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東叔,馬上集結鄉親們,立刻前往百里部落。」

「好。」雷震東雖然心裡也有諸多疑惑,但也知道輕重緩急,既然族長都下達了指令,他只能照辦。

山洞口前……

黑壓壓的人群集結於此,聽候最前方的那名青年人指揮。

「大家聽著,因為戰況迫在眉睫,我們必須轉移陣地,目標,百里氏族大本營,軍隊在外圈,普通人在內圈,隨時聽從我的安排!」

「是!」

貓人朗聲應令,其他幾個真身境強者皆是附和。

隨後,所有士兵都齊聲山呼:「一切聽從大人指揮!」

「很好,我下令,即刻啟程!」

於是乎,一眾人,浩浩蕩蕩的從天坑內撤離,原本的新族地,沒過多久便陷入了人去樓空的寂然無聲之中……

與此同時,百里部落,紅蓮西築之內。

百里芙蓉緊盯著手中的一疊軍情,早已不復往日那種清閑看書的狀態,她手下的紅蓮軍已經傾巢出動,大本營之中也是被一種前所未有的危機感所籠罩。

因為她剛剛得到最新情報。


一支神秘部隊馳援雞公坡,搬出一台神秘的大型鐵疙瘩,將三族十萬聯軍的駐地直接夷平,瞬間造成過萬死傷,並且北蒼氏族鳳凰特衛隊到位,聯合那支不知道從何而來的神秘黑衣人部隊,將北蒼凌昊在內的所有蒼龍軍精銳救走……

不僅如此,所有戰場都出現了大量的神秘器械,威能極強,戰況空前緊急,聯軍死傷慘重…… 百里芙蓉清冷的眸子注視前方,她心裡無時無刻不在為手下的隊伍擔憂。


紅蓮軍雖強,但敵人也如同洪水猛獸,氣勢如虹。

關鍵是那種詭異的武器,連普通人使用都能轟殺法相修士,威脅著實太大。

所幸,紅蓮軍是百里部落中,唯一全員配備那種武器的部隊,即便和敵人的強力部隊打遭遇戰,也不見得就會吃虧。

「咕咕……」

腰間,傳訊玉牌忽然震動起來。

「師傅,我是雷岳。」

聞此音色,百里芙蓉立刻進入女暴龍模式,她當即便憤怒地沖著那邊大聲吼道:「臭小子,我還以為你死了呢。」

「咳咳……師傅,徒兒好不容易才處理好這邊的事,讓您擔心了。」

「得了,我都知道,說吧,找我什麼事?」

「師傅,您怎麼知道我找您有事兒?」

「哼!這還用猜?你小子像人間蒸發了一樣那麼久都不冒泡,現在想起聯繫我了,不是有事還有其他可能么?」

「您……您英明。」

「行了,有話就說,有屁就放,我現在很忙。」

聽到這,那邊的雷岳忽然沉下聲說道:「師傅,最近戰局是不是越來越緊張了。」

「你也知道?」百里芙蓉倒是頗為驚異,她以為雷岳光顧著自己的事,壓根沒有空餘的精力來分析當下形勢。

雷岳咳了咳:「這次我去北蒼部落大本營走了一趟。」

「哦?什麼情況?」百里芙蓉更加驚異了,心道這小子還真能折騰啊。

「我是因為……」

「原來是這樣,那你又是怎麼知道現在的戰況不簡單了呢?」

「因為徒兒在北蒼部落里看到,其實現在他們的大本營軍力布置很有限,街上的人幾乎都是老百姓,哨卡上的防守力量比較鬆散,遠遠不如想象中的嚴密。」

「那是肯定的,那麼多處戰場拖著,他們還能有人手才奇怪了。」百里芙蓉不禁嗤之以鼻,她還以為自己這消失已久的徒兒對當前戰局有什麼看法呢,難免有些失望,旋即難免有點不耐煩地說道:「你有什麼事就說吧,我現在特別忙。」

「哦,好好好,師傅是這樣的,我現在帶著上萬人準備轉移到百里部落來,您看看能不能有人手前來接應一下。」

聽了這話,百里芙蓉勃然大怒,「真是不知好歹,現在那麼緊迫,我還為了你一萬人大動干戈派人接應?滾!」

說完,她索性收起傳訊玉牌,不再予以理會。

那邊,雷岳嘆了口氣,他早就猜到了這樣的結果,所以情緒上也沒有太過於強烈的波動。

「怎麼樣?」

樊超峰湊了過來。

「現在兵力緊張,抽不出人手,我們只能靠自己了。」雷岳搖搖頭。

「我猜就是。」樊超峰倒也是大大咧咧之人,「沒事,我們現在這麼多人,要是連百里部落都到不了的話,也未免太失敗了,畢竟也是上萬人的軍隊呢。」

「嗯,靠自己。」雷岳點點頭,隨後高聲命令道:「注意對鄉親們的保護,適當提高推進速度!」

「是!」

上萬人浩浩蕩蕩的在叢林內碾壓行進。

真身境強者們分散在不同方位,引領隊形齊整的同時,也是對四面八方的動靜戒備警惕著。

轉眼間,大半個月過去了,這段日子還算是過得平靜,出了遇到了幾次狼群圍困之外,並沒有遇到太大的情況。

不過遷移之路,還剛剛開始……

「小岳,這次我們經不經過老族地?」

此時正值原地休整的時間,兩位帶頭者湊在一起嘰嘰咕咕地討論著。

「我設計的路線不經過,因為人數太多了,轉移的速度本來就慢,哪裡還有工夫去整雷威?」

「哦。」樊超峰輕輕點了下頭,「那你們先走,雷威的項上人頭,我必取之!」

聽了他的話,雷岳偏頭看了過去,認真地說道:「你別衝動,要知道,我對他的仇恨,不比你淺,這次當務之急是要將鄉親們平安轉移,要報仇,總有機會,就先讓雷威那畜生再蹦躂一陣子。」

「好事……多磨……」

這四個字,他說的是意味深長。

不過樊超峰是誰?骨子裡就是個戰鬥瘋子。

聽了雷岳話后,兀自是固執地搖了搖頭,「忍了那麼多年,我一直在等這一天,以前是因為必須要鎮守部落,現在有你還有這麼幾名真身境強者保駕護航,好不容易得來的機會,我豈能放過?」

他說完,篤定地騰然起身:「我辦完了事,自然會回來。」

丟下這麼句話后,他直接是彈射出去,也不管雷岳的反對,自顧自地以極快的速度飆射飛奔,三下五除二地就不見了蹤影。

「這個瘋子。」雷岳啞然地嘆了口氣。

一直躲在不遠處的聶洪虎見狀,小心翼翼地走了過來,問道:「元帥,峰大人走了?」

元帥這個稱呼,是近段時間改口的,按照貓人的話來講,就是總大人大人的喊,有點怪。

雷岳也覺得大人顯得生分,所以也就欣然受之了。

好吧,事實上,這廝是覺得元帥比大人要高端大氣上檔次一些罷了。

他就喜歡霸氣一點,那樣招美女喜歡。

想到美女,他就想起了柳晏紫,真不知道,在這個戰火紛飛的時期,她過得怎麼樣呢?

「大人?」

見雷岳想得出神,雙眼直冒金光,聶洪虎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前者繼而回過神來,略顯局促地問道:「什麼事?」

「哦哦,峰大人幹啥去了?」聶洪虎再問了一句。

「他有點事。」雷岳看著他,「有事么?」

「哦,也沒什麼事,就是挺怕他的,感覺有點凶。」聶洪虎撓了撓頭。

聞言,雷岳猶自來了精神,挺胸抬頭道:「肯定沒有我和善啊。」

「岳兒,我們還要走多久。」

聶洪虎正待再說,身後又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聽到這個聲音,老神在在的雷元帥立刻條件反射地彈射了起來,站得筆直,轉過身去,臉上堆滿了笑意回答道:「母親,快了快了。」

「哎,這都已經大半個月了,我是沒有什麼,但是族內一些老人受不了啊,外面的環境太惡劣了,尤其是晚上,天寒地凍的,而且雖然有衛兵保護,但總覺著睡得不舒坦,提心弔膽的。」

「這個……」

聽了母親的話,雷岳一時語塞。

說實話,他也想過這個問題,不過條件有限,著實無法得到有效的解決。

老人體質弱,夜晚的叢林本就陰氣蓋過陽氣,即便有篝火,也改善不大。

然而正在雷岳不知道如何回答母親的話時,南方的防護圈忽然騷動了起來。


手下一個真身境強者洪亮的聲浪響徹當場:「有大型凶獸,大家小心!」 「大型凶獸?」

聽到這聲叫喊,雷岳頓時緊張了起來。

他們現在帶著不少什麼修為都沒有的平頭百姓,遇到凶獸的襲擊,必須要維持好防禦圈。

光憑這個訓練素養堪憂的千影大軍,真的可靠么?

雷岳不太放心,他叮囑了聶洪虎還有母親一句后,就到達了騷動的最前沿。

只見這裡已經被暗黃色的煙塵籠罩了起來,一呼一吸,都有細密的砂石鑽進鼻孔和口腔,相當難受。

「什麼東西?」

雷岳使勁睜了睜眼,並沒有看到目標。

然而不遠處躺在血泊中的二三十具屍體絕不是開玩笑的,他們證明著,這裡的確發生了很嚴重的情況。

聽了他的嘶吼,一旁嚴陣以待的千影大軍真身境強者轉過頭來說道:「元帥,是一頭地行龍!」

「地行龍?」

這三個字猶如晴天霹靂炸響在雷岳腦海中。

從小熟讀百獸圖譜的他,自然對這種聞名遐邇的超級凶獸不陌生。

靈階巔峰,龍族後裔。

光憑這兩個頭銜,就足以證明它的可怕。

「危險了。」

雷岳暗暗說道,以他目前的實力,碰到尋常靈階巔峰凶獸都能輕鬆與之一戰,只不過這地行龍卻是例外,先不提龍族血脈帶來的戰力附加,就憑其一身鑽地和鼓搗沙塵暴的本事,足以讓所有真身境強者頭疼欲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