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別胡來,不要為了一時的意氣之爭送了性命,我是為你好!」士兵有些不忍的說道。

「我知道,多謝!」林天成冷眼看了一眼那騎着地行龍高高在上的洪葉,「只不過城門這麼大,也不是這一個入口,非要找我麻煩,我也不懼!」

洪葉聞言頓時大怒,「呔……混賬東西,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你敢讓我李家走偏門入城?」

「我再說一遍,讓路,否則我殺了你!」

林天成淡淡的看了一眼洪葉,寒聲道,「滾!」林天成的脾氣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差,但是幾次三番對方都出言不遜要殺了自己,這就算是泥人也升起了幾分火氣了,何況……他林天成還不是泥巴捏的!

「你們要是求我,態度好點我興許一高興讓就讓了,但是你們一而再的挑釁我,別說我沒這個義務給你們讓路,就算有,我今天也不讓了!」

「好!很好……很久沒人敢這麼和我李家說話了,你想死,我成全你!」洪葉眼中閃過一絲殺機。

八重天,實力為尊,李家在這北境地位超凡,一般的仙門弟子見李家龍衛出行都會給點面子讓行,結果林天卻竟然敢叫板,這讓她直接動了殺意。

「想廈化為?」林天成冷笑,眼中也升起殺意,「你可以試試,正好我見識一下所謂的李家龍衛有幾斤幾兩,要是不敢動手就別吵吵,乖乖的呆在那等老子進城,否則我不介意殺幾個人助助興!」

話落,四方眾人寂靜無比,尋常人看家李家龍衛哪個不是客客氣氣的,即便是實力比對方強也不會如林天成這般和對方直接撕破臉皮。

畢竟,龍衛是李家的一張臉,所謂打狗還要看主人!

一時間,林天成的強引來了大批人的關注,一個個驚疑不定的看向林天成。

「什麼情況?多少年了沒見有人對龍衛發難了,這小子是瘋了吧?」

「天知道哦……我看那小子修為也算上不上多強,而且……據說好像是沒有門派,這樣沒背景沒實力的傢伙挑釁李家,這不是找死?」

「年輕氣盛啊……你說好好地和李家結仇作甚,讓個路而已,多大點事,非要把命搭進去!」

與此同時,烏邦城上,有幾位強者隱入虛空正注視着城門前發生的事。

為首一人國字臉,威風凜凜,正是烏邦城城主,八星道祖巔峰境的強者烏無神!

如果林天成在,就會發現,這烏無神雖然和瑤池聖地掌門皇甫雄同為八星道祖巔峰境,氣息卻隱隱比之對方強悍不少!

「城主,李家在我烏邦城前造次,要不要我出手教訓一下!」一名副將抱拳請命道。

烏無神微微一笑,擺了擺手,「不必,我想……李家這次可能踢到鐵板了!無師承?有點意思……」

「大人,你是說那小子能解決李家龍衛?」

「很奇怪?那小子有八星道祖中階的實力,雖然極力隱藏,但是我還是能窺探一二,要是沒有一點手段,在沒有師承的情況下能修鍊到他這個境界?」

副將聞言點了點頭,但還是有些不放心的道,「可我聽聞李燁年少,卻是天縱之才,年紀輕輕就已經是八星道祖初階之境,如果這次能和小姐喜結連理對我烏邦城而言……」

不等副將把話說完,烏無神冷哼了一聲,「我烏邦城鎮守北境,從不在乎攀權富貴,他李家如何於我何干?」

副將渾身一震,急忙躬身行禮,「屬下知錯,只是……我還是擔心那小子!」

烏無神微微一笑,「風平,你呀……就是眼力差了點,不然當初就不會追隨我來這苦寒之地了!早就成為一方將主了!你要是不信,我們打個賭如何?」

「城主這是……知道什麼消息不成?」風平也是眼前一亮,笑了笑問道,少了幾分死板。

他算是最早追隨烏無神的一批人,如今實力也入八星道祖境,對烏無神的一言一行更是了解無比,聽見這話就知道烏無神應該是知道一點什麼消息,關於城門前那小子的。

「前些天……瑤池盛會舉行了,只不過傳聞出了一名天縱奇才,橫掃同階奪得魁首,而且據說瑤池聖地秘境異變和那人也有干係!」

「大人的意思是?」風平有些難以置信的看了一眼站在城門前衣衫襤褸的林天成。

「我看過傳來的影像,就是他!」烏無神笑着指了指城門前的林天成。

…… 張凡低頭端祥著娜塔。

她臉色紅潤,神情既興奮又疲倦,那樣子就像剛剛經風著雨一樣,格外招人憐愛。

張凡伸手輕輕揪了一下她的髮絲,吃吃笑道:「幹嘛這麼緊張,不知道我這個人很老實嗎?」

「滾開,再碰我的話,我叫你死!」

張凡哼了一聲,「真是恐龍一般的奇怪動物。心裏那麼享受,嘴上那麼仇恨,心口不一!」

正在這時,娜塔突然叫了起來:「張凡,快看,快看,米拉動了!」

張凡打眼一看,只見米拉長長的睫毛在微微地動。

他急忙抓起她的手腕,號了號脈。

脈氣已經開始活躍,氣血流通順暢,特別是毒素引起的脈熱,此時已經降溫了,脈象之中已經感覺不到那種熱流了……

「好……」張凡長長地鬆了一口氣,「應該是見效了,應該是被控制住了,娜塔,這事,還得謝謝你呢!」

張凡說得是真誠無限。

而娜塔卻是冷笑無限:「為了你心上人,我也是拚了!我真是太傻了,這麼賣力地拯救我的天敵!」

她說的應該是反話。

儘管娜塔和米拉是「天敵」,但娜塔畢竟有一顆善良的心,不想眼瞅著年輕的表妹就此失去生命。

「以前,我一直對你不太了解,今天才發現,你其實挺善良,挺可愛的。」張凡道。

「呸!你想說我可愛就直接說吧,何必在前面加個善良做幌子?」

娜塔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張凡的話,令她心情大好。

「我是真心肯定你!」

「行了行了,我不需要你肯定,你趕緊出去,謝爾蓋正在走廊里等著呢,你趕緊向他報功請賞!」娜塔冷笑着,推了張凡一把。

張凡走向急救室門口,輕輕推開門,走了出去。

謝爾蓋和一群人,還有醫護人員,都候在走廊里。

見張凡一臉輕鬆地走出來,謝爾蓋忙上前,一把握住張凡的手,完全失去了老總應有的牛逼,一臉謙卑地問道:「張先生,情況怎麼樣?」

張凡點了點頭,「我用大華國中醫術,調節了她的體氣,暫時控制住了病情的發展。」

「啊?張先生治好了我女兒?!」謝爾蓋驚呼起來。

「嘩……」

周圍響起了一片掌聲。

「不不,現在就說治好了,絕對是為時過早。我只是控制了病情不再惡化,但是,毒素依舊在她體內,下一步,是要找到正確的解藥。」張凡沉着地道。

這時,旁邊一位醫生哼了一句:「未必吧!如果你赤手空拳就能把病情控制住,還要我們這些專家幹什麼?」

張凡一看,這位說話的醫生約有五十來歲,正在一臉不屑地看着張凡。

「這位是——」張凡轉向謝爾蓋。

「這位是米拉的主治醫生凡森教授。」

「噢,怪不得口出狂言!我見過的教授,大多是這個德性。」張凡輕輕地笑道。

「醫學是科學的一個分支!你們大華國的中醫,我當然了解!什麼中醫,說起來就是草本巫術而己!一點科學依據也沒有,什麼陰陽五行,什麼經絡脈象,什麼上火去火,什麼壯陽滋陰,完全是胡說八道!」

凡森被張凡罵了一句,頓時失去了理智,大叫起來。

張凡把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式,「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凡森你要是不信的話,請進來看看米拉小姐現在的狀態!」

張凡說道,回身推開急救室的門。

眾人紛紛走進急救室。

張凡發現娜截正彎腰站在米拉的病床前,她聽見了門響,快速的直起腰來,沖着張凡莞爾一笑。

張凡指著娜截,扭頭對希爾蓋,笑道:「剛才我使用的是中醫里的『陰陽吊氣大循環』,這裏需要一個女性的幫忙,多虧娜塔英勇獻身,才使我得以實施醫術。」

謝爾蓋聽了,眼裏透出極為複雜的神情:相對的相信,絕對的懷疑,還有親情的溫馨……

他沖娜塔點了點頭,「謝謝你。」

娜塔冷冷哼了一下,「有時,我並不是那麼討厭吧,叔叔?」

謝爾蓋還了一個冷笑,不過聲音里刪除了他歷來的那種惡意:「當然當然,如果米拉康復,我會考慮怎麼報答你的。」

看到眼前這兩個人唇槍舌劍,張凡緊抱雙臂,微笑旁觀,從每一句對話當中分析深意。

這兩個人……他剛才對娜塔的信任,忽然又被這番對話給打消了:娜塔,能真的希望米拉康復?

親情和仇恨,能這麼容易地彌合掉?

尤其是在不講中庸觀念的西方,對與錯,真與假,情與仇,從來都是尖銳對立的,根本沒有咱們大華國的中庸智慧來調節矛盾。

那麼,娜塔今天帶張凡來到這裏,究竟有什麼深意?

這時,凡森走到監控儀器前。

低下頭,觀察儀器上顯示的數據圖。

這些數據,實時反映出米拉的各個生命指標。

凡森看了一會,臉上慢慢地嚴峻起來。

他正了正眼鏡,直起身,打量了張凡一眼,「你在她身上施的巫術能持續多長時間?」

張凡早就料到凡森不會承認數據顯示的現實,鄙夷地道:「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不應該不相信數據。如果你硬要說中醫是巫術的話,那麼請你拿出一個比巫術更好的醫術來!要知道,在我進到急救室之前,米拉小姐生命垂危!不知那時你到哪裏去了?!為什麼不採取措施?呵呵,束手無策了吧?」

凡森對於張凡的系列攻擊也是有心理準備,假裝輕鬆笑了一笑,「如果中醫不是巫術的話,就不要弄這些假象來騙人,你能讓米拉小姐神志恢復清醒嗎?」

「讓她清醒,讓她重新坐起來,讓她重新走出醫院,這是我即將要做的。你如果有興趣,那麼就耐心等待,半個月內,這一切都會實現。」張凡笑道,「只不過,到了那時,你這個知名教授的臉,也只好塞褲襠里了!」

「我的臉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醫學科學!科學,與巫術永遠不能共容!我死也不會相信你能把米拉小姐治好!」凡森情緒激動起來。

。林慕啊,其實並不是不喜歡雁陽公主。

只是他知道自己這次面對的是什麼,怕自己死了之後,耽擱雁陽公主。

將心聲坦白后,雁陽公主忍不住直接撲到了林慕的懷裏,「你可是戰無不勝的白龍將軍,怎麼會死呢….我不許你這樣咒自己。」

少女一邊哽咽,一邊說着。眼中的淚水已經浸濕男子的衣衫。

不知為何,任小凡在遠處看着這一幕,心中竟沒有來的出現一抹酸楚…可能是這雁陽公主長得太像林詩九了吧…

林慕並……

《都市小道長》第一百九十七章:小凡夫君。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白毛原本只是想著要將葉天傾和邪佛攆走。

但現在!

他想著在要點錢。

葉天傾則是在故意挑釁。

像是白毛這種人,葉天傾也不是沒見過,你跟他們說道理是沒有用的,。

就直接動手就好了。

狠狠教訓他們,讓他們知道一下天高地厚。

狠狠的把他們按在地上摩擦,將他們都打怕了,他們自然就老實本分了,不敢在繼續鬧事。

葉天傾嘴角帶著笑意。

只是這笑意冰寒刺骨。

白毛激靈靈顫抖起來。

就在葉天傾如此看著他的時候,他忽然有一種感覺。

覺得自己好像是招惹到,不應該招惹的人了。

這讓他很是惶恐,很是恐懼。

他身體顫抖起來。

葉天傾則是淡淡的說道:「你不是想要錢嗎,想要錢的話就來吧,只要你能從我身上將錢拿走,那我就給你!」

「你,你……少在這裡故能玄虛,真以為我害怕你嗎?」

「你別在這裡異想天開了。」

「我手裡的刀可是不認人的,我要是動起手來,你瞬間就得死掉。」

他惡狠狠的說道。

但此刻他的放狠話,恰恰是因為他心裡沒底,因為心裡害怕,所以才放狠話的。

要不是因為害怕的話。

他沒必要說這些,直接動手就可以了。

「哼!」

「小子,我在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到底……」

白毛惡狠狠的咬著牙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