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呆……她的身份估計也不簡單,小呆的爸爸名叫肖功勛,他居然是一個極其古老的族群的遺留者!他隱約和我說起過一句,說他們的家族一直被詛咒!他要破除這個詛咒之類的話……」樂天也是眉頭緊鎖。

「小呆知道這樣的情況嗎?」蘇紫萱問。

樂天搖搖頭。

「小呆是絕不可能知道的,其實東海市古墓內的那具墓主人的屍體就是肖家人的先祖,不過所謂的肖家人早就隱姓埋名,就是這個肖姓就不知道改了多久,這裡面涉及的隱秘實在太大了,我一時半會也和你說不清楚。」他吐了口氣。

「那小呆的爸爸離開是他自願的嗎?」蘇紫萱追問。

「準確的來說……是他放過了我們,當時那個場景,如果他願意,他可以殺死我們!」樂天沉聲說道。

蘇紫萱驚了一下。

「那座古墓的墓主人是一個有毒的金屍!肖功勛可以控制這個金屍……而且根據我的估計,他一定還有一些其他不為人知的手段,如果他真的是墓主人的後代……那麼這個人的恐怖程度甚至遠遠的超過了巫門的人!」樂天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倒吸一口冷氣。

超過巫門?樂天用這麼嚴重的詞來形容小呆的爸爸?這一時間讓蘇紫萱不知道該如何介面。

「那……你不能和小呆實話實說呀!她會受不了的……」蘇紫萱看著樂天。

樂天想了想,點了點頭。

「我先去看看小呆的反應再說吧,先走了。」他說道。

「一起吧,我也要去警局。」蘇紫萱點點頭。

兩個人一同離開了別墅,直奔山海市警局,山海市警局裡的警察看到樂天回來了,一個個很熟絡的打招呼。

樂天徑直去了法醫室。

「小妮子……你徒弟呢?」他看著裡面忙碌的韓妮妮。

韓妮妮抬頭看了看樂天。

「你回來了?」她問了一句。

樂天點點頭,他四下看了看,沒看到小助理的身影。

「小呆去局長辦公室送一份資料,一會就回來了。」韓妮妮說道。

樂天鬆了口氣,看起來小助理現在的情況還算是不錯。

「你是不是要對小呆說什麼東西?」韓妮妮看著樂天。

「如果可以,我希望什麼都不用說。」樂天攤了攤手。

韓妮妮沉默了一會。

「這姑娘表面看起來還算堅強,不過暗地裡不知道偷偷哭過多少回,我都看到好幾次了,別人說他的父親可能和盜墓賊是一夥的,這讓小呆心裡非常難受。」她慢慢的說道。

樂天一愣,轉而勃然大怒。

「這特么誰說的!」他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

「警局的同事啊,畢竟東海市的報告已經傳過來了。」韓妮妮撇了撇嘴。

老實說,樂天這麼憤怒倒是出乎她的預料之外。

「混蛋!」

樂天轉身就走。

剛剛推開門,就看到小呆伸著手也要拉門,兩個人來了一個碰面。

「你回來啦!我剛剛就聽蘇隊說你回來了。」小助理驚喜的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我有點事要和你說。」他說道。

「你等等,我們有的是時間不著急,我先要回家一趟……蘇隊和我借我的頸圈用。」小助理看著樂天。

「我和你一起去吧。」樂天說道。

小助理想了想,點點頭。

兩個人離開法醫室,樂天卻拉住了小助理的手往局長辦公室走去。

「哎……你幹嘛啊?我剛剛去過局長辦公室了。」小助理疑惑的喊道。

樂天這是要做什麼?

樂天停下腳步,他看著小助理。

「我聽說有人在警局裡傳言,說你父親和盜墓賊有關?這特么是哪個王八蛋說的!有膽子給老子站出來!媽的……這些閑人,一天天坐在警局裡吃閑飯不說,嘴巴還特么不老實!誰特么讓我聽到再胡說八道,別怪老子不客氣!」他怒氣沖沖的罵道。

樂天的聲音很大,小助理都愣住了,這裡可是辦公區啊……

好多同事都在驚訝的看著樂天呢。

「走!我今天倒是要問問局長……他這個局長是怎麼乾的!」樂天哼了一聲,拉起小助理的手就走了。

小助理眨了眨眼,她只是有點呆萌,又不是傻子……樂天這麼做無非是讓那些流言蜚語強行制止罷了,她的心裡熱熱的,感動的看著樂天的背影。

「砰!」

局長辦公室的門被踢開了。

裡面的蘇紫萱和山海市警局局長嚇了一跳,兩個人驚訝的看著走進來的樂天和小助理。 大明之第一廠公 局長看到樂天的第一眼,他的腦袋瓜子就開始疼,這傢伙一來自己這裡一準沒好事,更不要說還是這樣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

「樂天……你要做什麼?」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

樂天瞥了蘇紫萱一眼,沒說話。

他來到局長辦公桌的面前,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

「啪!」

局長奇怪的看著樂天,在自己面前拍桌子瞪眼睛的人有是有過,但是沒有每次在自己面前都拍桌子瞪眼睛的,這貨如果自己記得不錯,他來自己的辦公室幾次,幾次都是拍桌子瞪眼睛……

「你身為一個局長,不能好好的控制警局內的流言蜚語,這些閑話已經對自己的手下造成了極大的心理傷害,你這個局長位置坐的還有意義嗎?」樂天看著他。

蘇紫萱吸了口氣,毫無疑問樂天是來為小助理打抱不平的……

「你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我警告你……你不要以為我治不了你!你少給我吹鬍子瞪眼的。」局長也是瞪著樂天。

「我吹鬍子瞪眼怎麼了?你有本事你治治我試試?」樂天也不說事了,他倒是和局長杠上了。

局長吸了口氣,這個混蛋……

還真以為自己不能把他開除了還是怎麼的?

蘇紫萱急忙拉住樂天。

「樂天,你好好說話……別這樣和局長硬剛。」她低聲說道。

「蘇紫萱!你給我站到一邊去,我還就不信不能治得了這個小子!天天在我面前吹鬍子瞪眼,你以為你是天王老子?山海市警局離了你樂天就不能破案了?我告訴你……你願意干你就干,不願意干你現在就給老子滾蛋!」局長也是怒了,他指著樂天的鼻子。

樂天眨了眨眼。

他突然笑了,笑的很奇怪,而且還特別的囂張。

他晃了晃手裡的手機,拉著小助理的手就往外走。

「樂天……」小助理擔心的喊道。

樂天扭頭看了看她。

「算了,和這樣的廢物領導也沒什麼好說的……我們走。」他說道。

聲音不大不小,局長正好能聽到。

蘇紫萱絕望的閉上眼睛,這傢伙……這是要徹底把路堵死嗎?

「砰!」

局長辦公室的門被關上了,蘇紫萱看了看局長,局長也是臉色陰沉,她張了張嘴,也不知道自己該說點什麼。

毫無疑問這件事的問題出在了山海市警局……

對於小助理父親的議論在警局裡面一直存在,蘇紫萱其實也聽說過,不過她當時嚴厲的喝止了這種行為,

不過人嘴兩張皮,只是靠蘇紫萱的喝止,哪裡能全部禁得住?

局長應該是不知道這件事的,但是樂天說的其實也沒錯,你身為局長你對自己的屬下的關心完全不到位!蘇紫萱絕對不相信局長沒有看到東海市警局傳過來的報告,可是他沒有對這件事發表任何言論!

樂天的脾氣……這個蘇紫萱實在沒有什麼好評論的,如果事情發生在樂天自己的身上,這傢伙對於別人的議論可以完全不在意,可這件事發生在與他有關的人身上……那這傢伙的反應就完全不同了。

「蘇紫萱!你看看……這個樂天簡直是毫無上下級!行事作風無法無天了!」局長惱怒地說道。

蘇紫萱沒說話。

她不想對樂天的行為作出評價。

局長看到蘇紫萱沒說話,他也微微皺眉。

「你有什麼意見?」他又問了一句。

「我沒什麼意見,事情是我們警局做的,流言蜚語也是從我們警察的嘴裡說出來的……樂天這次親自去保護肖華的父親,結果肖華的父親依舊出了意外,他這樣的反應在我看來是正常的!保護不了父親,女兒他是一定要護住的……」蘇紫萱慢慢的說道。

局長微微皺眉。

「樂天這幾天去東海市的情況你清楚嗎?」他問。

「我知道一些,但是具體的情況我也不太清楚,肖華的父親為什麼失蹤,目前還未知……」蘇紫萱隱瞞了樂天的話。

有一些東西,樂天和自己說那是因為他們的關係非同一般,但是蘇紫萱知道,這些話不能對外說……

「局長……您是打算放棄讓樂天做警局顧問了嗎?」蘇紫萱看著局長。

警局局長想了想。

「這樣的人……我留著有什麼用?留著把我氣死嗎?」他依舊壓不住心裡的惱怒。

自己一個堂堂局長,居然被一個類似臨時工的顧問當著面拍桌子,這讓他實在忍無可忍!

「那我先出去了。」

蘇紫萱看了看,也就不再多說……

有些事情,在氣頭上說什麼都是沒用的,等到事情過了,什麼事情以後好商量。

蘇紫萱剛剛離開,局長辦公室的傳真機就響了,一份文件被傳送了過來。

局長起身過去看了看,這是東海市關於考古領隊肖功勛的一份偵察報告,畢竟肖功勛是山海市人,必要的通報還是必須的。

「根據考古隊員廖科的證言,考古隊領隊肖功勛的離開並被自願,初步估計可能是脅迫,現在已經對肖功勛的情況補充偵查,但是他保護其他考古隊員的情況屬實!且目前沒有發現肖功勛有其他違反考古和法律規定的事宜……」

局長看了看,他的眉頭又皺了起來,看了看離開的蘇紫萱,自己剛剛是不是該忍住的脾氣沒忍住?

「樂天……」小助理擔心的看著樂天。

這傢伙會失去工作的。

「不是要回家嗎?我送你。」樂天倒是笑呵呵的說道。

醫女誘邪王 路過了辦公室,幾個警察看了看樂天和小助理,沒有一個說話的……

樂天哼了一聲,拉著小助理的手離開了。

「我說……這個樂天是不是看上肖華了?」一個內勤小聲的問。

「這個可不好說,要不然他能這麼緊張肖華?」另一個馬上介面。

「怪不得……剛剛居然還在我們面前指桑罵槐?還真以為自己是盤菜了?」

「啪!」

一隻鋼筆突然被扔了過來。

幾個聊天的內勤人員抬頭一看,蘇紫萱面無表情的站在不遠處。

幾個人心中一跳,馬上低下頭。

「你們一個個是不是閑的沒事做了?很好……從今天起,每天晚上給我加班兩個小時,將我們警局所有沒有破的懸案資料整理一遍,我要用!」蘇紫萱慢慢的說道。 之前看到電視機開着我就已經非常好奇了。只不過是上面忽然發生爆炸,所以我們立刻跑上樓去。上去的時候新聞聯播剛剛開始。這纔不到十分鐘,肯定還在播放新聞聯播。

但是爲什麼會變成動畫片,難不成有人換臺?可是,這女生宿舍樓裏面哪兒有什麼人呢呢。

“葉子,別愣着了。趕緊跟上來。”正在我想要看個究竟的時候,方大師和前面的羊駝子大聲的朝着我喊道。

我看到方大師和羊駝子他們已經走出了老遠,也就沒有繼續查探,而是朝着他們那邊跑了過去。

沿着原路返回。當我們跑到了十三樓的時候。迎面就撞上了過來的幾個人。

“冷叔,張叔。你們也來了?”我看到面前來的那幾個人,臉上一喜趕緊喊道。

“楊老爺子出啥事兒了?”冷叔和張叔看到羊駝子背上的楊老爺子。立刻朝着他那邊跑過去問道。

“老冷,先回去再說,小張,這邊你盯着點。”方大師說完話之後,示意羊駝子立刻揹着方大師開始下樓。

這時候,我們已經回到了校園當中,樓下停了不少的警車,整個學校裏面燈火通明,就在隔壁的宿舍樓窗戶前都站滿了學生,都在朝着這邊看過來。其實我很想去女生宿舍那邊看看的,不過現在確實不是時候。

等我們出來的時候,實驗樓的電梯已近能夠使用了,所以不用再次從十三樓爬下來,這也讓我們鬆了一口氣。剛纔羊駝子可是揹着楊老爺子走了很久,現在早都累的快要趴下了。

嚇到樓下之後,很多警察都聚集在那邊。他們想要第一時間就把我們幾個帶走,因爲這件事兒他們必須得趕緊掌握資料,畢竟這回不能白來。

“你回去告訴你們王局長,我以後親自跟他解釋。”正在我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羊駝子背上的楊老爺子醒了過來,有些虛弱的朝着面前的警察說道。

廢土生存手冊 那警察聽到楊老爺子的話之後,臉色變了幾下,最後還是讓我們幾個走了,不過張叔卻留了下來,畢竟晚上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必須得留下來一個給這邊一個交代。

冷叔接過累的快要癱倒在地上的羊駝子,一口氣把楊老爺子背到了我租的房子裏。

開門之後,發現沫寒和潘曉瑩林萌三個女孩兒早就已經起來了,看到楊老爺子的情況之後,幾個女孩兒也是一陣心驚。

“葉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潘曉瑩看到楊老爺子的情況之後,有些擔憂的朝着我問道。

“沒事兒,你們去睡吧,不過今晚估計你們三個得睡同一個房間了。”我指了指羊駝子和冷叔他們,晚上估計還得騰出來一個房間。

說是這麼說,不過我們還是全部都圍在了楊老爺子所在的房間,把房間裏圍了個嚴嚴實實。我其實也很想知道,楊老爺子他們進入實驗樓之後到底有什麼發現。

但是我們剛剛進去沒多久,就聽到楊老爺子用虛弱的聲音說道:“葉子,你和那幾個女娃都出去吧,楊樂,你也出去。他們倆留這兒,就足夠了。”

楊老爺子的手指了指冷叔和方大師,示意讓他們兩個人都留下來。

出來之後,我就和羊駝子去了原本林萌和糖糖的那個房間,而林萌她們三個女孩兒則擠在了同一個房間當中。

剛到房間裏我就迫不及待的問羊駝子,這幾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爲什麼他們會進入那個空間當中去,之前不是說要把那些地方都給封死的嗎?

羊駝子說,那天他和楊老爺子一起去了財經學院。本來這件事兒並不用他和楊老爺子一起的,只是楊老爺子好像有心要把自己的一些本事傳給他,所以就帶着他一起去了。當時他跟着楊老爺子先是去了湖心島,然後又去了水房那邊,最後纔去實驗樓。

他們去實驗樓那邊的時候,已經快要到晚上,不過自從那個山羊鬍子老頭和糖糖哥哥抓住之後,實驗樓雖然還處於嚴禁狀態,但是並沒有之前那麼嚴了,所以楊老爺子就帶着羊駝子在晚上進入了實驗樓。

本來,楊老爺子他們也覺得沒有什麼問題了,畢竟那些罪魁禍首都已經被抓了。而且羊駝子也進去過好些次實驗樓,所以對於裏面的情況還是非常瞭解的。

但是就在他們進入實驗樓之後,出現了狀況。

和我們一樣,進入實驗樓的時候,電梯是不能用的,所以走了樓梯。但是在樓梯上,也遇見了鬼打牆。

不管怎麼走,都困在了那兩層。楊老爺子當時還有心考教羊駝子,讓他來破這個鬼打牆。可是羊駝子花了整整一個多小時,試過各種辦法,根本就沒有辦法把這個鬼打牆給破開。這也引起了楊老爺子的注意。

楊老爺子本來以爲這東西很容易就能夠破解開的,沒想到,他竟然也足足用了一個多小時才破解開。

聽到羊駝子這麼說,我也不禁有些後怕,幸虧我當機立斷用了自己的血,不然的話我和方大師說不定還得浪費多長時間呢。

當楊老爺子和羊駝子把這兒破開之後,就準備要把這兒給堵死,但是他們出去之後找了大半天,根本就沒有找到任何的痕跡,從那兒上上下下好幾回,再也沒有進入到那個空間當中,最後只好先把這兒放下,朝着樓上爬去。

最重要的十二樓和十三樓上,楊老爺子把所有危險的地方都給堵死了。尤其在十三樓那邊,羊駝子去救湖心島的那個女孩兒,就是從這邊我綁繩子那兒下去的。那裏,是個非常重要的地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