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傅,你不要因為我的年齡而把我當做小孩子,我爹地在這方面一向是很支持我自己搞小投資的,你放心噢,我投資只收分紅,你喜歡怎麼搞,你就自己搞,我不會插手的。」

「那就這麼說定了。」雖然知道這件事聽起來,可能性不太大,但他還是有點期待的。

看到鄭星河似乎不太相信他的能力,木小寶拿起桌上的手帕擦手,又拿出手機當面給費亦行打電話,還開了免提。

一旁的鄭星河,餘光一直在注意著桌上的手機。

「寶少爺,您到沈佳樓了?」

「小狒狒啊,我準備開啟人生第二桶金,想找你借點錢開店。」

「寶少爺,您真是太聰明了,那麼快就要開拓第二條線了,這回打算投資什麼?」

「沈佳樓啊。」

啊?「寶少爺,您別開玩笑了,人家沈佳樓不缺投資商,也不會答應給咱們投資,要不,我給您開個紀佳樓?」沈佳樓要能投資,他第一個動手,可無奈,沈佳樓就算是座金山,那也不是誰都能動的,有紀總撐腰,他的手也不敢伸過去啊。

「我跟我鄭師傅商量好了,小狒狒你借我點錢。」

寶少爺就是聰明,這才過去跟著學習多久,就拿下鄭星河,要開分店了,「好啊,寶少爺,我現在就找律師過去。」只要有鄭星河點頭,就沒有任何顧慮了。

聽到費亦行要找律師過來,鄭星河擔心費亦行跟那些投資商一樣,都想改變沈佳樓的經營模式,正要拒絕就聽到木小寶接了句,「小狒狒,我的意思是,你借錢給我,不是邀請你投資。「

紀總的兒子就是紀總的兒子,不管什麼時候都是那麼理智,「寶少爺,那您要多少錢?」有些錢能賺,有些錢註定沒命賺,沈佳樓這塊蛋糕,就是他不能觸及的。

「我也不知道開一個店要多少錢,這樣吧,你替我算算,按照這個沈佳樓的模式,在全國每一個城市先開一家要多少錢。」

「寶少爺,就這裡怎麼夠,以我手上的推廣資源,開遍全球都可以,哎呦我們寶少爺就是那麼聰明,您放心,我現在就叫會計算賬,算好賬以後,我就去找組人過去沈佳樓,找您的鄭師傅,協助他安排開店的事情,爭取一個月內,讓沈佳樓的分店開遍全球。」

「人什麼時候到都可以,但是錢得一次性到位。」

「寶少爺,您放心,只要您的鄭師傅點頭,沈佳樓那邊答應開分店了,我的人跟錢馬上就過去聽他安排。」紀總讓寶少爺拜鄭星河為師,其實就是說明了一些事情,雖然紀總嘴上不願意承認,但他心裡知道,紀總還是因為某些人的緣故,想儘可能的幫助鄭星河,由始至終,其實,紀總都沒有放下過某些事情某些人吧。

「小狒狒愛你喲,家裡見。」

「好,有事您再給我電話。」

就這樣搞定了?

他苦苦無法實現的夢想理想,就這麼一瞬間實現了?

又一次感覺到權利和金錢所帶來的便利,哎,在他這個年紀,想要抵制住這些東西,還真是一場修行。

「師傅,你怎麼好像不開心,難道你不喜歡這個方案,還是說你想在哪兒開店?」

「不,我很開心,只是覺得自己的夢想在金錢面前一文不值。」

「人的夢想會隨著能力而改變,這是我家老紀告訴我的一句話。」話說,小狒狒聽到要投資沈佳樓那麼激動,難不成,這就是老紀要讓他來的目的?不可能啊,老紀也想不到他會幫助鄭星河開分店,那到底是為什麼呢,老紀這傢伙,肯定是有所企圖,不然不會讓他好端端的拜鄭星河為師。 一股股灰色神秘氣息湧現在殷玉周身,顯得極為詭異。

這股氣息一出,周圍天地都好似要失色。

生機被剝奪!

生死台周圍的普通人仙,地仙都難以探查出來,但瞞不住天仙境以上的高手。

這是生命至高屬性規則高手的最後拚命手段!

這一刻,殷玉氣息達到一個巔峰。

只不過和氣息不同的是,此刻的殷玉臉色一片煞白,毫無血色。

甚至。他此刻的生機也在剝離!

「今日讓我動用這一招,你不死,便是我亡!」殷玉寒聲。

這一招,哪怕是普通天仙境強者也要小心應對,屬於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禁術,而今直接動用起來。

只是一招,他就徹底明白了,正常情況下他不是林楠的對手,在這生死擂台上,沒有任何的僥倖,更不可能求饒,唯獨孤注一擲的拚命!

殺了林楠,他贏了什麼都值得!

這一刻,林楠確實臉色有些凝重了。

但卻並沒有太大的懼意,只是有些重視,這種拚命招式他也知道。

「沒什麼意外,我說過要殺你!」林楠淡淡開口,依舊緩步上前。

兩者距離,不過數丈遠而已!

「那你就去死吧!」殷玉嘶吼了一聲。

「轟!」

一聲巨響,殷玉動用最強之力,天階仙寶動用,數之不盡的生命符文,濃郁的灰色之力,直接席捲而去,直奔林楠。

「斬!」

依舊是一個字,清脆而響亮。

刀出,斬!

「蓬!」

一刀斬在無盡符文上,站在灰色之力上,發出激烈碰撞聲,雖然這一次再度碾碎了很多符文,但灰色之力極為詭異,竟然不懼刀茫,再度直奔林楠而來。

只是一瞬間的功夫,漫天的灰色之氣將整個生死台包裹,自然林楠也在範圍之內。

外面之人,甚至都看不到其中的情形,哪怕是天仙境高手也是一樣。

這種詭異的灰色之氣,能夠隔絕普通高手的神識探查。

「哈哈!」

這一刻,殷玉仰天大笑,真若是林楠轉身就逃,空間至高屬性規則的詭異空間之力,他的灰色之氣也難以見效。

但是,林楠竟然沒有躲,還想憑藉一把刀去對敵,簡直是作死!

「這次你必死無疑!」殷玉覺得暢快淋漓,一旦被這種灰色詭異之力包裹,哪怕是天仙境強者也可能被吸成乾屍!

生命至高屬性規則高手的最強手段!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灰色詭異之氣中包裹的林楠有了動靜。

「斬!斬!斬!」

這一次,林楠接連三道輕喝,接連三刀斬出,一刀比一刀強,一刀比一刀快!

「蓬!蓬!蓬!」

頓時,整個生死台上沸騰了,一道道巨響震動,哪怕是周圍的防禦禁製法陣也有些難以支持,閃爍個不停。

林楠的刀,快准狠,氣勢如虹!

三刀之後,詭異生命符文破碎。

然而灰色詭異之力依舊在不斷靠近。

毫不遲疑,依舊是一刀刀斬出,不慌不忙,哪怕是這些灰色之氣不懼,但一刀刀斬出,整個虛空都被林楠的刀斬碎。

頓時,一道道空間裂縫升起,瞬間將周圍漫天的灰色之氣吞噬。

片刻后,當生死台上的情形再度出現在眾人眼前的瞬間,所有人都震驚了。

林楠依舊手持長刀,一塵不染的站在原地,先前的一切彷彿都不存在一般。

不遠處,殷玉滿臉的煞白,充滿了不可置信之意。

「這不可能,你怎麼做到的?」

林楠依舊緩步上前,面帶嘲諷笑意。

「等你死了,就會明白的。」林楠輕笑,帶著一股人畜無害之笑。

然而聽在殷玉耳邊,卻如同雷擊。

「不……」

他不甘心,不相信,他是生命至高屬性規則的後期高手,林楠哪怕是進階到了空間一道的中期,但依舊比他弱。

他的最強手段,林楠竟然毫髮無損!

「送你歸西!」林楠已然靠近,聲音平淡,不悲不喜,但卻直接宣判了殷玉的死刑。

敢那般對崔慶下殺手,死不足惜!

這一刻,飛仙城內,無數人看的真切,也讓很多人感嘆不已,殷玉完了。

不是他不強,而且這個林楠太強了。

不虧是一個天人境就敢挑釁兩大仙族的猛人!

事實證明,真的太猛了,非同凡人!

林楠要動手,要殺人。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陡然間一道怒斥聲響起。

「住手!」

強大之氣,震懾全城,更是直指生死台之上的林楠。

一位天仙境的強者,而且屬於很強的那種,正從遠處疾馳而來,開口冷喝。

當即,強大的震懾之意直奔林楠腦海,這是一種仙威的震懾,若是換成普通的地仙境高手,只怕這種氣息足以讓他心中留下一股難以磨滅的記憶。

然而他是林楠!

尤其是,他是不懼!

不為所動,雙手舉刀,直奔而去,和之前的刀一模一樣。

看似緩慢,然而卻帶著必殺之氣,一往無前,一鼓作氣!

要殺人!

天空中,疾馳而來的強大天仙境高手見狀,頓時大怒。

「大膽,住手!」這位天仙境高手再度怒斥一聲,沒想到在自己的命令之下,林楠還敢動手。

隨即更是絲毫沒有多想,陡然間一掌打出,直奔林楠而去,想要阻止。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林楠根本不在意。

手起,刀落!

直到死的那一刻,殷玉根本沒有任何反抗之力,這一殺招,林楠沒事,但他幾乎耗干,直接被一刀劈殺。

揮手間,一顆仙核抓在手中,一枚須彌戒指,幾件仙寶出現在林楠手中。

至於直高空而來的攻擊,還未曾到林楠身邊,下一刻便直接在半空中被一座巨大的空間裂縫吞噬個乾淨。

無聲無息!

高空中,眼看著就要趕到的天仙境高手看到這一幕,險些直接暈死過去。

他最得意的弟子,就這麼被人在自己眼前給屠掉了?

「混賬,該死!」來人怒吼而出,氣焰滔天!

「不管你是誰,本座必殺你!」 路彥昭聽著秦未央這半調笑的話,有點懵:"佔為己有,什麼佔為己有,我怎麼不知道?"

看著路彥昭這副樣子,秦未央突然覺得,這人也有大男孩一般的可愛。

蝕骨情深離婚前夫,追求勿擾! 她笑著開口:"就是當年,我給你注射了沉風研究出來的藥劑,為你續命,幫你度過危險期,只不過,最終卻也讓你失憶,留在我身邊的事情,說起來,這件事情的確是我自私,不然的話,你也不會留在我身邊一年,那個時候,我們因為身份對立,你恨不得一輩子也不見我呢!我覺得,當時我做選擇的時候,明明知道,那個葯會讓你失憶,但是,還是自私了一把!"

秦未央說著,嘴角泛起一抹苦笑,沒人知道,每次提到這件事,她就會想到秦未銘。

秦未銘的死,說起來不怪任何人,但是,卻怨季修把他帶走了,不然的話,他當時就待在醫院裡,排異反應,或許會早早發現,早早得到相應治療,也不會要了命。

路彥昭見秦未央情緒低落,伸手將人攬在懷裡,他看出來了,秦未央想到秦未銘了。

他說不上來,自己心裡是什麼滋味,反正,挺難過的。

當初發生那麼多事情,他一直都在昏迷,所有的痛苦苦難,都加註在秦未央一個身上,結果,自己恢復記憶之後,還要跟她相忘江湖,她那個時候,其實也是怪自己的吧。

說起來,他也恨透了自己當時的冷情,在失去秦未央的一年時間,他無數次想,如果當時他沒有說那些話,秦未央還會不要命的去救玉玲瓏嗎?

可惜,那些話,都是假設,已經發生的事情,沒有人能改變。

路彥昭心疼的抱著秦未央,低聲安慰她:"別難受了,那些事情,都不怪你的,你給我注射藥劑,是為了救我的命,就算是有私心,那也是正常的,畢竟,人活著都有七情六慾,誰能沒有私心呢,說實話,我除了剛知道真相的時候,情緒有點激動外,其實,內心深處,是很開心的,因為我心裡跟你一樣,也想把你留在身邊!"

秦未央聽到他這話,轉身看了他一眼,一臉不相信的樣子:"你以為我會信你的話嗎?你怕是忘記了,你當初在朵朵生日宴會上,怎麼跟我說以後再也不見的話吧!"

路彥昭打了個哈哈:"那個是誰,那話真的不是真心實意的,那是在知道真相之後,正常的反應,我那算是一種冷刺激吧,我當時就是作,沒有經歷過太多的感情,還不懂得如何去維持一段感情,只覺得自己心裡難受,卻沒有考慮到你的心情,而且,我當時是有點口是心非的,我嘴上說著,相忘於江湖,可是,心裡卻想著,我說出這話之後,你會有什麼反應,而我們都在倫敦,有些事情,避免不了見面,怎麼可能見不著呢!"

秦未央聽到他這樣打臉自己,突然就笑出聲:"路彥昭,我真是沒想到,你還是這樣一個口是心非的男人呢!"

路彥昭有些不好意思:"那什麼……就是對感情不成熟,用口是心非來形容男人,不怎麼好!"

秦未央哼哼了兩聲:"你還知道不好啊,誰讓你自己想一套做一套的,對了,我剛才跟你說,我想把你佔為己有,是想跟你說玉玲瓏來著,你知道么,她抓我過去,就是想要將季修佔為己有呢!"

路彥昭有些吃驚:"啊,這女人腦子裡到底在想什麼! 霸寵田園:潑辣小娘子

秦未央嗤笑了一聲:"你要是知道她想什麼就好了,我覺得,她這人想事情,簡直太偏激了,她跟我說,她這次所做的事情,都是跟我學的,不過是做了兩年前,我也做過的事情罷了,她想這件事情,應該想了很久了,不知道早早就從哪裡弄到了沉風當年研究的藥劑,打算給季修注射,只可惜,季修這段時間一直在倫敦,玉玲瓏怕身份被發現,也不敢去倫敦那邊,她知道我在南希市,季修肯定會回來,只不過,她沒想到,你能那麼快就發現她的身份,她今天抓我,是迫不得已,當然了,她肯定也是知道,季修今天回南希市了,所以,才冒險的將計劃提前,她那會封住我的嘴,就是怕我跟季修亂說呢,因為在季修來之前,她跟我聊了半天,她說她沒有錯,我當年給你注射藥劑,讓你失憶,結果,我得到了愛情,跟你有情人終成眷屬,她現在也想效仿我當年的行為,給季修注射藥劑,她覺得,自己不比我差,肯定也能通過這件事情,得到真愛,我看她的樣子,像是精神有點不正常了,她跟我說那些話的時候,我當時心裡真的挺震驚的!"

路彥昭看著秦未央,聽完她的話,神情那叫一個複雜。

他喃喃了半天,聲音才正常:"她八成是腦子有問題,我們當年,那是逼不得已,我是不用那種藥劑刺激,可能熬不過去了,你是雖然有私心,但是,也是理智的選擇了讓我繼續活下去而已,她難道不知道,那種葯給正常人用了,會要命嗎?"

秦未央看著路彥昭,點了點頭:"我跟她說了,可是,我不知道她當時有沒有聽進去,所以,在她讓季修注射試劑的時候,我就擔心,那個東西會要命,她說那個時候麻醉針,我也不知道,她說的話是真是假,畢竟,她都瘋狂成那樣了!"

路彥昭伸手緊緊的抱著秦未央:"幸虧她以後不能再禍害人了,現在想想,你不見的時候,我真的還是心有餘悸!"

秦未央笑了笑:"我這不是好好的嘛!"

路彥昭聽到她的話,伸手颳了刮她的鼻子:"要不是季修的話,你不一定能好好的,說實話,這次的事情,我的確挺感謝季修的,當時,如果不是他撲上去,那顆子彈,就打在你的心口了!"

秦未央聽到他的話,想到當時的情形,她也忍不住縮了縮肩膀:"還真是,他救了我一命,我完了好好感謝他一番!"

路彥昭卻立馬霸道的拉住她,將她摁在懷裡:"你不用感謝他,我去感謝他就好了,你是我的人,雖然他救了你,但是,我不希望他有太多的機會跟你相處,你說我是吃醋也罷,使性子也罷,反正,我是不會讓自己女朋友,去見我情敵的!"

秦未央哭笑不得,可是,她心裡對路彥昭這種霸道,卻是非常受用的,她笑著點點頭:"好,聽你的,絕對不私自去見你的情敵!"

路彥昭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這才乖!"

兩個人正說著呢,唐雲飛提著晚飯,以及給季修買的生活用品回來了。

秦未央一個害羞,直接將路彥昭推開。

路彥昭差點從長椅上掉下去,秦未央手疾眼快的拉住他。

路彥昭看著空蕩蕩的懷抱,以及剛才差點坐在地上的情形,心裡那叫一個失落。

他轉過身,就毫不留情的,狠狠地瞪了一眼唐雲飛。

唐雲飛提著晚飯,被路彥昭瞪的摸不著頭腦,難不成,他走了之後,又發生了什麼?

他應該沒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再次做錯事情吧!

他哪裡知道,在路彥昭抱著女朋友的時候,他的出現,本身就是個錯誤。

他格外自覺地將晚飯遞給秦未央和路彥昭:"路總,晚飯我都吃過了,這是給你們帶的,季修的生活用品,我先去放在給他準備的病房裡!"

路彥昭聲音冷淡:"恩,你去吧!"

唐雲飛聽到這話,立馬溜了。

秦未央打開外賣盒,看著熱湯,沒好氣的跟路彥昭說:"先喝點熱湯吧,還有,你對唐助理態度好點啊,他剛才應該沒做錯什麼事情吧,你瞧你臉黑的,把人嚇的看見你就恨不得溜之大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