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前,張師弟的修為的確還處於規則小天地,看來是他閉關這幾天有所突破。」鎮元亦是有些驚訝。

只用四天時間,就能突破修為境界,傳出去,恐怕都沒多少人會相信。

「規則小天地時,張若塵便能一劍斬殺黑炎大將,如今修為突破至規則大天地,實力必然成倍增長,相信接下來的戰鬥會十分精彩。」軒轅裂空笑道。

他雖然很看好張若塵,但屠氏三兄弟也都不是吃素的,張若塵想要將他們擊敗,必須要拿出真正的實力來。

「再來。」

屠人眼神徒然變得凌厲起來,再度轟出一拳。

海量聖氣和天地之力注入,神王虛影頓時變得凝實許多,更顯威嚴,簡直要將虛空壓塌。

「鬼神來渡。」

張若塵表情平靜,施展出洛水拳法第十八式。

拳法施展,一明一暗兩道巨大的虛影顯現出來,踏著天河,宛如一尊神靈和一隻厲鬼并行,景象詭異而可怕,威勢十分驚人。

「轟。」

張若塵兩隻鐵拳同時轟擊而出,鬼神虛影與神王虛影碰撞在一起,天地規則頓時變得紊亂起來。

只是屠人的神王戰天拳霸道無比,竟是生生將鬼神虛影撕碎,勢不可擋。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寒芒,腳下天河翻滾,雙臂一振,燃燒起熊熊烈焰,化作兩片磅礴火雲。

「魂斷長歌。」

洛水拳法第十式施展,天河騰飛而起,流動在兩片火雲之間,形成極為奇異的景象。

終於,神王戰天拳勁力宣洩一空,被完全抵擋住。

「洛水化劍。」

張若塵不願再被動挨打,當即主動發起攻擊。

洛水拳法第三十式,天河凝聚成一柄巨劍,內蘊一股無堅不摧的可怕劍意。

與此同時,張若塵調動體內近七萬道真理規則,融入巨劍之中,使得巨劍越發凝實,力量成倍增強,顯現出無匹鋒芒。

「給我碎。」

屠人暴喝,簡單粗暴的一拳轟出。

「嘭。」

巨劍先是出現裂紋,隨即整個爆碎開來。

屠人雖將「洛水化劍」這一招擊潰,卻也遭受一些衝擊,身形不由自主向後倒退了兩步。

這一次交鋒,他竟是落在下風。

「運用真理規則,你的力量竟然能夠增長八倍之多。」屠人心中震驚不已。

幾乎每一座大世界,都會派遣天才弟子前往真理天域參悟真理之道。

只是真理之道作為恆古之道,繁奧無比,不要說達到極高境界,就連入門都很困難。

絕大部分修士,都僅僅只能藉助真理之道爆發出兩倍攻擊力而已,意義並不是太大。

運用真理之道爆發出七倍攻擊力,已經是足夠名震真理天域,很多真理神殿的神傳弟子都無法做到。

至於八倍攻擊力,除卻真理神殿極少數神傳弟子,其他人幾乎是沒什麼希望能達到。

還有一點,正常情況下,運用真理之道,都需要一些準備時間,無法隨心所欲使用。

而張若塵不但能運用真理之道爆發出八倍攻擊力,且運用得十分得心應手,無須太長時間去做準備。

這一切,都源於他本身擁有著萬分之十二的真理奧義。

屠氏三兄弟作為萬墟界的天驕奇才,自然也曾去過真理天域,可惜他們在真理之道上並無太高天賦,真理之道於他們而言,等同於雞肋,故而他們並未講太多心思放在參悟真理之道上。

「你們還不準備聯手嗎?我沒有太多時間陪你們耗。」張若塵道。

「一起出手。」

屠天冷聲道。

「唰。」

身形閃動,屠氏三兄弟佔據三個不同方位,將張若塵圍在中間。

只見他們結出相同的拳印,諸多聖道規則浮現,接引天地之力。

三人力量屬性相同,完美結合在一起,凝聚出一尊無比巨大而凝實的神王影子,頂天立地,似要將天穹撐破,將山河大地踏得粉碎。

這尊神王影子散發出恐怖威壓,似一尊真正的絕世神王降臨,神威滔天。

張若塵眼中浮現一抹別樣笑意,低語道:「神威?即便模仿得再像,也是假的。」

聖氣運轉,極速湧向左腿。

頃刻間,張若塵的左腿變成赤紅色,十萬道繁奧規則浮現而出,一圈圈炙熱火浪,從他的足底湧現,湧現四面八方,使得整個演武場都劇烈震動起來。

先前煉化日葉,不但讓張若塵肉身熬煉到大聖之下層次,焱神腿中的十萬道神之規則,亦是被全部煉化,他現在已經是能夠隨心所欲運用焱神腿,本身修為境界越高,所能發揮出的威力便越強。

「這股氣息……」

感受到從張若塵身上散發出的恐怖神威,屠氏三兄弟臉色均是巨變。

受到這股神威的衝擊,他們凝聚出來的神王影子,竟是隱約有著崩潰的跡象。

假神遇到真神,終究是不堪一擊。

「神踏九天。」

張若塵抬起左腿,全力催動焱神腿的力量,同時施展出中階聖術級別的腿法。

「轟隆。」

連續踏出三腳,移山倒海般的磅礴神力湧現,空間當即破碎開來。

頃刻之間,巨大無比的神王影子爆碎開來,想要碾壓向張若塵的浩瀚力量,煙消雲散。

「砰。」

屠氏三兄弟均是遭受炙熱氣浪的衝擊,向後倒飛而出,繼而重重摔倒在地,盡皆氣血不暢,力量無法提起,險些口噴鮮血。

張若塵背負著雙手,緩緩降落到演武場中心位置,如帝臨塵,睥睨天下。

屠氏三兄弟均是將目光投向張若塵,宛如在仰望一位戰神,心中充滿震撼,無法平靜。

他們兄弟三人是出了名的狂,整個北域戰場,就沒有幾個人,是能夠被他們放在眼中的。

對於自身的實力,他們無比自信,哪怕對上絕頂臨道境強者,他們也無懼一戰。

可剛才,他們卻經歷了一場慘敗,聯手施展合擊手段,竟連張若塵一招都擋不住,這無疑讓他們心中生出強烈的挫敗感。

感覺張若塵就是他們的剋星,面對張若塵,他們根本就無法將實力完全展現出來。

最讓他們難以接受的是,與他們戰鬥,張若塵竟然連最擅長的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都不曾施展出來。

還有,他們知道張若塵將龍象般若掌修成高階聖術,剛才同樣是不曾施展。

「大哥就是大哥,贏得也太輕鬆了!」項楚南哈哈大笑起來。

風岩亦是鬆口氣,他還真擔心張若塵會陷入苦戰。

現在看來,他的擔心完全就是多餘。

只能說,他現在是越來越無法看透這位結拜大哥,其所掌握的底牌,遠遠超出他的預料。

「張若塵剛才施展的是何種手段?為何會有那般強大的神威?」軒轅裂空面露驚異之色。

雖說他也覺得張若塵可以戰勝屠氏三兄弟,卻沒想到張若塵會贏得如此輕鬆,眨眼之間,便結束戰鬥。

鎮元笑道:「看來張師弟身上,還隱藏著許多我們所不曾知道的秘密,有他和百花仙子聯手,一定會給死族一個大大的驚喜。」

「走吧,這邊已經沒有什麼事,我們也該去做其他準備。」陸百鳴喝下一口茶,催動白雲向軍營外飛去。

張若塵展現出如此強勁的實力,無疑是讓他對明早攻打仙機山,又增添了不少信心。

此刻,演武場內外顯得格外安靜,除了項楚南在那兒歡呼雀躍,其他觀戰之人,盡皆保持沉默。

屠氏三兄弟站起身來,同時邁步,走到張若塵面前,

三人眼神均顯得有些複雜,彼此對視一眼,隨即,三人低下高傲的頭顱,向張若塵拱手道:「我們願賭服輸,參見統領。」

「參見統領。」

眼見屠氏三兄弟都已經服軟,觀戰的諸多將士也都反映過來,紛紛向張若塵行禮。

修士世界,強者為尊,張若塵所展現出來的強大實力,值得他們尊敬。

張若塵的目光環視全場,心中不免生出許多感慨。

如果他的實力不夠強,這裡恐怕將沒有他的立足之地,所有人都只會當他是一個笑話。

只有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才能讓他人對你心生敬畏。

尊嚴,地位,權勢,一切的一切,都是建立在實力的基礎上。

……

抱歉,昨天看世界盃,巴西那場踢得太急人,九十分鐘都不進一顆球,所以耽誤了時間,今天得補上更新。

這章四千字,今天還有更新。 第1814章

她想把67T實驗事件調查清楚。

可是她也害怕調查出了她無法承受的東西。

面對慕安安的糾結,宗政御揉了揉她的人,說了一句,「你現在不查,未來也勢必會被挖出來。」

慕安安很震驚七爺這話。

宗政御攬着她朝外面走,語調平穩,「只要隱藏的,都會被揭發的一天。」

「不是現在,就是未來的某一天,無一倖免。」

就好像紙是保不住火。

慕安安沒說話了,宗政御這番話給了慕安安一個很大的提醒。

隱藏下來的,終是會被揭發。

不是現在,就是未來的某一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