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好,我就知道王師弟你是一個好人啊!」這弟子對著王毅笑了笑,隨後趕緊離開了。

「哎,怎能放過於他?將他喊回來,老夫還要問他一些事情!」這時魔蛇啞然開口道。

王毅也是怔愣了一下,立即開口道「等等,你回來!師弟我有些事要詢問你。」

這弟子聽到這話,渾身一震,停了下來,緩慢的轉過頭,又露出一臉的微笑道「呵呵,師弟你問吧,只要是我知道的,一定告訴與你!」

「這樣最好,進來說話吧!」王毅看了這弟子一眼,轉身向著屋內走去。

「奶奶的,我就知道他不會這麼簡單就放過我!」此時這弟子一臉的陰霾之色,搖了搖頭,在臉上又擠出了微笑,向著屋內走去。

「座!「王毅依舊是神情冷漠,他這話不像是在客套,而是在命令。

「好好好,王師弟啊,你這兒不錯呀,什麼都有!」這弟子面帶微笑道。

「與你的住處想必差遠了!」

「哪有!不知師弟要問些什麼?」

「問他當前格局,以及這修靈者的現實狀況,這兒是誰做主?」魔蛇急忙開口。

「師兄你就將這此地的現狀以及當前的格局說明一下吧,我初來乍到,對這一切都不是很熟!」王毅看了一眼這弟子,倒了一杯茶水,替了過去。


這弟子也是一愣,隨後笑道「哈哈,就這事啊,好說好說,我告訴你現在這修靈界儘管是落陌了,但是戰火依然是不斷啊!

現在這修靈界分為四大地盤,分別是繁東之都、極西之地、旺北之區、嶺南之城,而我們這兒就是極西之地,乃是上古異靈,丁老前輩所掌管之地!那南邊則是吳老前輩所掌管,那北邊則是許老前輩掌管,而那東邊則是潘老前輩所掌管。」

「姓丁的?難道是丁秉義那混賬,唉,這四個人也都是奸詐狡猾之輩,怪不得能活到現在呢!」魔蛇感嘆道。

「那怎麼個戰火不斷?」王毅不解的繼續問道。

「唉,這極西之地的丁老前輩與嶺南之城的吳老前輩達成共識,主張以緩為主,而那另外的兩位老前輩卻是主戰!久而久之我們這兩邊的修靈者也是不合,動不動就是拳腳相向。」這弟子哀嘆道,其神情不像是裝模作樣,而是有感而發。

王毅越聽也是越糊塗,微微的皺起了雙眉,繼續問道「緩什麼?戰什麼?師兄你說清楚點!」

「好,這緩是以保守力量為主,主張我們修靈者待強盛之時才一同報復那血海之仇,而這主戰一方卻一直堅持著所有修靈者一同出發,去尋找妖族,共謀復仇計劃,這都是以復仇為計劃但是這出入卻是非常的大。」這弟子說到這莖葉搖起了來,滿臉的無奈之情。

「哼,都是一群廢物!那妖族當年戰敗也是落陌至今,現在還不知在那呢,還共謀復仇計劃,可笑,可笑啊!若是在這樣下去,這整個修靈界定會被這四人弄垮,王毅現在你是老夫我唯一的希望!」魔蛇突然大發雷霆,這讓王毅也是渾身一震,憂心忡忡了起來。

「師兄是否這外宗的弟子一個月之內只需完成一次催芽任務,其他的時間自己分配?」

「嗯,大致差不多,但是那任務也是要做的,如若長時間不做的話也會記一次打過,我們不像那內宗弟子整日只需修鍊。」

王毅點了點頭,輕聲開口道「行,我知道了,那就勞煩師兄了,師兄現在可以離去了!」

這弟子拿著手中的茶杯怔愣的看了一眼王毅,欲與說話,但是有猶豫了一下,隨後開口道「好,那我就不打擾師弟你休息了!」

「嗯!」

緊隨其後這弟子便急匆的走了出去。

「哼,跟我擺架子,我就不信你沒有落難的時候!」這弟子嘴中喃喃道。

「老夫若是你,這弟子決不能留,這種軟柿子是最可惡的,因為不知道他會什麼時候捅你一刀!眼下最重要的還是提升你的修為啊,只要到了歸一境什麼都好辦了!」魔蛇緩緩而道。

在屋內的王毅也是點了點頭,沉默不語,閉目打坐了起來。 五千雷電B2出動了四千,只留下一千在米雪號和繁霜號上面接應。

四千雷電B2聚集在一起,如同滾雷一般聲勢無比的駭人,這可是四千架重型機甲構成的衝鋒隊形,斑斕殼蟲還沒有反應過來,遇到這支隊伍后都土崩瓦解……

很快,這支重型機甲隊伍成了一些輕型機甲的坐標,每一架輕型機甲都聚集在了這支隊伍的周圍,這支機甲隊伍越發顯得無比的壯觀,就像可以軋碎一切的鐵甲洪流。

厚重的機甲不停的與斑斕殼蟲發生重重的撞擊。

太空中到處都是斑斕殼蟲的屍體殘骸,很多斑斕殼蟲居然被撞擊得燃燒起來,在太空之中就像一團一團熊熊燃燒的篝火。

可惜!

戰區實在是太大了,這四千機甲雖然在這不計其數的蟲潮之中橫衝直撞,卻並不能夠取得決定性的勝利。

當然,吉桑從開始就沒有想過勝利,因為,在從船塢上下來之前,鄒子川已經下達了命令,避免和斑斕殼蟲正面交鋒,盡量把一些士兵帶離戰場就行了……


赫然,吉桑的眼睛一亮。

全息屏幕上面,他看到了一架很特別的機甲,那架機甲渾身散發著一股藍汪汪的金屬光澤,比起那些士兵的機甲,這架機甲顯得更為秀氣,線條也很流暢。

這架機甲正陷入數百隻斑斕殼蟲的包圍之中,身邊有幾個貌似是護衛的機甲正在苦苦的掙扎著……

莫非,這就是團長的妻子?

吉桑的心臟一跳!

吉桑猜測得沒錯,這架藍色汪藍色的機甲正是米雪的「妖風」。

妖風是一款妖風無疑是一款先進的機甲,可惜,因為其秀氣,體重輕巧,如果是一對一的時候,妖風自然可以輕易的殺死一隻斑斕殼蟲,但是,面對這種上百平方公里的大混戰,妖風的殺傷力還不如普通的戰鬥機甲,畢竟,妖風的重量成了最大的弱點,面對兇悍的斑斕殼蟲,它幾乎不堪一擊。

短短的幾十分鐘,在數十個護衛保護下的妖風依然遭到了重創,妖風的駕駛艙被斑斕殼蟲的鐮刀幾乎刺穿,右機械臂也失去了作用。

米雪緊咬著牙關,一臉蒼白,嘴角溢出一絲血絲,一隻灰色斑斕殼蟲對妖風的衝撞給她的身體造成了傷害,液壓緩衝系統也失去了作用,她的計劃失敗了,不但沒有衝鋒出一條路來,自己反而陷身其中。

赫然!

米雪明亮的目光一震,她看到前方二公里之外的上空全部是鋪天蓋地的重型機甲,那黝黑機甲在星幕之下閃爍著金屬的光澤。

這是誰的部隊?!

難道梅沙大將軍的軍隊已經突進了開司米星系?

看著那黑壓壓逼過來的機甲群,米雪渾身一陣發冷……

「滴滴……」

突然,對方請求通話,光腦發出一連串的提示聲音。

「這裡是開司米星球的領空,如果你們沒有得到授權,請立刻離開!」米雪冷冷的看著全息屏幕那有點模糊不清的頭像,斑斕殼蟲一直都對信號干擾著,好在的是,這一片的斑斕殼蟲被這群重型機甲殺戮之後少了很多,信號勉強恢復了一些。

這是一張陌生的臉,米雪並不認識,米雪相信,這個時候出現這片空域的任何一支都是不懷好意的。

「我們是颶風冒險團的士兵,奉團長大人之命來營救鄒夫人!」吉桑猛然朝全息屏幕上面的米雪行了一個禮,米雪雖然不認識他,但是,他從若干瑞德爾星球上面的人嘴裡早就打聽到了米雪的相貌。

「鄒夫人……」米雪一愣,這個稱呼彷彿做夢一般遙遠,很少有人這麼稱呼她,時候,從來沒有人把自己當成那個胖子的妻子。

「是的,夫人,颶風冒險團的團長正是鄒子川閣下!」

「子川……」米雪仿若夢中一般,一臉獃滯。

「夫人,您的機甲已經嚴重破損,請到米雪號上休息,大人馬上就會回到米雪號,戰場上的事情,請交給我們!」

「米雪號……」米雪蒼白的臉上泛起一絲紅暈,露出了一絲莫名的嬌羞,她想不到那不解風情的胖子居然會用她的名字命名宇宙飛船,一霎拉,米雪被一種無法形容的甜蜜緊緊包裹著。

吉桑沒有多說,發布了一系列的命令,立刻,一支一千重型機甲隊伍由七劍客率領著把妖風圍得是密不透風,如同鐵桶一般,本是圍攻妖風的幾十隻斑斕殼蟲沒有任何懸念的被斬殺得屍骨無存,破碎的外殼在浩瀚的太空中四散激射……

「啊……不!」米雪見到周圍由機甲構成的銅牆鐵壁,赫然醒悟過來,臉上泛起一絲執著。

如果是鄒子川看到這個表情,立刻就會明白米雪的意圖,米雪的執著就是鄒子川也要退避三舍。

果然!

米雪的機甲赫然加速,猛然朝那銅牆鐵壁撞了過去。看著那撞擊過來的妖風,一干颶風冒險團的團員連忙不迭的讓開,這可是他們的老闆娘啊……

「保護夫人,如果夫人有絲毫差錯,你們也別活著回來了……」吉桑看著米雪帶著十幾個殘破的機甲衝出保護圈,先是目瞪口呆,旋即清醒過來,立刻下了死命令。

「是!」

一千個機甲師在加密頻道裡面轟然回答,把吉桑的耳膜震得生疼,話音剛落,四千機甲組成鐵甲洪流直追而上,所有試圖攔截的斑斕殼蟲被撞擊得支離破碎,那磁盪刃簡直是斑斕殼蟲的剋星,只要沾上磁盪刃,斑斕殼蟲那巨大的身體就像積木一般破碎。

雷電B2最厲害的武器就是磁盪刃,只要不是陷身蟲潮裡面,這種武器對普通斑斕殼蟲的殺傷力是巨大的,幾乎是摧枯拉朽之勢就可以擊破斑斕殼蟲那厚厚的外殼。


米雪根本沒有管後面的機甲,她只想看到鄒子川的機甲。

米雪相信,鄒子川的機甲肯定會與眾不同,肯定能夠找得到。

而且,米雪現在已經有了百分之百的把握肯定,那副全息星圖是鄒子川繪製發送了,那麼,只要沿著那箭頭的方向就可以找到鄒子川……

米雪冰雪聰明,她的猜測沒有錯,實際上,這個時候整個戰場都在發生一點一點的改變,那箭頭成了每一個機甲格鬥師的星際燈塔,一條若有若無的戰線正在形成,而這戰線,正是以那紅色的箭頭為中心。

當人們發現自己身邊的格鬥機甲越來越多的時候,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每一個人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接近箭頭的位置……

而這個時候,斑斕殼蟲被吉桑率領的四千重型機甲一輪瘋狂的衝擊,居然有點潰不成軍了,雖然斑斕殼蟲在數量還是有著絕對的優勢,但是,斑斕殼蟲最大的優勢就是蟲潮,形不成蟲潮,其殺傷力成倍的減少。

一輪一輪的圍追堵截也擋不住瘋狂聚集的機甲部隊,而蟲潮的形成速度遠遠跟不上機甲群的匯聚。

慢慢的,全息屏幕越來越開闊了,在前面幾公里的地方,有一架看起來很詭異的機甲正在力挽狂瀾,在這架機甲的身邊,匯聚了至少上千架輕型機甲,在這些機甲的前面,有一支蟲潮,而機甲面對的正是蟲潮的潮頭……

鄒子川雙目赤紅,他已經處於了一種瘋狂的狀態,在他的瞳孔之中就是那一排一排方格鎖定的斑斕殼蟲。

他已經不知道殺死了多少只斑斕殼蟲,他駕駛著睚眥在潮頭的位置不停的後退,和斑斕殼蟲始終保持著十米的距離,這正是一個獵殺的距離,但是,這也是一個充滿了危險的距離。

睚眥在壯觀的星空之中就像一個古地球的衝浪者,在風口浪尖不停的跳躍,那桿長槍以每秒鐘五次的速度刺出去,一具一具的斑斕殼蟲的屍體被挑飛,飛進浩瀚的太空之中以恆古不化的速度漂浮著,除非遇到星球的引力和隕石的撞擊,這些屍體會永遠一直漂浮下去……

小魚兒驚恐的看著後面的那架機甲,他本是想幫助這架機甲的,但是,他的機甲速度根本無法比擬那架詭異的鱗甲機甲,他唯一能夠做到的就是清除前面堵截的斑斕殼蟲,避免那架重型機甲因為有了障礙物而放慢速度。

那架黑色披滿鱗甲的機甲彷彿是一架不知疲倦的機器,戰鬥已經持續了半個小時,小魚兒的光腦不停的計算著,這架機甲已經殺死了一千多隻斑斕殼蟲,這簡直是一個讓人恐懼的數據,獵殺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幾乎是達到了每秒達到了殺死兩隻斑斕殼蟲。

這個時候,不光是小魚兒一臉震撼,就是小魚兒周圍的上千個機甲格鬥師都是一臉獃滯的看著這個陌生而詭異的機甲。

這完全是一場個人秀的表演。

那行雲流水的動作,那一擊必中的殺伐,那風口浪尖的跳躍,那華麗而讓人驚嘆的劇烈變相,無不牽住每一個人的神經,幾乎是每一個人心裡升起了一個問題。

是誰在駕駛這架機甲?

只是,沒有人想到,這個時候的鄒子川已經是強弩之末了,高強度的機械動作,高度集中的精神力,都讓他處於了崩潰狀態,那桿角質長槍的每一次出擊已經變成了一種本能。

噗!

鄒子川猛然吐出了一口鮮血,主控板上都變得鮮血淋漓,駕駛艙裡面瀰漫著一股濃郁的血腥味道……

……

PS:霸道抱病碼字,強烈的求元旦節的雙倍月票!(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鄒子川現在完全依賴堅強的意志力,他目光之中除了斑斕殼蟲還是斑斕殼蟲,那支長槍已經被斑斕殼蟲那粘稠的體液給塗上了厚厚的一層,槍桿都變得花花綠綠了,看起來無比的詭異,但是,這槍依然來去如風,不停的收割著那綿綿不絕的斑斕殼蟲。


實際上,蟲潮始終都是以高速朝鄒子川運動著,從遠處觀看,就像鄒子川帶領著蟲潮在風馳電掣的奔跑一般。

累!

累!

那澀目的汗珠不停的滾進眼眶,但是,鄒子川根本沒有時間擦汗,這個時候,他的大腦幾乎已經變成了一台運轉的精密機器,哪怕是絲毫的漏洞都會為他帶來滅頂之災。

從嚴格意義上說,鄒子川現在的大腦已經處於一種下意識的動作之中,每一個動作都是千錘百鍊而成,七號訓練室的訓練成果在這一刻發揮到了極致,斑斕殼蟲那巨大的身體和光影球比起來無疑要輕鬆很多。

斑斕殼蟲和光影球比起來有著本質的不同,面對光影球的時候,鄒子川不用擔心生命危險,最多也就是痛感神經受到刺激而已,而面對斑斕殼蟲卻是時刻冒著生命危險,略微不慎就會付出生命的代價。

當然,這個時候,鄒子川已經沒有考慮生命了,斑斕殼蟲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他必須要依靠個人的力量把這蟲巢的潮頭遏制住,不然,他也逃不脫被撞成廢鐵的下場。

一槍!

二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