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等你的好消息,我不打擾你們親熱了,咯咯。」

趙圓圓說完,轉身扭著細腰肥臀離開了。

(本章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看著她的背影,葉雄吞了唾沫。

真是個女妖,被她誘惑,沒幾個男人扛得住。

「老公,你真的要去天靈學院?」楊心怡問。

「我去天靈學院,你放心嗎?」葉雄笑道。

「你去學習,又不是去泡妞,我有什麼不放心?」

楊心怡嘴上雖然這樣說,但還是看了趙圓圓一眼。

趙圓圓給她的感覺太輕浮,又喜歡勾引男人,就在剛才,不知道向葉雄拋了多少媚眼,如果葉雄去天靈學院,她還真是有點不放心。

「別裝了,我是你老公,你是什麼想法我還不知道嗎?」葉雄笑著捏了下她的鼻子,說道:「你放心吧,天靈學院我還看不上,我準備去皇城學院。」

「這樣最好,畢竟皇城學院是南域最好的學院。」

兩人正聊著,又有兩道人影出現,卻是天堡學院的兩名導師巴布里跟羅泊。

羅泊很直接,一上來就表現對兩人強烈的興趣,希望能去他們天堡學院。

葉雄沒有直接拒絕,只是推搪過去。

接下來,不斷有學院導師過來打招呼,希望葉雄能加入他們學院,並且給矛了很豐厚的條件。

歷來,新人賽排名前列的人,都是各大學院爭搶的對象。

大賽沒有阻止這一點,學員選擇去哪裡,是學員的自由。

像葉雄這種,分數高達一千多的學員,比第二名多出六七百分。

自從黑暗森林舉辦新生賽之後,從來沒有出現過。

這樣的天才學員,哪間學院不想轟搶他?

不斷有學院來打招呼,利用各種各樣的條件,希望葉雄能去他們學院。

一開始,葉雄還客氣,但是被打擾得多了,也開始煩了。

他索性找個地方躲了起來,讓所有人都找不到他,耳根這才清凈下來。

兩人呆在一起,享受著屬於兩個人的空間。

直到比賽時間快結束的時候,兩人這才准回到賽場上。

楊心怡跟幽冥換了過來。

幽冥走在前面,兩人一起回到賽場上。

此時的黑暗森林出口,聚滿了人,密密麻麻一片。

大屏幕上,也由先前的十幾個人,到了現在密密麻麻,排了幾千人。

葉雄看了自己的名次,依然排在第一名,比第二名多出了差不多七百分。

然後,他又看了下幽冥的排名,她排到了兩千名以外。

旁邊另外一張大屏幕上,已經出現了相應的學校錄取分數。

幽冥被招收的學院,叫北疆學院。

「這北疆學院,在什麼地方?」葉雄問。

「北疆學院在南域聯盟的最北端,是邊塞地區,離域外不遠,正是我想去的地方。」幽冥很滿意現在的排名。

「那豈不是離南域很遠?」葉雄問。

「修真星球十分巨大,是地球數百倍,單單是南域聯盟,範圍已經是地球的數十倍,如果按照正常飛船的速度,從這裡去到北疆學院的話,需要一個月的時間;現在南域到每一個地方,都有大型傳送陣,只不過價格十分昂貴,你以後得多賺錢。」幽冥囑咐。

錢在什麼地方,都是十分重要的。

在修真界這裡,所需要的錢是靈石,跟地球不同。

靈石是一種帶著能量的石頭,又叫做能量石,只不過說法有些不同。

當作流通貨幣的叫靈石;而用於陣法,傀儡,飛船運轉的,一般稱之為能量石。

靈石有官方印記,在整個修真界,都是流通的。

能量石什麼都沒有,沒有印記,不能證明價值。

修真界靈石的消耗都非常大,每年官方都會重新統計一下,然後用能量石再印出一批靈石,用於市場流通。

靈石分極品,上品,中品,下品四種,兌率是十比一。

「我會抓緊時間賺錢,找時間去見你的,只要還在南域,我的通訊器會一直帶著,你隨時可以聯繫我。」葉雄說。

幽冥點了點頭,從身上掏出一個魂簡,遞給他:「這魂簡裡面,是築基丹的丹方。你加入學院之後,按照慣性,學院短時間之內是不會給你築基丹的,畢竟築基丹太珍貴,很多學員都在排隊等著。我建議你自己想辦法煉製,自己動手,永遠都比別人施捨好。」

葉雄將點了點頭,將魂簡收了起來。

眼見就要分別,他心裡還是有些傷感,雖然他知道,這種分別只是短暫的。

這時候,高台那邊,已經傳來了學員集合的聲音。

兩人回到場中,到那裡的時候,葉雄頓時就吸引了幾乎所有人的目光。

畢竟,像他這種分數的學者,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經過五天時間的比賽,最後的成績出來了,現在所有新生的成績都在大屏幕上,大家請看一下。」格林部長指著背後的大屏幕,繼續說道:「每間學院的錄取分數已經出來了,只要你們達到分數線,就可以選擇相應的學院,請大家去選擇。」

就在這時候,突然人群之中,一個聲音叫起來。

「格林部長,我有事舉報。」

一名二十七八左右,留著紅色長發的男子從人群之中站出來。

「赤晨,你要報舉什麼?」格林奇怪地問。

聽到這個名字,葉雄覺得有些熟悉,忍不住抬頭看了一下大屏幕,只見排行第二,拿了五百三十分的人就叫做赤晨,看來就是眼這男子。

葉雄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這男子來者不善啊!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前天晚上,很多學員受到襲擊,造成很多名學者無故身亡,特別是五名特招生,死了三名,重傷一名,只剩下江南王一個人。」

格林眉頭皺了起來,森林中的襲擊事件,他也知道,還派了很多人去查,但是一直都查探不到結果,除了找到幾具沒有身份的屍體,一無所獲,現在赤晨提出這一點,他不得不慎重。

「赤晨,難道你知道是何人下的黑手?」格林急問。

「我知道是誰下的黑手。」赤晨手指怒指葉雄,大聲說道:「就是他,江南王。」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到葉雄身上。

誰也沒有想到,就在比賽快要結束的時候,會出現這樣的大事。

排名第二的新生,指責第一的是殺人兇手。

(本章完) 葉雄臉色黑了下來,從這個叫赤晨的男子站出來那一刻起,他就知道對方沒好意。

果然,這是要污衊自己了。

「赤晨,我跟你無怨無仇,你為什麼要污衊我?」葉雄從人群之中站出來,傲然道:「是不是我出事了,你就可以理所當然地當第一名?」

「你騙得了別人,騙不了我,你就是兇手。」赤晨喝道。

「凶你妹,老子拿了一千三百分,還用得著去殺手,腦抽了不成?」葉雄指著他的鼻子,大聲喝道:「我現在懷疑你才是兇手,被殺的人之中,有三名是特招生,如果這些特招生還在,你覺得你還能拿第二嗎?」

葉雄鏗鏘而言,霸氣十足,論起辯論水平,他還沒怕過誰。

「這正是你的高明之處,你以為這樣別人就不會懷疑你了嗎?」赤晨冷哼一聲,反駁道:「如果不是四名特招生之中,你傷了一名,殺了三名,你還能拿到如此高分嗎?」

「我草你大爺,你少血口噴人。」葉雄大罵。

「好了,先別吵。」格林打斷兩人的爭吵,這才問道:「赤晨,你說你江南王是兇手,有什麼證據?」

「我自然有證據,喬牧,出來。」

隨著赤晨發話,一名男子從人群之中出來,弱弱地站到他身邊。

「喬牧在被黑衣人追殺的時候,饒幸逃脫,下面讓他自己說。」赤晨目光落到喬牧身上,說道:「喬牧你別害怕,格林部長,以及各大院導師都在這裡,沒有任何人敢膽傷你。」

喬牧看了葉雄一眼,露出害怕的神色,說道:「稟部長,我跟特招生之一的巴特洛一起,前天晚上,我們在夜裡休息的時候,被黑衣人襲擊,蘇特洛死了,我饒幸逃過一劫。」

「喬牧,殺巴特洛,傷了你的人是誰?」格林問。

「殺巴特洛的是江南王,傷我的是他的同伴楊心怡。」喬牧回道。

當下,全場的人,目光在人群之中尋找。

很快,他們就找到角落之中,一臉黑沉的幽冥。

「你說楊心怡傷你,有什麼證據?」 重生之活成自己心中的主角 格林問。

「大家看我的手指就知道了。」

喬牧將衣袖挽起來,露出斷了手掌的腕部:「大家看見沒有,我的手腕不但被砍斷了,還被凍結過,這正是楊心怡使用的武器。」

「亞瑟隊長,請問被殺害的新生之中,是不是有很多被冰劍所傷?」赤晨問亞瑟。

「沒錯,被殺的新生之中,很多是被冰屬性的劍傷到,傷口凝結成冰。」亞瑟回道。

「因為一把冰劍,你們就覺得心怡是兇手,在這大陸上,使用冰劍的人千千萬,是不是個個都是兇手啊?」葉雄反駁。

格林目光落到幽冥身上,說道:「楊心怡,你怎麼解釋?」

幽冥看了喬牧左手的斷口一眼,說道:「沒錯,他的斷掌是我砍的。」

此言一出,全都一片嘩然。

「靜一靜,讓她繼續說下去。」格林用手將聲音壓下去。

「我之所以斷他的手腕,是因為他襲擊我,他是那些殺黑衣人之一。」幽冥說道。

葉雄想起黑衣人襲擊兩人的時候,幽冥似乎確實將一名黑衣殺手的手腕削斷。

看來,就是眼前這個傢伙,沒想到他居然還敢反咬一口。

「你血口噴人,你才是兇手。」喬牧對著亞瑟喊道:「亞瑟隊長,你檢查過那些死去學員的傷口,知道他們被什麼兵器所傷,只要你看一下楊心怡冰劍,就知道她是不是兇手了。」

聽到喬牧這個建議,周圍的人點了點頭,都覺得這個主意不錯。

亞瑟在皇城當執法隊長多年,眼光非常老辣,也破了不少案子,如果能看對方的兵器,就知道是不是兇器了。

當下,亞瑟走過去,說道:「楊心怡小姐,請出示你的武器讓我看看。」

「不可能!」幽冥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拒絕。

幽冥劍太出名了,如果被發現,她的身份將會泄露出去,她是絕對不允許的。

葉雄看了眼赤晨,終於明白他的詭計,他似乎已經算定幽冥不會交出武器,所以才這麼膽大地污陷自己。

「你不交出武器,就不能證明自己的清白。」

見楊心怡拒絕,亞瑟臉色有些臉看。

幽冥正想發作,葉雄連忙走過來,打斷她。

幽冥實力是厲害,但是做慣了人上人,不會忍氣吞聲,也不會跟人打交道,他真害怕她會跟亞瑟起衝突,那就麻煩大了。

「亞瑟隊長,對方連兵器都不敢拿出來,一定是心虛。」赤晨大聲說道。

葉雄面向赤晨,大聲說道:「赤晨,我懷疑你強X了一頭母豬,為了證明你的清白,脫褲子把你那小牙籤露出來,讓大家檢查一下,不然就沒辦法證明你的清白。」

此言一出,全場一片轟笑,幾乎所有人都被葉雄這話給逗樂。

嚴格劍拔弩張的局面,頓時緩解不少。

洛可兒坐在台上,差點笑得人仰馬翻。

「胡導師,這傢伙太機智了,咱們學院一定要爭取到他。」

趙圓圓美眸流盼,也被葉雄這無恥的比喻給逗樂。

「江南王,你再污辱我名聲,我對你不客氣了。」赤晨頓時臉色又是青又是紫。

「我沒有辱沒你的名聲,只是打個比喻。對於一名修士來說,武器跟隱私一樣重要,你現在單憑一面之詞,沒有任何證據就想看別人的兵器,這跟我們想看你的小牙籤有什麼區別?」葉雄繼續嘲笑。

場上又是一陣大笑,很多人的目光,不由得落到赤晨的褲襠,似乎裡面真是小牙籤。

「誰說沒證據,喬牧就是證據,他親眼看到楊心怡下的殺手,這還有假?」

「喬牧,你親眼看到心怡下殺手嗎?」葉雄目光炯炯地瞪著喬牧。

「沒錯,我親眼看到她殺了巴特洛的。」

「你撒謊。」

葉雄一聲怒吼,彷彿平地一聲炸雷。

「那些黑衣殺手,全都蒙著你,你憑什麼認得是楊心怡下的手,你根本就是在污衊。」葉雄怒目圓瞪,氣勢澎湃,話音一轉:「說,到底是誰指使你這麼做的?」

喬牧本來就心虛,被葉雄這一番質問問得啞口無言,急道:「沒有人指使我……不對,她……我……」

焦急之下,他一時之間居然想不出應對之策。

(本章完) 人在緊張的時候,很容易大腦一片空白,喬牧一下子沒想到怎麼圓回楊心怡蒙面這個謊,頓時就露餡。

看他這個樣子,場外的人,全都心裡有數了。

「到底是誰指使你的?」葉雄上前兩步,氣勢逼人:「不說的話,你應知道污衊一個人的下場。」

喬牧步步緊退,突然一屁股坐到地上。

嘴裡湧出來一抹黑血水,身體不停地抽動著。

片刻之後,他就倒在地上,白眼一翻,死翹翹了。

場上的變故,讓周圍的人全都大驚,很多人都臭到了陰謀的地步。

亞瑟大步走過去,捏出喬牧的嘴巴,檢查了一下,回道:「部長,他在嘴裡藏了有毒的膠囊,自殺死了。」

「帶下去,此事慢慢再調查。」格林揮了揮手。

亞瑟命令人將屍體帶下去。

葉雄目光落到赤晨身上,說道:「赤晨,你是不是該給我們一個交待?」

赤晨走到格林面前,大聲說道:「部長,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是喬牧他讓我替他出頭的,他說他膽子小,不敢站出來指證,所以我才出頭的,我真的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請部長明查。」

「現在死無對證,你說什麼都行了。」葉雄冷哼。

赤晨看了葉雄一眼,突然說道:「部長,學生還有事情稟報。」

「說。」

「我懷疑江南王是其餘三域派過來的姦細。」

此言一出,全場又是一片嘩然。

葉雄眼睛咪了起來,殺氣大盛。

現在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個傢伙是死咬著自己不放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