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月,我…,」藍星剛推開房門踏進半隻腳,遠處床邊的那道倩影就讓他整個人愣住,反應過來后猛然有種自己犯錯了的感覺,

「啊,,,」 考官皆敵派 ,被子也以迅猛之勢拉到身上,緊接著便是氣急敗壞的聲音傳來:「你…你給我出去,」

「呼、呼…,」看著被自己急忙關上的房門,藍星仍是感到呼吸有些紊亂,無地自容的感覺非常強烈,而姜晨這時卻是狂笑不已的調侃道:「哈…,藍星…哈,還好那小妞並不是什麼都沒穿,若是你再晚點進去,絕對就死定了的,哎喲,笑死我了,」

「晨哥,我…我該怎麼辦,」雖然什麼都沒看到,但藍星仍覺得理虧,心裡也是過意不去,

「哈…,」姜晨好一會後才止住笑意,緊著才是頗有經驗的教導道:「這個啊,你記得打死也要說什麼都沒看到,不然我可不敢保證你會不會有事,」

「我…,」藍星覺得自己本來就什麼都沒看到,但說出來好像連自己都說服不了,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天香城,夜家府邸,東院位置,

『平常除了小花外,沒人會進這間房,沒想到今天、今天…,』小月此時整個人蜷縮進被子里,感覺腦袋都快熱得發暈了,心裏面也是在不斷地說服著:『自己剛脫下那件家丁服飾,裡面還是有穿著內衣的,加上距離隔得這麼遠,他應該、他應該什麼都沒有看到,』

「我…我那個…眼睛比較好,」小月先前聽到過的這句話,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就在腦海中回蕩起來;心裏面也因此平靜不下來,忍不住發出煩躁的輕喊聲:「啊…,不行,我得跟他說清楚,」

小月終於是下定決心從床上爬起來,穿戴好后立即找向身處庭院的藍星,

另一邊,

察覺到久閉的房門終於打開,藍星便第一時間看向了那裡:有想象過小月穿女裝應該會很好看,但是如今首次看到仍是有種不真實感,這個女孩子怎麼會如此的清新、自然,

遠遠看到那傢伙無動於衷的樣子,小月就感覺心裡莫名的生起氣來,隨即也沒想那麼多,像習慣對待小花那樣,敲起了某人的腦袋:「你…你記住,以後沒有我的允許,不準再進我的房間,」

聽到小月這般合理要求,藍星也是急忙點頭回應,不再想過多停留的小月,剛轉身就聽到聲音傳來:「小月,那個…我……沒事、沒事了,」

本來就想避開那個話題,但藍星剛才突然的發話,讓小月沒法不聯想些什麼,聽到那傢伙最後竟然是說沒事,小月真的有想再敲下他的衝動,不過還是覺得先離開這裡為好,

看到小月重新回到房內,藍星不自覺的深呼口氣,剛才本想詢問自己要住哪間房,但發覺時機好像有些不對勁,最後便臨時改口說沒事,想著還是等小花回來再問,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天香城,夜家府邸,東院主房,

重新回到房內的小月,再次忍不住將頭埋進被子,感覺剛才真是超級窘迫的,臉上熱度好像怎麼也消不下來,

「呼…,」小月趕忙平復著呼吸,但很快意識到個問題:『剛才他為什麼不躲,難道…他真的看到什麼了,,』

小月越想越覺得有可能,也越想越覺得難為情,隨即小手猛敲起盤束著長發的腦袋,以求讓自己不再這樣胡思亂想;想藉由睡覺來平靜思緒,但卻發覺沒有絲毫睡意,

滴…時間推進,不知過了多久,

緊閉的房門被再次打開,小月立即就是猛的坐起,看到進來的是小花后,心裏面也是長舒口氣,反觀小花這時倒覺得非常奇怪,小姐今天睡覺怎麼穿這麼多,

「小姐,你知道…天星去哪了嗎,」沒看到藍星的小花,故而跑來詢問小月,

「不知道啊,他…怎麼了嗎,」小月這時很慶幸先前小花沒在場,不然自己真的是沒臉見人了,

「我剛才在幫他收拾房間,出來后就沒看到他了,」小花突然說起意外情況,小月這時也是在意起來,

接下來在小花的引領下,小月趕往藍星的房間,得知他選取離主房最遠的那間客房,小臉上也是忍不住氣鼓了起來:『他…他絕對是故意的,我…我有那麼可怕嗎,』

果真沒有看到藍星的身影,小月不由得感到甚是奇怪:『他這是去哪了,該不會是先前語氣太重,把他給嚇跑了吧,還是說…他走丟了,』

「因為我不認識道路,」想起藍星曾經說過的這句話,小月覺得還是走丟的可能性大:「小花,我們去找一下他吧,我看他天生就是個路痴,」

滴…時間回溯,場景不變:天香城,夜家府邸,東院位置,

重新回到東院的丫鬟小花,很奇怪藍星問起住房位置,以為他是不喜歡先前那間房,便說出了這樣的提議:「這排客房都沒有住人的,你可以隨便選哪間來住,」

「那我…住那間好了,」想起小月先前提出的合理要求,藍星下意識就選擇了最遠的那間房,

看到小花執意要幫忙收拾房間,藍星本想自己也來幫忙下,但小花卻是說什麼也不讓,最後不想只是干看著,便躲到了外邊的庭院,

再次看向遠處那緊閉的房門,藍星發覺自己先前沒有道歉,多少覺得這樣有些不太合適,但現在說什麼也不敢再進去了,

不多時,藍星看到後方走廊處有人在招手,本以為對方是會有什麼事,沒想到是後門見過的李管家,他想帶自己參觀下這座府邸,

面對李管家的熱情招待,想到待在庭院也沒事做,藍星便欣然同意了下來,只是沒想到…此行並非參觀這麼簡單,

只見李管家有意將藍星引向前院,同時也在交談過程中適時提出:「天星,聽小姐說你是來當護衛的,那能否讓我看下你的實力,畢竟小姐的安全是非常重要的,我的這個請求還望你不要見怪,」

李管家說的那是合情合理,藍星也沒意識到等待他的會是什麼:「不會,那李管家…你想我做什麼,」


聽到藍星毫無防備的答應下來,李管家心裡邊也是暗樂不已,急忙把他引領到附近的一個院子,並叫來幾名事先打過招呼的護衛,

「你們就隨便過過招,記得要點到為止啊,」李管家嘴上雖然這樣說著,但卻背對著藍星向那幾名護衛眨眼示意,

『那小子若是很厲害,你們就一起上;若是他不厲害,那就好好教訓下他,務必讓他知道我們府里不缺他那樣的護衛,』幾名護衛想起先前李管家的交代,看著對方少年的單薄身板,多少也感到有些下手不忍,但交代還是定要完成的,

滴…時間推進,場景不變:夜家府邸,前院位置,

藍星本想著只是隨便過過招,那就看看自己達到什麼程度,可沒想到一個閃身不及,小腹就被一拳猛然襲中,

「啊…,」超出預料的疼痛感瞬間傳來,讓藍星緊咬牙關的半蹲下來,

李管家完全沒想到事情竟會如此的順利,還虧自己特地叫來三名體型最壯的護衛:「天星,你怎麼樣了,還能不能行,」

「我…我沒事,」藍星強忍著疼痛回應道,這讓李管家也是於心不忍:『他這麼相信自己,而自己卻這樣做,是不是不合適啊,不、不對,不能被他的表面所迷惑,還是小姐的安全最重要,』

「呼…,」伴隨著呼吸的平復,疼痛感也漸漸消去,藍星這時可以明確的肯定,自己不是那位護衛的對手,或許形態力量才能對抗下:『怎麼辦,還是試一下吧,自己如今的全部戰力,』

「形態力量,啟,」隨著藍星的念想微動,他的眼眸顏色瞬間從黑色淡成灰色,這是血脈力量在武士階特有的改變,不過現今情況倒沒引起他人的注意,

「小心,我來了,」藍星突然的提醒話語,讓那位護衛覺得剛才下手太重,不過還沒等他細想那麼多,就感覺場上情況有變:『還好他有提醒,外加沒有武器,不然很可能就…,』

「你們…在幹什麼,」院子的過道入口處,突然傳來詫異的聲音,,原來是聽到這邊有聲響,小月她們聞聲趕來了,


看到自家小姐的突然出現,李管家當下覺得不能再拖延,便立馬示意正在交手的護衛,儘快結束這場過招比試,

『砰…,』少年身影的再次倒下,立即引起幾人的關注,

「小兄弟,你沒事吧,」與藍星交手的那名護衛,這次率先上前詢問道:剛才少年的氣勢激增,讓他絲毫不敢大意,力道也是全力使出,

「呼、呼…,」劇烈的喘息讓藍星一時沒法站起來,對於身上的疼痛他倒沒有太在意:『晨哥說的沒錯啊,武士階的武氣實在是不夠用,形態力量根本維持不了多久,』

「天星…,」一道緊張的叫喚聲,引起了藍星的注意,扭頭看到倩影正小跑過來,也就急忙勉強站立了起來:「我…我沒事,」


小月顯然沒相信那樣應付的話語,而是立即轉向李管家質問道:「李管家,你們這是在做什麼,」

「小姐,我只是想看下天星的實力,」李管家這時立即說出擬定好的理由:「如今已證實他並非很厲害,我看我們還是請過另外的……」

聽到原來是這麼回事,小月突然感覺很生氣,儘管說不出來為什麼:「李管家,他是我請來的護衛,那他就是我的護衛,以後…你別再管這件事了,」

小月氣惱的模樣,讓李管家害怕不已,印象中小姐從沒這樣生氣過,也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緊接著,小月沒管其他人的目光,急忙扶著藍星回往東院,這時不再像先前那般害羞與不自然:「天星,你是笨蛋嗎,李管家要試你的實力,你不會跟他說實話啊,說你不是來當護衛的,」

聽著小月擔心的話語,心裡邊的想法很明確,但卻怎麼也說不出來:『我…我不想你為我說的善意謊言,就那樣被我自己親手拆穿掉,』 李管家昨天的護衛檢驗,儘管他嘴上說自己沒事,但是今天整天沒出房門,讓小月仍感到歉意滿滿,以為他是心裏面不舒服,

昨天中午尷尬的事情,早已被意外給沖淡掉,如今看著窗外客房的盡頭,小月心裡仍是感到氣不過:「小花,你說他是不是笨蛋,明明自己不厲害,還硬要跟人家打,」

「嗯,」小花只能順著回應道,看得出來小姐很在意這件事,但不知道是真的生氣還是假的,因為這句話已經說過好幾遍了,

「小花,你說他會不會覺得我們對他不友善,你看他都整天躲在房間裡面不出來,」小月這時又想到另外一種可能,完全不知道某人的性格就是如此,

「可能吧,」得到小花這樣的回應,小月也立即決定下來:「不行,我得再去看看,」

「小姐,」小花這時突然叫住正要動身的小月:「你看都快要到傍晚了,不準備參加晚宴了嗎,」

「晚宴,,」經過小花的提醒,小月也猛然想起,突然覺得靈光閃現,小臉終於展露出笑容,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天香城,夜家府邸,東院客房,

對於昨天下午的意外事情,藍星知道沒法抱怨些什麼,李管家那樣做也無可厚非,反而再次意識到自己太弱,

藍星現在的情況是等著前往天火學院,而且也聽小月說不用等太久,所以今天沒事乾的他,就準備好好的修鍊下,看能否成功提升實力,

小月意外多次前來,打亂了藍星的計劃,但他也不好意思說受到打擾,畢竟如今是在她家裡面做客,只能一個勁的重申真的沒事,

本以為天色將暗,小月不會再找來,但藍星很快就發現自己想錯了:「天星,我帶你去個地方,」

小月臉上的笑意,讓藍星有些好奇,想到今天也是沒法成功提升,也就不準備拒絕小月的好意:「恩,去哪,」

「保、密…,」小月說的愈發神秘起來,藍星這時注意到她的穿著好像比較正式,整個人也隱隱散發出高貴靚麗的氣息,

「愣著幹什麼,走啊,」回過神來的藍星,急忙跟上了小月:剛才的微笑,真心很好看,

走出夜家後門,天色已經暗下,兩人朝著神秘未知的方向前進,

望著那漸深的黑暗,藍星突然浮現猜想,便忍不住問向小月:「小月,我們是要去…天香學院嗎,」

保留半天的神秘感,瞬間就被某人拆穿,小月當下有種失落,感覺不再會有驚喜:「你…你怎麼知道的,我還想……」

小月的反應讓人很意外,藍星也立即出聲解釋道:「我進天香牢房之前,去那裡參觀過一次,我…我不是有…有意的,」

「沒有啦,」藍星像是犯錯了的樣子,瞬間就把小月給逗樂:「我是看你整天沒出房門,所以想帶你去散散心,昨天的事情…真的很抱歉,讓你被打了,」

小月的又一次道歉,讓藍星也過意不去,只能再次重申沒事:「我沒事啦,雖然我不是很厲害,但我還是挺耐打的,」

「耐打,,呵呵,」小月這時徹底忍不住笑意了,這讓藍星以為自己又說錯話,

好一會後,小月才從笑意中緩過來,接著便不再營造神秘感:「待會學院那裡會有個晚宴,是為舉薦學員特地舉行的送別宴會,可以說是我最後留在天香學院的機會,」

「晚宴,」小月略帶不舍的話語,讓藍星明悟的同時,也讓他有些難以想象,,他不知道接下來會是怎樣的場景,只知道一開始若是知道要參加宴會,說不定自己就不會選擇出來了,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天香城,天香學院,院內空地,

這塊平時用來學員之間比試切磋的空地,此刻卻是燈火通亮、擺滿酒桌、學員聚集、熱鬧非凡,

望著如此熱鬧的場面,藍星並沒像小月那般興奮,感覺自己是融不進那樣的氛圍中的,

有位青年看到小月靚麗的身影后,第一時間便從人群中迎了出來,不過那名陌生的少年讓他身形一頓:「小月,你來啦,他…他是誰啊,」

有過前兩次的介紹經驗,小月這次非常自然的說道:「他是我請來的護衛,我帶他來隨便看看,」

「護衛,」謝天雲顯然不太相信這樣的說法,就算相信也覺得不會是普通護衛,不然哪會特地帶來參加宴會的:『上面的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年齡,好像只比小月大點,這怎麼可能是護衛,,』

藍星此時站立在人群外圍,卻是有種不太自在的感覺,因為有道目光正在打量著他,

「你認識小月多久了,」謝天雲終於忍不住問道,很想弄清楚對方的底細,

「我跟她…昨天才認識的,」藍星這麼說著的時候,突然有種非常強烈的錯覺:『自己與她是昨天才認識的,為何會有認識很久了的感覺,』

面對謝天雲不太相信的目光,藍星莫名其妙的想起孫戰意,上次被他無端誤會後,就引來一連串的麻煩,這次不管對方信還是不信,藍星都決定再次說明一下:「我跟她真的是昨天才認識的,如今只不過是請她幫個忙,等事情結束后我自然會離開,」

解釋讓謝天雲放下心中警惕,暗道若是小月認識其他男生,自己沒道理不會知道的啊,這果然是自己想太多了:「哈,這樣啊,那…玩得開心點啊,」

聽著青年的話語,看著熱鬧的場景,藍星卻感覺不到絲毫的高興,反而是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這裡…果然不適合我啊,』浮現這個念頭的藍星,內心突然萌發去意,想跟小月說下自己提前回去,但邁出的半步卻猛然停下:『還是…不要打擾到她的興緻,看她今晚這麼的開心,就這樣、回去吧,』

望著遠處的那道身影,默默的轉身舉步離開,明明知道這樣做是對的,可心中卻有莫名的感覺:『這是…孤單嗎,不,我不孤單,我還有…晨哥,』

漸漸步入黑暗,心情也已緩和,他知道自己不會參加這樣的宴會,因為絕不能容許自己像這樣放鬆,

離開之前,藍星還是忍不住回頭望去,依然第一時間搜尋到了她;離開之時,人群外圍的某道少女身影,引起藍星是全部注意力,

滴…時間推進,場景不變:天香城,天香學院,院內空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