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姍兒,別亂說話!」

一旁的中年男子見狀,輕斥了一聲,旋即回頭對著張暮輕笑道:「小兄弟,你也是傭兵么,怎麼大半夜的跑到這森林中過夜。」

傭兵,是這個大陸很普通的一種職業,張暮倒是也有所耳聞,看這幾人的樣子,他們應該就是來自附近鎮子的傭兵團中,出現在此處,很有可能是跟落陽城的選拔比試有關,

沉吟片刻之後,張暮眨了眨眼,微笑答道:「我來自明月鎮,這次跟家族之人前往落陽城辦事,不料路上遇到野獸襲擊,後來失散了,如今夜色已晚,我也只好先在此處安歇一晚。」

聽著張暮的解釋,那中年人臉上的戒備之意,也是淡了幾分,對著一旁的篝火堆指了指,笑道:「呵呵,小兄弟過來坐吧,這森林之中,夜晚不時會有魔獸出沒,獨自行走,免不了一些危險。」

張暮聞言,也是感激地點了點頭,旋即有些靦腆地一笑,行到篝火旁邊坐了下來。

「小兄弟,我叫岳山,算是這夥人的頭領吧。」中年人笑著自我介紹道。

「張暮,初次見面,多多指教。」張暮笑了笑,對著那岳山和其他幾人抱拳道。

「哼哼,是該指教了,要不是遇到我們,今晚恐怕你就得成為這森林中魔獸的食物咯!」那名被稱為姍兒的少女,聽著張暮這話,也是一臉不屑的譏諷道。

「呵呵。」淡淡的一笑,對於那刁蠻少女的譏諷,張暮倒是完全沒有理會,轉而將目光望向其他兩人。

「鄧煒。」一名白衣男子禮貌地點了點頭,道。

「周野,小兄弟多多指教。」一名身形魁梧的中年男子,沖著張暮一抱拳,豪邁笑道。

跟那四人做了簡單的認識之後,張暮便是將目光投射到那名坐在角落的女子身上。

一番打量之後,張暮不禁微微一怔,那女子身著一件鵝黃色裙袍,容貌動人,氣質不凡,如同一朵出水芙蓉一般靜坐在一處,堪稱超凡脫俗,不過那女子眉宇之中,似乎有著淡淡的清冷,讓得旁人難以接近。

似乎是察覺到張暮緊盯的目光,黃衣女子抬頭與張暮目光相對,臉上也是露出幾分嗔怒。

張暮見狀,訕訕一笑,便是連忙將目光移開,轉向其他的四人,經過先前的認識,幾人便是隨意地聊了起來。

在談話中,張暮也是得知,岳山以及其他三人,都是來自柳葉鎮的一個名為青山傭兵團中,那岳盛乃是傭兵團的副團長,而先前那名被稱為姍兒的刁蠻少女,正是岳盛的女兒。

柳葉鎮與明月鎮的距離雖說算不上遠,但也並不存在什麼交集,因此彼此也是並不了解,對於張暮所說的身份,岳山等人也是沒有太多的懷疑。

「呵呵,小兄弟,你跟你家人前去落陽城,可是為了那選拔比試一事?」岳山笑道。

聞言,張暮略作沉吟,旋即道:「嗯,是的,其實是我哥哥前去參加比試,順便帶我過去看看熱鬧而已。」

「哼哼,我就知道,看你的樣子,頂多也就鍛體第六重的實力,哼哼,怕是連我都不如呢。看我鄧煒大哥,可是我們團長的兒子,實力更是達到了鍛體第九重,這次可是有望在落陽城的選拔比試中取得名次的,跟你比,可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那先前被張暮無視的少女,此時一臉的得意洋洋,望向那鄧煒的眼神中,也是滿滿的崇拜,隱隱或許還有著一些少女的迷戀。

張暮望著一眼那坐在一旁的白衣男子,那男子的確有著幾分英俊,鍛體第九重的實力,也的確算得上天賦不錯,至少比起明月鎮那同齡的劉文龍、王小明,還要強上幾分,少女喜歡的,正是這種又有實力,又相貌堂堂的白馬王子,無可厚非。


那鄧煒聽到少女的話,便是不由得輕斥了一句,不過。那少女卻絲毫沒因為那句輕斥而生氣,反而是滿臉歡喜地纏上那白衣男子。

「花痴女……」

張暮暗自嘀咕了一句,對於那少女先前的譏諷,也是懶於做那些無謂的爭論。


繼續暢聊了一陣之後,張暮也是被熱心的岳山邀請,留下在這塊小營地之中一同休息。

在這期間,那名為姍兒的嬌蠻少女,大概是因為開始張暮的出現使得她出醜,只要一找到機會,便是要出言諷刺張暮幾句,不過對於這些諷刺,張暮也是直接選擇了無視,讓得那名有心撒氣的少女直跺腳。

進入帳篷之中,張暮倒也並沒有倒頭就睡,而是盤膝坐下,進入一種半修鍊半冥想的狀態。

平靜地度過了前半夜,眾人也是略微放鬆了警惕,除去番守營地的一人之外,其他人便是進入了安穩的休息之中。

「嗷!」

平靜並沒有持續太久的時間,在眾人的警惕有所放鬆之時,野獸的嗥叫之聲,在這片營地之中,陡然響起!

(未完待續)

(本書原創於,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來收藏本書,並為作者投上一朵鮮花,或者贈送貴賓等打賞,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 「有魔獸襲擊!」

帳篷之外,中年人的厲喝聲宛如雷鳴一般炸響,將熟睡的眾人一一驚醒了過來。

張暮聞聲,也是起身走出帳篷,只見一雙雙幽綠色的眼睛,在叢林之中露了出來,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那是一種狼狀的魔獸,身長約莫一米余,它們通體呈青灰色,背脊之上也是有著青色的鬃毛豎起,最為顯著的特徵,就是那一雙雙幽綠色的眼睛,在夜色之中尤為的明顯。

「糟糕,是風狼!」剛剛從帳篷中鑽出鄧煒,見狀也是不由得驚呼了一聲。

風狼,是森林中一種常見的魔獸,本身實力不強,僅僅在灰階七品左右,唯一的優勢便是行動速度快,其他方面沒什麼特長。

但是,雖說單個的實力不強,但風狼在森林之中,絕對是人們最不願意遇見的魔獸,這是因為,它們乃是群居型的魔獸,一旦出動,便是大批的魔獸簇擁而上,極為難纏。

「啊!」

見到那一雙雙綠油油的眼睛,那鑽出帳篷的珊兒,也是滿臉慌張地躲到鄧煒的背後,看的張暮不由得失笑。


「嗷——」

陣陣連綿不斷的狼嚎聲響起,隨即帶著急促地嗖嗖聲,不知多少只風狼,成群地朝著這邊沖了過來。

「周野!」

岳山偏頭喝了聲,那名叫周野的魁梧男子也是點了點頭,兩人便是一齊躍向前方,將衝到前方的數頭風狼斬殺而去。

張暮眯了眯眼,這岳山的實力大概在元武境後期,周野也是有著元武境中期的實力,兩人聯手之下,衝到前方的數頭風狼,便是被很快屠戮殆盡。

第一批的傷亡,使得那群風狼冷靜了不少,旋即,它們好像有所分工似的,一部分從正面衝鋒,而另一部分,則是穿過岳山和周野的防線,從側翼包抄而進。

「這群狡猾的畜生!」

拍死一頭風狼,岳山瞧見繞過他們兩人沖向後排的風狼,口中不由得暗罵一聲,卻是來不及分神,因為前方又是有著數頭風狼,悍不畏死地朝著他沖了過來。

此時的周野,也是面臨同樣的局面,想要撤身回防,卻是再度被數頭風狼纏住,一時之間也是難以分神。

數頭風狼繞過前方的岳山跟周野,衝進後排之中,那鄧煒見狀,也是頗有男子氣概地頂到前面去,畢竟在明面上,除去岳山、周野兩人,他就是這裡實力最強的。當然,是在隱藏實力的張暮未全力出手的前提下。

手持長劍,鄧煒站在珊兒身前,獨自對抗著三四頭普通風狼,看得那珊兒眼中異彩連連。

此時的張暮,隨手將衝上前來的一頭風狼轟殺之後,卻是沒有逞英雄般的施展全力去突破狼群,依他看來,有岳山跟周野兩人,已經足夠了。

偏頭瞥了一眼一旁不遠處的黃衫女子,只見她雲淡風輕地將近身的兩頭風狼一掌拍飛,眼中也是沒有絲毫的驚慌和緊張。

「這女子,也不簡單呢……」

口中喃喃了一聲,張暮卻是發現,那女子的目光,也是朝著他這邊投射而來,兩人再度對視一眼,張暮便是很自覺地將目光縮開,轉而一拳將一頭前沖而來的風狼轟爆而去。

瞧見張暮這般手段,黃衫女子的神色也是微微一動,再度瞥了張暮一眼,便是收回目光,繼續輕描淡寫地解決著眼前的魔獸。

看樣子,張暮跟黃衫女子都是互相察覺到彼此的不一般,但兩人也是頗為默契地沒有選擇強勢出手,只是低調地解決著眼前的魔獸而已。

而此時,那強行出頭的鄧煒,則是有些狼狽,雖然他的實力在鍛體第九重,但同時面對數頭風狼的圍攻,也是壓力不小。

不過,這種普通風狼,實力算不得太強,而風狼的大部隊也是被前方的岳山跟周野兩人阻攔而下,因此,這鄧煒雖說有些狼狽,但一時之間還並不會落敗。

成群的風狼,一批批地衝進這片營地之中,不過在張暮等人有條不紊的對抗下,它們的進攻也是並未取得什麼效果,不過,若是風狼繼續這般無止境地進攻,那縱使岳山他們實力過人,也終將體力不支。

「嘭!」

一聲悶響從前方響起,空氣中,有著濃郁的元氣波動涌動而出,原來是岳山正施展這一記凌厲攻勢,將數頭纏上來的風狼,一擊轟飛而去。

「團長,這樣下去也不是個事兒啊!我們早晚被它們耗光體力!」周野在一旁急聲喝道。


「我就不信,這些畜生真有這麼悍不懼死!」

冷喝一聲,岳山掌心再度爆發出凌厲波動,旋即一掌狠狠推出,再度將面前的數頭風狼轟殺而去。

風狼屍體散落,魔獸血液揮灑而出,叢林間,濃濃的血腥氣息散發而出。

濃郁的元氣波動,在岳山手掌之上涌動,那種凌厲的氣息,似乎使得後方的風狼產生了些許的畏懼,那原本不斷躁動的風狼,一雙雙幽綠色的眼睛閃爍著,隱隱有著懼意閃動。

「嗚——」

一聲嗚咽般的嚎叫響起,那些風狼終於是萌生退意,身形緩緩後退,幽綠色的眼睛中充滿了警惕。

見狀,那前方的周野終於是鬆了口氣:「這幫畜生,終於肯退了,看來是被打怕了啊!」

「嗷——」

正在眾人稍微鬆氣之時,一道更加嘹亮悠長的狼嘯聲,自風狼後方響起,旋即,一道青光一閃,一道被青光籠罩著的魔獸身影,瞬間出現在狼群前方。

那是一頭體型更為巨大的風狼,身長足足是之前那些風狼的三倍之多,最為醒目的是,他的皮毛並非青灰色,而是一種晶瑩的翠綠色,在叢林中閃閃發光。

此時,它那一雙幽綠色的眼眸,正冰冷地望著岳山等人,眼眸之中,有著淡紅色的光彩,緩緩閃耀。

久愛成婚 那是……傳說中的風狼王?半步踏入玄階的魔獸,實力堪比人類玄武境高手的強大存在么?」

一旁的鄧煒,在瞧見那翠綠色的巨大魔獸后,不由得驚呼出聲。

眼中閃爍著紅光,風狼王緩緩朝著眾人靠近,眾人的臉色,都是驟然大變。

(未完待續)

(本書原創於,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來收藏本書,並為作者投上一朵鮮花,或者贈送貴賓等打賞,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 「嗚——」

伴隨著一聲低沉的狼吟,風狼王目光中泛出一抹兇殘,前行的身影也是不斷靠近眾人。

「周野,我們一齊出手,最快速度將它擊殺,鄧煒、珊兒,你們撤到一邊!」

此時,作為頭領的岳山,則是當機立斷,厲喝一聲之後,便是腳掌一蹬,身形便是朝著那頭風狼王暴沖而去,同時手掌之上,凌厲勁風直直拍出。

其一旁的周野也是目光一凝,手指緊握成拳,帶著純白色的元氣波動,狠狠地朝著風狼王轟去。

兩人一左一右的攻擊,雙管齊下,齊齊地轟向風狼王,風狼王卻是絲毫不慌,一隻鋒利的前爪,帶著淡淡的青光,直直地拍向岳山手掌。

掌爪相碰,強橫的力道爆發而開,岳山的身形也是被震退數步,而風狼王速度極快,在將岳山擊退之後,前爪又是狠狠拍出,將周野的攻勢瞬間擊潰,利爪之上攜帶的力道,反而是將周野震退而去。


跟那風狼王一個照面之下,岳山兩人便是吃了些虧,也是看的張暮等人暗暗心驚。

「這風狼王,比起上次那劍齒虎,也是不遑多讓,眼下岳山兩人雖論單個實力不及上次那女子,但兩人聯手之下,應該還要比那女子強上幾分。」瞧著前方戰況,張暮眉頭微皺,心中暗道。

「先看看吧。」

岳山兩人與風狼王的對抗,頗為兇險,雖說他們兩人拼盡全力之下,攻勢偶爾能轟在對方身上,但也只不過是造成一些小小的傷勢而已。

不過兩人的配合還算不錯,周野主要負責牽制風狼王的攻擊,而岳山則是全力近身,對風狼王造成正面的打擊。

「青山裂!」

雙方再度糾纏了一會兒,岳山被風狼王一爪拍退數步,感受到有些發麻的雙臂,他眉頭緊皺,當即沉聲厲喝道。

「砰!」

喝聲落下,岳山和周野的身形也是往前靠了一步,拳心之上,有著蒼勁的青色浮現,兩人手臂之上,青筋暴涌,旋即一拳狠狠轟出,只見兩道帶著青色光芒的勁道猛然掠出,帶著裂山劈石之勢,狠狠地轟向風狼王。

兩人聯手之下的攻勢頗為的強橫,即使風狼王實力不弱,此時也是受到一些創傷,翠綠色的皮毛之上,有著一道猩紅的血痕裂開,殷紅鮮血不斷流淌而出

「嗷!」

身上傳來的劇痛,使得風狼王發出一道凄厲的嚎叫聲,它一雙幽綠色的眼眸,望著岳山兩人的目光,也是不斷有著凶光冒出。

只見風狼王頭顱一揚,一道青色的波動,自其身上緩緩凝結開來,旋即,兩道尖銳如刀刃般的勁氣,帶著急促的破風聲,沖著岳山跟周野兩人掠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