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說的對那就是對的,我倒要看看唐小芯是怎麼對你的。」

說完,席桂香還冷笑譏諷她:「是呀!你自從跟唐小芯在一塊做生意之後,有了錢,連我這個妹妹都不認識了,唐小芯還給你介紹一個男人,你當然是想著唐小芯的好了,我呢,什麼都幫不了你,你就開始嫌棄我這個妹妹了。」

她現在就是故意這麼說,哼,她就要是把唐小芯和席桂花的名聲給弄臭了。

她不好,唐小芯和席桂花她們兩個誰都別想好過。

然而,她萬萬沒想到,這裡還有一個席建立。

席建立一聽到她們兩個親生姐妹翻臉成仇人,心如刀割般疼痛,令人他更加生氣就是小女兒。

大女兒對小女兒已經是一忍再忍了。

結果桂香還一直污衊小芯,又說出各種難聽的話。

「桂花,店裡不是很忙嗎?你先回去吧!」

席桂花看著他,也知道當爸的也不好受,兩個女兒就這麼吵架起來,最心痛莫不過就是他了。

為了顧及席建立的感受,她只能先回鎮上去,不搭理席桂香了。

席桂香看席桂花一走,就心裡以為席建立是偏幫著她的,於是就更加的得意洋洋了,轉對杜美華說:「看到了沒?連我爸都站在我這邊,你這個兒媳婦就是壞。」說的就是唐小芯。

後來席桂香還跟杜美華埋怨起來了,「當初我就說這個唐小芯不是什麼好人,偏偏讓她進門了。」

杜美華目光往席建立一掃,只見席建立沉著臉,眉宇間彙集的煞氣。

所以,她連席桂香的話,都不敢回一句。

生怕自己也會跟席桂香一塊招惹席建立生氣了。

再說了,唐小芯的事,她也說不得。

唐小芯和錦琛的婚事是死老頭子促成的。

這要是說唐小芯的不好,或者埋怨唐小芯進席家的門,那就是往席建立臉上啪啪打臉去。

杜美華眼睛開始閃爍,有點想要遠離席桂香,以免席建立把怒火出在自己身上。

席桂香還沒看席建立,所以不知道席建立怒火中燒,她還一直在埋怨唐小芯的不好,又說唐小芯也已經嫁過來這麼久了,連蛋都還沒下,於是她又拉著杜美華說:「你說,唐小芯該不會和紅雲一樣?如果要是這樣,你可得要小心了,咱們家席家可不能就這麼斷後了。」

杜美華呸呸呸幾聲,「怎麼會呢!你別亂說,對了,剛才李蓉萍喊我,我還有事,我要先走了。」

她再不走,席建立可就要發飆了。

——————-

明天加更,現在感冒只剩下咳嗽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杜美華一走,席桂香這時才注意到席建立,一看見席建立老臉上充斥了惱怒,她便開始沒澆水的花苗一樣萎了一樣,眼睛做賊心虛閃爍,就是不敢跟席建立對視。

「你說夠了嗎?」

「……」

「你要是還沒說我就喊所有人來聽聽你是怎麼講的,然後我又再把事情的真相說一遍,你說這樣好嗎?」席建立冷肅怒喝她。

席桂香雙肩瑟瑟蜷縮,后又覺得自己這樣,那不是讓所有人看到了,都會笑話自己嗎?

於是她又漸漸放下顫抖的雙肩,放鬆了之後,自然就是心裡開始緊張與不安。

如果要是她爸真如他所說的那樣做的話,那她以後還有什麼顏面見人呀!

看著席桂香,她在想什麼,席建立心裡很清楚,他就是覺得席桂香也太過分了,無論是做人還是做事方面,都差勁到極點了。

「你做人跟你姐相比較起來,你差太遠了,你要是有一半你姐會做人,你也至於落到現在這樣,說不定你們家早就發家了。」

原本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不愛將兩個孩子拿來作比較,但是,這次小女兒真的太過了。

要是不說說,那指不定以後還會變本加厲。

以小芯的性格,有一次有第二次,就不會再有第三次,肯定會出手教訓桂香,既然如此,那他不如他出門訓斥小女兒,最少這樣,一家人還是和和氣氣。

但這些都是要前提下,小女兒願意聽他說才行。

如果不願意,那他說什麼都是白費,註定以後是要跟小芯不來往的。

唉!

說白了,他也是有點私心,以小芯現在目前這麼能幹又聰明,以後一定是越來越好,他就想著如果要是以後小女兒一家子混得不好的話,最少是可以讓小芯伸一把手幫個忙什麼的,讓小女兒一家子日子好過一些。

但這些偏偏小女兒不明白他的苦心,更體會不到他的用心。

偏偏他又十分了解席桂香性子,是說什麼都不會聽的,就按照自己想法來。

一味著得罪小芯,這不是把以後的路給斷了嗎?

席桂香一聽,心裡可不高興了。

她更是明白她爸說這話,無非就是她姐跟唐小芯掙了不少錢,然後就覺得她姐好,開始瞧不起她唄!

氣不過的她,頂回了一句:「是呀!姐真要是這麼好的話,那也不會死了一個老公,真要是有本事,更不會讓家婆給趕了出來。」

哼!

她跟席桂花有什麼好比的。

沒什麼好比的。

她光是老公,都比席桂花現狀好太多了。

首先她老公聽她的話,在家裡無論都是她做主。

是,她姐現在是新找了一個老公,那也不知道以後的日子過成什麼樣的。

她姐可是出了名的克夫,也有可能說不定沒過幾天就掛了呢!

總之,她覺得她自己無論是從哪方面來說,她都樣樣比她姐強很多。

「你……」

席建立被她的話給氣得直接覺得自己心臟開始抽痛,一股火氣直接上頭頂。

席桂香偏偏就是知道,她還故意又說:「我難道說的不對嗎?我說的都事實。」

以前她爸就會偏幫她的,自從唐小芯來了,慫恿她姐出去做什麼滷味店之後,她爸的心思完全都是斜到她姐那邊去了。

「是,你說的都是事實,你什麼都要爭第一,你什麼都是對的。」席建立歇斯底里怒吼,「你以後有你苦頭吃的。」

小女兒才不過是三十齣頭而已,這人生一輩子還有很多長的路要走,現在幸福不代表以後也是這麼幸福。

「你還是我爸嗎?有你這麼詛咒自己女兒嗎?什麼叫我以後有苦頭吃,我現在兩個孩子都已經這麼大了,一個可以掙錢養活我們一家子,過不了多久都可以娶媳婦了,我女兒更是都可以直接嫁人了,我現在是享福的時候,還吃什麼苦頭呀!」

席建立現在是不想說她,好歹他也是過來人。

孩子一旦結婚就要生孫子,一旦生下,當爺爺自然而然就會去牽挂孫子的事。

這一輩子都會是在為了孩子和孫子,直到死去那一刻才會有解脫的心。

現在這種感覺,他哪怕是說了,他女兒都不會懂,不會明白。

「你現在還是顧及好你大女兒吧!現在不是說要嫁人嗎?說不定以後還會再給你生個外孫,你顧及她吧!我,不用你擔心,我以後會過得比姐還要好。」心裡頭憋著一口氣的席桂香,心想著以後都不給席建立養老,讓你瞧不起我,讓你覺得我姐好,那好,那以後都讓我姐來養就好了。

「好!」席建立垂在身側的雙手都在顫著,怒火中燒,冷肅的雙眸燃起了無法掩飾的怒氣,瞪著席桂香,「這是你說的,我以後不會在管你,你愛咋樣咋樣,任由你自生自滅。」

好,你瞧不起我,那我偏偏就要過的比誰都要好,尤其是比她姐還要好,讓你以後後悔去吧!

原本他來這裡為了的就是給席麗瓊撐撐面子,偏偏李蓉萍左右看,他都覺得不順眼,也不喜歡,現在又來了一個小女兒也是這樣,那繼續留下來也是沒意思了,那乾脆就走了。

席桂香看他走了之後,並且沒有將自己的事,給說了出來,她猛地鬆了口氣。

在所有人眼裡,她就是有道理的那一個。

而她爸,就是沒道理的。

杜美華其實沒走多遠,一直都有在觀察席桂香和席建立爭執,等席建立一走了,她就跑了出來。

說實話,看到席桂香把席建立這個死老頭子給氣走了。

她心裡樂呵呵的,特別高興。

她受了這麼久的氣,終於有人幫她出了。

席桂香抬眸就看見她,又繼續拉著杜美華說起唐小芯的壞話……

很快就有新郎周揚名來接席麗瓊,周麗蘭也跟著來。

魚山村有魚山村的規矩,新郎來接新娘了,那自然就會留在丈母娘家吃一頓飯,再將新娘子接回家。

大家都吃飯,周麗蘭得了空,她就去找鄭立軍。

她一見到了鄭立軍,就大概將宋雲娥的意思告訴他,還特地問他什麼時候有空去他家提親。 鄭立軍先是沉默。

「怎麼啦?」周麗蘭緊張盯著他看。

「我們兩個是不可能的。」

「為什麼?」周麗蘭心一下子拔涼拔涼,面色泛白,眼底被哀怨覆蓋。

……

……

永和鎮,滷味店。

「你怎麼回來了?」唐小芯微怔看著席桂花,最少她還以為席桂花會多帶一會兒再回來的。

席桂花一看見她,就想起了席桂香,一肚子火,又再加上覺得唐小芯是自己人,於是就把心裡的火氣跟她說了。

唐小芯聽完之後,沉著臉,覺得席桂香又欠收拾了。

「你說……」怎麼會有這樣的人,顛倒是非不說,明明就是自己錯了,結果往別人身上推去。

說的還非常理直氣壯的。

唐小芯看她氣的連話都不說出來了,便柔和勸說她:「算了,現在都已經知道小姑媽是什麼樣的人,那我以後就少接觸她就是了。」不僅僅少接觸,而且還是要見到席桂香之後,她還得要想辦法整蠱回席桂香才行。

她唐小芯不是這麼好欺負的。

席桂花聽她還是對席桂香的所作所為都不放在心上,更是讓她覺得席桂香這個長輩連一個晚輩都不如。

自從她媽走了之後,她就對席桂香這個妹妹也是各種疼愛,完全就長姐如母的角色來對家裡的兩個哥哥和妹妹,尤其是對席桂香,她更是毫無保留的好,她哪怕是年齡大了,她都是要等席桂香嫁了之後,她才嫁給張大剛。

但這些對席桂香這個妹妹來說,根本就不放心上,經常還會覺得她是沒找到了人嫁,所以才會這麼晚嫁人的。

以前張大剛走的時候,她被家婆趕了出來,席桂香連收留她一天都閃爍有詞,那個時候她是體諒席桂香的不容易,也還沒怪她,哪怕是後面她都沒接受到席桂香送過一丁半點吃的,她也沒怪席桂香。

現在……

過去對席桂香以前有多疼愛,那麼現在就對席桂香就有多失望,甚至可以說是心寒了!

深深地嘆了口氣。

席桂花內疚地看著她,「小芯,關鍵你小姑媽的事,我真是對不住你,要是上次我不幫她求情的話……」

「大姑媽你說什麼話呢!你是個善良的人,你對家人都是無比的好,你看到小姑媽這樣,你也會心軟,求情的事,那也是出自於內心的,只是小姑媽她自己不好好珍惜你對她的好罷了。」

唐小芯還安慰她:「小姑媽就是小姑媽,你也有你自己的生活,你不可能替操心一輩子,她都已經這麼大了,要是還悟不出做人的到底,那她也……」白活了!

「……」席桂花也知道就是這個道理,但就是……唉,最後話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好。

甘淑英剛去完方便回來,一看到席桂花也微怔了一下,「你們一個個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她知道她們兩個都是挺心疼席麗瓊的話,按道理的話,怎麼說席桂花和唐小芯兩個都會留下一個那邊待久一點才對。

所以唐小芯回來了,看到席桂花也回來,她自然也是驚異。

她又細細發現她們兩個臉上的神情不太對勁,於是就關心地問道:「該不會是發生了什麼?」

唐小芯老早就把甘淑英當成了自己人,一有什麼的,那自然也會說開的,關於席桂香的事,更不會隱瞞甘淑英。

甘淑英聽完之後,也安慰席桂花,還說:「你那妹妹要是不來吃你結婚的喜酒,那就不來唄!反正像她這樣就應該早早就不來往了,當然,我也知道你捨不得這樣。」她嫁來老張家也是有很多年了,關鍵席桂花還沒嫁人的事迹,她可沒少聽說。

自然也是席桂花對席桂香極其好,可偏偏席桂香就是那種小氣,愛斤斤計較的人,為了點什麼小事情都會吵鬧半天的人。

所以,她特別是能夠理解席桂花的心情。

唐小芯是很認同甘淑英說的話,但是呢,她也不好這麼說給席桂花聽,畢竟吧,席桂花也是站在她這一邊的,她要是還在繼續說席桂香的不好,那不是相當於拿刀子在席桂花心裡戳嗎?

所以,現在她保持沉默是最好的。

席桂花沒出聲,心裡卻是窒悶窒悶的,不太舒服。

她並不是因為甘淑英而不高興,而是想著席桂香去了,想著以後都不跟席桂香有來往,她心裡竟有捨不得,也有覺得甘淑英說的話,是對的。

甘淑英見她久久不出聲,她便斜睨了唐小芯一眼,暗示唐小芯現在是要怎麼辦?

這時,唐小芯剛好看到店裡來了一個顧客,她急忙上去招呼。

甘淑英看見了這樣,她跟著過去招呼顧客。

剩下席桂花就站在原地不動。

……

晚上,周家。

席麗瓊坐在新婚房間裡頭,把大紅色喜慶的衣服換了,又換半舊的棉襖。

這時,周麗蘭就一臉黑沉沉的進來。

「你一直在房間里幹嘛?你難道以為家裡的碗筷盤子都不用洗了嗎?」

席麗瓊一聽她兇巴巴的話,心裡頭湧現了一股不舒服,她不是要帶在裡面不出來,而是特地換了棉襖出去幫忙幹活的。

結果還讓周麗蘭這麼說她一通。

周麗蘭看她板著臉,一臉不高興的樣子,那她更是怒火中燒,暴跳如雷指著她,「你還不高興呀!你要是不高興,那就滾回你家去,我們家可不要一個一天到晚黑著臉,好像我們一家子都欠了你一樣的兒媳婦。」

席麗瓊想到自己今天出門之前,她媽不斷叮囑她,說讓她到了別人家要勤快,多做事少說話,不要讓跟公公婆婆頂嘴之類的,最好也不要隨便回娘家。

想到這些,她就忍了周麗蘭。

但心裡頭覺得周麗蘭就是莫名其妙,有火氣也不能對自己撒,她又沒范著她。

「怎麼?我說了你還不願意是嗎?」周麗蘭又見她不出聲,那她更是想要將滿腔怒火以及各種憤怒到極點的情緒發泄出來,於是指著席麗瓊怒道:「我告訴你,我是有資格說你的,給你們家嫁妝以及彩禮,那都是我出了大半的錢,而且就是因為你的事,讓我今天……」說著,她又停頓了一下。

——————-

PS:原本說是要加更的,結果跑來參加作者年會了,等我回去之後,我才開始加更,抱歉哦,小仙女們!愛你們! 她想到了鄭立軍今天跟她說的話……

因為席麗瓊就是讓她哥給強.暴的,所以他們家的名聲也臭了,他不可能會娶一個這樣的女孩子,還跟她說了抱歉的話。

鄭立軍說的每一個字就像刀子般往她心裡捅去,鮮血汩汩——心疼的快要窒息了。

極力地深呼吸,將自己痛意壓制下去。

「掃把星!」最後所有的怒火轉化為這三個字。

要是沒有席麗瓊的話,那她也至於會讓鄭立軍這麼對待。

原本他們兩個是要結婚的……

席麗瓊畢竟也是年輕,讓別人這麼說自己,當然也是會生氣,脾氣一下子就爆發了。「你說什麼?誰是掃把星?」

雖說她媽讓她多忍讓,那不能讓別人在她頭頂上拉屎拉尿,她都不還手吧!

「我說的就是你,掃把星!」一看她還敢給自己回嘴,周麗蘭怒火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你不要以為你是周揚名的妹妹,我就不敢教訓你了。」席麗瓊氣得身體直發顫。

「好啊,你要是敢出手教訓我,我倒要看看你席麗瓊是不是真敢動手,你要是敢動手,我就讓你立即收拾東西滾回你席家去,你當真還以為我們周家稀罕你呀!」周麗蘭不屑而輕蔑譏諷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