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設計師,早啊。」

前腳剛和宋晴暖打完招呼的小職員後腳不忘跟著身邊的人竊竊私語,「不是聽說出車禍了嗎,怎麼看著跟個沒事人一樣?」

宋晴暖突然出現讓顧中淮有些意外,不過很快,他又壓了下來。

像是正在捕捉一隻敏捷的獵物,顧中淮的臉上,有一絲棋逢對手的快感。

這樣,才像她。

宋晴暖剛進辦公室,門就被人打開了。

顧中淮徑直走到沙發旁,俯身坐下,雙腿交疊。

自然的就像走進自己家一樣。

莫名的,宋晴暖恨及了他這副「宅心仁厚」的模樣。

「小暖,我聽說你出車禍了,怎麼樣,還好吧?」關心的語氣,卻是沒有半分要探望她的意思。

「怎麼?你不太滿意?」宋晴暖望向他,淡淡的嗓音里透著一股冷漠。

顧中淮拍了拍大腿,很是不滿,「這說的什麼話。」

只瞥了他一眼,宋晴暖翻開桌上的文案。

扯了扯嘴角,她的心裡沒由來的一陣好笑,說出的話,也是嘲諷十足,「我說什麼姑父你該比我更清楚才是。」

話裡有話。

顧中淮的手指,輕輕撫著手腕間的綠水鬼。

眼底的笑意,不似剛才那麼張揚。

「我不太清楚,小暖最近說話,總是讓人覺得意味深長。」

「呵。」

宋晴暖沒有看他,一頁一頁翻閱著手裡的文案。

忍住心裡滾滾而來的厭惡,她頭也不抬。

「姑父是個聰明人,手段通天。我不過就是個離了婚,偷偷躲起來過日子的女人,能得姑父放在心上,真是我萬分的榮幸。」

「只是,我實在是沒有姑父想的那麼有本事,姑父可千萬擦亮了眼,不要高看了我,省得一世英名,落在我這裡成了笑柄。」

重生之撲倒未來總裁 翻到文案的最後一頁,宋晴暖打開抽屜,拿出一隻鋼筆。

今天的方案,倒是做的不錯。

兩聲「唰唰」的簽字聲,文案的右下角。

「宋晴暖」三個字跡娟秀,行雲流水。

合上筆蓋,宋晴暖揚起下巴,「只是小暖最近可能有些做的不對的地方,讓宋門的同胞對我不太滿意……」

話落,直勾勾的眼神盯著顧中淮,等著他接話。

顧中淮面子快要掛不住,眼神飄向別處。

而後,他起身,仍舊是那副佯做關心的模樣,「是誰對小暖不滿意,你放心,我一定替你好好說說他。」

「如此,就謝謝姑父了。」

宋晴暖拖著下頜,說出的話卻沒有一絲溫度。

顧中淮碰了灰,不願多待。

就在他準備出門的那一刻,一道清脆悅耳的女聲叫住了他。

「姑父。」

宋晴暖神色愜意,靠在椅背上。

仿若在說著和自己無關的事。

「你說會不會沒等秦騁找到我,我就已經從宋門灰溜溜的逃了?」

話雖這麼說,可她的臉上,卻沒有半分畏懼。

這是宋晴暖第一次,在人前主動提起秦騁的名字。

此刻,她甚至有些慶幸自己和秦騁有那麼一層難堪的關係。

沒想到即使到了千里之外的臨城,她還是要利用秦騁。

她有事,不要緊。

可安之怎麼辦?

果然,在話落的那一刻。

顧中淮的臉色一下沉了下來,明顯沒有剛才那份淡若。

宋晴暖在秦騁心裡的位置,他真的說不準。

警告之意已經帶到,宋晴暖不願再多說一句。

「姑父,你去忙吧,耽誤你的時間了。」

「呵呵……好。」

顧中淮不自在的扯了扯唇角,轉身離開。

辦公室里落下難得的清靜。

「叮——」

正在這時,電話鈴聲響起。

宋晴暖拿起話筒,「你來了,顧黎。」 時隔多日,宋晴暖終於又見到顧黎。

因為提前打過招呼,所以一路上顧黎進來的倒是非常順利。

宮闈浮塵 「宋總。」

沒來得及關門,顧黎激動的上前。

「噓。」

宋晴暖伸出食指放在嘴邊,眼神瞥向顧黎身後。

「顧黎,我已經不是宋總了。」

順著她的視線,顧黎回頭。

半掩的門縫間立即就有兩三個八卦的身影別過頭,裝作若無其事的繼續手裡的工作。

這裡畢竟是宋門。

顧黎在心裡考慮再三,還是轉身回去將門關上。

「這裡……」

再次回頭,顧黎有些驚呼。

剛才她沒注意到。

一樣的擺放位置,熟悉的單人沙發。

和宋氏幾乎沒有什麼區別。

看透顧黎眼底的驚訝,宋晴暖沒有說話,只是繼續著手裡的工作。

「宋……設計師,你要的資料我帶來了。」

顧黎想起自己今天的目的,急忙上前從隨身的公文包里掏出一疊文件。

宋晴暖接過,仔細翻閱起來。

果然,顧黎每次都不會讓她失望。

「顧黎,幹得好。」

對於顧黎,她從來就沒有吝嗇過自己的讚賞。

共事那麼久,她們一起進步,也一起成長。

可以說,顧黎的到來是一束光,讓她在這冰冷的職場上看到一絲溫暖。

「對了,秦……騁那邊怎麼樣?」

雖然已經明知道自己和那個男人之間已經不可能,但刻意提起他的名字。

宋晴暖的心,還是不自主的宛若針扎。

和剛才與顧中淮提到秦騁時完全不同。

這一次,是她內心深處不可抑制的想知道秦騁的情況。

顧黎對他們兩人的情況了解的並不詳細。

她只知道,宋晴暖千里迢迢來到臨城,秦騁佔據了大部分原因。

顧黎坐下,將自己打探到的最近關於秦騁所有的消息娓娓道來。

「他最近好像沒什麼異常,一直都在忙著處理公司的內務,整天不是約見這個老闆,就是和那個股東打打高爾夫,喝喝咖啡。」

「唯一不同的,就是他去會所喝酒的次數越來越頻繁。」

「而且……」

顧黎欲言又止。

「而且什麼?」宋晴暖沒有抬頭,纖纖玉手不斷地在紙上書寫著下次會議的主題。

顧黎口中說的關於秦騁的情況。

似乎都在意料之中。

他就是那樣一個諱莫如深的男人,頂天立地。

彷彿天塌下來,他也絲毫不會皺一下眉頭。

「前段時間,好像他的家裡,有個女人一大早就出來了……」

時間突然靜止。

「唰——」

潔白的紙張上,突然劃過一道重重的筆痕。

宋晴暖獃滯地看著眼前整整齊齊文字。

女人?一大早?

怕是已經一整晚都待在一起吧。

身體永遠比理智先做出反應。

腦海里頓時就有了秦騁與別的女人交織的畫面。

巨大的失落,瞬間像毒蛇一樣纏繞著宋晴暖。

她彷彿快要透不過氣來。

為什麼?她會感覺那麼痛苦?

霎那間,宋晴暖乾澀的眼眶竟有些發濕。

「宋。」此刻,顧黎是她的摯友,「你沒事吧。」

說完,顧黎抱歉的伸出手,想要安慰眼前臉色發白的女人。

然而,當她快要碰到宋晴暖的肩膀時,一隻冰涼的手腕擋住了她。

「我沒關係的,顧黎。」

宋晴暖的嘶啞的聲音響起,卻引人陣陣心疼。

顧黎轉頭看去,剛才還平靜似水的眸子,此刻那裡竟溢滿了悲傷和失望,但卻又帶著無情。

「我……」顧黎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真的沒關係。」宋晴暖的唇明顯已經被她咬得發白,「顧黎,你幫我把這份文件交給宋敏吧。」

話畢,宋晴暖從抽屜里抽出一疊資料,轉移了話題。

「宋敏?」

顧黎有些措手不及。

蜜愛萌助理 她雖然沒有見過本尊,但經常有在電視節目上看過她的談話。

宋敏——宋門擔任時間最長的女股東,年紀輕輕就已經獲得碩士雙修學位,早年發表的《社會心理學》轟動一時,在上層社會裡廣為流傳。

顧黎還就任大學時,身邊不少女大學生將宋敏做為標杆,她也是其中一個。

一想到馬上要見到真人,顧黎剛才還尷尬萬分的內心,忍不住有絲雀躍。

然而,沒有注意到顧黎的眼神變化,宋晴暖似乎是想起什麼,「算了,還是我親自去吧。」

她確實有一陣子沒去見宋敏了,有些面上功夫,還是得做做。

「顧黎,你先在這裡稍作休息,我一會兒就來。」

「哦……好。」顧黎應著,些許遺憾。

宋晴暖開門的一瞬間,立刻便有三三兩兩打量的目光襲來。

眾人的視線在對上她那雙凌厲又無比冷漠的目光時,停頓一秒后,又都頗有默契的瞥向別處。

冷暴力,大概就是這位宋大設計師本人吧。

宋晴暖臉上是一貫的風輕雲淡。

這些人在想什麼,她不想知道,也不屑於知道。

依舊是自信從容的步伐,宋晴暖很快便來到了宋敏的辦公室旁。

宋敏的辦公室只用兩層隔音玻璃隔著,此刻,裡面的百葉窗是拉開的。

透過縫隙,宋敏的助理正在清掃灰塵,桌上,放了一疊厚厚的還沒有批閱的文件。

宋敏不在?

顯然,不止是今天不在。

助理似乎也看到了宋晴暖。

她開門,「有什麼事?」

「我來給宋董事長送些資料。」

助理接過她手上的資料,話也沒說。

她的心裡,其實是不喜歡這位新來的宋設計師的。

「等一下。」宋晴暖出聲,叫住了正準備轉身離開的助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