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好!少年意氣,揮斥方穹,這才是少年人該有的氣象。」

不知什麼時候站在姬松身後的孫思邈負手笑道。

姬松赫然,拱手道:「讓道長見笑了!」

孫思邈越看姬松越是滿意,少年人文采飛揚,處世有道,還難得的謙虛有禮,難怪小小年紀就坐到如今高位。

「好了,松也要下山了,這株『華山參』就送與道長了,還望道長不要推辭!」

拿出那株無意間得來的『華山參』姬松提給老道。

「那好,老道就不推辭了,此物卻實與我有大用,老道行醫多年,但身無長物,沒什麼可以送你的。

這本行醫心得,算是我的一點心得體會,你沒事翻翻就好,要是沒興趣就丟了吧!」

姬松本想推辭,但看到是一本沒有任何名字的書,稍微遲疑下就沒有拒絕,而是恭恭敬敬地將它接過來,小心的放在懷裡。

「道長放心,此書松知道是道長的心血,不會使他埋沒的。」姬松鄭重道。

「大黃,走了!」

叫上大黃,姬松隨之飄然而去,不一會兒孫思邈就看不到他的人影了。

看著手中的草藥,搖搖頭道:「少年人啊,還真是…………..」

回到山下,劉老二和大牛都在等候,姬松沒有說什麼,而是直轉華州而去,哪裡也是這次司農寺試點九州的其中一州。

既然決定將事情做好,那麼就從華州開始吧………………

貞觀三年,李世民的皇位越加穩固,於是各種政令和改革不斷進行,更是量刑為寬,時長安有劉恭者,刻字於脖頸之上,意為『必得勝取天下也』。

李世民考察、記錄囚犯的罪過。有個囚犯劉恭,脖頸上刻有「勝」字,自稱「定當取勝於天下」,因此入獄。

李世民道:「假如上天將要使他興起,不是朕所能除掉的;如沒有天命照應,刻有『勝』文又有何用!」於是釋放劉恭。

期間有人上書曰:「太上皇宮中宮人較多,時天下疲弊,應釋之以寬天下人力。李世民應之。」

四月,李淵在裴寂的勸說下,移居大安宮,李世民也不知出於何種心思,送美人數十,李淵在大安宮漸漸沉迷美色。

有次李世民對房玄齡、杜如晦說:「爾等身為僕射,應當廣求天下賢才,因才授官,這是宰相的職責。近來聽說你們受理辭訟案情,日不暇接,怎麼能幫助朕求得賢才呢?」

因此下令:「尚書省瑣細事務歸尚書左右丞掌管,只有應當奏明的大事,才由左右僕射處理。」

姬松得知后不得不佩服皇帝的手段,這是將具體的事務下放到尚書左右丞,算是將左右僕射的權利進一步拆分。

但李世民的理由很正當,就是以具體案件的審理荒繆,言其左右僕射無力管理太多事務,以此為由,拆分其權利。

就這樣,房杜二人還必須感謝皇帝體諒自己,而對此感恩戴德。

李世民的手段正大光明,這是陽謀,除非你有了不該有的心思,不然只能認輸。畢竟這是在你手下犯的事,你自己根本難辭其咎。

房玄齡通曉政務,又有文才,晝夜一操一勞,惟恐偶有差池。運用法令寬和平正,聽到別人的長處,便如同自己所有,待人不求全責備,不以己之所長要求別人,與杜如晦提拔後進,不遺餘力。

至於尚書省的制度,均系二人所定。皇帝每次與房玄齡謀划政事,就會說:「非杜如晦不能敲定。」

等到杜如晦來,最後還是採用房玄齡的建議。這是因為房玄齡善於謀略,杜如晦長於決斷。

二人深相投合,同心為國出力。

姬松聽聞后不得不感嘆一聲:「還真是房謀杜斷啊!」

但不知這句話怎麼就傳出去了,更是將倆人的名聲推向一個高潮,文人士子更是以他們為榜樣。

所以,稱為賢相者,首推房、杜二人。

房玄齡雖然多蒙太宗寵愛,有時因某事受譴責,總是一連數日到朝堂內請罪,恐懼得好象無地自容。

姬松也沒想自己的一句感嘆之言,竟然使得房杜二人處在的風口浪尖上。

他們為什麼恐懼,姬松明白。

此時大家都知道朝堂上的事都是在經過你們同意之後,皇帝才會實施。那麼利益受損者不找他們找誰。

雖然大家都知道這是皇帝的意思,房杜二人不過是推出來的棋子而已。但你敢怨恨皇帝嗎?不敢,至少明面上不敢!

那麼,同意並實施政策的房杜二人則成為他們怨恨的對象。在這樣情況下房杜令人能不恐懼嗎?

但他們也沒辦法,皇帝想讓你背黑鍋,你敢拒絕嗎?也不敢,就連姬松無意間的一句話都被皇帝利用,可見在皇帝眼中就沒有不能利用的人。

房杜雖然得到了偌大的名聲,但至於是不是他們想要的,就不是旁人能知道的了,心中苦辣,也許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不過,這也顯示出了李世民高超的政治手腕,左右僕射雖然沒有宰相之名,但有宰相之實,本來就是處於百官和皇帝之間的緩衝。

也有著避免皇帝和百官直接對立的作用,但自漢武帝極大的削弱丞相權利之後,這個位置也處於尷尬位子了。

曾經禮絕百官,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丞相權利,被歷代皇帝拆分的支離破碎,到了大唐更是成為了為皇帝擦屁股角色。

房杜心裡苦,但只能往肚子咽!

好似看到了朝廷上的刀光劍影,姬松只要沒有皇帝詔書,就一直在京畿道各處走訪。總之,就是不去長安。

現在的長安就是風暴的漩渦,只要進去就別想出來了。李世民坐穩了位子,此時已經開始打擊異己,很多武德年間的老臣都被其趕回家養老去了。

但其手段卻極其高明,高爵厚祿供奉著,但就是沒有之前的權利。很多人也認清了情勢,知道要是自己還賴在位子上不走,那就不是現在和風細雨的了。

既然皇帝已盡將臉面給你了,那就好好兜著,千萬別給臉不要臉,作為官場上的老人哪還不明白這道理?

於是,皇帝稍微露出馬腳,很快就有人乞骸骨回家了。onclick=”hui” 第195章情侶關係

聽到工作人員的話,大家總算是明白了。

原來是因為最後一節車廂坐了一個女孩子,工作人員不敢啟動過山車啊?

因為蘇穆跟何琪瑤坐的位置是最後的,大家一開始還沒有注意到兩人。

現在工作人員的這一番操作下來,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蘇穆跟何琪瑤身上。

這一看不要緊,大家紛紛覺得是眼前一亮。

女的自然是被蘇穆的帥氣吸引了。

至於男的嘛,還是異性相吸的道理,眼神都集中到了何琪瑤的身上。

面對工作人員的擔心,何琪瑤難得地解釋了一句。

「我們都知道的,沒有問題。」

何琪瑤會解釋還是因為知道自己不解釋的話,這過山車就別想開了。

何琪瑤不想浪費時間,才沒有用自己冰山的態度來對待這位工作人員。

「小姐,你可能想的有些簡單了,這最後一節車廂真的對女孩子來說還是挺嚇人的。」

工作人員本着對遊客負責的原則,還是想勸一下這位固執的大美女。

大美女可是相當的養眼的。

工作人員雖然也是名女子,但是面對何琪瑤的時候還是抱着欣賞的態度的。

畢竟工作人員覺得,自己在遊樂場工作了這麼多年,像眼前兩位這麼登對的小情侶還是第一次見到。

在其他人的眼裏,蘇穆的帥氣跟何琪瑤的美麗還是非常搭的。

因此,人們在心裏自動地把蘇穆跟何琪瑤歸為了情侶關係。

工作人員覺得自己就是沖着帥哥的面子,也應該多勸勸這位固執的美女。

萬一到時美女害怕了,哭了,心疼的還是帥哥不是?

「我知道,物理課上學到過。」

何琪瑤雖然是回答著工作人員的問題,但是語氣還是相當冷淡的。

看着一副生人勿進樣子的何琪瑤,蘇穆心裏搖了搖頭。

短時間內想讓何琪瑤變回到以前的樣子,好像是不太現實的。

「先生,要不您勸一下這位小姐?」

雖然工作人員的心裏也和大家一樣,認為帥哥和美女應該是一對。

但是畢竟這只是自己的猜測,工作人員也不敢武斷地說請蘇穆勸一下自己的女朋友。

萬一人家不是情侶關係,那不是鬧了一個大烏龍了?

「沒事,她膽子大著呢。」

蘇穆沒有順着工作人員的意思勸說何琪瑤。

反倒是幫着何琪瑤說了一句。

「這……」

工作人員還是有些猶豫。

「行了,人家自己都說沒有問題了,快發動車子吧,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了。」

說話的是一個胖胖的女人。

本來何琪瑤的容貌就夠讓人嫉妒的了。

偏偏何琪瑤不僅自己長得漂亮,還有一個帥得無法形容的大帥哥陪着。

胖女人覺得何琪瑤實在是太幸運了。

看看自己身邊,不要說帥哥了,就是長得普通的男生都沒有一個。

胖女人的心裏很不是滋味。

現在看着工作人員勸了半天,人家美女根本就不為所動。

胖女人覺得也應該讓美女長長教訓了。

到時美女如果因為害怕,哭花了妝容,胖女人覺得能看到美女出出醜也是一件讓人非常高興的事情。

「就是啊,快點開吧,不能因為一個人影響了大家。」

「對啊,人家自己都說不害怕了,你一個工作人員在那磨嘰什麼呢?」

「難道只有她是遊客,我們就不是了?我們買票可不是來這干坐着的。」

「對對,再這麼磨嘰,我們可是要投訴了。」

……

因為有人開了口,其他車廂的人也是紛紛提出了抗議。

蘇穆看了一眼發聲的人,居然都是女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