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公主,離那勝雪遠一些,他們終究是仙界古老仙族,一直排斥我等,她的話,不盡為真。」雷鳴仙王也開口。

「哼!」寶公主很生氣,厥著小嘴,很不滿意的樣子。

反正她是認定了。

「你們兩個,也別跟著她胡鬧,以後城內不允許私自動手。」寶公主不好教訓,但不妨礙教訓自己的兒子雷動和肖聰。

「父親!」雷動開口,想要說些什麼,不過直接被攔了下來。

「你不是他的對手,真若是想殺你,你早死了!」雷鳴仙王直接開口說道。

這話,讓雷動臉色瞬間一白,肖聰也是一樣。

「別不信,他沒有盡全力,有所保留。」天痕仙王開口補充了一句。

「整個天庭,年輕一代估計也只有天賜和戰可能有些把握,你們還不夠!」

頓時,包括寶公主在內,臉色都又變了。

他們感覺到林楠的強,但沒想到如此之強。

「那我怎麼報仇?非要去找天賜師兄,找我大哥?」寶公主喃喃自語了一聲,聽的讓兩大仙王一陣苦笑。

「不許胡鬧,這次仙緣大會至關重要,有他加入,我們的勝算更大一些,青帝也是如此想法,所以你們都老實一些。」天痕再度囑咐了一聲。

且不管其他,他們看中了林楠的實力。

寶兒公主聞言,更不滿了,但卻無奈。

「反正無論如何,我是都不會饒恕他們的!」

無為城內,青木戰神得到衛煌的稟報,告知了這件事,當即開口笑了出來。

惹事,他不怕。

他高興的是林楠崔慶之強。

「兩個小傢伙,倒是有點像當初的我!」青木戰神自語輕笑了一聲,而後傳訊回去。

「放心,在天庭他們不會出事,寶公主那邊,我會去打招呼。」 路蘇寒下了樓,瞪了一眼路彥昭,很明顯不滿意他剛才對自家老婆的態度。

可是,礙著秦未央在,路蘇寒也沒有下了兒子面子。

他開口道:"都別說話了,先吃飯吧!"

戚薇薇看著秦未央:"未央先去洗把臉吧,一會我給你取點冰塊,敷一敷,眼睛就消腫了!"

秦未央笑著點點頭:"謝謝阿姨!"

路彥昭狐疑的看著秦未央和母親之間的對話,似乎的確沒有出什麼問題。

他目送秦未央去洗臉,剛回歸神,就看到自家親爹陰森森的看著自己,路彥昭心裡咯噔一下,剛才對太后說話的態度,肯定讓親爹不滿意了。

路彥昭對著自家親爹,討好的笑了笑,結果,路蘇寒冷哼了一聲,壓根沒搭理他。

路彥昭心中無奈。

吃晚飯的時候,氣氛格外的好,秦未央和戚薇薇一直在說話,似乎之前的確沒有發生什麼不開心的事情。

吃了晚飯,戚薇薇還給秦未央拿了冰塊敷眼睛。

最後,戚薇薇再三挽留,秦未央和路彥昭還是沒有留宿,路彥昭實在是想知道,晚上秦未央和母親到底說了什麼,為什麼會哭。

看秦未央的模樣,眼睛通紅,路彥昭第一反應就是,母親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可是,他仔細想了想,母親壓根不是那種不知分寸的人。

他自從看見秦未央哭了之後,這一晚上吃飯,就沒安心過,現在好不容易從家裡出來了,他早就壓不住心裡的擔憂了。

他看著秦未央,神情擔憂:"未央,你怎麼了?"

秦未央揉了揉眼睛,見路彥昭將車子靠邊停了,似乎也不打算走了。

她想到路彥昭回到國內這一年過的日子,她就心疼到了極點。

聽到路彥昭問自己怎麼了,秦未央不由得想到戚薇薇跟自己說的話,她的眼睛一下子就紅了。

她悶悶的搖頭:"沒事,我真的沒事,你別問了,先回家吧,回家后我告訴你!"

路彥昭沒想到,自己問了,秦未央居然還不願意說,他的情緒也起來了:"未央,我擔心了一晚上,你還讓我繼續等,我真的受不了的,你懂不懂?"

秦未央看著路彥昭心疼的眸子,一下子就心軟的一塌糊塗,她明明告訴自己,不要哭的。

結果,一開口,秦未央就哭了:"我離開之後,你是怎麼過來的!"

路彥昭一時間沒有明白過來,他頓了幾秒之後,才反應過來,秦未央說的離開以後,是指一年前,她被玉玲瓏設計,大火喪生的那一次。

他聯想到秦未央今晚的神態,一下子就心軟的不行:"未央,是不是我媽跟你說了什麼?"

秦未央難過的別過臉,眼淚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可是,她就是不想讓路彥昭看到她這個樣子,她這輩子,哭的都沒這麼難過過。

她吸著鼻子:"你別怪阿姨,是我讓阿姨告訴我的,我說,你之前從未瞞過我什麼事情,你一年前戀愛的事情,我都知道,你很信任我,但是,我想知道更多關於你的事情,阿姨也是存在心疼你的意思,就把你剛回國的事情,全都告訴我了,我……"

秦未央說著,打了個哭嗝,忍不住的擦眼淚。

路彥昭徹底明白怎麼回事了,他伸手,身體向著副駕駛那邊傾斜過去,抱住秦未央:"傻瓜,原來你是為這個難過的,我說今天晚上,怎麼都哭成個淚人了,已經發生的事情,不都過去了嘛,我們現在好好的就行,別再想那些事情了!"

秦未央固執的搖頭:"我心疼,我現在都不敢想,我稍微一想,心裡就難過的要死,我當時怎麼就那麼蠢,上了玉玲瓏的當,讓你難過至此呢,都是我的錯!"

路彥昭緊緊的將人抱在懷裡:"別自責,這不是你的錯,你是最無辜的,怎麼能怪你呢,我現在能重新遇見你,已經不敢再奢求太多了,你千萬別為了這些已經發生過的事情,傷了自己!"

秦未央吸了吸鼻子,路彥昭感覺自己的襯衣都被眼淚打濕了,他心疼的不知道怎麼哄懷裡的人才好。

秦未央腦袋往路彥昭的懷裡拱了拱:"好,我們不說以前的事情了,但是,你是不是也該告訴我,你身上有一個關於我的紋身呢,我們……我們都那樣了,我居然都沒發現!"

秦未央的聲音羞愧自責,路彥昭無奈的嘆口氣,輕聲溫柔道:"紋身在後背上,而且,我們這大半年,只在一起過一次,你不知道也很正常,當時你沒有注意,我就想著,總有一日,你會看見的,到時候再跟你解釋,卻沒想到,你早早就知道了,是我母親告訴你的嗎?"

秦未央點了點頭:"她大概也是怕我誤會你,尤其是知道了我改名秦未央之後,如果她知道我本來就是秦未央,肯定不會那麼擔心了,說起來,也是我對不住她,她跟我解釋的很詳細,知道我知道你以前的事情,也沒有瞞我,說你是個專一情深義重的人,所以才在後背紋了秦未央三個字,你不知道,我當時知道后,心裡是什麼感覺!"

路彥昭心裡低低的嘆氣,他就知道,這件事情,是瞞不住秦未央的,其實,他本來想過洗掉紋身,可是,他當時紋的那一片紋身,是一朵怒放的玫瑰,中間寫著秦未央的名字。

紋身太大了,而且,紋的格外精緻,他聯繫了醫院那邊,說是要用激光清洗,而且很疼很疼。

疼的話,路彥昭倒是不在乎,他是不想讓秦未央知道了太自責,可是,這個東西一次洗不幹凈,需要多清洗幾次,而且,最少也得大半年時間。

路彥昭自然是等不了那麼久,可是,他真的沒想到,秦未央能這麼自責。

他無奈的再次嘆氣,將人抱的更緊了,像是要融入自己的骨血中一般:"傻丫頭,你別再自責難過了,就算是沒有一年前那些事情,我將心上人的名字,刻在心臟最近的地方,難道也有問題嗎?我母親大約是覺得,你肯定會發現這個紋身,我來說,倒不如她來說,還能幫我說說好話,可是,她不知道,這個紋身會讓你自責,這個紋身,代表我們經歷的苦難和挫折,以後,我再也不會讓你置身危險中了,所以,未央,別再因為這個難過了,好嗎?"

聽著路彥昭溫柔的安慰,秦未央的啜泣聲小了不少,她伸出拳頭抵在路彥昭的胸口:"我知道這些事情已經過去了,再追究什麼,是沒有意義的,可到底是心疼!"

秦未央的手,摸著路彥昭身上刻著紋身的後背,聲音壓抑難過:"阿昭,當時紋身的時候,是不是很疼,這麼一片,想想都很疼吧!"

路彥昭笑著搖了搖頭:"你覺得我是怕疼的人嗎?再說了,這個再疼,也沒有失去你的時候讓我更疼!"

秦未央瞬間紅著眼睛,將頭埋在路彥昭的胸口,什麼話都說不出口了。

路彥昭低低的開口:"我說今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哭成那個樣子,本來,我還以為,我媽說什麼讓你不開心的話了呢,卻沒想到,原來,你哭的這麼厲害,都是因為心疼我,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坐在你面前嘛,你就別哭了,我們以後只會更好的,現在想來,當時我還只是難過,沒有殉情,不然的話,我怎麼能遇到現在這麼好的你呢,如果我殉情了,你卻獨活,那我豈不是虧大發了!"

秦未央沒想到,路彥昭現在還有心思開這些玩笑,她沒好氣的錘了路彥昭的胸口幾下:"你就知道說這些話,我還不知道你這人,面上風輕雲淡,心裡估計也難受的要死!"

路彥昭無奈的將人抱緊:"所以說,我這輩子都放不下你啊,想要找你這麼一個了解我的人,我感覺這輩子是找不到了!"

秦未央這會也緩過來了,在路彥昭懷疑輕哼了兩聲:"你知道找不到就好,還有,以後不許折騰自己了,你都不知道,我聽到你媽媽的話時,心裡有多難過,我都無法想象,你那段時間,究竟是怎麼過來的!"

路彥昭沒心沒肺的輕笑了一聲:"還能怎麼過來,反正渾渾噩噩就過來了唄,而且,我也知道的,我們彼此都一樣,我要是真的出了事,你性子這麼倔強剛毅,肯定也不會獨活,你一個女孩子都這樣,我這個大男人更別說了,更何況,我這不是活下來了,還等到你了么,所以,這些事情,都忘了吧,我可不希望你因為這些事情,傷心的虧了身體!"

秦未央伸手揉了揉發紅的眼睛,有些不好意思:"我哪裡有那麼嬌貴,哭一哭就能虧了身體,倒是你,一年前那麼折騰,沒有傷了根本吧!"

路彥昭搖搖頭:"沒有,後來都有注意了,尤其是再次遇到你之後,我還去做了檢查,我們以後還有很多年要在一起呢,你放心吧,我絕對不會讓你一個人孤孤單單的!"

秦未央聽到他這些話,心裡這才舒服了不少。 只不過,秦未央突然想到戚薇薇今晚跟自己說這些話時的神情,想到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卻還愧疚自己兒子心裡,有另外一個姑娘。

想到這些,秦未央就覺得自己不厚道,她看著路彥昭,有些不自在的開口:"阿昭,我之前不是跟你說,盡量別告訴你家裡人,關於我身份的事情了嘛!"

路彥昭點了點頭:"恩,我沒有告訴他們,你放心吧,這些事情,我會瞞著的!"

秦未央卻搖了搖頭:"阿昭,我現在想法變了,因為你母親不知道我是秦未央,她卻知道,你對秦未央有多情深義重,她現在很是擔憂我們的關係,一直對我很愧疚,我都能感覺到,所以,我想著,你找個機會,把我身上的事情告訴你家裡人,我覺得,他們都是明事理的人,應該能接受,他們若是知道我是秦未央,自然也能明白,你為什麼非我不可了,心裡也不會再對我愧疚了,不然的話,我以後面對他們,都覺得不自在,心裡有愧!"

路彥昭輕笑:"這就心裡有愧了,他們知不知道,其實無所謂的!"

秦未央搖頭:"不,有所謂的,你先提前跟家裡說一聲,幫我跟你父母道個歉,等到下次見面的時候,我再跟他們解釋解釋!"

路彥昭笑著看向秦未央:"你就不怕他們不相信那些話,覺得你是哪個仇家派來,想要害我的人嗎?"

秦未央囧了:"這倒是有可能,你要不然,跟他們仔細說說,我想,他們應該能相信你的,或者,讓他們考考我,我能證明自己的身份的!"

路彥昭笑著揉了揉她的頭髮:"好了,你既然想告訴他們,那我幫你告訴他們就是了,你放心,這些事情,我都會幫你解釋清楚的,他們是我的父母,會相信我的判斷的!"

秦未央看路彥昭說的這麼篤定,終於鬆了口氣。

只不過,想到自己之前的隱瞞,她還是開口:"一定要記得道歉,別忘記道歉,我下次見面再親自道歉,這樣誠意更足一些!"

路彥昭笑眯眯的看著她:"怎麼對我爸媽這麼小心翼翼的,他們不會因為這個生氣的!"

秦未央搖了搖頭:"他們是你爸媽,我總要尊敬一些,雖然知道他們人好,但是,我的姿態也代表我對他們的態度,我可不能輕慢了,我自己沒有父母,不知道如何跟家人相處,所以,只能摸索著來,如果有什麼事情做得不好,你一定要及時提醒我!"

路彥昭心裡感動的緊,秦未央這樣把父母放在心上,他心裡都不知道該怎麼疼眼前這個人才好了。

他點了點頭:"未央,你放心,這些事情,我一定會處理好的,該提醒你的地方,我也會小心提醒你,你跟平日里一樣,自然點就好,以後,他們都會是你的家人!"

秦未央紅著臉,緩緩點頭。

路彥昭看著秦未央這個樣子,只覺得心裡滿滿的,都是幸福。

秦未央看他傻看自己,沒好氣的抬頭:"你看我做什麼,現在都幾點了,我們還要不要回家了!"

路彥昭一愣,隨即笑著點頭:"好好好,現在馬上就回家!"

路彥昭說著,就笑著發動車子,向著家裡而去。

回到家裡,路彥昭用冰塊給秦未央敷了下會眼睛,這才拉著人去休息。

路彥昭非要拉著秦未央去自己房間,雖然秦未央說,兩個人分開睡,但是,今晚發生了太多事情,她最終還是沒有拒絕。

秦未央許是哭累了,看了路彥昭身後的紋身,她看的又紅了眼睛,路彥昭趕緊哄著人。

秦未央躺在路彥昭旁邊,一會就被哄睡著了。

路彥昭看她睡得舒服,像個孩子一樣,還砸吧砸吧嘴巴,他忍不住輕笑了聲,幫秦未央捻好被子,拿著手機,輕輕地走了出去。

路彥昭遇到事情,從來不喜歡隔夜。

他哄好秦未央,就給家裡打了電話。

戚薇薇接通電話,心裡有些心虛:"阿昭,你給我打電話,是有什麼事情跟我說嗎?"

路彥昭有些想到母親之前跟秦未央說的那些話,站在母親的角度,他也能理解,要不怎麼說,可憐天下父母心呢,處處為了孩子著想。

他輕笑著說:"今天晚上回來的太匆忙,都忘記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了,路彥琛找到葉一朵了,只不過,估計他還沒跟家裡說!"

戚薇薇聽到這話,頓時聲音都帶著驚喜:"這是真的嗎?那可真的是大喜事,你小叔叔和嬸嬸知道了這件事,肯定高興壞了!"

路彥昭笑著說:"那可不是,不光找到了葉一朵,葉一朵把之前那個孩子也生下來了,我哥現在是妻兒雙全,我那個小侄兒名叫葉厲誠,長得很是心疼,我跟未央還過去看了,未央很是喜歡那個小傢伙呢!"

聽到秦未央的名字,戚薇薇聲音里的笑意淡了淡:"阿昭,未央今晚回去還好吧,她……"

戚薇薇的聲音吞吞吐吐,路彥昭就知道,自己親媽肯定有點後悔,今天晚上說的那些事情了。

他無奈的輕笑了一聲:"媽,您是不是覺得自己今晚不該說那些話?這會覺得衝動了?"

戚薇薇有些愧疚:"我其實是想把有些事情說開,順便幫你說說情,我沒想到,那丫頭那麼心疼你,居然哭成了那個樣子,我當時都嚇到了!"

路彥昭聽戚薇薇這樣說,都能想象到當時的場面。

他嘆口氣:"可不是,她就是太死心眼,太心疼我了,要是一般人的話,肯定不會管我經歷過什麼!"

戚薇薇感慨的開口:"媽媽相信你的眼光,你找的兩個女朋友,我都很喜歡,這個姑娘對你那麼好,你可千萬別辜負了人家,之前那個姑娘,人是真好,媽媽也喜歡,可惜了,阿昭,我也知道你可能會想她,但是,人還是要繼續往前走的,你跟現在這個姑娘好好的!"

路彥昭終於明白,秦未央為什麼想讓自己告訴母親,她的身份問題了。

母親聽起來,的確很擔憂這個問題,可是,他跟秦未央都明白,只有戚薇薇蒙在鼓裡,她可不是擔心壞了嘛。

路彥昭心疼母親,自己這麼大了,還讓母親這樣操心,的確有些不孝順了。

他低聲嘆氣,聲音有些愧疚的開口:"媽,我給你打電話,其實是要說一件跟未央有關的事情,只不過,在這之前,我得先跟你道個歉,我是替未央道歉的,她覺得,這件事讓我來說比較合適,而且,之後見你和我爸的時候,她說自己還要親自道歉!"

戚薇薇有些不解:"這孩子,她跟我們道歉做什麼,是我們對不住她才對!"

路彥昭無奈:"媽,你先聽我把話說完!"

戚薇薇有些不好意思:"恩,你先說,媽媽不打斷你了!"

路彥昭這才開口:"她之所以這麼心疼我,對我的過去毫無芥蒂,其實,不光是她太愛我了,主要原因是,從始至終,她就是秦未央,所以,我非她不可,我喜歡的人,一直都是她,從來沒有變過,如果她不是她的話,我可能這輩子,就要孤獨終老了!"

戚薇薇聽得糊塗又震驚。

她糊塗,是因為這件事她有很多地方不明白,震驚是因為,她大概清楚兒子在表達什麼。

她的聲音震驚不已:"阿昭,你在亂說什麼,現在這個姑娘,不是之前交秦夭夭,是眾城集團的千金么?"

路彥昭緩緩開口解釋:"表面上看起來是這樣,其實,我也沒想到,她是未央,她一開始來我公司的時候,我其實就不明白,一個集團的千金,為什麼非要跑來給我當秘書,直到後來,她的種種行為習慣,都讓我覺得她像極了未央,那個時候,我就懷疑她,是不是別人派來的探子,直到那段時間,眾城集團鬧分家,秦峰和于慧敏離婚,她不得已出手幫助於慧敏,我才知道,她居然知道未央的賬號密碼,所以,我直接去找她對質了!"

戚薇薇雖然覺得難以置信,但是,這會也相信了些許:"所以,她承認了嗎?"

路彥昭苦笑:"她本來是不打算承認了,直到我將所有的證據擺在她面前,她最終才將前因後果告訴我,您可能不知道吧,她之前的確是眾城集團千金,可是,被她姐姐迫害,出了車禍,成了植物人,她出車禍那會,就是一年前,未央在倫敦火海喪生的時間,真的太巧了,有些事情,儘管我不想相信,可是,擺在眼前的事實,我的種種問題,她都能回答上來,而且,我的感覺不會出錯的,她給我的那種熟悉感,只有未央能給我!"

戚薇薇還是覺得有些難以置信:"阿昭,所以,她真的是未央嗎?她跟未央看起來,差別那麼大,我還是有點擔心,會不會是她故意營造那種相似的感覺?"

路彥昭搖頭:"媽,我這麼大的人了,你應該相信我的判斷的,她可以給我裝出未央的性格特點,可是,我之前失憶,跟未央在一起整整一年,之間發生的許多親密的事情,除了我們彼此,不可能有人知道!" 「爸,我……」既然覃老五都知道了,覃力也不隱瞞了,「那塊地值不少錢,等事情過了,我們就能賺一筆了。」

「阿力!」錢沒了能賺,但是一旦給人家留了把柄,那就是致命的傷害,覃毅立刻叱喝一句,讓覃力別再說了。

「你以為你很聰明是不是,人家把你們交易的信息,照片都拍到我這裡來了,你也不想想你的對手是誰,你跟紀澌鈞斗,你還嫩了點!」

被教訓的覃力,收到覃毅的暗示后,再加上聽到覃老五口中的話,覃力羞愧到不敢抬頭。

「爸,是不是紀澌鈞發來的信息,他想幹什麼,打算利用這個把柄威脅我們?」

撿回自己手機的覃老五深呼吸壓了一口氣,他差點就要被這個蠢兒子氣死了!

「沒有威脅,只說要把這些東西還給我們,還說那塊地的事情,不會再追究,從他發來的文字上看,應該也不想跟我們有什麼衝突。」興許可以這樣解釋,「老叔父和解的意思,極有可能也是紀澌鈞的意思。」

「爸,這樣正好,那我們就可以利用這個機會,一邊休養生息,一邊注意局勢,倘若紀澌鈞的能耐在三叔幾人之上,那咱們就……」後面的話就不用多說了。

覃毅的提議並不是完全沒有道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他必須得叫停一件事,以免白白葬送了一個那麼好的機會,覃老五趕緊給人發信息。

坐在覃老五旁邊的覃毅回頭看了眼那個還在低著頭的覃力,半個身子探過去時,壓低聲音,手輕輕拍了拍覃力的腿,「好了,阿力,打起精神來,別為了一件事就垂頭喪氣,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沒事。」羞愧過就算了,他又不是那種遇到難關就站不起來的人,抬起頭的覃力沖著覃毅揚起一抹笑容。

發完信息,覃老五又想起另外一件事,「阿毅,你手上是不是有赫戰洺送的股權?」

「除了赫戰洺送的,我私下還收到一些南氏和簡氏的股權,但是數量並不大,沒什麼用。」

「這樣吧,你把那些股權如數送到紀澌鈞手上,以表我們的誠意。」

「那我現在就動身去景城。」順道去找找沈呈那傢伙,他就不信,沈呈還能憑空消失,現在沈氏集團拿回來了,放著總裁不做,還要東躲西藏。

「我也去。」他跟著一塊去找沈呈。

「不急,我擔心你六叔那傢伙不甘心之前的事情,會私下對你們動手,等過段時間,平靜了再去景城也不遲,至於股權的事情,就交給別人去辦。」

「爸,還是我親自去吧,這樣才能顯出咱們的誠意。」

「對,爸,就算二哥不去,那我也得去一趟,咱們誰都沒到,就找一個外人去,萬一人家紀總覺得咱們沒誠意,不跟咱們合作,那豈不是白白給六叔送機會了?」

「我說你們兄弟倆,怎麼都爭著要去景城,那景城當真有那麼好,值得你們一去再去?」這可真不像平時的作風,平日里這兩人早把心思放在其他事情上了,又怎麼會為了一件事就爭先恐後去景城?

都想去景城找沈呈的兩人,相視而笑,「只要是能為家出力的事情,我們都會爭著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