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不扯了,我感覺他們快來了。」

湯慶說完,點開了自己的技能面板:「獵人五級會習得一個技能,叫【獵物的氣息】,作用是偵測一個範圍內所有怪物的種類和等級。」

「當然,這個範圍也不大,所以只要出現在名單上,就基本意味著距離不遠。」

說完,湯慶意念一動,一道無形的波動散去。

技能列表下,一個個名字開始出現:

浪蕩油桶:Lv3~4

蚱蜢炮:Lv2~4

玫瑰鑽花:Lv3~5

烤麵包龍:Lv3~7

….

冷血黨提斯小隊成員:Lv13~16

提斯(精英:★★):Lv??

兩人看到最後一條信息,瞳孔同時驟縮。

「我看不到比我高十級以上的敵人信息,這個提斯的等級應該是22級往上了。」湯慶沉聲道。

「媽的,怎麼讓這種人逃了出來?麥稈護衛隊拿的是燒火棍嗎?!」胡一航暴怒,然後愣了下:「慶爺,你剛剛說的什麼來著?」

「我11級,因為厄運纏身,怪物會自動襲擊我,所以練級效率要高一些。」湯慶解釋道。

說完,他又跟了一句:「還受一些因素影響,我的面板數據….有點高,裝備烏茲的情況下,我的攻擊超過140點了,另外生命過千。」

老-胡懵了….慶爺說的是普通話吧,每個字都聽得明白,可是有點搞不懂他在說什麼。

不對,我聽懂了,只是大腦拒絕接受。

等我理一理….我擦!

我身邊跟著個怪物啊!

老-胡心裡的那點陰鬱瞬間煙消雲散,他猛地抓住湯慶肩膀,瘋狂搖晃:「tmd,說,你狗日是不是偷偷開掛了!」

「沒。」湯慶很誠實….也就多了三個隱藏被動。

「離譜,真的離譜。」老-胡眼裡的震驚未退,他徐徐道:

「我現在等級5,在玩家裡算中等水平,可是我也沒聽說過哪個職業高玩里有攻擊過百生命過千的存在,不….連400生命值都未必有,而你的數據卻真的是離譜。」

「還行,其實我一級生命就過千了。」

你丫是人形猛獸吧….胡一航嘆了口氣,看著自己200不到的生命值,一陣羨慕嫉妒恨。

頓了兩秒,胡一航釋然:「不過也好,這仗應該是穩了,原本我還在想打不過怎麼跑,看來真是想多了。」

「慶爺,你….真是個怪物。」

「從那個噩夢后,我一直就是。」湯慶幽幽道。

忽然,一陣破風聲傳來,一束光亮從遙遙的地平線外閃動….兩人的渾身汗毛豎起,精神緊繃。

「來了。」湯慶凝重道。

似是回應他的話語,光芒越來越盛,那是一輛在越野的怪異機車….不,兩輛!

隱隱約約傳來了瘋子般的叫喊和怒吼,嘶啞猙獰的氣息瞬間襲來,瀰漫著血腥味和焦臭….湯慶握緊了槍把。

這一刻,他心中僅剩的一點不忍和憐憫消失。

得殺多少人,血氣才會這麼濃郁….他們已經不算是人類了,他們是怪物,是惡徒。

是行走在荒野上的嗜血豺狼!

他們是,冷血黨! 喬正在醫院處理了右手傷勢,晚上就出現在秦無雙的酒會之上。

跟他一起來的,還有一個傾國傾城的絕色美女。

這個美女名叫夏菲菲,出身名門,而且是海歸高材生,身材相貌氣質樣樣俱佳。

她一出現,就讓現場無數名媛千金們黯然失色。

就連平日眼高過頂的秦無雙,見到這個夏菲菲,也不由露出一絲驚艷的表情。

秦無雙端著杯香檳,饒有興味的望着眼前這個身穿白色露肩晚禮裙,在眾多美女中如同鶴立雞群的夏菲菲,微笑的詢問喬正:「這位美女是誰?」

喬正立即笑眯眯的道:「秦少,她叫夏菲菲,書香門第出身。」

喬正說着,又對夏菲菲道:「夏小姐,這位便是秦少,咱們華夏真正的太子!」

秦無雙的父親是老國主,秦無雙被稱為太子,可以說是當之無愧。

秦無雙微笑的朝着夏菲菲伸手,笑道:「很高興認識夏小姐!」

夏菲菲聽說秦無雙是太子,微微有點驚訝,但是俏臉卻沒有露出任何討好或者巴結秦無雙的表情,只嫣然道:「我也很高興認識秦少!」

秦無雙說完,主動抽回手。

這讓秦無雙都有點驚訝,因為他遇到過無數名媛千金,哪個不是倒貼過來的,哪個不是恨不得黏在他身上不放開的?

像夏菲菲這種矜持的女子,他倒是第一次見到。

他忍不住對夏菲菲的印象加分!

他上下打量夏菲菲,夏菲菲似乎有點不敵他的目光,羞赧的微微低下頭。

秦無雙忍不住心中點頭:此女不但國色天香,而且出身書香門第,純潔無垢,有種桃李無言下自成蹊的味道,真難得。

秦無雙目光在打量夏菲菲的時候,殊不知,喬正卻在打量他。

這個夏菲菲,其實是喬正專門找來投其所好的。

夏菲菲是出身書香門第不假,而且確實也長得國色天香,但她一點都不純潔無垢,她精明狡猾得很呢!

她一直參加各種名媛培訓班!

除了學習各種上流社會的女子禮儀之外,還要學習琴棋書畫,還有男人心理課,取悅男人話術課,以及房中取悅男人36招等等。

可以說,她比古代的花魁還要博學多藝,比古代的花魁還更懂男人心,比古達花魁還更懂得伺候男人。

喬正此時見秦無雙對夏菲菲有興趣,他就知道他的計劃成功了一半。

他故意的笑道:「呵呵,秦少夏小姐,你倆先聊聊,我過去跟其他的朋友們打個招呼。」

喬正離開半個小時,再去看秦無雙跟夏菲菲的時候,發現兩人端著酒杯,並肩站在一起望着外面的星空,有說有笑,儼然一對情侶般了。

不知不覺,已經快晚上12點了。

夏菲菲驚呼道:「哎呀,竟然這麼晚了,我得回去了。」

秦無雙也覺得跟這個夏菲菲在一起格外愉悅,兩人有共同的愛好跟話題,彷彿有說不完的話,時間彷彿一下子就過去了。

他跟夏菲菲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他聽夏菲菲說要回去了,也有點依依不捨:「啊,竟然這麼晚了,要不我們找個地方吃點宵夜,然後我開車送你回去?」

夏菲菲笑道:「不用了,我開車來了的。」

她不等秦無雙再說什麼,就立即又說道:「這樣吧,明天有個慈善拍賣會,是救助全國貧困失明兒童的。」

「如果秦少有興趣,可以跟我一起參加。」

秦無雙立即道:「好,我明天晚上來接夏小姐。」 「可以,惠兒好,和靈兒很相襯。」江慕羽笑道。

這時,雲若靈有些緊張地拉了拉雲若月的袖子:「姐姐,我有點害怕,害怕江大人和江夫人不喜歡我?怎麼辦?」

雲若月將手搭在她肩膀上,道:「你不要怕,你平時是怎麼樣的,等下就怎麼樣。記住,你只要做好你自己,真誠待人,用心待人就行。」

雲若靈點頭:「嗯,好,我知道的。」

江慕羽也安慰道:「若靈,你放心,你這麼溫柔善良,我父母一定會喜歡你的。其實我父母人也很好相處,你不要怕他們。而且我已經和他們說了,今生非你不娶,只要我堅持,他們早晚會同意。」

聽到這話,雲若靈是一臉的感動。

她羞紅著臉,輕輕點頭,「好。」

很快,江慕羽就帶着大家走進江府。

一看到雲若月,江寧和江夫人就迎了上來,江寧道:「璃王妃,好久不見。」

「江大人,江夫人,好久不見,你們還好嗎?」雲若月關心道。

江寧忙道:「托王妃的福,我們都很好,家中的老夫人自從服了王妃的葯后,身體也健朗了不少。」

「是啊,現在老夫人每頓都能吃兩碗飯,還很愛吃蔬菜和水果,人都胖了幾斤,面色也紅潤了不少,這都是王妃的功勞。」江夫人笑道。

「兩位客氣了!我帶了些補品來,到時候麻煩你們替我帶給老夫人,這些補品對她的身體有益。」雲若月說完,鳳兒已經把手中的補品遞給了江夫人。

江寧忙道:「王妃,這使不得使不得,我們不能收。」

雲若月擺手,「禮尚往來,上次江大人托慕羽給我們帶了那麼多特產,我這裏不過是一點小小的心意,你們就收下吧!」

江夫人道:「那好吧,那我們就收下了。」

說着,她突然看到站在雲若月身後的雲若靈。

見這女子生得眉清目秀,端莊大方,她忍不住問道:「王妃,這位是?」

雲若月笑道:「這位是我的金蘭姐妹,她叫惠兒。她今天在璃王府做客,我怕她無聊,也把她帶了過來。惠兒,快來見過江夫人。」

雲若靈聽罷,朝江夫人落落大方地走過去。

走過去后,她乖巧地給江夫人行禮,「惠兒給夫人請安。」

江夫人看向雲若靈,發現面前的女孩子年紀雖小,但成熟穩重,儀態端莊,一看就很有教養。

她不禁很是喜歡,她笑道:「惠兒姑娘果然人如其名,一看就賢惠。」

她又看了自家兒子一眼,要是慕羽能娶得這樣的女子為妻,那也不錯。

這時,雲若月道:「江大人和夫人難得來京城一趟,這次就由我做東,請兩位嘗嘗我的獨門秘制烤鴨。」

江寧笑道:「下官早就聽聞王妃研製的烤鴨是京城一絕,下官和夫人早就想嘗了。如此,那下官就卻之不恭了!」

「那好,我已經叫掌柜的留了一間包房。兩位,請。」雲若月道。

很快,眾人就來到皇城烤鴨店。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黃良低聲道:「爸,您忘了,之前跟咱們合作的,是十大家族中的周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