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小姐請說。」

「你能幫我再找一位醫生嗎?阿崢剛做了腦部的手術,我想請一位醫生,過來照料他。」

「沒問題,我立刻去聯繫醫生。」

「嗯,好。」

妞妞點頭。

富特三十度鞠躬,轉身去辦事。

……

喬崢扶著妞妞,走到最奢華的卧室跟前說,「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待會兒起來,咱們吃午餐。」

「你也早點休息,坐飛機那麼久,又站著,累了那麼久,你的身體,肯定支撐不住了。別太勉強自己了。」

「好的。」

喬崢笑容滿面的低頭,在她的臉頰親吻了一下。隨後,離去。 妞妞進入卧房,到浴室里,簡單的清洗了下身體,而後換了身乾淨的睡意,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米國的早上十點鐘,A市那邊應該是凌晨兩點了。也不知道爸爸媽媽睡著了沒,她想給他們打電話,報

平安呢。

糾結了幾秒,她決定發一條信息。

若是他們還沒睡著,看到自己的消息,肯定會打電話過來。若是睡著了,那就等他們醒了,自己再撥打電話回去。

編輯好了一條信息,發送了出去。

妞妞等了大概兩分鐘,見還沒有電話打來,倒在床上,準備休息時,手機忽然嘟嘟了幾聲,顯示有視頻邀請。

妞妞趕緊坐起來,接通了視頻。

慕洛琛看到她平安無事,說:「清歡,到米國了嗎?有沒有感覺到不舒服?或者,哪裡需要改進的地方?你別跟富特客氣,儘管吩咐他去做事,知道了嗎?」

「爸爸,我這邊一切都好,富特安排的都很妥當,你用不著擔心。」妞妞看了一眼視頻那邊,只有慕洛琛一個人,小心的問:「我媽呢?她……還沒原諒我嗎?」「你媽哪裡會不原諒你?她只是捨不得你。她真正不想原諒的是我。」慕洛琛苦笑,「不過,你不用擔心,你媽心軟,我跟她又老夫老妻了那麼多年。她再怎麼生氣,也不可能跟我離婚啊。遲早,會原諒我的

。」

「對不起,爸,是我連累了你。」妞妞滿臉的歉疚。

「傻女兒,我是你爸,說什麼連累不連累的?」慕洛琛笑道,「好了,你平安無事,我就放心了。坐那麼久的飛機,肯定累了吧,趕緊上床休息。」

「嗯。」

妞妞掛斷了視頻,將手機放在了桌子上,鑽入被子里,望著天花板,一時覺得甜蜜、一時覺得悵惘,一時又覺得愧疚……

抱著複雜的情緒,漸漸地沉入了夢鄉。

……

等再醒來時,妞妞是被疼醒的。她捂著自己的肚子,感受到腹中的胎兒,有力的踹著自己的肚子,驚嚇的不知所措。

喬崢走到門口,打算把妞妞叫起來,出去吃飯的。

聽到她的喊聲,趕忙衝進了房間里。

看著她傻愣愣的捂著自己的肚子,喬崢以為她腹中的寶寶出事了,焦急的走上前,問:「怎麼了?清歡,你沒事吧?是不是寶寶出問題了?我這就帶你去醫院。」

話音落,他彎下腰,打算被她起來。

卻被妞妞抓著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感受到掌心被輕輕地踹了一下,喬崢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它在踹我!」

妞妞眼裡噙著淚光,說不出驚喜還是驚嚇。

撒嬌影後分外甜 喬崢也是頭一次,這麼近距離的接觸孕婦,尤其對象還是自己喜歡的人,手腳都不知道放在哪裡了。

看著清歡慌亂的模樣,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抱住她安慰道,「別怕,小傢伙在跟你打招呼呢。清歡,這是你的寶寶,它想跟媽媽打招呼呢。你輕輕地摸摸它,它感覺到你,就會安靜下來了。」

他握住清歡的手,去輕撫摸孩子。

妞妞嚇得搖頭。

嗚嗚嗚……好可怕……

她不想要這個寶寶了……喬崢也不勉強她,而是代替她,隔著衣衫和肌膚,輕輕地撫摸寶寶,同時低聲說:「乖孩子,我知道你很想出來,可是你還沒到時間,來這個世上哦~你乖乖的待在媽媽的肚子里,不要嚇唬她好嗎?等你出

來了,我陪著你好好地玩……」

也不知道孩子是聽懂了他的話,還是被他的輕撫安慰了,漸漸地平靜了下來。

妞妞感覺到肚子里的寶寶,不再有動靜了,撲通撲通狂跳的心臟,這才恢復了原有的頻率。

喬崢睇著她像小兔子一樣,通紅的眼睛,說:「小傻瓜,這可是你的寶寶,你怎麼能被他嚇到呢?真是傻得可愛。」

妞妞抽了抽鼻子問,「它會不會以後都這麼動呀?萬一它力氣再大點,把我肚子踢破了,那該怎麼辦?」

「不會,寶寶有分寸的。」

妞妞聽到這話,放下了心。可依舊愁眉不展。

喬崢拉著她的手,問:「怎麼了?還是這幅神情?」

妞妞張了張嘴,想說什麼,但話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算了,為什麼。我們去吃飯吧。」

說著,她起身要走。

喬崢卻將她拉了回去說,「說一半話,留一半話。你這未免也太氣人了。」

妞妞輕咬了下唇,下定了決心坦白道,「阿崢,我不想對這個孩子產生任何感情。等它生下來,我爸就會安排人,把它送走。你以後,別對它那麼好了。」

只要想到,這個孩子流著顏溪一半的血,她就沒辦法忍受。

如果不是非生下這個孩子不可,她真的早就將它打掉了。喬崢聽到她的話,愣了愣,說:「清歡,我知道你為什麼那麼排斥它。可是,不管孩子的父親怎樣,這都是你的骨肉,它是無辜的。你對它是怎樣的心情,它能感受的到。一個不被任何人歡迎,卻被迫來到

這個世上的生命,那該有多可悲?你是孩子的媽媽,是它最親近的人。若是你都不愛它,那它會面對多麼不堪的將來呢?」

「清歡,我們放下過去,好好地把握現在,好不好?你不要厭惡這個寶寶,你可以把它當成我的孩子,愛它、疼它、呵護它,我跟你一起照顧它。。」

妞妞難過的掉眼淚。

她何嘗不想,好好地對待這個孩子呢?

可她做不到。

真的做不到……

喬崢抱著清歡,不停地擦她的眼淚。

過了好一會兒,漸漸地止住了哭泣,妞妞沙啞著說:「阿崢,我做不到。」「清歡,這件事很難,不可能一朝一夕就做成。我陪著你,一點點的改變心態,你不用著急的。哪怕,最後你真的無法放下成見,接納這個寶寶,也沒有任何人責怪你。我會尊重你的選擇,將它送給別人撫

養。」

「嗯,謝謝你,阿崢。」

妞妞低聲說。

喬崢淺淺一笑,道:「傻瓜,別哭了,趕緊起來吃飯吧。醫生們都已經到了,只等著我們呢。」「嗯。」 位於NewYork郊區的機場,一架自華國A市行駛來的航班,緩緩地降落在了航道上。沒多會兒,飛機接軌出艙口,乘務員用甜美的聲音,對所有的乘客說:「各位旅客,我們已平安抵達紐約市,請各位

檢查好行李,按照次序出去……」

雪莉摘掉了眼罩,看著窗外熟悉的風景,唇角微微的揚起。

NewYork。

我回來了。

當初,父親舉債逃跑,母親用僅剩的錢財,將她們塞入了學校的交流團。

她以為這輩子,自己都沒辦法回到故鄉了,可沒想到,那麼快,自己就重新踏上了這片土地。

想到姐姐吩咐的,抵達地方就給她打電話。

雪莉便把自己的行李拿下來,順著人潮,走出了機艙。

到了機場外面,雪莉給雪薇打電話。

此刻,NY市這邊已經是晚上八點鐘了,A市那邊算起來應該是白天。

嘟嘟了幾聲。

電話接通。

雪莉邊推著旅行箱,邊招手攔了一輛的士車。

司機停下車,幫她把行李放在了後備箱里,雪莉拉開後車門,對司機說了一家酒店的名稱。

「喂,姐,我已經抵達了。你把地址發過來,等我休息好之後,就去他們家附近看看,有沒有什麼機會,可以接近他們。」

「不要刻意去接近他們。雪莉,現在喬太太應該在你的銀行卡里打了錢,你先去找人,給你辦哥假的身份證,同時託人找關係,讓你進哈大進修。」「可是,要進哈大,估計得花不少錢呢。」哈大是米國首屈一指的學府,要麼斥巨資拿錢進去,要麼憑著自己優異的成績申請。她一個整天逃課,沒門成績都是D—的學生,後面那條路已經被堵死了,只能看

看前面那條路,能不能行得通了。

雪莉可不覺得,喬母捨得花那麼多錢,來送她去哈大,跟喬崢讀同一所學校。

讓她去喬崢和安清歡居住的地方,做女傭更現實一點吧?雪莉正在想著,卻聽雪薇說:「你別管錢的事情,我會去想辦法,讓喬母掏這筆錢。你只要去找關係就好了。雪莉,那是哈大,即便我們最後沒辦法,破壞喬崢和安清歡,你拿到了哈大的文憑,也能找到一

份好工作。」

雪莉聽到這話,說:「姐,你對我太好了。」

「傻丫頭,我是你親姐,我不對你好,還能對誰好?你趕緊去酒店休息吧,等我這邊的消息。」

「嗯,好的。」

雪莉掛斷了電話,安心的欣賞外面的風景。

……

檢查結束,專家對妞妞說,「肚子里的寶寶很健康,只要多多運動,保持愉快的心情,完全能產下一個健康的嬰兒。」

「好的,謝謝你醫生。」

「不客氣。」

妞妞跟著專家走到客廳,醫生也為喬崢做了全面的檢查,打著OK的姿勢,說:「喬先生的身體沒問題,不過,未免有疏漏的地方,還是等改天去醫院裡,仔細的為他做一次體檢。」

「謝謝。」妞妞對富特說,「送幾位醫生走吧。」

富特上前,用英語流利的跟幾位醫生說了話,引導他們往外走。

妞妞踱步到喬崢的跟前,笑眼彎彎道,「你沒事就好了。」

「我本來就沒什麼事,不用為我擔心。倒是你,檢查結果怎樣?」喬崢愛屋及烏,是真的打心眼裡,期待這個寶寶,來到世上。

妞妞心裡對這個寶寶依然彆扭,但被喬崢開導過,漸漸地逼迫自己,改變心態了。

若是自己真的打掉這個孩子,那對它厭惡沒什麼關係。

可自己為了安家以後能有後人,強行帶它來到這個世上,所以,必須為它負責。

即便無法做到喜愛的程度,至少不能懷有厭惡之情。

妞妞擠出一絲笑容,道:「醫生說,寶寶的情況很好。讓我繼續保持樂觀的情緒,好好地休養身體,它會平平安安的降臨到這世上。」

「哎呀,那太好了。我的寶貝,果然乖乖的~」

喬崢輕輕地摸了摸她的肚子。

妞妞因為他這句話,臉上露出了窘迫的神情,道:「你……你……說什麼呢?」

什麼叫他的寶貝啊?

他還真的吧這個孩子,當成自己的啦?

難道他就沒有一絲絲的膈應嗎?

喬崢坦然重複,「我說我的寶貝,在你肚子里,待得很乖呢。」

「你……」

妞妞開口想糾正他的說法。

喬崢卻搶先一步說,「之前我不是跟你說了嗎?我會把這個孩子,當成我自己的。你可沒有反對哦,那就是默許了。我不管,反正我認定了,它是我跟你的寶寶,你說什麼都沒用了,我不會聽的。」

話說完,他笑眯眯的趴在她的小腹上,說:「寶寶,你好,我是你爸爸哦~聽到爸爸說的話了嗎?」

看著他滿心歡喜的跟孩子打招呼,妞妞的心頭滑過一股熱流。

這大概是喬崢和傅靖安最大的區別吧。即便傅靖安嘴上說,不會介意這個孩子,但她能看的出來,他很勉強。可喬崢不同,明知道這個孩子是怎麼來的,可他能處處考慮到她和寶寶的心情,並且,為了她,他能全心全意的接受,這個完全不屬

於自己的孩子。

這世上,能有幾個男人能做的呢?

而她又何德何能,讓喬崢為自己犧牲到這個地步?

妞妞忍不住伸手,抱住了喬崢的腦袋。

喬崢的身體微微的怔了下,兩秒后,明白抱著自己的人是清歡,又完全放鬆下來。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唇畔邊,輕輕地親吻了幾下,說:「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忽然覺得,跟你這樣待著很好。」

她嚮往的從來不是繼承安家,將安家發揚光大,恢復往日的榮耀。她要的只是粗茶淡飯,心愛的人陪伴在身邊,平平淡淡的度過此生。

而喬崢滿足了她所有的要求。

若是時間能定格在這一刻就好了,那她能跟喬崢,天長地久的在一起。

「那我們就這樣待一輩子吧。清歡,你想留在NewYork,我可以陪著你。」只要她想要的,他都會竭力滿足。「傻瓜,你怎麼可能陪著我在紐約一輩子?難道你不要喬家了嗎?」即便她對喬崢的提議很心動,可她明白,喬崢是喬家的獨子,早晚有一天,要回到帝都,撐起喬家的門楣。自己不可能那麼自私,將他留

在米國。

「不要了,反正我也不喜歡喬家。」喬崢從後面,摟住了她的腰肢,情深而繾綣道,「清歡,我只要你一個人就足夠了。至於其他的,我不想理會。」

人生的前十七年,他聽從母親的諄諄告誡,一直為成為更優秀的繼承人而努力。

可碰到清歡后,他發現人生的意義,不止榮華富貴,更重要的是和自己所愛,共度一生。所以,喬家的那些,他真的不在乎。 妞妞聽到喬崢的話,笑著搖了搖頭,「你可不能為了感情,就放棄繼承喬家。那樣,我會有負罪感。阿崢,你難道沒聽過,周幽王為了褒姒一笑,曾經烽火戲諸侯,滅了整個國家的事情嗎?」「我當然聽過,可我不贊同,國家是因為褒姒而滅亡的。只有無能的人,才會將失敗,歸罪到女人身上。古往今來,褒姒、楊貴妃、貂蟬這些人,她們不過是男人為了找失敗借口,而被推出來的頂罪羊罷了

。究其原因,是男人骨子裡沒有建樹功業的能力,才會一敗塗地。」喬崢捏了捏她的下吧說,「再說了,你也不是那些紅顏薄命的人,我會好好地照顧你,讓你長命百歲。」

「你呀,我不過隨口說了一句,你怎麼一套又一套的,說那麼多話?」

「嫌我啰嗦了?」喬崢佯裝一本正經的模樣,說:「你不會因為我這個毛病,不喜歡我了吧? 蠱仙奶爸 不行,我得馬上改掉,可不能讓我家媳婦,嫌棄我呢。」

妞妞臉瞬間爆紅,推了他一把說:「去!別瞎說。」

「媳婦,你生氣了?」

喬崢最喜歡看她害羞了,忍不住再逗她。

妞妞瞪了他一眼,嬌嗔道:「不許再叫我媳婦了,你才多大點呀,就叫這麼羞恥的稱呼。你再叫,我可不理你了。」

話說完,她轉身要走。

喬崢趕緊把人拉住了,輕聲細語的哄道:「別生氣嘛,我不叫了,還不成嗎?」

妞妞哼了聲。「其實,叫媳婦也沒錯呀。反正我這輩子,只認定了你一個人。早晚,咱們倆都要結婚的。你可不就是我媳婦嗎?」喬崢話鋒一轉,道:「除非,你不願意做我媳婦。清歡,你該不是看上了其他的小白臉吧?

說,趕緊如實招來。」

「我才沒呢!你別污衊我!」妞妞急的跳腳。

「真的沒有嗎?」

喬崢忍著笑意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