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她的人?」葉簡汐一怔。

慕洛琛點了點頭:「婉如在酒吧里和人鬼混,照片被人送到了媒體那裡,不過在照片被刊登出去之前,被攔截了下來。老太太知道了這件事情,才會那麼生氣。」

葉簡汐聽的心驚。

如果照片一旦被公開,婉如只怕是聲名狼藉。

而慕家也會因此事被人戳脊梁骨,也難怪老太太會動那麼大的怒氣。

「那會是誰害婉如……」

葉簡汐問出口,卻已經知道答案。

無外乎慕溫婉,陸少安。

可慕溫婉和慕婉如一起長大,真的能這麼狠心嗎?

還有陸少安,他就算不喜歡慕婉如,會因為想和她離婚,就故意設局害她嗎?

「是誰,我會查出來,不過無論是誰,最後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葉簡汐聽出他的怒意,開口說:「嗯,你媽那裡,我要不要去跟她解釋清楚?我怕她會因為宛如的事情,不喜歡我。」

「你有時間,就去陪陪她吧。」

「好。」

……

因著慕婉如的事情,下午的祭祖推遲到了明天。

老爺子把慕洛琛叫去,商量公司里的事情。

葉簡汐想了想,還是去找章子芩一趟,現在慕婉如出事,最難過的也只有她這個做母親的了。

慕洛琛不會安慰人,只能她去。

叫了王媽和自己一起,找到了章子芩所在的地方。

進房間里,傭人看到她,恭敬地請她坐下。

「章阿姨呢?」葉簡汐還不習慣改口稱呼章子芩『媽』。

「太太還在休息。」傭人抬了抬眼皮說。

「嗯,那我等著她醒來。」

這一等便等了兩個小時,期間傭人不停地添茶水,態度上不怠慢,可每次問起章子芩,都說她還在休息。

王媽有些不滿的說:「小姐,太太今天不打算見你了,你又何必……」

「沒關係,反正我回去也是閑著,我在這裡耗著,也能安心一些。」葉簡汐不動聲色的繼續喝茶。

她又怎麼會不知道,章子芩不樂意見自己。

可換位思考,她也理解章子芩。

一夕之間,自己的女兒和女婿不和,女兒甚至鬧出了醜聞,而這都是因為女婿和自己的媳婦有糾纏。

換成誰,都會生氣。

她就在這裡慢慢等,等章子芩消氣了,再好好的跟她說……

不知不覺中,又過了三個小時。

轉眼已經到六點鐘,外面天色擦黑,屋子裡才有了動靜。

葉簡汐忙站起來,可坐的時間長了,腿都有些麻了,所以一時有些站不穩。

王媽連忙扶著她。

章子芩出來,看到她這幅嬌弱的模樣,眉心皺的緊緊地,話裡帶刺的說:「你身體不好,來我這裡做什麼?等下出個好歹來,老太太還不是拿我問話?」

葉簡汐笑了笑說:「洛琛不放心章阿姨,所以讓我來看看。」

提到慕洛琛,章子芩的臉色好了一些,但終究是有些氣惱:「他不放心我,不會自己來?」

「老爺子叫他過去,商量一些事情。」

章子芩冷著臉,不說話。

葉簡汐接著說:「章阿姨,我知道你心裡有氣,可你別把氣憋在心裡,有氣就對著我撒吧。」

章子芩聞言,冷笑了一聲,說:「我怎麼敢對著你撒氣,老太太都發話了,整個慕家睡還敢找你撒氣。」 第81章我不打你,我敢親你!

章子芩說著,轉身要往外走。

葉簡汐想也不想,攔住了她的去路:「章阿姨……」

章子芩聽她開口,一臉的不耐,可以往的家教素養,讓她說不出更狠的話,只說:「你讓開。」

「阿姨,你不接受我這聲對不起,我就不讓開。」

葉簡汐的倔脾氣也上來了,站在原地不動。

章子芩說:「你難不成還要強迫我原諒你不成?」

葉簡汐說:「我不敢強迫,只是求你原諒。」

章子芩睨著她,說:「那你儘管等著吧。」

扔下這句話,章子芩又回了自己的卧室。

房間里其他人,看了眼葉簡汐,又看了眼緊閉的卧室門,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停了兩分鐘,傭人往章子芩的房間里送飯。

王媽再次勸說:「葉小姐,你還是回去吧,都等了一下午了,你懷著身孕,再耗下去對身體不好。」

葉簡汐搖了搖頭,「我再等等。」

她現在要是回去了,章子芩這氣又要多氣好幾天了。

所以還是再等等吧。

章子芩就算不看她的顏面,也要看著她肚子里孩子的面。

葉簡汐也沒坐著,而是在房間里來回的走動。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到了晚上七點鐘,慕洛琛得到了消息,找了過來,看著她一個人傻傻的站在客廳里,上前拉住了她的手,「你還沒吃飯?」

「我等下再吃。」

慕洛琛皺了眉頭,「都七點鐘了,再等就深夜了。」

說著,拉住她的手,「跟我走。」

葉簡汐擺脫了他的手,「我不走。」

「你不走,就準備在這裡餓著自己?」慕洛琛的臉上隱隱的有了怒氣。

葉簡汐抬頭看著他,清聲說:「我好著呢,哪裡餓自己了?剛才還吃了幾塊梅花酥……」

「葉簡汐!」慕洛琛打住她的話,「我叫你過來,是陪著我媽說話,不是讓你過來賠罪的。」

「我沒賠罪,只是章阿姨累了,我在這裡等等她,你餓了就先回去吃飯吧,我很快就回去了。」

葉簡汐推著他,往外走。

可沒推兩步,慕洛琛就停下來,抓住她的胳膊:「你不走,我也不走。」

葉簡汐有些無奈,他怎麼就不明白,她來這裡,是害怕因為這件事情,壞了他和章子芩的關係,要是章子芩知道他也來了,只怕會以為,是她故意把人叫過來的。

慕洛琛往椅子上一座,打定了主意陪著她留下來。

葉簡汐等了一會兒,見他真的不走,沉了臉說:「慕洛琛,你今天不走,以後我就不理你了。」

慕洛琛抿了唇角,頓了兩秒,說:「簡汐,我不用你來幫我,我媽那裡我會解釋的。」

葉簡汐愣了一下,然後莞爾:「你胡說什麼,我沒有……」

「既然你覺得我胡說,那就跟我走。」

慕洛琛堅定的握住她的手。

葉簡汐剎不住腳,急了:「慕洛琛,你給我放手,聽到了沒有!」

可無論她怎麼喊,慕洛琛都執意帶她走。

最後不耐煩了,直接抱著她起來,大步的往自己的院子走。

……

院子里漸漸的安靜了下來,章子芩對身邊的傭人說:「去外面看看,人走了沒?」

「是,太太。」

傭人出去,很快就回來了,說:「太太,人已經走了。」

章子芩嘆了一聲氣。

「太太,你既然不怪少奶奶,為什麼又不理她?」傭人忍不住問。

章子芩伸手,擺弄了下桌子上的花瓶,過了會兒說:「婉如是我女兒,她如今出了這種事,我能怪她嗎?這件事情,總要有個人,來背這個結果。」

哪怕知道葉簡汐沒做錯,哪怕知道婉如是咎由自取,做母親的依舊會偏向自己的女兒。

更何況,老太太已經發話,相當於變相的站在了葉簡汐那邊。

婉如這邊沒人護著,怎麼能行……

傭人點了點頭,說:「希望小姐能明白太太的心。」

「她能明白倒是好了。」

章子芩面帶憂色,「只怕有些人,不肯給婉如明白的機會。」

「有少爺看著呢,不怕。」

「但願吧……」

章子芩站起來,說:「跟我出去,看看婉如。」

「是,太太。」

……

「慕洛琛!你快放我下來!」葉簡汐也不敢大叫,只敢低聲吼。

可慕洛琛始終木著一張臉,抱著她往回走。

直到走回兩人的卧室,他這才把她放到床上。

葉簡汐爬起來,就要往門外走。

慕洛琛一把抓住她,按回了床上,漆黑的眸子里儘是凌厲,「你再敢往外走一步,信不信我……」

「你還能打我不成?」葉簡汐瞪眼。

「我不打你,不過,我敢親你!」慕洛琛說著,低頭在她唇瓣上咬了一下。

葉簡汐疼得眼睛都擠在了一起,「你混蛋!」

嗚嗚……咬的好疼……

「我可沒你混蛋,拿我們的寶寶開玩笑。」慕洛琛抱住她,語氣軟了下來,「簡汐,我說過,萬事有我安排,你別擔心,媽那邊這幾天不會鬆口的,你只要按時去她那裡轉一圈,做做姿態就好。」

葉簡汐捂著嘴,聲音囔囔,委屈的說:「可章阿姨都不肯見我。」

「她不肯見,你就在那裡坐著吃喝,幹嘛那麼傻,乾巴巴的站著?」慕洛琛捏了下她的鼻子,「我就沒見過你這麼笨的小笨蛋。」

「別捏了,我鼻子快掉啦~」

葉簡汐捂住鼻子,坐起來,離他遠遠的,「我是沒你聰明,我只是想著,精誠所至,你媽或許就原諒我了呢。」

「你可真是笨的可愛。」慕洛琛既無奈又好笑的說。

葉簡汐悶著不說話。

慕洛琛走到她跟前,把她拉起來說:「好了,這事情暫時不說,我們先吃飯。」

葉簡汐點了點頭,等著王媽把飯菜端進房間里。

可慕洛琛說:「今天我們出去吃。」

「出去吃?」葉簡汐有些不想去,主要是剛發生慕婉如的事情,現在這個時候出去,可不是給人當猴子看嘛。

「嗯,今天不得不出去,你這枚戒指,代表了慕家未來的當家主母,所以今晚必須出去。」

葉簡汐眼神發直的看著自己手上的戒指,雖然在老太太給自己的時候,就察覺到這戒指意義不同尋常,可她沒想到會這麼重要,竟然是慕家未來的當家主母。

「你怎麼現在才告訴我?」葉簡汐急了。

「我早告訴你也沒用了,老太太決定的事情,沒人可以轉圜。」慕洛琛握住她的手,十指糾纏,「既然現在給了,你也接受了,那就坦然的接受吧,別多想了。」

葉簡汐懊惱的,說:「你說的我都知道,可總覺得不好。」

慕洛琛抬手,攬住她的腰說,「有我在,沒什麼好不好的。」

葉簡汐想了想,也只能相信他了。

嘆了聲氣,說:「好吧。」

……

出了卧室,走到前廳。

甫一踏入,所有人都看了過來,和以前不同的是,每個人的目光里多了幾分的友善。

葉簡汐這才明白,為什麼中午,老太太把戒指給她的時候,這些人態度會轉變的那麼大了,當真是人人趨炎附勢。

「簡汐,阿琛,來做這邊。」

葉簡汐抬頭看向招呼自己的人,眨了眨眼睛,叫她的人是慕老太太第二的媳婦,之前從來沒有過交往,哪怕打招呼,也都是冷冷淡淡的,可今天卻主動和她打招呼。

葉簡汐看了眼慕洛琛。

慕洛琛微微的點頭,表示可以過去。

於是葉簡汐跟著他走走到馮梓雲跟前,叫了一聲:「二嬸。」

馮梓雲笑容滿面,「嘴真甜,簡汐,今天你們結婚,二嬸也沒什麼可準備的,這是二嬸的陪嫁,今天送給你了,可別嫌寒酸。」

話說著,馮梓雲往她手裡塞了一個禮盒。

葉簡汐知道不能推脫,就順勢說:「謝謝二嬸。」

「客氣什麼,等祭祖結束后,記得多往二嬸的院子里走走,二嬸沒女兒,就特別喜歡你們小姑娘。」

葉簡汐正想要說話,另一道聲音忽然響起。

「呦~二嫂,你什麼時候喜歡女兒了?我怎麼不知道?」

這道聲音尤其的響亮,整個大廳的人都聽到了。

馮梓雲聽到這個聲音,臉色當即變得不好看了,扭過頭,說:「三弟妹,你這是什麼話?」

葉簡汐回過頭,看到來人,開口說:「三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