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為什麼?難道你認為我的實力不夠嗎?」凱賽特不解。

「人家無夢又不是這個意思,聽話聽重點!」阿貝爾訓斥。

「是!」凱賽特很聽話。

「不要誤會,凱賽特,你的實力我們眾人有目共睹,但是現在的你不適合戰場!」無夢看了看凱賽特,又看了看阿貝爾,「三千年的時間,你忍受了慘無人道的實驗,成為星際政fu有史以來第一位倖存下來的人造人A!前往魔法聯盟作為卧底成為九魔帝之一的火系掌控者!夾在兩者的裂縫之間,你不累嗎?」

「恩—!」凱賽特沉默了。

「你付出的夠多了,和阿貝爾遠離這個戰場退隱去吧!接下來的事情,就jiao給他們!」無夢的目光移向龍浩、凌風等人。

「是啊!凱賽特,這是你應得的,帶著老婆走吧!有空來看看我們就行,至於我和你的那場比試,留在下次見面吧!」流影笑著拍了拍凱賽特的肩膀。

「你們—!」凱賽特還想說什麼,但已經被阿貝爾打斷了。

「別你們了,這是人家的一番好意,別隨便拒絕,人家也不是沒了你就贏不了了,B(陸天羽)還沒出來呢!」阿貝爾看來比凱賽特更有決斷xìng,隨即看向克隆阿貝爾,「你跟著我們一起走,作為我的克隆體,我不會給予你自由,不,應該說即便我給你自由也沒什麼用,反正跟著我來就是了!」

「是,主人!」克隆阿貝爾點了點頭。

切,看來還是要花時間慢慢引導啊!阿貝爾心裡想著,然後看向慕容齡,「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是誰托王天刑救你的嗎?就是我!」

「恩—?!為什麼?」慕容齡顯然不明白阿貝爾為什麼要就當初素不相識的自己。

「作為當初尹靜輝電腦研究的終端,我能看到每個接受改造者的心理活動,而讓我吃驚是幾乎全部都是自願甚至迫不及待的心理,除了你以外!」阿貝爾說到這,頓了頓,「你是被bi迫的,為了你的妹妹,因為你的家族用你妹妹的安全作為籌碼,讓你不得不接受實驗,所以在尹靜輝計算無比jing確的實驗中,我讓他失敗了,稍微做了一些手腳,讓你進入了假死狀態,尹靜輝也看不出來的假死狀態!」

聽著阿貝爾的話語,流影的臉sè一時也變得有些難看,這個該死的星際政fu!

「這麼說王天刑大人—?!」慕容齡的目光看向王天刑。

「如果不是因為假死狀態,王天刑又怎麼可能把你救活呢?他不是冥王,自然沒有掌控生死的能力!」阿貝爾倒是說話毫不留情。

「喂—!即便我和你是老朋友,你也不用損我吧!阿貝爾!」王天刑不滿的抱怨同時,也嘆了口氣,顯示出他的無可奈何。

「實話實說而已!」阿貝爾聳了聳肩,滿不在乎,「最後,無夢,告訴你一件事情,之前尹靜輝從宇宙各地調來的jing英科學家,在完成趕製人造人的任務之後,都被尹靜輝關閉在克隆得東北方向邊緣地帶的『DeHell』地下之中,如果有需求的話,你最好把他們就出來,畢竟作為上下級來說他們也只是聽命行事,沒有任何過錯!」

「尹天豪—!」王天刑低yin著這個名字,不住攥緊了拳頭。

「你不用生氣,王天刑,尹天豪當初也是在不知情的情況進行實驗的,葉軒說的好聽,但其實如果不是他,你的部下恐怕會在實驗中被肢解也說不定,反正缺一個兩個人也談不上什麼損失!」阿貝爾倒是為尹天豪說起了好話。

「你知道?!那為什麼—?!」王天刑想問的是你為何袖手旁觀。

「我也是在確定他們安全之後,才做下這個決定的,畢竟如果貿然告訴你,我的存在也有可能暴lù!抱歉!」阿貝爾鞠了一躬。

「算了,反正結果是好的,記憶被消除的他們也不會想起自己曾經被做過什麼,這已經夠了!」王天刑點了點頭,看來他已經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至於『DeHell』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因為之前我曾經帶天羽去過那裡,而那裡現在也已經被天羽毀了,也就在那個時候我發現了隱藏在地面下的結界!」見事情結束,無夢cha了進來。

「天羽—!」霍雅驚呼。

「這些之後我再對你們說明!」無夢轉向阿貝爾,「接下來就jiao給我們吧!關於這個要塞和星球外圍的出口我想你們也清楚,應該不用我幫忙了!至於凌霄的結界,你們稍等片刻,便會自然解除!」

「那就拜託了,畢竟如果你們戰敗了我們也不會好過的!」阿貝爾以為是無夢動手解除結界,所以也沒有多問,說著,用胳膊捅了捅凱賽特,「把你的摩托車叫出來,我們走吧!」

「阿貝爾,你真的要—?!」凱賽特還是有些猶豫。

「我說叫就叫,聽到了沒有!」阿貝爾顯得不耐煩的喊道。

「知道了!」凱賽特無法抵禦阿貝爾的魄力,半蹲在地,手指畫圓,之後隨著火焰燃起,一個造型彪悍的摩托車出現在眾人的眼中。

「那大家再會了!」阿貝爾乘上摩托車,抱住凱賽特的後背,順帶把克隆阿貝爾也拉上車,之後揮了揮手。

「恩,一路xiao心!」無夢微微點頭。

「大家—!真的非常謝謝你們!」凱賽特的表情很真誠。

「我說你能不能不要在這種臨近決戰的緊要關頭說出這種rou麻的話啊!會減低士氣的,知道不?」流影一邊抱怨,還不耐煩的揮了揮手,「要走快走吧!」

「那—後會有期!」凱賽特說完,火系元素跳動,摩托車輪踏火焰,飛馳上天。

「保重!」 天外要塞「克隆得」—空中——「阿貝爾,這是真的嗎?」凱塞特突然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

「什麼真是的嗎?」阿貝爾沒聽明白。

「主人,凱塞特大人好像是無法相信眼前的事實!」克隆阿貝爾cha話道。

「連—連—?」本來想說連阿貝爾都知道了,你卻不知道的凱塞特突然發現,在真的阿貝爾回來之後,他已經不知道該喊克隆阿貝爾什麼了?

「你就叫她貝爾吧!之前我和腦中和她jiao流的時候,都是這樣喊她的!」阿貝爾似乎看出了凱塞特的想法,「那,你為什麼無法相信啊?!」

「說起來好笑,大概是這麼長的時間讓我都感覺有點麻木了,甚至有些時候我都懷疑我會永遠活在看你沉睡的時間之中,直到我為星際政fu或者魔法聯盟執行任務而喪命的那一天!」凱塞特的表情說不上是悲傷,可能真如他所說,這麼長的時間已經麻木!

「說什麼白痴話啊!現在我和你不都是好好的嗎?別總想那些有的沒的,好好開你的車子,看你搞的,我眼睛都進沙子了!嗯—!」說到最後,阿貝爾已是滿臉淚水,雖然是掩面而泣,但隨風飄散的淚珠卻揭示了結果。

「感動嗎?!」凱賽特玩味的笑了笑。

「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我怎麼—怎麼會—?」阿貝爾說著卻已主動從背後抱住了凱賽特,「怎麼會不感動呢?!凱賽特—我真的好愛你!」

「阿貝爾—!」本來想要調節一下氣氛的凱賽特,顯然沒有想到阿貝爾突然的真情流lù,之前他還以為阿貝爾肯定會méng混過關呢!

「聽過就算了,下面換個話題,你就沒什麼想問我的嗎?」真情流lù也是短暫,轉眼之間阿貝爾已經恢復了平時的表情。

「恩—!說起這個,我還真有些問題,比如說,你和王天刑—?」凱賽特說出了自己的疑huò。

「因為星際政fu是派遣我拉攏王氏家族的,當時他們可能是看我是一介nv流,認為星際政fu看不起他們,王天刑雖然看出我的實力,但卻無法阻止族人的不滿,所以最後就演變成了以武力解決,而王天刑則是感謝我的手下留情,之後他就順理成章的變成了我在星際政fu為數不多的幾個朋友之一!」

「恩—!」 重生之我要當有錢人 ,邊用心聽著阿貝爾的訴說。

「而三千兩百年前,星際政fu建立天外要塞『克隆得』,並正式成立守衛三番隊,而人造人的研究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並非是在三大勢力正式形成之時!」阿貝爾敘述著自己在尹靜輝電腦中所看到的歷史。

「那你被星際政fu—之後,你為什麼—?!」凱賽特說到這,變得有些吞吞吐吐。

「抱歉,凱賽特,我知道你想問什麼?但是那個時候我不能和你聯繫,因為太過危險,而且那樣只會給予你無謂的希望淘寶網女裝天貓淘寶商城淘寶網女裝冬裝外套,甚至可能讓你作出傻事,所以我不能那樣做!」阿貝爾食指輕碰凱賽特的嘴chún,聲音很低,也透著深深的歉意。

「那你也可以托王天刑聯繫我啊!你知道我有多少次的夜晚都是在忐忑和不安中度過的嗎?那個時候我不是對未來感到渺茫,而是我不知道你究竟是生是死,在遭遇著什麼樣的痛苦,是不是還記得我?!這些都為我招來的無數的夢魘!你知道嗎?!」凱賽特的語氣很平靜,但在那平靜之下卻蘊含著巨大的痛苦。

「所以我選擇了這個,我寧願讓你如此,也不希望淘寶網女裝天貓淘寶商城淘寶網女裝冬裝外套你失去生命,因為只要你還活著,我們兩個就還有未來!」阿貝爾知道自己的決定對於凱賽特太過殘忍,但是她必須這樣,而現在事實證明,她的選擇是正確的。

「啊—!」深吸一口氣,吐出,凱賽特舒緩了一下心情,苦笑著搖了搖頭,「我還是說不過你!」

「那你後悔嗎?」阿貝爾靠在凱賽特的背後,輕聲呢喃。

「還有我後悔的餘地嗎?」凱賽特無奈的笑了笑。

「當然沒有,你接下來的生命都是屬於我的!」阿貝爾甜甜一笑,閉上了眼睛。

「這不就結了!」凱賽特聳了聳肩,眼向前方,苦盡甘來,前方不止是天空,對他們來說,還是未來!

中央天台——「不管他們嗎?師傅!」上官夜看著離去的凱賽特,問道。

「如果能夠逃出我的陣法和公正星球外圍的磁場結界,放他們走也不無不可,反正我的計劃一旦成功,無論他們躲到天涯海角都是沒用的,哈—!終於八天王除了你以外,背叛的背叛,死亡的死亡,星際政fu也變成了空有虛名的組織了!」凌霄輕笑道。

「師傅,我了解你,所以現在格雷爾恐怕應該已經到了都市星球外圍了吧!」上官夜出奇的冷靜,同時也說出了自己的推斷。

「恩—?不愧是我的弟子,感覺很敏銳!」凌霄對於上官夜的推斷似乎感到毫不意外。

「上代星際之神,遊俠·伊夫特,五靈·維莉絲,神獸·傲麟,公正星球守備隊前三番隊隊長霍爾,單憑格雷爾足夠了嗎?」上官夜說出了自己的疑問。

「當然,因為時空之神的勢力可不止這些!」凌霄的笑容雖是不屑,但其中也有著自信。

都市星球外圍——星際政fu大總統格雷爾·薩克親率星際政fu百分之八十的兵力在此待命!

然後便是同為星際三大勢力之一的三聖主首腦星際老童領導龍、鳳凰、麒麟的神獸軍隊與之會合!

「老童,我還真沒想到會有和你聯手的一天!」格雷爾面對星際老童身後的神獸軍隊,毫無懼sè。

「你不對凌霄的決定和我的配合感到好奇嗎?」星際老童問道。

「沒興趣,軍人的天職便是服從,相反,星際政fu之主居然能夠說動三聖主首腦星際老童進行協助,我應該高興才對!」格雷爾觀察著星際老童的身後,「三聖主都沒到場,這些足夠了嗎?」

「你說什麼?!」星際老童背後的神獸軍隊開始不滿。

「恩—!」星際老童伸手一擋,背後的軍隊頓時安靜了下來,「我們是彼此彼此,八天王不也都未到場嗎?不,還是應該說不能到場呢?」

「哈—!不愧星際老童!」格雷爾看到不遠處的巨大的星球,「今日口頭上的爭論就到此為止吧!我們還有共同的目標,不是嗎?」


「樂意之至!」星際老童微微點了點頭,沒有反對。

而他們的共同目標就是現在位列全宇宙商業中心的——都市星球「PreriyLnd」(繁榮土地)! 都市星球—薩特之塔—地下訓練場——藍sè和紅sè互相jiao融、碰撞,擦出jī烈的火花!


「轟—!」隨著最後一聲jī烈的爆炸,煙霧中出現兩個人影,傲麟和霍爾!

兩人氣喘吁吁的對視著,看來剛才的戰鬥消耗了兩人不少的體力!

「看來狀態還不錯嗎?霍爾,傲麟!」陸天翔的聲音傳來。

「恩—!來了嗎?天翔!天羽他們有消息嗎?」傲麟問道。

「還沒有,不過有無夢在,應該沒事的!」陸天翔搖了搖頭,「那你們的情況如何了?」

「如你所見,進展順利,對吧!霍爾!」傲麟看向霍爾。

「恩,至少以前的力量是找回來了!」霍爾說著,看著自己的手掌,收縮之間淡淡的藍sè光芒纏繞其上。

「『恭喜』,本來我是該這樣說的,但現在恐怕沒有時間道賀和讓你們休息了!」雖然兵臨城下,但夢情的臉上卻見不到一絲緊張。

「怎麼了?」可能是因為力量找回的關係,霍爾的眼神也比以前顯得自信了。

「沒怎麼?只不過現在三聖主和星際政fu的聯合軍就在外頭而已!」霍爾指了指上面。

「哦~~!這恐怕是宇宙三大勢力格局成立以來最浩大的陣容了吧!」傲麟的反應一般。

「所以去嗎?伊夫特和維莉絲已經先走一步了!」陸天翔笑著問道。

「去當然去,不過我總感覺你這句話的語氣怪怪的!」霍爾同樣笑著回答,臉上絲毫沒有如臨大敵的戒備和嚴肅。

「什麼意思也是取決於我們去的早晚,晚了可就真的是先走一步了!」傲麟倒是毫不避諱。

「喂,傲麟,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直白啊?!」夢情不滿道。

「事實而已!」傲麟面不改sè。

「好了,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快走吧!」 都市之天尊歸來 ,陸天翔忙打圓場,趕緊向外走去,霍爾和傲麟緊隨其後。

「死板的傢伙—!」夢情看著傲麟的背影嘀咕著,但隨即似乎想到了什麼好玩的事情,臉上的不滿轉變成了yīn笑!

天外要塞「克隆得」—實驗室地面周圍——「無夢,天羽人呢?」霍雅問道。

「天羽,有他的任務,而現在你們的目標不在這裡!」無夢搖了搖頭。

「什麼意思?!」凌風皺眉道。

「釜底chou薪,凌霄慣用的手段,恐怕現在星際政fu的主要兵力已經囤積在都市星球外圍了!」無夢解釋道。

「什麼?!那我們—?!」霍雅驚呼。

「放心,關於這點我早有準備,現在就等那個人了!」無夢望向天際。

「你說的是—?!」天雲話語未落,突然天空一聲巨響,瞬間萬里晴空變成了烏雲蓋天,伴隨著輕微的震dàng,雷電jiao加,彷彿隨時會破裂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