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媽媽,我跟你說……」

樓下的宴會繼續進行,缺少了幾個人大家也已經見怪不怪了。

七音下樓的時候看了看安然對面的房間,裡面就是男主的房間了。

其實以安然的性子,她不會喜歡男主的,因為男主在她面前太過卑微了。而且她還有個初戀,不過出國了。

只是那出意外讓兩個人聯繫在一起,後期女主的初戀回國,讓男主意識到了危機感,所以才在女主面前強勢起來。

就是那種霸總的感覺,男友力max!

就是不知道沒有這一出,這兩個人會不會走到一起呢?

要知道,女主的初戀,也是個深情男配呢!

小六子嘆為觀止,這麼不動聲色的把劇情打亂,而且一點犯規都沒有。任何這中間出了點差錯,例如宿主把女主送上了別人的床,估計天道的懲罰就要下來了。

「小六子,你在想什麼呢?」

【沒,沒什麼啊!】

「下個世界給我換個任務,最好是成為最大的反派BOSS那種。」

【……】你當反派BOSS是大白菜啊,想當就當? 七音讓小六子關注了後續,男主在酒店是因為工作而在此休息,期間就沒出來過。

原劇情里,安然死活都開不了門就急了,「砰砰砰」的敲門,男主以為是誰,沒想到開門是自己暗戀對象。

但是現在安然清醒,男主又不出門,兩個人怎麼可能碰面?

再然後就是,男主一大早就離開了,女主還在被窩裡睡覺呢。

小六子:溜溜溜,不費一兵一卒就把兩個主角的感情線給岔開了。

殺青宴過後,劇組終於把《傾盡天下》的劇照給發了出來。

首先是初期還傻白甜的女主,一身江湖裝卻毫不掩飾的單純。

然後是男主,雖然生活在魔教,但生的端正,一副正義凜然的模樣。

再然後是女二,嬌嬌弱弱的,一看過去就讓人起了保護欲,眉眼間帶著英氣,生生將那抹柔弱壓了下去。

劇照都是精修過的,大家只會讚歎,不會說什麼壞話。

但是劇里的幾個重要主角,除了七音,其餘的大家都認識,只有七音,是靠著熱搜認識的。

「我靠!她居然演段玉嬌?千萬別毀了我的嬌嬌!」

「啊啊啊我的寶藏女孩!」

「前段時間跟安然綁的那麼緊,原來是演女二啊!怪不得。」

「就是不知道什麼來頭,演技如何,要是演技差,我准打低分!」

「呸!整容怪!」

「就是因為這個整容怪,害得我家安然差點全網黑!」

「這種人進娛樂圈,簡直就是污了娛樂圈的水!」

「樓上真搞笑,娛樂圈這水還不算污嗎?」

沒過多少時間,劇組放了些花絮出來。

花絮里,都是些比較搞笑的場景。

「小云云快到媽媽懷裡來!」

「好危險啊!要不是吊著威壓,我家安然得多危險!」

「是是是,就你家安然危險,我們家愛豆就不危險。」

「然然的粉絲們不要給女神招黑了!我們默默看就是了,別瞎說話!」

「附議!好好看,別逼逼!」

「你誰阿?自由言論懂不懂?」

「傻.逼!」

「罵誰呢?」

「哈哈哈哈自己人打起來了哈哈哈哈大家快來圍觀啊!」

「小云云的粉絲們,別摻和進去,咱們就看戲!」

所謂人紅粉絲多,粉絲多了不好管,再加上粉絲是什麼人誰也不知道,就因為黑粉這麼一挑撥,粉絲與粉絲之間就對罵起來了。

七音的粉絲作壁上觀,雖然很想參加進去,但是為了不給自家小云云招黑,就只看戲好了。

安然無可奈何,只好上線發了個微博。

安然v:我希望大家的關注點都在劇里和演技上,不要被人帶了節奏。

微博一發,那邊的聲音總算是消停下來,因為開始就是幾個黑粉在挑撥的。

花絮斷斷續續的放,大家就越發的好奇劇情會被改成什麼樣,導演之前就說會最大程度還原劇情,所以挺勾人心的。

事實上,劇組也是最大程度還原了小說劇情,只是有些地方太過了,可能會發不出去,也就改動了一點。

整體來說都不錯,就看觀眾怎麼理解了。 唐術刑、董三路和顧焰都不明白什麼叫做初始點。

“初始點,就是說這東西最早不應該出現在這裏,因爲它並不穩固。”茲米亞看着下面的那植物道,“這種人樹只能生長在遭受污染的土地之上,並且是失敗的實驗品,當時我們有人進行過一種瘋狂的實驗,那就是試圖將植物、卵生生物和哺乳生物結合在一起,最後就造出來了一個這樣的東西,遭到了大家的嘲笑,不過實驗者聲稱,這個東西生產出來的果實,可以提供給人必須的蛋白質,含量優於植物提供的蛋白質,略低於肉類提供的蛋白質,並且易消化率可以達到95%左右,非常高。”

“也就是說,這東西還是被認定爲是食物。”唐術刑點頭,“最早也是來自於你們,但那麼多年的地殼變化,這座島原先是不存在的,按照你剛纔所說,這株植物的來源地不是這裏,而是其他的地方。但光是這些,無法讓我將沙皇時代的黑耗子,以及後來的一系列事情聯繫在一起。”

茲米亞看向董三路問:“你們都吃了這裏的東西,對嗎?”

董三路無奈地搖頭:“對,最早提出要吃這種東西的是博森,因爲我們已經沒有東西可以吃了,我爲了能活下去,只能默認了博森的做法,不過當時只有我和博森以及那侏儒兄弟在場,其他人都不知道這裏有這樣的東西,我想,其實有些人即便是知道,也只能裝作不知道。”

唐術刑和顧焰不語,因爲兩人想破腦袋也想不出那個黑耗子和這株植物之間到底有什麼關聯。當然還有那個在極夜一直會襲擊人的東西又是什麼,難道就是黑耗子?

“冷戰時期,這裏的蘇軍士兵全軍覆沒,蘇聯上層竟然不來調查?這不合情理吧?”顧焰忽然插嘴問。

唐術刑看向董三路,董三路不說話。其實唐術刑總覺得董三路應該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只是他故意說一半留一半,讓茲米亞來說,以此來試探茲米亞是不是他一直在研究的遠古人類。

茲米亞此時忽然朝着唐術刑所在的樓梯跳了過來,穩穩落下之後,在牆壁上摸着。仔細摸着,感受着,一直順着下方走去,隨後又湊近細看,就這樣一直走到最底部,緊接着又返回到先前在閘門的位置。這樣來來回回走了好幾圈之後,又回到唐術刑他們已經身處的底部。

“你發現什麼了?”唐術刑問。

茲米亞指着幾個位置道:“這裏以前發生過廝殺,有很淺的指甲印記,雖然不明顯,但我還是發現了,有些地方還有血跡。”

“什麼意思?”顧焰立即問,唐術刑卻看着董三路。他發現董三路一直在觀察茲米亞,基本上也算證實了他的推測,董三路也許根本就知道當年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的意思是,當年在這裏有很多人赤手空拳廝殺,但不知道是爲了什麼,總之人數很多,很龐大。”茲米亞看着顧焰回答道,“這就是我一路走來發現的。”

“等等——”唐術刑忽然想到在堡壘中心點的那些機械,看模樣應該是最多十年前的,換言之。亞歐部隊曾經試圖開發過這個地方,但最後又放棄了,爲什麼呢?或許詹天涯也很好奇這個地方,也很好奇當初亞歐部隊高層爲什麼要下達命令廢棄這個地方,並且還不使用這個地方的衛星。爲什麼呢?

唐術刑看着顧焰問:“你們老大以前從未向你提過這個地方?”

顧焰搖頭:“沒有,從來沒有。”

唐術刑點頭表示知道了,隨後看向董三路道:“你就別賣關子了,你其實一直在觀察茲米亞,現在你也得到了你想知道的答案,你應該把你知道這個地方的祕密告訴給我。”

“其實我很想告訴你,從你進入這個堡壘那一刻開始,我就想把這個終極祕密告訴你,這個祕密只有我知道,是我推測出來的,知道這個祕密的人其實都死了,只有我活着,我想,也許他們也認爲我死了吧。”董三路艱難地擡頭看着那株植物,“關於這些植物不知道是怎麼來的,但我知道這個堡壘當年冷戰時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唐術刑你要保證,如果我告訴了你,你在沒有證實清楚,沒有證據之前,不能將這個祕密告訴給我們之外的第五個人。”

唐術刑思考了片刻,看着顧焰,顧焰衝他點頭表示答應,而茲米亞自然地走到了旁邊,彷彿她對這個祕密不是那麼感興趣。

“冷戰時期重建這個堡壘那些士兵和後來進入這裏的那些士兵,一個都沒有離開,他們都被迫被關在這裏,自相殘殺,整個堡壘中當時一共有300名士兵,無一生還。”董三路看着唐術刑道,“不過那只是第一次,至於爲什麼自相殘殺,是誰讓他們自相殘殺,我之後會有個推測,但那次事件被徹底隱藏了,這300名士兵的名單被列在阿富汗戰場的陣亡名單之上,緊接着是蘇聯解體之後,又有一批人送到這座島嶼上來,這次人數較比冷戰時期少了一倍,只有150人,但這150人也同樣全部在這完蛋,而且這150人當中,除了有士兵、軍官之外,還有內務部逮捕的間諜和一些罪犯。”董三路一口氣說完,看着唐術刑,“聽到這裏,你是不是覺得有些熟悉的感覺?”

唐術刑皺眉,沒有表示,只是示意董三路繼續說下去。

“那150人的名字出現在了第一次車臣戰爭的名單之上,我順着這個線索排查過,雖然我沒有查出來什麼,可意外地發現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當年參加過蠱獵場第一次大賽的幾名美軍士兵的名字,出現在了美阿戰爭的陣亡名單之上,當時我突然間恍然大悟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所以,我知道的這個祕密,僅僅只是推測而已……”董三路看着唐術刑,“你現在猜猜,我的推測是什麼?”

唐術刑還未說話,顧焰就搶先道:“你是說,這個堡壘曾經也是蠱獵場的比賽場地?但是第一次蠱獵場大賽,我在資料中看,時間沒有那麼久遠呀,都是二十一世紀之後纔有的事情。”

唐術刑此時盯着地面,忽然間看向茲米亞,又看着董三路,自言自語道:“蠱獵場大賽是那羣毒梟搞的,但背地中支持的是尚都,而尚都的指揮者是萊因哈特希,但這個地方又是屬於俄羅斯的,俄羅斯算是最早被聯合縱隊操縱的國家,如果這個地方與蠱獵場有關,而且能那麼完美掩飾祕密的,只有聯合縱隊,也就是說,聯合縱隊也弄過蠱獵場。”

顧焰聽到這,也明白唐術刑要說什麼了,而唐術刑則是看着茲米亞道:“伊媧說過,當初在那個基地中,控制一切的是那個人工智能機器人,也就是後來聯合縱隊的地龜,古丹就是萊因哈特希,這麼說……”

唐術刑說不下去了,突然間感覺很是恍惚,他不敢說出那個答案。

顧焰此時接過話去:“你的意思是,古丹離開那個基地幾十年後,他去了最早的遺蹟,創建了尚都,成爲了萊因哈特希,以一個德國軍醫的身份,同樣的,那個叫地龜的人工智能利用他的能力創立了聯合縱隊,他們看似是對立的,但實際上是在合作?”

顧焰說到這,看着董三路:“這就是你之所以要來到這裏的最主要的原因,這就是你收集那些情報推測出來的這個最可怕的祕密?原本打得不可開交的兩方,其實是在演戲?”

茲米亞終於扭過頭來,說了一句:“有這個可能。”

茲米亞的話就如同最好的證據,讓唐術刑險些沒站穩。

董三路點頭:“對,誰都知道蠱獵場是當初尚都斂財的一種方式,金額巨大,而且也用那種方式哄騙了不少有用的人進入地下尚都,但聯合縱隊爲什麼在這裏模擬了蠱獵場的方式?毫無疑問,聯合縱隊是故意在爲之後的蠱獵場大賽進行彩排,我推測出來的只有這個,所以,我來到這裏呆着的原因,就是爲了能夠進一步證實我的想法,我來到這裏之後,看到這裏外面被重新整修過,還有些大型機械,可是明顯能看出是亞歐部隊來過又撤退了,爲什麼呢?”

唐術刑呆呆地看着一側道:“因爲聯合縱隊擔心亞歐部隊中有人會發現這個祕密,也許詹天涯知道點什麼,所以才故意定下了這個地點,讓我們跳傘下來,他不是爲了這裏的衛星,而是爲了這個地方的祕密。”

“那這株植物呢!?”顧焰走到植物跟前指着道,“與這些有關係嗎?”

“不知道。”董三路搖頭,“這一點我毫無頭緒,我們來的時候,這東西就已經在這裏了,我們只是負責摘取果實,晾掛在周圍,用來食用,並且一直告訴自己,這就是果實,而不是人。”

“那個博森……”茲米亞忽然道,“那個博森肯定知道什麼,否則他不會那麼緊張將我們關在裏面,他關我們不是因爲董三路說的那個祕密,對吧?”

董三路點頭:“博森沒那麼聰明,我也沒有告訴過他這些事情,所以他關我們只因爲與這植物有關係。”

就在此時,已經在中控室中的博森,已經將中控室的其他士兵驅趕到了中控室外,唯獨留下了自己和魯斯兩人,同時還集合了堡壘中的其他士兵原地待命。

博森用中控室中的通訊設備不斷呼叫一個頻率,期待着那個頻率的回答,顯得很是焦急…… 《傾盡天下》這部劇,可以說,拍戲期間劇組都沒怎麼宣傳,就一種「你愛看不看」的感覺。

宣傳都是演員自發的,而且這部劇的劇照都是拍完后發的,可見導演組的懶。

但是拍攝期間發生的事,給劇組宣傳了不少。

《傾盡天下》這本小說在小說屆算中等火,不太算大火,耐不住人家導演看上了啊!

一般來說,小說改編電視劇,原著讀者一半會看,一半並不期待。

但是安然和另外一個男演員,也就是飾演男主的男演員,自帶流量,才使得這本小說火了起來。

演員自帶的流量給劇組宣傳了不少,但是由於沒有什麼劇情或者圖片流出,所以也不期待什麼。

當初安然和七音兩個人頻頻上熱搜,導演組一點也不作為,反而樂見其成,反正到最後吃虧的又不是他們,而且還加大了宣傳,簡直奈斯!

開播時間定在暑期檔,所有人都熱血沸騰的盯著暑假,就想知道何若雲不知道哪裡跑出來的十八線小演員,怎麼當上女二的!

大家都準備盯著暑期檔的時候,七音已經上了去拍攝荒野求生的飛機。

荒野求生這個節目是二十四小時直播的,連續直播一個星期,期間會有關閉直播的時間,不過不多。

不過節目還沒開拍,還得先集合,把開頭定好再開始拍攝。

下了飛機,直奔攝製組,應編劇的要求,七音得先待在酒店,等著節目組來拍。

不過之前還得先拍個小短片,把自己介紹一遍。

這是節目的規矩。

邪鳳逆天:瘋狂召喚師 拍完小短片,七音就等著開拍了。

她一點沒有去跟別的明星打招呼的意思,一直待在房間里,以至於節目開拍后,其餘人才知道剩下那一個是誰。

參加這個節目的一共六人,除了七音,還有四男一女,四男中兩個是流量小生,兩個是素人,一女就是個模特,準備轉型。

流量小生是當今正紅的歌手韓雲和演員陳頌,模特是快退役了打算轉型的胡婉清。

兩個素人,說是一個叫郭峰,一個叫王歌。

七音只是翻了翻導演組給的資料,並沒有深看。

七音是第一個來的,但又是最後一個出來的,節目開拍的時候,她一亮相,五個人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是個大美女啊!」說話的是演員陳頌。

七音點頭以示問好。

一番交流過後,導演這才發話。

「這次我們去一個荒島,那裡沒有人煙,你們需要在那裡居住一個星期,具體怎麼活,就看你們自己了。現在,把你們的行李箱打開。」

六人依言打開行李箱。

「何小姐,你的行李箱呢?」

七音看了看導演,默默地把自己身後扁扁的背包拿出來。

然後掏出一套衣服,一張卡,一把摺疊刀,兩個打火石,一件雨衣,沒有了。

「……你這,沒帶行李箱嗎?」

「沒有啊,我看過你們節目,我知道什麼東西能帶什麼東西不能帶。」七音無辜的抬頭,她這裡面的東西並沒有違規啊!

其餘幾個人默默地看了看自己鼓鼓的行李箱。 呼叫那個頻率大概有數十次之後,那頭終於有了迴應,不過只是迴應了一段摩斯電碼。.。

魯斯聽完對方敲擊出來的那段摩斯電碼,立即扭頭看向博森道:“他爲什麼要這麼問?”

博森看了一眼中控室的門口道:“他不想讓咱們知道他在哪兒,就這麼簡單。”

那段摩斯電碼的意思是——你們爲什麼這麼迫切地找我?

博森不笨,他能感覺出來,對方其實一直在盯着這個堡壘,也許他距離這個堡壘並不遠。雖說他連續呼叫了數十次這個頻率,但從前也是這樣做的,唯獨這次對方會詢問他爲什麼要這麼急切?那就說明,對方肯定知道堡壘中出事了。

隨後,博森拿起無線電,直接告知了對方這裏發生的事情,特別提到了自己已經將唐術刑等人連同董三路全部關進了發射井之中,現在就連他自己在外面都無法打開。

博森說完之後,對方果然沒有再用摩斯電碼敲出來,而是直接問:“這麼說,堡壘歸你了?”

“不,鬼王!堡壘歸您了!”博森立即回答,語氣中充滿了忠心。隨後,鬼王發出了冷笑,博森雖然稱呼對方爲鬼王,但對方說話的聲音卻並不可怕,相反讓人感覺好像是個溫文爾雅的書生。博森永遠都記得,自己是如何與這個從未見過面的鬼王聯繫上的——多年前,當他們來到這座堡壘,並且面臨彈盡糧絕的時候,一心只知道鑽研情報的董三路只知道整日呆在中控室中。帶着那幾名士兵鼓搗着那個機器,對吃喝的問題一律不過問,只知道在餓了渴了的時候張嘴要,這讓博森很是惱火,甚至數次都有衝動想將董三路從那輪椅上拖拽下來暴揍一頓的念頭。

可是,博森又很清楚,他不能那麼做。他知道自己的腦子沒董三路那麼靈活,也沒有董三路見識那麼廣,所以要活下去,只能依靠董三路。所以他只能忍。

所以。博森開始帶着手下的人四下去想辦法,捕獵北極熊,出海捕魚等等,以此來讓所有的人活下去,可是光是這些少得可憐的食物是無法讓這一百來號人吃飽喝足的,可是奇蹟總是會出現的。

某個深夜,博森和魯斯、吉拉斯兄弟在中控室值班的時候。無線電中傳來了奇怪的聲音。原本值班這個命令都是董三路下達的,董三路認爲這臺機器跟前二十四小時都得有人值守,因爲那臺雖然看似古老的終端機器,卻可以攔截大半個地球的無線電通訊,說不定什麼時候可以收到有用的信息。說不定這些有用的信息什麼時候可以救他們一命。博森開始對這個命令十分不屑,但當他從無電線中收到那段頻率的時候。他就像是如臨大敵一樣從旁邊翻身爬起來,盯着旁邊的擴音器,隨後下意識將擴音器關掉。戴上耳機,因爲摩斯電碼敲打出來的意思是:堡壘中的人,你好,我是你們的朋友,我可以讓你們活下去。

博森戴着耳機聽着,發現那段摩斯電碼反覆了多次,而且明顯是從無線電中傳出來的,並不是普通的電碼,換言之,對方可以與他直接通話,卻是選擇了在通訊中用摩斯電碼這種看似保險的法子。

其實那法子一點兒都不保險,因爲這個營地中至少有三十多個人都會摩斯電碼。

所以,博森判斷出這個人也許知道是自己在這個地方,因爲爲何其他人半夜值班的時候沒有收到這個訊息,偏偏自己值班的時候收到了。

戴着耳機的博森示意莫斯和吉拉斯去門口盯着,而自己則拿起話筒,低聲道:“你是誰?”

許久,對方終於迴應道:“我是可以救你們的人。”

“我們不需要你救,如果是你需要營救,請告知你的座標,我們可以施以援手。”博森鎮定地回答。

但博森的這段話換來的卻是對方的狂笑,對方笑罷,道:“你們都快餓死了,還來救我?”

博森一驚,立即問:“你到底是誰?”

“我是一個可以救你們的人。”對方依然這麼回答,頓了頓又道,“你可以叫我鬼王。”

“鬼王?”博森笑道,“我這個人不喜歡開玩笑。”

“你認爲我在和你開玩笑?我知道你們所處的堡壘中哪兒有淡水,哪兒有食物,你現在擰開水龍頭裏面什麼都沒有,那沒關係,因爲某地有個開關,只要打開那個總閘門,就會有源源不斷的淡水流出來,聽好了,是源源不斷的淡水。”鬼王輕笑道,“而且還有充足的食物,只要有海水灌溉,就會一直生長下去,結出果實的植物!”

博森冷冷道:“你拿我們開心?”

“不,沒有,我只是真的想幫你們,不管你們信不信,現在你們可以按照我的指示去做,你們可以首先得到淡水。”鬼王在那頭說道,隨後不等博森再問什麼,他直接就說了一個路線出來,博森在旁邊立即用筆飛速記錄了下來。

鬼王說完之後道:“你們現在可以去驗證,我可以在這裏等着你們,等你們證實之後,我再聯繫你們,不過是明天晚上的這個時候,因爲你們至少需要一天的時間來證實水是不是真的源源不斷,也可以來證實那水是不是有毒。但是請放心,如果我想幹掉你們,我不會讓你們喝下有毒的水,我只需要在這裏等待着,等着你們餓死。”

博森依然不相信:“也許你等不下去了,只是想讓我們早點死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