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莉婭向控制台走去。

兩人跟在莉婭後面,一路踩著控制台邊緣的斜坡爬到「星圖」前,龐波坦人似乎已經默認人類是自己人,對他們的行為沒什麼反應,還在哇啦哇啦閑聊。

距離夠近,李涼看得更清楚,「星圖」呈柱狀立體結構,充斥著閃亮「星辰」,其中,有兩條明顯的縱向結構,內部星辰密集,如蜿蜒「星河」,將整個柱體剖成了三個區域。

每顆「星辰」都有一行或幾行龐波坦文字標註,另外,有的區域還有一層薄薄的「膜」包裹,類似在平面地圖上用線條勾勒出特殊地域。

「這些星星代表什麼?」李涼看不懂文字,指著某顆星星問道,「基理世界?」

莉婭聲音清脆:「尊貴的李涼,那是折躍點,靈理世界大部分文明使用的空間導航系統只能定位折躍點,已獲知數據顯示,這是法與秩序議會頒布的強制規定。」

「哼,」老楊撇了下嘴角,「每個文明私底下都有基理世界分布圖,就是不敢擺在檯面上用。」

「折躍點是什麼意思?」

「靈理世界通用翻譯系統基於公元2950年希安向都玉京提交的人類文字與語言信息,選用「折躍」一詞來表達靈理世界中普遍存在的一種移動方式,即,在一個符合『黎曼幾何學』的空間中,宏觀物質進入某些固定或不固定位置實現離散空間跳躍,從而抵達另一個符合『黎曼幾何學』的空間,這些固定或不固定的位置被翻譯為『折躍點』。」

李涼若有所思地看向老楊:「你說。」

老楊咧嘴一笑:「靈理世界吧,它這個空間不是連續的,是一個一個的,就好像一個一個不挨著的房間,每個房間都無限大,隨便你往哪個方向走,永遠走不到盡頭。想去別的房間只能找到門,門看不見摸不著,而且有的房間位置固定,有的房間位置不固定,這些門就是『折躍點』。」

李涼點了點頭,第一次穿過靈理之門時,艾倫也表達過類似的意思,靈理世界的空間是離散的,不是連續的,只能從一個地方跳到另一個地方。

「你接著說,老楊。」

「行,復姐你歇著吧,」老楊清了清嗓子,抬頭愣了半天,回頭問道,「呃,復姐,地球在哪兒來著?」

莉婭伸手一指:「這裡。」

「噢,」老楊沖李涼乾笑了一下,「大哥你看,這個亮點就是離地球靈理之門最近的折躍點,現在咱們正往那裡去,對吧,」他用手指在這個折躍點周圍畫了一個大圈,囊括了十多個折躍點,「就這片兒啊,大概就這片兒,在一個空間里,上次咱們被幽冥追的時候往這個方向跑,跑進了剎霧界,你說倒霉不倒霉,那鬼地方和咱們在一個空間里。」

李涼皺眉:「還有別的文明和我們在一個空間嗎?」

「沒有,好像幾個文明擠在一個空間的情況挺少見的,不過塔星離咱們很近,從塔星的空間到咱們這個空間只需要折躍一次,有次我聽塔星人說早年去剎霧界送死的人特別多,好些都在塔星補給。」

難怪塔塔與秘法,雅萊莉,七分之一,薩隆這幾個顧問相比顯得極其弱雞,卻也能來地球當顧問,原來是因為離得近,李涼又指著最顯眼的兩條星河問道:「這是什麼?」

「這條,」老楊指著距離地球空間最近那條星河說道:「就是暗靈海,從這裡……」他大手一抹,從暗靈海一直括到柱狀影像邊緣,「……到這裡,學名叫暗靈總域,實際一般都叫暗靈海,所有基理世界的靈理之門都在暗靈海里。」

李涼有些驚訝,沒想到暗靈海是這麼大一片地方,他忽然理解塔姆先前為什麼有信心說服馬科西克城城主哈倫·波特幫忙,因為河蟆人的首領叫暗靈之王,而塔姆是暗靈之王第十七個孩子。

「咱們地球在暗靈海屬於郊區,那些個厲害的文明大部分都在這條『河』里,」老楊繼續說道,「一般人想要跨過暗靈海,只能坐河蟆人的船,不花錢還管飯,很方便,當然像泰倫薩啊,妖精啊,瓦肯人啊肯定不用,自己就過去了。」

永潮之岸……李涼記得,當時在ASK,塔姆用卡呂普索薄紗喚醒了另一個「李涼」,那個「他」說過,很多河蟆人一生都困在永潮之岸,為眾生擺渡,無欲無求。

老楊又指著另一條「星河」:「這條厲害了,叫虛空海,從這裡……」他同樣用手一抹,從虛空海一直括到柱狀影像另一邊邊緣,「到這,虛空總域,你別看裡面也好多折躍點,其實根本沒什麼人敢跨過虛空海,那裡面,嘖嘖,什麼玩意都有,有名的像翡翠夢境,意志熔爐,還有好幾個墜神地,噢對了,最有名的就是『澤魯斯蟲群』,它們的靈理之門就在虛空海,為了防它們出來,泰倫薩同盟沿著虛空海建立了好幾層防線,聽說最近『伊坎』防線又出亂子了。」

李涼比劃了一下暗靈海和虛空海中間的區域問道:「中間呢?」

「中間就是……」老楊笑了,「靈理世界的『一番街』,是最熱鬧的地方,這片區域里,原住民和來自不同基理世界的文明在無數空間里開疆拓土,建立城邦……」

這一刻,鬍子拉碴的「業餘醫生」伸手一指整個影像最中央,「以創界山為中心……」接著雙臂展開,眼睛反射著璀璨的光影,提高聲音喊道,「無限廣闊。」 霸氣王者在衝進獸王谷的瞬間,風雲公會的防守成員,一開始還沒有發現他。

不過很快就有人發現在異樣,便瘋狂的呼叫說道。

「快對準那邊集火,霸氣王者衝進來了。」

「靠,不是吧,霸氣王者親自過來送死嗎?還有這麼玩的么?」

「別特么廢話,他敢衝進來,肯定是有底牌的,先把他打倒。」

然而,此時已經晚了。

霸氣王者在衝進獸王谷后,並沒有第一時間就使用捲軸。

而是先觀察了一下,風雲公會的防守陣型,他要選擇一個最優的地點。

他想將捲軸用在,風雲公會人員最密集的地方,那樣就可以打倒更多的人。

那樣對他們後繼進入獸王谷的秦國玩家,就會少很多壓力。

畢竟捲軸有限,每一張都很珍貴。

每一張都要用出最大的效果來。

霸氣王者在觀察了不到一秒后,果斷拿出一張捲軸使用。

漫天的火雨傾瀉而下,瞬間就把風雲公會第一波的防守人員覆蓋。

甚至離著還有五十碼距離的,第二波防守人員,也有部分被捲軸的傷害覆蓋到。

看到對方用出了捲軸,風雲丘比特大吃一驚。

霸氣王者居然也會使陰招,開始的時候讓一幫炮灰上。

突然就來這麼一手,打他個措手不及了。

好在目前情況並不算壞,雖然第一波防守人員,幾乎全滅。

但是後面還有兩波防守人員,應該還是能擋住秦國玩家的衝擊。

「不要慌,後面的上前,將衝進來的秦國玩家壓回去。」

風雲丘比特嘴上叫大家不要慌,但他自己卻特意和其它防守人員拉開距離。

他知道風雲天下,安排他來指揮防守,是什麼意思。

因為他還有個大招,可以使用。

所以,他不能一波死。

得盡量活到最後。

雖然目前看來,是沒有什麼問題的,但是鬼知道霸氣王者是不是,還有第二張捲軸啊。

要是霸氣王者,還有第二張捲軸。

那他這個時候,跟着其它的公會人員,一起衝上去防守。

不就也跟跟着,被人一鍋端了嗎?

那風雲天下安排他來指揮防守,還有個什麼意義呢。

風雲丘比特指揮其它防守人員,上前封堵缺口,同時在公會頻道中呼叫。

「通道入口需要支援,霸氣王者衝進來了,他用了一張捲軸,打倒了我們第一波的防守人員。」

「握草,霸氣王者親自進來了嗎?他什麼時候這麼剛了啊?」

「是的,霸氣王者進入獸王谷了,我們的人不可能看錯的。」

「你們拖住就行,霸氣王者既然敢進來,他手上肯定不只是一張捲軸,小心他的後手,我們馬上就趕到。」

風雲天下說完后,就對其它人說道。

「全體速度去通道入口支援。」

張山等人馬上停止刷怪,迅速上馬向通道入口處跑去。

此時,霸氣王者的一張捲軸,將風雲公會的第一波防守人員打倒。

趁著第二波防守人員,沒有到位的空隙。

兩三百名秦國玩家衝進獸王谷。

正在這時,風雲丘比特指揮的,第二波和第三波防守人員,很快就補上空位。

大幾百人火力全開,各種傷害向進入獸王谷的秦國玩家打出。

霸氣王者捏著第二張捲軸,有點糾結,不知道要不要現在就用出來。

在他看來,就算不用捲軸,他們這些已經進入獸王的精英。

也有可能將風雲公會的防守擊潰。

不過那樣會耽誤時間,要是時間拖長一些,風雲公會其它的支援,可能很快就要到了。

想到這裏,霸氣王者決定不要再省了。

使用第二張捲軸,天空中莫名的出現一股強大的龍捲風。

狂風吹過,將風雲公會的防守人員,全部打倒。

只有風雲丘比特,因為特意的沒有跟這些在一起,才僥倖躲過這一波捲軸傷害。

不過其它人都倒了,靠他一個人,顯然是不可能守得住通道的。

更不要說,此時已經有大量的秦國玩家,進入了獸王谷。

「支援速度啊,霸氣王者用出了第二張捲軸,我們的人全都掛了。」

「握草,霸氣王者這是找死啊,別慌,讓他們進來,等會關門打狗。」

雖然嘴上是這麼說,但是大家還是策馬狂奔。

可不要大意失了荊州,把獸王谷這個刷怪點,給搞丟了,那就搞笑了。

風雲丘比特,看着奔涌而出的秦國玩家,在公會頻道中問道。

「我那大招要用掉嗎?」

現在整個風雲公會,就剩下他這一個大招了,可不敢隨便用,得先問問。

「不急,等我們趕到了再說。」

風雲天下一邊狂奔,一邊回答說道。

不到半分鐘,張山他們第一批支援,已經趕到通道入口附近。

放眼望去,無數的秦國玩家,從通道中狂奔而出。

不到半分鐘,竟然跑出來了近萬秦國玩家,這些人在跑出通道后。

迅速向外擴散開來,佔領的區域越來越大。

這下得認真對待了。

張山也不敢大意。

上萬人的隊伍,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風雲丘比特在跟支援部隊匯合后,風雲天下對他說道。

「我們先上,你看情況施放大招,覆蓋儘可能多的人。」

說完后,風雲天下帶領大家向前壓去。

張山也跟着迅速下馬,很快就接近到可以攻擊的距離。

手炮開始噴射齣子彈,向對面的秦國玩家橫掃而去。

兩邊很快就碰撞在一起,瞬間就有無數人倒地。

雖然說秦國玩家,還在不停的從通道那邊,進入獸王谷。

但他們的速度,怎麼也沒有風雲公會的支援來得快。

風雲公會的人,只需要在獸王谷中騎馬狂奔,很快就能到位。

而秦國玩家,只能從通道中慢慢的過來。

通道一次只能過五個人,哪怕通過的速度再快,他們那百萬大軍,也不可能一下子都進得來。

反而風雲公會這邊,很快就聚集了兩三萬人,在人數迅速壓過秦國玩家。

人多打人少,一下子就把秦國玩家,壓得不停的往後退。

原來還在向外擴散的秦國玩家,被迫向通道附近收縮。

但是通道附近,地方就這麼大,越來越多的秦國玩家擠在一起。

根本就施展不開。

7017k不僅如此,那些魚人還想從船底進攻,結果船底下插滿了彎月型的刀刃。

它們一撞上去,頓時鮮血淋漓。

這人類乾的事實在是太狠了。

但比狠,我們更狠。

只要不死,就往死了干。

小船在海面上疾馳,羅飛等人悠閑的欣賞風景,魚人前仆後繼,死傷慘重。

身後,大批的魚人屍體浮在海面上,隨後又被它們的同類撕扯下去。

隨著他們的離開,戰艦甲板上頓時傳來人群的歡呼聲,他們好似打勝仗般,用力的揮舞手中槍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