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主任,我希望你到時候不要求著我回來。」秦毅淡淡說道。

「求著他回來?」

「這傢伙……」

「簡直是不知死活!」

「狂,很狂,我從沒見過這麼狂的!」

這句話不光是把張主任給驚呆了,堵在門口的人都呆住了,不敢相信的掏了掏耳朵。

見到秦毅出來紛紛讓開了一條道路,如同看著瘋子一樣盯著他,直到他消失在樓梯口的角落。

罪愛豪門:腹黑總裁惹不得 「都出去出去,該幹嘛幹嘛去。」張主任面紅耳赤說道,秦毅這句話確實把他氣到了。

「求他回來?嘿,做夢沒做醒吧?」

等到那些學生嚇得一鬨而散的時候,張主任關上了門,坐在板凳上想了想,撥通了陳守財的電話。

「陳老爺子?你吩咐的事情都做好了,那小子現在已經滾蛋了。」張主任嘿嘿笑著的說道。

「哦?這麼快?」陳守財聽到這話心中一喜。

「秦毅啊秦毅,你跟我斗?還是太嫩了,我陳守財能讓你在金衡市待不下去,讓你乖乖跪在我面前求我!乖乖把婚書送到我手上,求我放你一馬。」陳守財冷笑一聲。

他一點都不著急,目前只是讓秦毅吃了個癟,後面還有更多好玩的。

「陳主任啊,這件事我得好好謝謝你,稍後我承諾的東西就會給你送到,靜等著接收吧。」陳守財同樣笑眯眯的說道。

他的人脈廣闊,各行各業都認識大人物,做事非常方便。

掛斷了電話,張主任心中美滋滋的,這果然是個美差,輕而易舉幾十萬到手,還順手賣了陳家一個人情,何樂而不為?

即便是沒有陳守財的要求,那個小子他都會給驅趕滾蛋。

而已經離開教務處的秦毅,走在校園的大道上,雙手插著口袋,忽然從裡面摸出了手機,撥通了那個好久都沒有用到過的電話號碼。

這電話號碼只有短短四個數字。

只是嘟了一聲,電話就被接起。

「K?是你嗎?不敢相信你居然給我打電話了?你不是回去了嗎?」裡面傳來一道頗具威嚴的聲音,這聲音並不算特別的蒼老,可也頗具歲月的感覺,其中蘊含的力量十分威懾人心,只是這個時候,他顯得有些微微的激動。

「沈大將軍,你這麼稱呼我恐怕不合適吧?」秦毅嘴角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這是他在黑暗世界的稱呼,對方身為軍區將軍,居然這般稱呼他,實在是……有些胡鬧。

「哈哈哈,這有什麼關係?現在可就你我兩個人,而且……你的實力當得起這個稱呼,我還在想你這小子是不是離開軍區就把我們忘了,算你有良心。」那邊傳來一聲爽朗的笑聲。

「K」這個稱呼,只有聽說過的人才知道意味著什麼,對於普通人來說,這只是一個英文字母,不足為奇。

「對了?你小子這個時候打電話給我,肯定是有什麼事吧?」對方像是很了解秦毅的性格,隨之問道。

「沈將軍,不瞞你說,確實遇到了一些麻煩。」秦毅眉頭皺了皺。

「哦?對於你來說都是麻煩?」沈將軍明顯被驚住了。

「沒錯,我現在就在金衡大學,不過……軍區給我簽下的特殊入學許可證,這裡的報名處主任並不買賬,給扔了,所以……」秦毅苦笑一聲。

這裡是學校,可不是黑暗世界,他沒辦法來硬的,與他來說這種事也是有些無奈,只有電話里的人能夠解決。

「你說什麼?不買賬?扔了?」沈將軍明顯一愣,旋即嗤笑一聲,「好樣的,真是好樣的,金衡大學那個姓王的校長以前還是我手底下的兵蛋子,現在已經不把我赤魂軍區放在眼裡了是嗎?」

軍區弄下來的特殊入學許可證都是經過上級部門認證許可的,級別比錄取通知書不知道高級了多少倍,那個張主任看都沒看就給扔了,實在是不知死活。

沈將軍聽了這件事之後當即是被氣樂了,居然還有這麼不知好歹的人?看來是在那個位置上面坐的太舒服了吧?

「這件事交給我了,我定然給你一個交代!」沈將軍保證道。

掛斷了電話,沈將軍直接找來了他的通訊員,迅速查到了金衡大學校長室的聯繫方式,速度之快讓人咂舌。 向以行牽著她去結賬,臨近收款台的時候突然說:「等我一下」

放開她,然後大步帶跑的往回走,這個時候,終於把他精英高能的形象給拉下來了,沒有直接跑起來應該還在顧及形象吧?

還挺愛面子的。

葉靈抿唇輕笑。

她似乎,把他想得太高了。如果把他當一般人對待,相處起來應該會更容易些吧?

比如,「我以為你是想讓我去結賬呢?」

向以行一愣,然後敲了她的頭:「這點錢都沒有我來幹什麼?」

自己都養不起的人敢娶老婆?

「給你和玥玥買點水果。」

葉靈看他放進去的幾盒,都是包裝好的草莓,車厘子,彌猴桃……

「錢多啊你……」葉靈感覺兩人落到實處的時候好說話多了。

「我……」難道拿了她不喜歡吃的?

看著人無措的樣子,葉靈輕笑,推著車子往回走:「要買也別買包裝好的,自己挑才新鮮。」

向以行跟在旁邊幫忙推車:「我不太會挑……」

自爆短處什麼的,不太好。

「平時少買水果吃?」多吃就吃出經驗來了。

「嗯。」向以行乖乖應她。

葉靈對他展眉一笑:「坐辦公室的人更要多吃水果呀。」

向以行感受到她的態度,俯身到她耳邊說了一句:「以後你買給我吃。」

「不要。」

向以行可見的垂了臉。

「有錢不會自己買呀?我窮。」葉靈自顧自的選著水果。

「我給你錢…」好像不太對,向以行沒說下去。

葉靈倒是抬頭瞥了他一眼:「真是錢多吧,隨便給人的嗎?」

「就給你!」向以行正臉,他像隨便的人嗎?!

「哦。」葉靈給她一個淺淺的笑臉。

向以行看她的眼神裡帶著怨氣。

籃壇碧玉刀 葉靈繼續挑水果。

「你不喜歡吃這些?」向以行看她把他拿的都放了出來了。

「喜歡。」她是個喜歡吃水果的人。

「那就買了……」

「買橙子就好。」

「為什麼?」

「喜歡。」

豈是蓬蒿 向以行簡直不知如何駁她。

然後還是把幾盒水果放回購物車。

葉靈看了看,不理他。

等結帳的時候,她付了錢。

她伸手把自己拿錢包的手按回去的時候,向以行愣了愣,然後她回眸:「買給你吃。」

他就停住了。

她買給自己的。

他接受了。

而且拿回去可以一起吃。

向以行提著購物袋,一臉的開心。

葉靈歪歪頭看這個人,似乎買完東西心情好了許多。果然男生也喜歡購物呢。

但是出來后,向以行就後悔了,因為她說:「提著東西這麼重,我們就不逛了,回去吧。」

他想說沒關係,但她己經往回走了。

「你自己過去可以嗎?有點晚了,我回去看看玥玥,讓她一個人看店也不太放心。」

葉靈微笑著對人說,以前來都是有地方住的,路也熟了,也就不需要她帶去了。

向以行找不到理由拒絕。

「我先跟你回店裡……」

「不了,現在也晚了,店也差不多關門了,你坐了大半天的車也很累了吧,今晚就好好休息。」

「不多陪我一會嗎?我明天就要走了。」向以行覺得自己不說出來,這個人就巴不得馬上與他分開了。

「呃……」葉靈就是不想多待呀。

「那個,明天早餐還是你在那邊吃?」

「你幾點會起來?」向以行問她。

「最近睡得比較晚,十點多吧。」葉靈並不想說自己六點來鍾就會起床。

「我下午一點的車。」向以行的怨氣更重了些。

「呃,那我們可以吃個午飯,來得及不?」

葉靈想了想,他還要去趕車,時間應該提前一些。

「可以一起吃早餐嗎?」以前她都會早起陪自己的。

「呃……」她可以說不嗎?「你今天也累了,多休息一下,早餐可以隨便吃點,中午的時候,我請客呀。」

下點重本吧,有什麼辦法。

「再說吧。」向以行似乎是有些生氣了,臉上並不愉快。

「嗯,那再聯繫哈。我就不陪你過去了,免得兜回來。」

葉靈的話讓向以行臉更拉長了些。

但是看葉靈把買的東西都給他,只拿走了橙子的時候,又有些無奈:「我一個大男人,帶這麼多水果過去幹嘛?!」

「留給你吃呀,說好買給你的。」

「你看哪個男人三更半夜吃草莓的?」向以行睨眼看她。

「吃其它的也可以呀。」

「這些放冰箱比較好。」說著,向以行只拿了毛巾出來,其它都塞她手上。

葉靈看著,不接。

「買給你的。」

「……」向以行還不知道她這麼較勁,「那你先拿回去放著,明天一起吃,行了吧?」草莓不放冰箱過夜就不好了。

「拿回去玥玥吃光了怎麼辦?」

「那就吃。」向以行笑笑的看她,這個人,好像決定了是他的東西就一定要給他一樣。

「說好買給你的。」

向以行笑出聲來:「心領了。行嗎?」

「這樣呀?」 重生之豪門毒妻 她花了大價錢買的,這幾天的成本都用出去了,別說是利潤。

她以為用點禮物彌補一下自己語言上的缺失,應該能幫助維持一下關係才下的本,現在人家不拿,好像就是沒起到作用呀,怎麼辦?

最後還是推讓到葉靈帶回了去。

沒想到自己真的說不過向以行。

向以行似乎更喜歡精神類的東西,總是想跟她說話聊天,她才回到店裡,信息己經發了過來。

葉靈有些無奈,真的沒那麼多話好聊呀,雖然今天對他的觀感有了些變化,唉。

蘇紫玥聽著母親的嘆氣,以為是遇到什麼事:「媽,怎麼了?跟向叔叔聊得怎麼樣?」

蘇紫玥一副好奇的樣子,像想挖出小秘密來。

葉靈伸了伸懶腰,「有點累。」

身累,心累。

蘇紫玥卻用一副曖昧的眼光看她:「但很開心對不對?」

「想哪去了?!今天進貨搬累的,還逛了這麼久,你什麼時候看見媽有去逛過?」每天不是守在店時太是去進貨,哪有什麼時間會想去逛街?

「媽,雖然生意也重要,但有時客人少的時候,就出去走走唄,你又不老,別整得自己像個老人家似的。」

「媽還不老呀?」

「當然啦,我們一起出去,人家都說我們姐妹花呢。」

「瞎說也信。」

「當然不瞎說啦,不然你以為向叔叔瞎呀……」

「……」 關店往回走的時候,蘇紫玥猶豫幾回,終於悄悄問她:「媽,你怎麼不過去陪向叔叔呀,我以為……」

葉靈瞟了她一眼:「你以為什麼?」

蘇紫玥吐吐舌頭:「我以為,向叔叔千里迢迢的來看你,你會……」

「你以為我就樂不歸宿了是不是?」

蘇紫玥嘿嘿的笑著。

葉靈自認為抓到了時機:「你媽跟向叔叔只是朋友,他來看望,是正常的交往,但是如果我現在去了他住的地方,孤男寡女,又是成年人,發生些什麼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葉靈像講著與自己無關的事。

「那媽是擔心?……」蘇紫玥想看清母親的神情,只是夜色有點濃,落在昏黃路燈光下的母親似乎也讓人看不清一般捉摸不到是什麼表情。

總之沒有笑。

「不是擔心。而是走每一步都應該有每一步的限度,一步應該跨多遠就多遠,越過了不該走的界線,事情就會亂了,懂嗎?」

蘇紫玥思想了一會,點頭。

「就像年輕人談戀愛,進展到什麼程度可以做什麼事,應該有個尺度,若越了界,不是體會了快樂,而是給自己的未來挖了坑,將來還是會自己遭殃的。像很多透支了未來價值的東西,將來不管是生命還是婚姻,都會被貶值。」

看蘇紫玥似乎沒有吃透,她簡單舉了個例:「就拿媽媽來說,因為做了不該做的事,連婚姻都沒有踏進去,就已經失去了。而如今,我不管怎麼變,是一個二婚女人沒錯,即使我未嫁,但是我已經行了婚姻內的大事,不管怎麼說怎麼定義,錯了就是錯了。」

「媽,都說了你還年輕,這麼多年了你也沒有跟誰……」蘇紫玥抿著嘴,都是因為帶著她吧,母親才沒有好好再找個男人……

葉靈摸摸她的頭,安慰蘇紫玥難過的樣子:「媽不是沒找,只是沒找到合適的……」

這的確也是事實,這麼多年,也不是真的沒有人找過蘇媚,甚至身邊的人都介紹過不少,只是當他們知道她的情況,不出三回就變得上道,像她是可以隨便的女人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