「該死!!!」某個cp成員怒罵,心裡已經被憤怒充滿。

「找到那個傢伙,他一定要死!!!」

……

卻說那侍衛,他此時在人群中快速移動著。

當然了,侍衛可不是想著利用這些人群逃出生天。

雖然這個機會很大。

劫持天龍人,殺死天龍人。

這事情太大了,大到海軍可能動用屠魔令。

也大到世界政府會不惜一切代價,將他抓住。

之所以混入人群,只不過是因為他的目的地,需要從這裡走而已。

然而之跑了不到百米,侍衛就已經感受到了身後出現的強大氣息。

那些人,已經追上來了。

「速度挺快的嘛。」侍衛停住,看著沖向自己的人,嘴角揚起。

噠噠噠!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之幾個呼吸,侍衛四周已經空無一人,而他的遠方一整圈,已經被海軍和世界政府的人包圍住。

嗖!

黃猿從天而降,他面無表情的看著侍衛。

嗖嗖嗖!

好幾個cp組織的人也已經出現,將侍衛團團圍住。

「看來黃猿先生沒能保護好天龍人啊。」被包圍著的侍衛卻沒有絲毫的慌亂,他目光掃視了一下四周的,停留在黃猿的身上,笑著開口。

然而回答他的,是黃猿閃光般快速的一腳。

嘭嘭嘭!

兩人已經交手,不斷碰撞。

黃猿擁有著霸氣,雖然是自然果實能力者,體術卻也不弱。


但和侍衛相比起來,就顯得相形見絀了。

只見那兩人交手才幾多個回合,黃猿已經中了好幾拳。

要不是因為黃猿能夠元素化,光這一次碰撞,他多半已經輸了。

噗!

又一拳沒入對方的身體,侍衛只感覺到一陣無趣。

「元素化還真是一個無賴的技能。」嘴裡吐槽著,侍衛手中卻出現了一支苦無。

他不斷揮動手裡的苦無,每一次攻擊都直指要害,狠毒異常,看的一旁的海軍心裡發涼。

噗噗噗!

又是好幾次被元素化躲掉,侍衛卻依然沒有停下攻擊或者換其他的攻擊手段。

「那個傢伙不會使用霸氣!」有人大聲開口,他們已經看出來了,侍衛根本就不會霸氣。

因為如果只是影藏,都這種時候了,再影藏下去還有什麼意義?

黃猿也察覺到了這一點,他身形一晃,人已經出現在天空。

「鐳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