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改變體質,最佳方法是服用靈藥。可是,一株一階靈藥,就價值上百兩銀子。爹在紅葉商行當夥計,一月工資才十幾兩。湊齊上百兩銀子,怎麼也要半年。」

半年?

蕭易苦笑。半年後,他已經沒機會了。

「想想!仔細想想!」

蕭易不甘心,在腦海中搜尋那龐大的記憶。這具身體之前的主人,喜歡到處亂跑。隱隱中,就曾看到過靈藥的影子。這會兒一時半刻想不起來在哪罷了。


思考中……

「嘭!」

房間的木板門,忽然被人用力推開。

「吳醫師,易兒他不認得我了,你一定要好好看看……咦,易兒你怎麼起來了?快躺回床上去!」

走進來的婦人,正是蕭易這具身體的娘,劉氏。在她身後,跟著兩名中年男子。其中一個,背著藥箱,黑髮整齊背束,眼睛嶄亮,炯炯有神。

另外一個,體格魁梧,滿臉憨厚。看向蕭易的目光中,充滿了關愛和擔憂。正是蕭易的爹,馬向榮!

是的,蕭易並不跟爹娘同姓。

具體怎麼回事,馬向榮和劉氏沒說,蕭易也沒問過。反正在蕭易心裡,他是把兩人當親爹親娘孝敬的。馬向榮和劉氏,也把蕭易當成了親兒子。

「爹、娘,我沒事。」

蕭易起身,迎著劉氏擔憂的的目光,咧嘴露出一口白牙,笑道,「我之前只是一時反應不過來,才沒認出娘。」

這兩聲爹和娘,他幾乎是本能的脫口而出。話音落下的剎那,蕭易敏銳的感應到,這具身體前主人留下的最後一縷意識,終於全部和蕭易的靈魂相融在了一起。

從此以後,這個世上,只有一個穿越而來的蕭易!

「我就說嘛,易兒哪會不認你,看把你嚇的。」馬向榮瞪了眼劉氏,不滿道。

劉氏臉微微一紅,低聲向眼睛嶄亮的中年男子,歉聲道,「真是不好意思,讓吳醫師您白走一趟。」

「沒事。」吳醫師搖頭笑道,「蕭易之前認不出你,不出意外,應該是腦部受到重創,記憶出現短暫的缺失所造成。這種情況很常見,多多休息便能康復如初。」

「謝謝吳醫師,謝謝吳醫師。」劉氏感激道謝。

蕭易也跟著點頭。

「嗯,小夥子記得以後多保護自己。」吳醫師語重心長的教育道。

「多謝吳醫師,我會注意的。」蕭易略微低頭,表示感謝。心底里暗道,王魁嗎?等自己改變體質后,一定揍回來!

吳醫師抬手,淡然道,「既然沒事,我先回去了。老馬,記住時間有限。」

說完,他轉身大步離去。

「吳醫師慢走。」劉氏跟在後面,送到門口。

屋子裡。

蕭易眉宇一皺,疑惑問道,「爹,什麼時間有限?是指我三天後的入宗考核嗎?」

「對,對,這次考核易兒你要是不想去,就不用去了。爹和錢莊的老李說了,讓你先跟他學記賬。學個兩年,就能出師。」馬向榮快速回答道,眼睛卻有些躲躲閃閃,不怎麼敢和蕭易對視。

因為五年來,每一次入宗考核都失敗。蕭易此前便起了不想再參加的念頭。

這會兒得到馬向榮同意,蕭易本想表明態度,證明自己今年有信心的。可不知為何,他忽然察覺到有一絲不對勁。

「爹,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蕭易眼睛放亮,一眨不眨的盯著馬向榮。

「沒……沒事啊。」馬向榮轉動腦袋,避開蕭易的目光,「好了,易兒,你多多休息,我去幫你娘準備晚飯。」

說著,他轉身離開。

「等等!」

蕭易聲音忽然加大,攔住馬向榮,望著他的右腿,激動道,「爹,你的腿……怎麼瘸了?!」


是的,馬向榮的右腿,彎的很不自然。之前蕭易沒注意,這會兒馬向榮一走動,立即看出來。他的右腿,沒有了力氣,走路完全是靠左腿拖著走。

「爹,你告訴我,是誰把你弄成這樣的?」蕭易牙齒在打顫。

見隱瞞不下去,馬向榮也就不裝了,放鬆右腿,搖頭道,「沒有誰,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

「不對!你這腿不是摔的,是人為打的!」蕭易眼睛瞪大,咬緊牙關。摔的、打的,初看沒什麼區別。可仔細看,卻能分辨出來。前者傷口會很散,後者卻很集中。

馬向榮的右腿,便是關節處傷的最嚴重。在神經的牽引下,大腿兩側的肌肉,會不自覺顫抖!

「不,不。是摔的,是摔的。」馬向榮極力解釋,憨厚的臉龐上,卻流露憤怒和悲戚。

「摔什麼摔?明明是那趙星辰打的!」劉氏折返回來,心痛道。

聞言,馬向榮眼睛一瞪,低吼道,「你個婦道人家多什麼嘴?給我做飯去!」

「我就多嘴怎麼了?許那趙星辰打你,就不許我說嗎?」向來溫婉的劉氏,此刻尖叫吼道。

她是被逼急了!

馬向榮是家裡的支柱,這腿瘸了。還不知道紅葉商行的那份活,能不能繼續做呢。

「趙星辰?」蕭易一愣,緊接著反應過來,驚怒道,「爹,你的腿是趙星辰打的?他一個堂堂真傳弟子,竟然對你出手?」

蕭易的聲音在顫抖。

趙星辰,飛雲宗七大真傳弟子之一。實力強橫,高高在上,連見了大夏皇帝都不用下跪。這樣的天之驕子,居然對馬向榮一個普通人動手?

「爹,他為什麼打你?」蕭易呼吸不知不覺加重,眼眶泛紅,雙拳緊握,咬牙恨聲道。


「哎,都是我的錯。」馬向榮嘆了口氣,「趙星辰來商行辦事,讓我照看他的馬。我不小心拿錯飼料,結果……」

「結果他就打瘸你的腿?」蕭易低吼。

馬向榮悲憤點頭。

噗!

蕭易咬破舌尖,鮮血充斥整個口腔。他想大笑,想大吼。不過是拿錯飼料,就把爹的腿給打瘸。

好,好啊,好一個趙星辰!

蕭易沒想到,他那麼快就接觸到了這個世界的殘酷。在武道強者的眼裡,普通人的性命,甚至不如一匹馬!

嘎吱……

蕭易雙拳死死拽緊,指甲掐進肉里,湧出鮮血來了,也渾若未覺。

他恨!

恨趙星辰把爹打瘸,更恨自己無能!

極度憤怒下,一股澎湃的戾氣,驟然自心底噴發,席捲整個胸腔和大腦。他的眼睛瞬間變紅,臉龐扭曲,猙獰似修羅。

馬向榮看在眼裡,頓時嚇了大跳,「易兒,你沒事吧?那趙星辰我們惹不起,你可千萬不要做傻事啊!」

「對,對。」劉氏見狀,也連忙跑過來,勸止道,「易兒,你爹瘸了沒什麼大不了的,他辛苦那麼久,正好可以趁此機會休息休息。」

「沒錯。我都已經和老王說好了,以後天天一起出去釣魚,哈哈……」馬向榮裝作爽朗的大笑出聲。

蕭易聽在耳中,鼻子更加酸。他強忍住掉下眼淚,抑制噴發的怒火,深深吸了口氣。然後,迎著二老擔憂、關愛的目光,擠出一絲微笑道。

「爹、娘,你們放心,我不會做傻事的。我只是決定,參加三天後的入宗考核,進入飛雲宗。」

打敗趙星辰!!!

… 最後五個字,蕭易幾乎是吼著在心中叫出聲來。

兩世為人。

蕭易從未有過像這一刻這般,渴望得到力量。馬向榮的遭遇,更加刺激了他變強的信念。哪怕前方道路崎嶇坎坷,哪怕路上有千般妖魔鬼怪阻攔,哪怕道路的盡頭是無盡深淵,他都無怨無悔。

進飛雲宗,打敗趙星辰!

夕陽下,少年緊握雙拳,在心中許下了誓言……

「參加考核?」馬向榮一怔,旋即抹了把眼角的淚花,欣慰道,「好,好,爹相信易兒這次一定能成功!」

「對,這次一定能成功!」劉氏吸了吸鼻子,擦乾臉上淚痕,喜色道,「我去做晚飯,今天買了易兒最喜歡吃的豬肘子。」

「謝謝娘。」蕭易鬆開拳頭,咧嘴笑道。

「傻孩子,和娘說什麼謝。」劉氏嗔怪的瞪了眼蕭易,繼而道,「你們爺倆慢聊,我先走了。」

話畢,轉身快步離去。

等她的身影消失了,蕭易才收回目光,看向馬向榮,問道,「爹,吳醫師說的時間有限,是指你的傷口吧?」

「嗯。」馬向榮重重的嘆了口氣,說道,「吳醫師說我這腿瘸的不是很嚴重,只要在一個月內敷上斷續膏,就能恢復如初。只是,易兒你也知道,那斷續膏價值上千兩銀子,我們去哪湊這麼多錢?」

話音落下,馬向榮意識到這些話不應該和蕭易說。頓時,臉上擠出一絲笑容,爽朗道,「哈哈,看我這悲觀的。瘸腿而已,又不是斷腿,沒什麼大不了的!哈哈……」

馬向榮大笑,盡量讓自己表現出豪爽的一面。

他的用心,蕭易懂。當下也不識破,平靜道,「爹,你放心,我一定在一個月內給你弄來斷續膏!」

「好,爹相信你。」馬向榮沒往心裡去,他只當蕭易少年輕狂罷了。

父子倆又交談了會,直到劉氏進來叫吃飯,才停止。

晚飯很豐盛,都是蕭易愛吃的。不過,蕭易的心思,並不在菜肴上。他沉浸在龐大的融合記憶中,尋找靈藥線索。從十歲開始,到今年十五歲,一個記憶片段都不放過。

這一找,直到後半夜,終於想起一株靈藥的下落來。待至這時,蕭易才帶著興奮沉沉睡去。

再次醒來時,天色已大亮了。

蕭易起床,快速吃完早餐。和爹娘打了聲招呼,便衝出家裡。往城門口方向,飛快奔跑而去。

這個世界有妖獸,那些妖獸,同樣有著翻江倒海、毀天滅地的力量。為防止獸潮,各個王朝的每個城鎮都建有圍牆,金陽鎮也不例外。

蕭易控制呼吸,跑在大街上。

遠遠的,他便看見一堵高達五米的黑褐色城牆,橫卧在街道的盡頭,和天邊霞光連接在一起。

城牆上有士兵來回巡邏。


蕭易起初當異世風貌來欣賞,可在距離城牆還有百米的距離時,腳步倏地一停,瞳孔放縮!


「那是……武靈境界的武道強者?」

蕭易拽緊雙拳,遙望站在城牆上方,十幾米高空中的一名長發男子,眼睛里迸射熾熱的光芒。

這個世界的武者,修鍊一種名為元氣的能量。開闢元府,凝聚元氣,僅是剛開始。這一級別的武者,也叫武徒。

意為剛剛起步的武道學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