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語呢?在裡面呢?」老太太笑呵呵的問。

「她有事先走了。」顧邵霆一語帶過。

顧老太太見他不愛說,也就沒追問。

莫雨晴三人玩的不亦樂乎,突然一隻小手伸了過來,刷地抽出一張紙牌,扔了進去。

「舅媽,打這張。」樂樂邊說著,邊坐到了莫雨晴的腿上。

「樂樂?你什麼時候來的呀?」莫雨晴捏著樂樂的小臉蛋,「剛才我怎麼都沒看到你啊?」

樂樂被弄的發癢直笑,邊說道:「剛才奶奶帶我買好吃的去了。」轉過身,摟過莫雨晴的脖子,歪頭問道:「舅舅怎麼沒來?我都想他了。」

話音剛落,顧老太太幾人就走了進來。樂樂一看顧邵霆,一下從莫雨晴身上下來,朝他跑了過去。

莫雨晴看到肖雅,也走了過去,站她身邊,急不可耐的把自己的好消息告訴給她。肖雅眼裡帶著驚喜,也很為莫雨晴感到驕傲。

莫雨晴又看了看,沒看到戴思語,不明白這個時候,正牌女友怎麼不見了?

「看什麼呢?」肖雅問。

「戴思語呢?」莫雨晴問:「剛才一起來的,現在怎麼沒見到人?」

肖雅說:「有事先走了。」說著,跟著顧震去了長輩那邊。

有事先走了?莫雨晴黑人問號臉,顧邵霆他也同意?哈,那是不是也太寵了呢?莫雨晴看著不遠處抱著樂樂的顧邵霆,怎麼看,怎麼不像,朝天翻了個白眼,暗罵自己神經病,回頭去找陸怡涵了。

晚宴開始,大家推杯換盞,你來我往。莫雨晴對面坐著雪表姐和格格,但倆人今天都特安分,沒說一句挑釁過分的話,連看都沒看她一眼。

「真奇怪。」陸怡涵端起酒杯,小聲的嘟囔了一句。

「嗯?怎麼了?」莫雨晴疑惑的看她,問道。

陸怡涵朝雪表姐的方向故作不在意的看了一眼,小聲的說:「我不相信之前那次的事讓雪表姐釋懷,她肯定在琢磨著怎麼害你呢。」

「不會吧?這都過去多長時間了,她那麼記仇的嗎?」莫雨晴驚訝的問。

陸怡涵點了點頭,「以我對她的了解,她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可上次吃虧的人是我啊。」

「可你也別忘了,她還是被邵霆哥給訓斥了。你不知道,回家后,她被家裡人給大罵一頓。這筆賬,她肯定要安在你頭上的。」

莫雨晴咂舌,沒想到這事還有後續,在她這裡早翻篇了的呀。

陸怡涵看她不說話,又安慰起來:「你也別擔心,或許是我多慮了也說不定。」

莫雨晴吃著蝦球,無所謂的說:「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姐,你要是這麼想就對了。」陸怡涵附和說:「更何況,你還背有靠山呢,邵霆哥怎麼可能讓你被欺負。」

莫雨晴不自禁的轉頭朝他那邊看了過去,心裡自嘲的一笑,一個有女朋友的人,怎麼可能還會去關心其他人? 莫雨晴今天有開心事,也就不去想這些煩心事,想著快點吃完先回去。

「誒,十一假期,哪天咱們去山莊玩一天啊?好不好?」格格突然開口說道。

莫雨晴和陸怡涵相視了一眼,又聽雪表姐接著說:「好呀。你看,咱們這一年當中也聚不到幾次,大家都挺忙的,這有個假期,找一天咱們好好玩玩。」

說著,看向莫雨晴,帶著幾分高傲的姿態對她說:「你也過來一起吧。」

莫雨晴滿不在乎的聳了聳肩膀,「再說吧,我這十一假期也有不少的事要忙。」

「怎麼不給面子,還是不敢來啊?」格格在旁邊挑釁的問。

陸怡涵介面說道:「邵陽表哥說十一要帶雨晴姐去日本玩的,真是來不了。」

「喲?雨晴姐?叫的要不要這麼親啊?你倆是因為上次的事,惺惺相惜,變成了好姐妹嗎?」雪表姐眼裡帶著輕蔑的看著倆人,陰陽怪氣的說:「還別說,你倆還真配的上是好姐妹。」

「呵,你和格格也很配啊,臭魚找爛蝦嘛!」莫雨晴毫不留情的反擊。

「你——」雪表姐剛要發飆,格格在下面踢了她一下,讓她控制住了脾氣,立馬換上一副笑臉說:「你有背景,我惹不起你。不過,山莊之約,我可是真誠實意的來邀請你,你不會不給這個面子吧?」

莫雨晴看著她,並沒有看出真誠的樣子來,倒是笑的陰陽怪氣,「你這麼極力的邀請我,莫不是有什麼陰謀在等著我吧?我膽子這麼小,可得好好考慮這個面子要不要賣給你了。」

雪表姐呵呵的笑了兩聲,「瞧你說的,我能有什麼陰謀?再說了,我對你也不敢啊。現在誰不知道,邵陽哥寵著你,邵霆哥護著你,我又沒吃熊心豹子膽,給自己找不痛快。」

雪表姐這麼低姿態,還真讓陸怡涵出乎意料,她在下面拽了拽莫雨晴的胳膊,意思要不要去。

莫雨晴拍了拍她的手,以示安慰,對雪表姐說:「不就是去山莊玩嗎?我去就是了,你也不用拿話貶低自己啊。」

雪表姐臉上掛著笑,端起酒杯對她說:「來,幹了這杯酒,咱倆之前的過節一筆勾銷。」

莫雨晴也舉起酒杯,「好。」

酒桌上一旦喝開了,就剎不住閘了。雪表姐看莫雨晴很有酒量的樣子,和格格左一杯右一杯的敬來敬去。莫雨晴自從參加工作后,酒量也練就一些,應付她們倆人還是綽綽有餘。酒過三巡后,只是臉泛紅起來,媚眼如絲,並沒有太大的醉態。反觀雪表姐和格格,說話也不利索了,眼神也迷糊了,看來醉的還不輕。

「姐,你這麼能喝啊?」陸怡涵倒了一杯茶水遞給她。

莫雨晴擺擺手,沒喝,吃吃笑了兩聲說:「我這心裡高興,怎麼喝都不醉!」

陸怡涵看她站了起來,問:「姐,你去哪啊?我陪你。」

「不用,出去透透氣,馬上回來。」莫雨晴拍了拍胸口,朝外走去。

坐在主桌的顧邵霆一直在暗暗的看著莫雨晴,看她豪爽的一杯接一杯的喝,那眉頭都擰成了一座小山。此時看莫雨晴走出去,二話不說站起來也跟著出去了。

莫雨晴去了洗手間,洗了幾把臉,直起身子看著鏡中的自己,白里通紅的臉,傻傻的笑了出來。

「像個傻子似得笑什麼?還不快把臉擦乾淨?」身後,顧邵霆如幽靈似得出現,唰唰抽出幾張紙來,遞給了莫雨晴。

莫雨晴抿了抿嘴,接過紙,胡亂的擦了幾下,回過身沒好氣的說:「你才笑的像個傻子呢?就知道罵我!」

顧邵霆看著她一臉嬌嗔的模樣,還有臉上沾著的零星紙屑,不由的輕笑出聲,「你不傻,不接受我。」說著,朝她臉伸出了胳膊,拿掉了她臉上的紙屑。

莫雨晴靠在洗手池邊,呵呵笑了兩聲說:「你都有女朋友了,我幹嘛還要接受你?」

顧邵霆眼睛死死的盯著她,腳步朝前邁了一步,把她給堵在了身前,沉著身子問:「你這話什麼意思?如果我沒有女朋友,你會接受我?」

莫雨晴被他的壓力所迫,伸手不禁朝前推了推,含糊不清的說:「我什麼意思都沒有,你別誤會。你和戴小姐很般配,好好對她。」

顧邵霆胸口憋著一口氣,可還是壓下來,看她醉眼迷離,也知道現在問,也問不出什麼靠譜的話來,遂轉了話題,問:「為什麼要喝酒?還喝了這麼多?」

「高興啊。」莫雨晴說著便往出走,「我入了複選,進了總公司,這麼值得高興的事,不應該喝酒高興高興嗎?」

在一處小方廳,倆人坐在了沙發上。

莫雨晴身子窩在沙發里,閉著眼睛繼續說:「顧邵霆,你知道嗎?我的夢想就是想當一名鞋子設計師,現在我邁進了一步,你知道我心裡的這份歡喜嗎?我能告訴的人都告訴了,可我覺得,沒有人理解我這種喜悅!」

顧邵霆叫住路過的服務生,叫他拿一條溫熱的濕毛巾過來。

莫雨晴繼續說,「等我進了總公司,我就是一名設計師了,雖然是實習生,但我相信,經過我的努力,我一定會順利轉正的。轉正後,就會掙的多了,到時候,我的錢就會慢慢的多起來了,嘻嘻嘻……」

服務生拿來了毛巾,恭敬的遞給了顧邵霆。他接過毛巾,輕輕的拉過莫雨晴的手,慢慢的擦拭,隨意的問:「以後有錢了,都要做什麼啊?」

莫雨晴迷迷糊糊的又笑兩聲,聲音清晰的說:「還能做什麼,當然是搬出顧家了……」

搬出顧家……

顧邵霆看她腦袋歪在一邊,睡了過去,無奈又酸澀的笑了笑,像是問她,又像是自言自語的說:「在顧家,是不是讓你每天都度日如年?」

寵婚撩人:嬌妻帶球跑 擦了手,又給她擦了擦臉。隨後抱起她,出了酒店。

清晨的雨滴敲打在玻璃窗上,噼里啪啦,吵醒了睡夢中的莫雨晴。她哼唧了一聲,翻了個身,把枕頭壓在了耳朵上。

等等,好像哪裡不對,被子枕頭的清香味……好像不是自己的! 莫雨晴倏地睜開了眼睛,一把把枕頭扔在一邊,半坐起身子,看著眼前依稀熟悉的環境。

這裡是……顧邵霆的家?自己怎麼會在他家?發生了什麼嗎?腦海里乍現出上次醉酒後發生的事,莫雨晴心裡緊張的很,嘩地一下把被拉高,在看到自己還穿著衣服,她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氣來。

她敲了敲自己的腦袋,回想昨天的事,還記得自己和他在小方廳聊天,後來好像睡著了,等再醒來,就在這裡了。難道說,他把自己給抱回來了?

莫雨晴立刻起來穿鞋,去了洗手間,洗了把臉,又把頭髮紮起,出去了。

餐廳里,顧邵霆正拿著碗在盛粥,看她進來,說:「醒了啊?去把桌上的解酒湯先喝了,阿姨特意給你煮的。」

莫雨晴哦了一聲,拉開椅子坐下,端起碗喝了一口,問:「昨晚你給我帶回來的?」

顧邵霆看了她一眼,「那不然呢?」

「怎麼沒送我回老宅啊?」莫雨晴好奇的問。

「老宅的方向南轅北轍,你在哪住不是住?又不是沒來過。」顧邵霆抬頭看她,「吃飯。」

莫雨晴看著碗里黏黏糯糯的南瓜粥,臉上現出笑來說:「一看就是阿姨煮的粥,我最喜歡喝了。」

顧邵霆低頭喝了一口,面無表情的說:「粥是我煮的。」

「啊?」莫雨晴驚訝:「你煮的?你不是不會嗎?」

「不會不能學嗎?」 魔尊圖騰 顧邵霆說:「嘗嘗看,和阿姨做的味道差多遠。」

莫雨晴舀了一勺,吹了吹,吃了一口,細細品嘗,隨後豎起大拇指,誇讚道:「不錯誒,真的很好吃。」

顧邵霆嘴邊帶著隱隱的笑意,「好吃那你就多吃點。」

莫雨晴喝了兩口粥后,突然問道:「對了,昨晚我沒等到最後,奶奶不會生氣吧?」

「你以為奶奶沒事就會找你茬嗎?」顧邵霆說:「快點吃吧。我給你請了假,等下咱們去遊樂場玩。」

「你說什麼?」莫雨晴覺得今早讓她驚訝的事真是太多了,一件接一件。

顧邵霆還沒說話,突然一個小不點兒的聲音在後面傳來,軟軟糯糯的,聽著就是還沒睡醒呢。

「舅舅,舅媽,早安。」樂樂揉著眼睛,迷迷糊糊的問:「吃早飯怎麼都不叫我啊?」

「樂樂?」莫雨晴吃驚的喊道:「你怎麼在這?昨晚也是在這住的?」問完,又看向顧邵霆。

樂樂嗯了一聲,走過來,爬到了莫雨晴的身上,在她懷裡找了個舒服的位置,又閉上了眼睛。

顧邵霆解釋說:「昨晚看你要走,小傢伙捨不得你,嚷嚷著也要跟過來,沒辦法,就一起給帶回來了。」

莫雨晴低頭看著樂樂,點著他的小臉蛋,笑了一下,晃了晃他說:「好了,不要睡了,起來吃早飯吧。」

樂樂慢悠悠的坐起來,摟著莫雨晴的脖子,說:「舅媽的身上有酒味,可臉上卻香香的。」

可不是嗎,昨晚喝了那麼多酒,身上能沒味嘛。

顧邵霆對她說:「衣櫃里有衣服,等下你換一套。」說完,又看著樂樂說:「快點起來吃飯,表現好的話,帶你去遊樂場玩哦。」

「真的嗎?」樂樂一聽能去玩,來了精神,對莫雨晴說:「舅媽,我要吃飯,我要好好表現。」

莫雨晴心中暗自苦笑一聲,無奈的很。有沒有人問過她,要不要去遊樂場玩?

吃過了早飯,收拾好一切,如一家三口般,出了門。在車上,樂樂興奮的很,一直和莫雨晴說個不停。

十一假期,遊樂場人山人海。買了票后,莫雨晴和顧邵霆一人牽著樂樂的小手,叮囑他說:「裡面人多,不可以亂跑,知道嗎?」

樂樂乖乖的點頭說:「知道了。」

輕快的音樂,嘈雜的人群,有適合樂樂玩的項目,就稍作停留。孩子都是高興的,只是苦了陪同著的大人。

早上下過雨後的天氣也晴朗了起來,太陽出來暖和了些,可涼風一吹,又叫人倍感寒意。

站在護欄外,莫雨晴朝著章魚座里的樂樂揮了揮手,對顧邵霆說:「為什麼要來遊樂場玩?人多,還這麼冷。重要的是,還耽誤了我上班。」

「上班掙錢就那麼重要?我還不是放下了工作陪孩子?」

「誒呀,這位爸爸說的,一看就是很注重家庭的人嘛。」身旁,一位四十多歲的大姐插嘴說了話:「現在這樣的男人可不多了喲。」

莫雨晴沒好氣的對大姐說:「你知道什麼呀?」

「我怎麼不知道?」大姐理直氣壯的說:「一看你們家啊,就是女強男弱型的,是不是?平時都是老公帶孩子的對吧?」

莫雨晴朝她翻了個白眼,「您就別說話了,什麼跟什麼呀?」

大姐眼裡帶著羨慕的對莫雨晴說:「妹妹,你就知足吧,攤上這麼個好老公。我給你說哦,我們家兩個寶寶,都是我一個人帶大的,孩子爸爸從來就沒搭過手,你知道我的辛苦伐?你看你有個家庭責任感這麼重的好老公,你可要好好珍惜哦。」

顧邵霆在旁邊聽著,手握拳放在嘴邊輕咳了一聲,悄聲的說:「要好好珍惜哦。」

莫雨晴聽的心煩意亂,朝著大姐喊:「我倆不是兩口子!」

大姐被喊的愣了一下,隨即又說:「那是你離婚帶孩子的?誒呦,二婚不易,讓你又遇到這麼好的男人,長得帥,又有責任感,你可不能錯過好機會啊。」

離婚你妹的!莫雨晴在心裡咒罵了一句。這種自帶八卦屬性的人怎麼這麼討人厭?

「大姐,你有這時間好好想想怎麼讓你老公來陪著你一起帶孩子來遊樂場玩吧,凈關心別人家的事,你是不是閑的?」說完又瞪了她一眼,朝出口方向走去。

顧邵霆朝大姐點了點頭,轉身剛要跟上。卻不想被一把拉住了,大姐撇著嘴的對他說:「這女人凶的咧,你這麼好,跟了他真是白瞎你了,不然大姐給你介紹個好的吧。未婚溫柔的白富美。」

顧邵霆笑笑,把胳膊抽出來,對她說:「大姐,不好意思,我還就喜歡這麼凶的,沒辦法。」 莫雨晴拉著樂樂的手,對顧邵霆說:「你跟那女的廢什麼話啊,一看就是在家憋得,老公都躲得她遠遠的。」

樂樂抬頭問:「舅媽,你在家離舅舅遠嗎?」

莫雨晴嘆了一口氣,看著樂樂天真無邪的樣子,心裡納悶,挺精靈的一個孩子,怎麼記性就那麼差呢?

她蹲下來,對樂樂說:「樂樂,阿姨再和你說一遍,我不是舅媽,不是邵霆舅舅的老婆,不要再叫我舅媽了,聽懂了嗎?舅舅有女朋友的,要是女朋友聽到了,該和舅舅生氣了。」

樂樂搖頭說:「舅舅沒有女朋友的。你就是舅媽。」

莫雨晴無奈的很,摸了摸他的頭髮,覺得總這麼糾結也沒什麼用,小孩子童言無忌,隨他去吧。遂笑了笑,問道:「要吃什麼?烤魚丸好不好?」

「好!」樂樂蹦著拍手跳,先朝著小吃攤跑了過去。

莫雨晴和顧邵霆在後面緊跟著,對他說:「我看你還是在戴小姐那裡備個案比較好,別以後碰到,聽樂樂這麼叫我,她會不高興的——不管她多大度,女人總歸是不愛聽的。」

顧邵霆走到攤位前,拿出手機掃二維碼付賬,邊對她說:「你好像很在意我和戴小姐的事啊?」

「呵呵,你想多了,我只是不想給人增加負擔而已。」莫雨晴接過了老闆遞過來的烤魚丸,給了樂樂一隻。

顧邵霆收起手機,看倆人吃著,不由的問:「我的呢?沒我的啊?」

樂樂哈哈笑,對莫雨晴說:「舅媽,給舅舅一串啦,是他請我們吃的啦。」

莫雨晴逗著樂樂,「和舅舅那麼好呢?咱倆都吃了好不好?」

「不好,快給舅舅一串啦!」樂樂說著,踮起腳尖,就去搶莫雨晴手裡的魚丸串。

莫雨晴分給他一個,「看把你急的,給你。」

三人站在小攤旁,一人手裡一串,你看著我吃,我看著你吃,在外人眼裡,儼然就是一家三口人。

「舅媽,我要玩摩天輪!」樂樂把手裡的竹籤子一扔,拉過莫雨晴的手就朝著摩天輪的方向跑去。

「不,不,不,舅媽玩不了這個。」恐高的莫雨晴看到這個,就頭皮發麻腳發軟,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顧邵霆對她說:「沒事,有我在,不用害怕!」

「對!我是超級英雄,我來保護舅媽!」樂樂擺了一個超人的pose。

莫雨晴沒辦法,也掙脫不掉,只好在一大一小倆個男人「夾持」下,進了座艙。

樂樂的膽子可比莫雨晴大多了,自己坐在一側,小手趴在玻璃窗上,看著一點一點往上升起。莫雨晴恐高,只有坐在顧邵霆身邊,心裡緊張害怕,手緊握成拳,眼睛不敢朝外看去。

突然,手心一暖,看過去,顧邵霆的手掌撐開了她的拳頭,兩人的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這樣握著,是不是沒那麼害怕了?」顧邵霆眼神溫柔的看著她,輕聲的問。

說實話,當手被他緊握住的那一剎,心裡就真的好像有了依靠似得,被溫暖起來,竟不覺得那麼害怕了。

「嗯。」莫雨晴點頭,眼睛不敢和他對視。

摩天輪在一點一點的升高,倆人的手始終握在一起。樂樂真是人小膽大,頭一直扭著看著窗外,哇哇的大叫。

「舅舅,我看到觀音山了!山上的城隍廟,我也看到了!」樂樂興奮的大喊。

莫雨晴身子動了動,也想去看看,畢竟從高空看美不勝收的秋天景色她還沒看過呢。可剛搭了一眼,她就嚇得縮回了脖子,心裡忽悠的感覺,讓她不敢再靠前。

顧邵霆對她說:「來,坐到窗邊來。」

「幹嘛?我不敢。」莫雨晴顫著聲音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