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柳哥哥,你拉我幹什麼,這魔女只會害人,我要為民除害!」修雷還想擺脫容柳公子。

四方眾人聽着台上這三人東一句西一句的,大致也明白怎麼回事了,皆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嘆息聲、議論聲登時嘩然而起。

「釋寒毒乃天下間最霸道的五種奇毒之一,中毒者無一得活,哎……」坐在西首五位正中的葛二俠長嘆一聲,「天妒英才啊。」

「蒼上!」蘇九聞言心頭咯噔一跳,臉上的血色瞬間褪了個精光。

「可惜了。」葛二俠一側的松正門門主阮明東微微搖頭道。

「想當日,小女比武招親時,在我陸家莊,蒼上雖未曾出手,那般實力氣場,卻已令人嘆服。」陸建亭看着台上幾人,語意頗帶感慨,緩緩道,「不料如今,竟會折在一黑道女子手上。」

玉瑛璃凝望着台上的緋顏之人,卻面不改色,也始終不曾出聲。她信他!

另一側的黑白護法相視一笑,心中自是大喜。

……山腰處的小亭中,萬丈僧俯瞰著下方比武台上的情勢,平淡的念出一聲:「阿彌陀佛。」

「殿下是否太抬舉此人了?」華子康盯着信蒼曲,眼中閃過一抹不屑之色。

「華掌門認為,信麟會這般輕而易舉的死於釋寒毒?」坐在正中的紀衝風挑起半邊眉頭看一眼華子康。

華子康目光未離下方的比武台,接道:「不然呢?釋寒毒乃天下奇毒,藥石無醫,難不成此人還能百毒不侵?」

紀衝風沉默了片刻,側首看向萬丈僧,「大師兄以為如何?」

萬丈僧沉吟了一會兒,才開口道:「釋寒毒之所以有奇毒之名,乃因其毒性殊異,入體后即會化為一股霸道的寒流,瞬間融入血液,流至人體的四肢百骸,且有釋功之效,故即算功力深厚,也無濟於事。」

紀衝風唇角浮起一絲微笑,「那……若是怪醫域幽,能否解此毒?」

「怪醫域幽?」華子康、萬丈僧齊齊看向了紀衝風。

……「蛇妹好手段!」北首五位中的毒手黑蛟則憨聲贊道。

「我怎麼看這小子……」晏龍笙微眯雙眸,注視着信蒼曲,一條腿戳在椅子上,抬手抵著下巴,若有所思的呢喃道,「不像是中毒的樣。」

「那可是釋寒毒,這小子怎麼可能……」毒手黑蛟的話剛說到一半,忽然,只聽信蒼曲的聲音在比武台上悠悠的響起。

「金寨主早早退開,是認輸了么?」

那一刻,四方眾人皆沒有錯過,那個本該中了釋寒毒的人,竟沒有半點反應!

「你……」金蛇仙子驚愣的看着信蒼曲,微微打着顫兒道:「你怎麼還沒毒發?」

一愣之後,台下贊聲頓起。

「後生可畏啊!」阮明東望着台上,平靜的道。

玉瑛璃、蘇九等人見此當即笑如花開。

此刻那些青煙早已散盡,信蒼曲輕搖著紅玉扇,翩然一笑,又生無限風流,「本上沒有毒發,是不是讓金寨主失望了?」問完不待金蛇仙子接話,她又斂了笑,故作愧狀道,「若如此,本上還真是過意不去。」

「你……這怎麼可能?釋寒毒乃天下至毒,毒性霸道至極,你怎麼會沒事?」金蛇仙子嬌顏失色,眼中驚色未消,難以置信的問著。

周圍一下子靜了下來,這也是台下之人想問的,因此皆洗耳靜聽。

「火妖,你再不給本王快些解決了她,便休怪本王違約了。」昆吾迥諾輕輕搖著白玉扇,隨意的挑一眼信蒼曲,內力化音,幽幽傳出。

信蒼曲聞聲瞥一眼昆吾迥諾,緋瞳一眨,亦內力化音,回他一句,「迥王殿下若實在不耐煩,便自己動手呀。」

「哥哥,你沒中毒呀?!」這時,修雷笑着奔到信蒼曲身側。

「哥哥?」信蒼曲緋瞳看向修雷,「本上何時變成你哥哥了?」

修雷聽他如此問,揚著下巴不由分說的道:「你就是我哥哥!」

「呵呵……」信蒼曲輕輕一笑,再添無限妖惑,心裏倒是真有幾分得意這孩子。

「哥哥!哥哥!哥哥!」修雷見信蒼曲又笑了,也跟着歡喜,又連叫了三聲。

信蒼曲玉扇一合,「啪」的一聲,便敲在了修雷的腦袋上。

「唉呀!」被敲的修雷捂住腦袋,卻依然呲著小白牙咯咯的笑個不停,絲毫不像是剛受過傷的。

信蒼曲又轉眸看着金蛇仙子,「金寨主若是認輸了,本上可要走路了。」

「想讓本寨認輸,做夢!」金蛇仙子身形一轉,衣袖再一甩,六枚流星鏢分散發出,直刺信蒼曲全身上下六處大穴而去!

信蒼曲紅玉扇一橫,他身側的修雷便被一道無形的暗流推向了容柳公子。

之後那柄紅玉扇再一綻、一旋,六枚流星鏢竟頃刻沒了蹤影。

金蛇仙子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兩步,「你……」

「無招可用了?」信蒼曲仍在原地未動,淡淡的一聲,清朗而縹緲,似春日之風,拂煦了那畔楊柳,如夏日之雨,溫潤了那方枝椏,妖魅無雙,惑人無數。

這一語落入金蛇仙子耳中,她心頭卻陡然一震,莫名的,便湧上了一絲恐慌。

「可是……」信蒼曲話鋒忽然悠悠的一轉,看了看手中的紅玉扇,「本上還一招未出呢。」

金蛇仙子猛然一個戰慄,定定的看着信蒼曲,聲音顫成了碎片,「蒼……」

不待她一語成句,信蒼曲又極其平淡的道:「現在,金寨主也該接本上一招了吧?」。 第2807章

克里斯王爵低眸,在短暫的猶豫之後,最終也伸出了自己的手,握住慕安安的。

慕安安微笑:「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克里斯王爵笑著回應了一句,「那麼,我回去等你的消息。」

「慢走。」

慕安安坐在輪椅上,一直到克里斯王爵轉身離開了,她臉上的笑容才慢慢收了起來。

臉色帶著幾分沉重。

這時,宗政御撐著一把傘,來到慕安安身邊。

他蹲下身子,握住慕安安的手,感覺有些涼。

「冷嗎?」

問話間,他將慕安安的手放到自己嘴邊,哈了一口熱氣,想幫她取取暖,卻又感覺到了喉嚨處的一陣癢意。

連忙又站起身子,背過身,壓抑著咳了兩聲。

慕安安有些著急,「阿御……」

宗政御擺了擺手。

待喉嚨緩和了些,他又重新轉過身子,面對慕安安,問道:「他答應了?」

慕安安點了點頭。

還沒來得及說什麼。

宗政御又壓抑著咳了起來。

慕安安的臉上滿是擔憂,「阿御,你的咳嗽好像加重了,要不要到療養院,讓顧醫生給你檢查下?」

「咳咳!」

宗政御又咳了兩聲,他壓著嗓音,說道:「只是小毛病,今天下雨,天氣比較涼,所以咳得比較厲害,過幾天就好了。」

慕安安有些懷疑,「我感覺還是檢查一下比較穩妥。」

「沒事。」宗政御摸了摸慕安安的腦袋,安撫道:「只是一點小感冒而已,相信我。」

說著,宗政御又忍不住咳了起來。

慕安安看著他拚命壓制,卻又控制不住的樣子,心裡的懷疑越來越深。

但是,看到他這麼努力的樣子,她又實在不忍心去強求他。

而在慕安安正要開口時,便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七爺,我這邊結果已經……」

話到此,直接卡主。

顧書卿看著宗政御又看著坐在一旁的慕安安。

「什麼結果?」慕安安見顧書卿沉默,便追問。

「結果就是……」

「我之前讓顧醫生檢查我的身體,現在已經出結果了。」宗政御從容的回應,隨即轉頭看著顧書卿。

顧書卿立馬get到意思,當即說,「結果就是一場小感冒,可能有點支氣管炎,所以會一直咳嗽。」

「只是這樣?」慕安安反問,有點不太相信。

「難道你希望我出事?」七爺側頭,帶著趣味的看著慕安安。

慕安安立即搖頭,「我沒有這個意思。」

「乖。」宗政御伸手揉了揉她的頭,「所以,我是真的沒事,你不要擔心,更不要瞎想。」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治好你的腿,以及處理好67T實驗一事,知道嗎?」

慕安安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腿。

想到被寧修遠抓的期間發生的事。

寧修遠時一個病嬌狠人,做事會極端。

慕安安甚至懷疑過,寧修遠根本就沒有解藥這東西。

恐怕她……不太可能站起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你是在哪裏得到這異獸蛋的?」挽著洛天手臂的羅瑩,抬頭好奇問道。

「在一個秘境裏!」洛天不願意多說,只是回答了一點點。

原生森林之中的彩虹秘境,是姜始守護的秘密,是為了遇到魔導士而等待了許久的秘密,洛天當然不會隨意說出來。

而且那彩虹宮殿裏據說還有着世界的秘密,雖然洛天了解了不多,也算是知道世界的秘密在於那些魔王身上,也在那什麼虛無縹緲的世界之門中。

當然,羅瑩想要知道的話,洛天還是會告訴她的,只不過現在可不能說,因為還有個吳倩眉在呢!

見洛天淡淡的帶過了,羅瑩也知道洛天不想在此刻多說什麼,也沒有繼續問下去。

「比起這個,我倒是更好奇,倩眉你是怎麼感覺到這異獸蛋的,或者說你用什麼辦法感覺到的?」洛天扯開話題道。

「其實這是我們巫月教的一個辦法,從小我們的師父就教我們如何去感知別的事物,跟魔法感知力無關,這是我們獨有的方法!」吳倩眉如實回答道:「我也不知道這有什麼作用,只是師父讓我學我便學了,也不知道有什麼用,是什麼原理我也不知道……」

「能再仔細跟我說說,那是一種怎麼樣的感覺嗎?」洛天再次問道。

因為洛天察覺有點奇怪,因為這異獸蛋是在彩虹宮殿裏得到的,是在三位魔神消失之後出現的。洛天猜測,那很可能是魔神給洛天留下的東西。

既然是魔神留下的東西,那肯定不是什麼凡物,肯定有它特別之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