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就一下吧,至少十幾萬的大眾也不算太丟人。」葉雄心想。

哪知道,走到車棚看到車子的時候,他徹底傻眼了,大眾的鑰匙,配著是一輛破捷達,那古董般的外形,長長的車頭,讓他有種崩潰的感覺。

「杜總,我起碼也是堂堂名揚國際大酒店的總經理,開這樣的破車,合適嗎?」葉雄打電話過去,氣呼呼地問。

「不要的話,我讓給別人了?」電話那邊,杜月華淡淡地問。

「不要白不要,總比開輛破摩托車好。」葉雄連忙說道。

開著破捷達,回到租房將東西收拾完之後,葉雄就去了楊心怡的別墅,剛剛進別墅,一個中年婦女走了過來,說道:「姑爺來了,小姐在客廳等你呢。」

「我先把東西搬上去。」

葉雄走到車后,將幾大麻袋東西扛了出來,準備朝別墅走去。

「姑爺,小姐已經把你需要的東西全都準備好了,這些東西,你不需要搬進去。」中年婦女道。

「為什麼不要?」葉雄奇怪地問。

中年婦女瞥了眼那些又臟又舊,彷彿不知道從哪個垃圾堆里翻出來的麻包袋,那眼神分明在說,這還用問嗎,以小姐愛乾淨的個性,肯定不會讓這麼髒的東西進別墅。

葉雄眼光何其銳利,一下就明白,但是他沒看到一樣,將麻包袋扛在肩膀上,走進別墅大廳。

這兩年,這麻包袋陪他闖南走北,不知道輾轉過多少城市,已經有了感情,怎麼能說扔就扔?

「姑爺,你不能把這東西帶進去。」婦女見葉雄扛著麻包袋進去,連忙阻攔。

葉雄根本就沒理會她,很快就走進了別墅。

此時的別墅大廳上,楊心怡正坐在沙發上,見葉雄扛著麻包袋進來,眉頭一皺。

「站住。」

「大老婆,怎麼了?」葉雄眼前一亮。

今天的楊心怡,身上穿著一套職業白領服裝,將完美修長的身體完全釋放出來。 超級模板抽獎系統 前突后翹,膚如白玉,發如垂柳,一雙眼睛特別清澈,如同秋天的圓月。

特別是那微微發怒的模樣,特別迷人,怎麼一個銷魂了得!

「誰是你大老婆,說話小心一點。」楊心怡眉毛一揚。

「你是我正牌的老婆,當然是大的了,以後還有二老婆,三老婆,四老婆……我準備組一支足球隊。」葉雄嘿嘿笑道。

看到他那沒心沒肺,玩世不恭的模樣,楊心怡眼神之中露出一抹厭惡,但是她還是保持了很好的修養,至少不會在下人面前發火。

「張嬸,你先出去吧。」

「是,小姐。」

等僕人張審離開之後,楊心怡目光落到葉雄肩膀上的麻包袋,說道:「你這麻包袋不能帶進別墅,扔了,需要什麼直接跟張嬸說,她會買給你。」

「這兩年,這麻包袋陪我闖南走北,不知道經歷多少風雨,歷盡多少滄桑,已經有了感情,怎麼說扔就扔?」葉雄斷然拒絕。

醜女大翻身 「一萬。」楊心怡淡淡地說道。

「不是錢的問題,這麻包袋跟我就像親兄弟一樣……」

「兩萬……」

「成交。」葉雄當機立斷。

楊心怡翻了翻白眼,這麼無恥的人,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想到兩人之間是因為一個約定在一起的,以後還要請他幫忙應付父親跟何浩東,所以還是決定忍下來。

「我幫你安排了份工作,是間大公司的保安部經理,你好好乾,別丟我的臉。」楊心怡說道。

「多謝大老婆關心,我已經找到工作了。」葉雄嘻嘻道。

「什麼工作?」

「一家酒店的總經理。」葉雄自豪地說道。

「哪家酒店?」楊心怡奇怪地問。

像葉雄這種人,別人會招他當總經理,那怎麼可能,所以她第一時間就覺得葉雄在說謊。

「保密!」

「不行,我必須知道你的工作,還有他的各個方面,不然到時候爸問起來,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楊心怡堅決地說。

「名揚國際大酒店。」葉雄只好說實話了。 「什麼,名揚國際酒店?」楊心怡吃了一驚,連忙說道:「那家酒店是何浩東勢在必得的,你去做總經理,只有死路一條。」

「多謝大老婆關心,不過是個跳樑小丑,我能應付。」葉雄說道。

見葉雄這麼堅持,楊心怡也沒有辦法,兩人結婚前說好了,不干涉對方的工作生活,她也沒有權利干涉葉雄的生活。

「老丈人什麼時候見我?」葉雄問。

「我爸有急事,出國還沒回來,過陣子再說。」

「那我先上樓。」葉雄說完,朝樓上走去。

葉雄的房間,就在楊心怡隔壁,這還是楊心怡害怕父母知道她假結婚,才讓葉雄住在她隔壁,以防不時之需。

「靠,這房間也太大了吧!」

看著裝修得十分豪華的房間,葉雄整個人撲倒在大床上,說不出的舒服。

「要是能跟大老婆在這麼大的床上滾上一滾,那滋味,少活幾年也值得。」葉雄忍不住說道。

剛剛說完,他發現門口正站著個人影,不是楊心怡是誰?

聽到葉雄說想跟自己滾床,楊心怡臉上頓時非常難看,那冰山一樣的臉龐上,雙目發出殺人的目光。

「我嚴重警告你,我們之間只是一紙交易,如果你膽敢對我起什麼念頭,我會讓你死昨很難看。」楊心怡恨恨地說。

「說說而已,又不犯法。」葉雄聳聳肩。

「說也不行。」

「那我在心裡想好了。」

面對這樣的無賴,楊心怡也沒有辦法。

接下來,她跟葉雄約法三章,一連說了十幾條不允許,無非是不允許葉雄進入她的房間,不允許用她的浴缸,半夜十二點鐘之後,不允許回家,不允許帶女人回來。

害怕他不記得,楊心怡將一張紙放到桌面上,說道:「上面寫得清清楚楚,白紙黑字,讀清楚一點,不然到時別怪我沒提醒你。」

葉雄連看都沒看,將紙撕了個粉碎。

「姓葉的,你到底是什麼意思?」楊心怡臉色刷地變了。

那可是她花費了不少時間,才做出來的,而且每一條條款,都經過認真思考,沒有哪一條是過分了,現在葉雄當著她的面撕毀合約,讓她非常沒有面子。

葉雄將紙團一拋,在半空拋出一道優美的曲線,落到紙簍中,這才嚴肅地說道:「你以為一張紙,真的困得住人的思想嗎,打個比方,你不允許我進入你的房間,如果我哪天喝醉了酒,獸性大發進去將你侵犯了,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那時候,誰還記得狗屁的約定。」

「不許你喝酒。」楊心怡連忙說道。

「最保險的辦法,是你睡覺的時候,記住鎖好門。」

「不需要你提醒,本小姐自然知道。」

「大老婆,沒什麼事的話請便吧,我還要好好休息,明天上班還要泡妞呢。」

楊心怡拋了個白眼,轉身走出葉雄的房間,回到房間之後,將房間門死死地鎖住,她還覺得不保險,決定明天叫人過來,多安裝把鎖,不讓那個下流的傢伙有機可乘。

第二天一早,葉雄起了個大早。

「姑爺,吃早餐了。」張嬸笑著打招呼。

「謝謝張嬸,一起吃吧!」葉雄笑道。

「我已經吃了,姑爺慢用。」張嬸說完,退了出去。

葉雄走到餐廳上,發現早餐挺豐富的,牛奶,麵包,雞蛋,小米粥,肉片,應用盡有。 橫推從拔刀開始 有錢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樣。

拿起一杯牛奶,葉雄喝了一口,記起忘記拿車鑰匙,於是上樓拿。

剛回房間,恰好看到楊心怡從房間出來。

「大老婆,早。」葉雄打招呼。

「嚴重警告你,不許叫我大老婆。」楊心怡臉色又寒了。

「不叫大老婆,難道叫你小老婆?」

楊心怡懶得理他,翻了翻白眼,從他身邊走過。

她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口花花的男人,沒心沒肺,沒有一點成熟穩重,這樣的男人,一輩子都別想有出息。

也不知道自己當時抽哪根筋了,居然選擇他假結婚。

葉雄聳聳肩,回房拿鑰匙,下樓的時候,他發現楊心怡正坐在自己剛才坐的位置上,拿起自己喝過的牛奶,正準備喝。

「老婆……」

「吃東西的時候,別出聲。」

野後 「可是……」

「有什麼話,吃完東西再說。」楊心怡冷冷地說。

這個傢伙,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她害怕他一出聲,自己連吃東西的胃口都沒有了。

唉!

葉雄只好坐到她的對面,一邊吃一邊打量楊心怡,思考著要不要將真相告訴她。

楊心怡吃東西慢條斯理,非常文雅,整個過程沒有發出一絲聲音,顯示出很好的教養。反觀葉雄,狼吞虛咽,兩人的吃相反差非常大。

由於楊心怡的事先聲明,葉雄吃東西的過程之中,始終沒有出聲。

楊心怡吃飽了,喝了口牛奶,這才問道:「你剛才想說什麼?」

葉雄指了指她面前那杯牛奶,說道:「老婆,你剛才喝了我的牛奶!」

楊心怡整個人定住了,低頭看了眼自己的杯子,剎那間滿臉通紅,一直憋到脖子上,雙目射出殺人的目光。

「我本想提醒你的,誰知道你說吃東西的時候不能說話,我只好等你喝完再告訴你了。其實我也沒喝多少,就喝了一口。」葉雄慢條斯理地說道。

楊心怡捂住嘴巴,飛快地朝洗手間跑去,半晌之後,傳來劇烈嘔吐的聲音。直吐得天翻地覆,日月無光。

「不就是喝了口水嗎,又不是懷孕,有必要那麼大反應嗎?」葉雄鄙視。

楊心怡從洗手間衝出來,手裡操著把菜刀,狠狠地撲過來。

「我了個去。」

葉雄抓起桌面上的車鑰匙,飛快地逃出別墅,轉眼就溜得不見蹤影。

背後遠遠傳來楊心怡的怒吼聲:「你這個混蛋,老娘砍死你,嘔……」

開著破捷達,葉雄回到飛揚國際大酒店,開始了新一天工作。

「葉總早啊!」前台小姐小紅打招呼。

「小紅,今天真漂亮,這小短裙,真是迷死人了。」

「真的嗎,這裙子我還怕太短了呢。」小紅眨眨大眼睛。

「我還嫌太長了。」

「葉總真壞,再短,就什麼都看到了。」小紅葉嬌嗲起來。

「我試試,能不能看到。」

葉雄扒在前台,跟前台小姑娘小紅聊得正歡。 杜月華從酒店外面進來,正好看到葉雄在調戲前台,頓時臉就拉了下來。

自己這兩天累死累活,覺都沒多睡,他倒好,還有時間調戲美女。

「葉雄,來一下我的辦公室。」杜月華命令。

「這是我的電話號碼,有時候打電話給我,交流交流。」葉雄悄悄塞給小紅一張紙條,這才跟在杜月華後面,進入她的辦公室。

進入辦公室之後,杜月華的臉拉了下來,恨恨地瞪著葉雄。

「華姐,別崩著臉啊,容易長皺紋?」葉雄無視杜月華的眼神,嘻嘻笑道。

看到他這副沒心沒肺的模樣,杜月華不由得苦笑起來。

「別動,就是這個樣子!」葉雄站起來,指著杜月華苦笑的臉,認真道:「華姐,難道沒有告訴你,你笑的時候,多麼的迷人嗎?」

撲哧!

杜月華忍不住笑了起來,胸前一對碩大波滔胸涌,一笑百媚生。

葉雄狠狠地吞了口唾沫,娘的,這少婦的誘惑太強了,如果不是自己意志力堅定,早就忍不住撲上去,做出禽獸不如的事情。

「別耍嘴皮子的,好好乾……。」杜月華正想說好好乾,怕這貨一時又想歪,連忙改口說:「好好工作,把酒店業績搞上去,到時候分紅少不了。」

「華姐,我一定會好好乾,干到你滿意為止。」葉雄嘿嘿笑,像條大尾巴狼。

杜月華又無語了,三句露本性,這個傢伙就這麼喜歡說黃段子。

「以後別跟底下一些員工搞暖味,你怎麼說也是堂堂的大酒店的總經理,雖然這職位做得太不稱職,但是也要注意影響。」杜月華提醒。

「華姐,我以後一定不在上班的時候搞。」

這傢伙的意思是,下班就可以胡作非為了?

杜月華頓時無語,揮了揮手,準備讓他出去,突然感到一陣頭暈目眩。

「華姐,你沒事吧?」

杜月華正想說沒事,突然感覺頭重腳輕,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

葉雄適時跑過去,將她摟在懷中,用力按住她頭上幾處穴道,片刻之後,杜月華悠悠地醒了過來,發現自己被抱著,一鼓男人特有的氣味鑽進鼻子里,頓時讓她臉色潮紅起來。

自從丈夫死後,她已經大半年沒如此接近過男人了。

此刻被葉雄抱著,心底像被小鹿撞著一般,有種害怕,又有種渴望,但是女人特有的矜持,還是讓她努力掙扎著坐起來。

「可能是這兩天太累,沒什麼事的,謝謝你了。」杜月華推開葉雄。

葉雄抱著杜月華,一鼓成熟女人的芳香,衝擊著他的慾望,只不過此刻,他沒有一絲佔便宜的念頭,反而有點擔心起來。

「我送你去醫院。」葉雄當機立斷。

「不用了,沒事。」

「這是可大可小的事情,不檢查過怎麼行,你忘記被車撞過了?」葉雄嚴肅地說道。

這是杜月華第一次看到葉雄如此認真的臉,她才發現,原來認真起來的葉雄,有一鼓特有的魅力,比起平時沒心沒肺的模樣,吸引人多了。

不等她答應,葉雄整個人將她抱了起來,朝外面走去。

「葉雄,你快放我下來,讓我自己走。」杜月華急道。

她是個結過婚的人,要是被人看見自己被葉雄從辦公室抱著出去,以後還有什麼顏面。

「你行嗎。」

「相信我。」

葉雄把她放下來,杜月華理了理有些亂的頭髮,這才回去對葉雄說:「走吧!」

半個時辰之後,葉雄跟杜月華去醫院,全身檢查的一次,得知只是由於撞車的時候身體沒恢復,血糖過低,加上操勞過度,這才暈倒的,沒什麼大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