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我邀請傅藝橫,還有商業合作夥伴,當紅藝人!越熱鬧越好!」

「為什麼點名傅藝橫,什麼時候對他感興趣了?」

褚逸辰只是淡淡掃了他一眼。

「讓你去就去!對了也邀請拍攝組!」

「你是說要在同一艘游輪上?行吧,你出錢,你是老大,在海上幾天都沒問題,反正選美就是不能太接地氣,怎麼豪華,怎麼來!」

他已經可以想象多少富豪公子掙搶參加上船。

超市。

李安安推著車子,選購蔬菜,她正想拿一顆花菜,看中的菜被人拿走。

「傅藝橫」

李安安眼中帶著驚喜,因為帶著口罩,她只露出了眼睛,明亮歡喜。

「這麼高興看到我?」

傅藝橫把菜放進她的購物車裡。

「當然,如果你先看到我,你也會是這個表情!」

傅藝橫笑笑,的確會。

「買菜做晚飯?」

「嗯,孩子們有點挑食了,所以多買點蔬菜,你?」

李安安看到不遠處等待著的一行人,西裝筆挺,看著應該是公司的精英,都在靜靜等著他。

而傅藝橫眼睛專註看著她,一如之前地有耐心,完全不把等著的人放在眼裡。

「他們在等你?」

「嗯,來視察一下這個商場的經營情況,不用理他們,讓他們等著,安安陪我去二層。」

李安安看向二層,那裡是奢飾品區,她立馬明白了傅藝橫的意思。

「想給我買衣服嗎?我的衣服夠穿了,不用買!」

傅藝橫笑。

「誰說給你買了,讓你給我買,你說等我回國給我送一件衣服!你都忘到腦後了?」

「啊……那個好吧,我先看看我有多少錢。」

她發覺自己好像越來越窮了,之前她準備給傅藝橫買上千的,現在他身份不一樣估計得上萬!

。零點中文網] 「真的?」

不知道為什麼,對於宋九月說得話,慕斯爵總是莫名的信任。

他自己也說出來是為什麼,那種微妙的感覺。

但是從宋九月嘴裡說出來的話,就是比別人在他這裡,聽起來順耳的多。

「老公,你不相信我嗎?」

宋九月可憐巴巴地望著慕斯爵,桃花眼裡水光氤氳,彷彿要是慕斯爵說一句不,下一秒,宋九月的眼淚就會馬上掉才來。

「沒有,我只是隨便問問。」

慕斯爵這話一出,眾人的臉色,都十分複雜。

沒想到,記憶只有十八歲的慕斯爵,還是這麼雙標。

對待宋九月,和對待別人,明顯就是不一樣的態度啊。

別人說什麼,都是一副你說你的,我不聽的表情。

宋九月一說,不僅聽了,還服軟了?

「爹地,你是想起媽咪了嗎?」

宋可人眨巴著和慕斯爵一模一樣的鳳眸,試圖喚起爹地對自己的記憶。

「沒有。」

冰冷的兩個字,從慕斯爵嘴裡冒出,不帶任何感情.色彩。

「那爹地你為什麼那麼偏心,對待媽咪就那麼溫柔,對我就兇巴巴的?」

宋可人委屈的嘟嘴,這混蛋爹地,以前和自己說話,都是小心翼翼,生怕她就不高興了。

現在居然敢這麼冷酷無情地跟她說話,宋可人心裡又委屈,又難受。果然世界上的東西,都是失去以後,才會珍惜嗎?

她好懷念,以前對自己言聽計從的混蛋爹地啊。

「哪裡,胡說霸道,我對誰都一樣。」

慕斯爵連忙否認,他並不覺得自己對待宋九月有什麼不同,不都是一視同仁嗎?

「爹地,你說這話,你的良心不會痛嗎?你明明和媽咪說話,就要溫柔的多,不信你問哥哥。」

宋可人連忙看向慕等等,給自己找救兵。

慕等等看看妹妹,又看看爹地,最後乖巧的點頭。

他主動上前,想要去握慕斯爵的手,慕斯爵本能的縮了回去,讓慕等等抓了個空。

雖然慕斯爵對現在的情況,是半信半疑,但是在沒有做親子鑒定之前,慕斯爵還是持有保留意見的。

宋九月自己看上去,就是個小丫頭片子,怎麼可能和他生這麼大兩個孩子。

而且為什麼他會突然失去那麼多記憶,只停留在十八歲,慕斯爵心裡也是有所保留的。

慕等等一臉錯愕的看著自己的手,眼裡寫滿受傷。

他好想哭,好想像上午一樣,摟著爹地,放聲大哭。

但是爹地現在都不記得他們了,要是他現在又哭,爹地會不會討厭他?

爹地本來就是有潔癖的人,以前在慕公館的時候,四樓的房間,除了他,其他人沒有爹地允許,根本不準靠近。

他現在要是哭得髒兮兮的,爹地肯定會比剛剛還想嫌棄他的。

兒子所有的小表情,都落入宋九月的眼裡。

她默默地上前,一把抓住慕斯爵的手,不給他任何反抗的機會,隨即,又把兒子的手和慕斯爵的放在以前。

「不管你爹地現在怎麼樣,他永遠是你爹地,他現在只是不記得我們以前的事情了,以後肯定會想起來的。」

「對的,爹地,一定會想起來的。」

宋可人見狀,趕緊也把自己的小手放在了上面。

慕斯爵看著眼前的四隻手,心裡莫名有些溫暖,但是英俊的臉龐,又泛起了不自然的紅暈。

畢竟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突然來一個情深深,雨蒙蒙的認親,讓那個慕斯爵很不習慣。

祁明修眼角抽搐,這種肉麻兮兮的場面,他最看不得直接轉身朝陽台走去。

「嚇我一跳,你怎麼在這咯?」

看到江淮宇的身影,祁明修驚訝道。

「不想打擾他們認親,就出來透透氣。」

江淮宇臉上,依舊保持著平常的笑容,那副厚重的黑框眼鏡,遮掉他大部分五官,加上本來他也易了容,完全看不到原本的本來面目。

他有時候也有些後悔,如果一開始,就用自己的真面目見宋九月,她會不會對自己動心呢。

又不是慕斯爵一個人,才和宋九月郎才女貌。

「就是,噁心死我了,太肉麻了。你說小阿九也是的,慕斯爵那座冰山有什麼好的,怎麼就瞎了眼,喜歡他呢。現在慕斯爵還是以了,以為自己就十八歲,裝啥嫩!」

祁明修憤憤不平地看著江淮宇抱怨道。

這該死的慕斯爵,不管是二十八歲,還是十八歲,性子都一樣那麼不討喜。

他明明都失憶了,小阿九還是對慕斯爵不離不棄,甚至比以前還要溫柔,讓祁明修就是嫉妒羨慕恨。

「是啊,小阿九,確實比以前溫柔很多,慕斯爵運氣真好。」

「可不是,也不知道慕斯爵上輩子到底做了什麼好事,居然運氣這麼好,娶了小阿九當老婆。當初怎麼不是我先遇到小九?」

聽到這話,江淮宇抬手扶了扶黑框眼鏡。

慕斯爵何止是娶宋九月運氣好呢,就連這一次,中無憂草的毒,都比別人運氣要好。

一般人要是正常毒發,七天之後,必然就是個傻子了。

而慕斯爵,因為昨晚和宋九月在一起,加快了毒藥性的揮發,所以提前發作。

雖然江淮宇知道,葉老頭見多識廣,但是真沒想到,他居然還認識北國皇族的人。因為救過人家皇太子,對忘憂草的解法,居然那麼了解。

老天爺對慕斯爵,還真是厚愛。

*

慕斯爵花了一下午的時間,把自己大概的遭遇,都梳理了一遍。

知道自己是被宋九月的哥哥下了葯,慕斯爵的臉色,更加的陰暗。

「慕少,其實這事兒,也不能怪少夫人,她為了你,真的把生死都置之度外,我都很少看到膽子有我們家少夫人這麼膽子大的女人。」

初一主動替宋九月說話。

他和宋九月雖然相處時間不長,但是這段時間,發生了這麼多事情。

從慕少被帶走,到宋九月敢一個人去救慕少,以及現在,慕少失憶以後,宋九月表現出來的態度,沒有絲毫的嫌棄。

當時聽到慕少會變傻子的時候,十一真的恨不得中毒的是自己。

後來慕少好不容易醒了,居然記憶之停留在十八歲,不僅不認識少奶奶,居然連小少爺都不認識了。

宋九月一改往日火爆脾氣,依舊這麼溫柔的守在慕少身邊,初一真的都有點大跌眼鏡。

畢竟少夫人平時什麼火爆性子,他和十五都是有數的,能這樣對慕少不離不棄,簡直就是真愛啊。

不然像電視劇那種,一知道男主失憶,馬上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小白花女主,初一覺得自己肯定會瘋的。

「哦,是么,看來你對宋九月,評價挺不錯的,你們兩個很熟?」

薄涼的聲音,從慕斯爵嘴裡冒出,帶著淡淡的酸味。

「沒有,不熟,慕少你不要污衊我。」

初一連忙保命三搖頭。

以前慕少有多在乎少夫人,他心裡是有AC數的,現在即使失憶了,這老慕酸菜的勁兒,還是一點都沒有變。

「你這麼緊張做什麼,我就隨便問問而已。」

看到初一這麼緊張兮兮的樣子,慕斯爵滿是嫌棄。

初一還說自己現在是黑鷹的二把手,就這樣膽小的樣子,慕斯爵很好奇,自己以後到底是哪裡不正常,才會把黑鷹交給這樣的人保管。

「就是,哥,你太緊張了。我們慕少,那是會吃醋的人嗎?」

十五義正辭嚴地看著初一吼道。

每次和老哥在一起的時候,他都是被教訓的那一個,現在總算有機會,可以光明正大的批評老哥了。

「你說什麼?」

慕斯爵不滿地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就十五這麼說話,都不過腦子的人,以後會是自己的貼身助理?

「我說您不會吃醋啊,就算吃醋,也不會吃他的醋,讓他別自作多情了。您要吃,也是吃祁明修的醋嘛。」

十五連忙朝慕斯爵露出了討好的笑容。

之前因為得罪慕少,差點被慕少派去殯儀館守靈,十五決定利用慕少現在失憶的時候,好好的掙掙表現,

「我為什麼要吃祁明修的醋?」

「他喜歡少夫人啊,他可是暗戀少夫人好久了。聽可人小姐說,以前在外面的時候,祁明修就一直打少夫人的主意呢。」

十五滿是傲嬌的挑眉,那祁明修也不撒潑尿照照自己,竟然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跟他們家慕少搶女人,不是自取其辱是什麼?

「在外面,又是什麼意思?」

慕斯爵這話一出,十五陷入沉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