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錦城,你……」

顧兮兮直接嘔出一口老血來。

什麼叫做罵人不帶髒字?

什麼叫做毒舌到了極點,說的就是他了吧?

「到了!」

墨錦城扔下了這句話,率先下了車。

顧兮兮不停的調整著自己的呼吸。

告訴自己,只要忍過一頓飯的時間,就可以逃離這個大魔王了!

等她下車的時候,赫然出現在眼前的。

是一棟兩層的普通民房,沒什麼起眼的。

顧兮兮心中疑惑,卻還是跟着墨錦城一併走了進去。

房間裏面裝潢普通,跟一般民房沒什麼太多差別。

直到他們進了一個房間。

房間裏面是一台電梯。

不過讓人奇怪的是,電梯只有往下行的按鍵。

。 五行真光,整整匯聚十八道陰陽之力,恐怖難當!

唳!

見到這一幕,這頭靈界的青孔雀,眼眸之中,也露出了一絲驚訝之色。

能在人界製造出空間裂縫,這招攻擊的強度,起碼有着化神期的威能。

以元嬰後期的境界,發出堪比化神期的攻擊,這種修士,哪怕在靈氣,它也是從未聽聞過的。

而且,它還發現,在這道五行真光的照耀之下,它連調用附近的天地靈氣,都顯得有些困難了。

心思電轉之間,青孔雀張口一噴,一道青色的明火神光凝聚而出,不斷匯聚著四面八方的絲絲火靈氣。

「五行真光,誅妖盪邪!」

張玄雙手一引,五行真光,剎那跨越十里,砸落在青色孔雀身上。

唳!

凝聚青色孔雀大半法力的明火神光,也無法抵擋五行真光分毫,被其一穿而過,而後轟然降臨至青色孔雀身上。

無行真光所過之處,空間破碎,裂縫蔓延。

嗡!

大音希聲。

青色孔雀的身軀,在五行真光降臨的剎那間,便再度破碎消散。

不過,因為在慕蘭人樂上師手中的元明燈還未受損,青色孔雀的身軀,再度復而歸一。

隨後,又在五行真光,以及空間裂縫的傾軋之下,再度破碎!

「想要再度歸一,門都沒有!」

張玄見此,當即手上法訣一掐,五行真光散發的光芒更盛。

此刻,在兩界關之內的修士,抬頭望去,就會見到天上陡然出現了一團五色太陽,光芒之盛,比之真正的太陽,還要耀眼數倍。

咔嚓!

轟隆!

一聲如同玻璃碎裂的脆響聲出現,五行真光所在之地,頓時出現了一道漆黑至極的空間裂縫。

唳!

化作碎片的青色大鳥,剎那間,便被吸入其中,消失不見了。

嗡!

五行真光,此刻也如同青色大鳥大半,墜入了空間裂縫之中。

不過,張玄此刻還能操控它,憑藉着兩者的一絲聯繫,當即五行真光,再度發揮威能,破碎了空間,返回到了人界之中。

「還剩九道陰陽之力,速戰速訣!」

做完這一切,張玄當即再次操控五行真光,朝着離他近的慕蘭四大神師,飛遁而去。

兩者不過相距百餘里,僅僅花費了一個呼吸的功夫,五行真光便追殺了。

嗡!嗡!嗡!

……

天空之中,四道巨大的嗡鳴聲響起,大音希聲。

而後,便見慕蘭四大神師的身軀,不斷閃爍著五色光芒,隨後爆散而開。

轟隆!

此刻,慕蘭四大神師的血肉,早就被五行鄭光,轉化作五行之物,不復血肉之軀。

所以,他們四人爆開的時候,散落而出的,自然也是一些五行之屬的礦物。

做完這些,張玄再次操控五行真光,將不斷逃遁的陰羅宗宗主,於半空之中,斬殺!

消滅的五人,張玄感受到體內的陰陽之力,只剩下六道,當即斷開了與五行真光的聯繫。

畢竟,操控著五行真光,為了維持五行真光的威能,維持五行之力失衡,每時每刻都要耗費巨量的陰陽之力。

此刻,五行真光失去張玄陰陽之力的維持,再也無法保持五行平衡,轟然解體,而後炸開。

一聲擎天巨響,猶如大音希聲,仿若天地崩裂。

白赤黃黑青五種顏色的光芒,不斷擴散而開。

僅僅一瞬間,便涵蓋方圓十里之地。

光,無量的光,攜帶着無與倫比的能量,向外擴張而出,所過之處,一切土地,山峰,無端消散。

張玄見此,面色微微一變。

他雖然知道,五行真光失衡之後,威力極大,可也沒有想到,有這麼大。

這都堪比他當年,他耗費一座中品靈脈的靈氣,以及周圍三千里的靈氣,還有數以萬計靈石,製造出的那輪白色太陽了。

當即,他駕馭飛劍,將慕蘭人四大神師,以及陰羅宗宗主的儲物袋攝來,而後便如同一道流光,射入遠方天空。

幾乎是他前腳趕走,五彩光團,便擴張至他原來所站立的位置,將所在的一切,全部包圍,吞噬!

恐怖的靈壓風暴,駭人的五色光團,將一切能夠見到的物質,全部轉換,湮滅!

僅僅幾個呼吸的功夫,在慕蘭人與天南人的交界上空,便出現了一輪百餘里大小的五色太陽。

五色太陽,散發的光芒之盛,甚至比人界那顆,懸掛了不知道多少億萬年之久的太陽,還要耀眼數百上千倍。

「啊!我的眼睛!」

兩界關之中,一些修為底下的修士,望着天空出現的這輪五色驕陽,眼睛之中,頓時流出一滴滴血淚出來。

要不是他們的修士,恐怕他們的眼睛,早就被這無量的光芒,給灼瞎了。

當五色太陽擴張至百餘里后,逐漸趨於穩定。

這時候,環繞在五色太陽內外的靈氣,全部被排斥而出,化作一波波的靈氣風暴,朝着四面八方,排山倒海而去。

嗡!

瞬間,方圓數百里的地界,再次遭殃。

群山死寂,草木皆枯,人於鳥獸竟皆覆滅。

「好恐怖!好恐怖!」

已經退至千里之外的天南三大修士,見到遠方的天空之中,出現了一道百餘里的五色太陽,頓時瞠目結舌!

良久,魏無涯這才幹巴巴的說道:「張道……張真人的五行真光,果真驚世駭俗!」

「……」

至陽上人,合歡老魔兩人,盡皆沉默不語。

因為,他們也被這五行真光,嚇到了。

另一邊,韓老魔早就已經跑出了數千里之遠了。

此刻,兩界關方向的天空之上,再次出現了一輪五色驕陽,頓時令他瞠目結舌。

「五行真光?五色驕陽?」

韓老魔心中喃喃自語。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在亂星海之中,也出現過一輪白色的驕陽,這會不會也和張師兄有關?!

「張師兄,果然尋常人也!」

五色驕陽,經過十餘個呼吸的功夫之後,終於靈氣耗盡,天地之間,再度歸於平靜。

不過,經過這次大戰,以兩界關為中心,方圓萬里之內的地界,山峰盡數倒塌,大地龜裂,到處都是岩漿噴發,一副末日的景象。

而此地,最最寶貴的靈氣,更是幾乎消耗得一乾二淨。

預計只有等待數百上千年,等待外界稀薄的天地靈氣重新倒灌而入,這才能恢復到原來水準。

……

敘道論:道主昔年,於三界之中,見凡塵之內,眾生皆沉淪兵戈之禍,遂化一分身,名曰五行真陽救世天尊。

時年,五行真陽救世天尊,身化一輪五行大日,懸掛凡塵之內,照耀天地十方,止兵戈之禍,拯救眾生於苦難之中,大悲大願,大聖大慈,五行真陽救世天尊! 因為傑私底下的挑撥,此時海島的兩邊火光衝天。咒罵聲,一句又一句的傳進大家的耳朵之中。

很快整座海島都被點燃了,紅色的火焰吞噬了整個海島。海灘邊遊艇已經順利的出發,賽娜用短頻通訊聯繫上了遊艇上的大壯。

所有人都是安全的離開了海島,所有人都在心中慶幸自己的安然無恙。沒有人知道海島上的那些人會不會存活下來,開始新的挑戰。

所有人都在慶幸離開了那個煉獄般的地方,跟着一起離開的還有賽娜的好人點數。

就在賽娜聯繫上大壯的下一秒,系統提示了死亡人數。並且不停的扣掉了賽娜的好人點數,用來抵押這一次她行動之中的失誤。

賽娜原本能通過更好的辦法,安全的離開海島。不過她太過於依賴主角的光環,從而間接的導致了這一場悲劇的發生。

現在賽娜還倒扣了26分,看着系統面上的-26,賽娜是怎麼也開心不起來。要不是現在自己正在操控飛機,她恨不得撕爛這個系統,讓它見鬼去。

「大壯我看到你了,我在你們上方。」

賽娜不會因為自己的心情壞了正經事,她很快就聯繫上了遊艇上的大壯。

「我看到了,你們是繼續前行,還是跟在我們後面?」

「我們把神父送到遊艇上就離開,這個飛機不適合長時間徘徊。」

「救援隊的人要不要勻一點給你們。」

大部分的救援隊都在遊艇上,賽娜那邊有戰鬥力的也就張令和他的夥伴了。至少大壯是這樣認為的,畢竟他沒有見過李醫生敏捷的身手。

「不要廢話,快點準備接人。」

「那你們注意安全,我們岸上見。」

「港口見。」

經過這個暴動的折騰大家已經很累了,飛機上誰也不說話,靜靜的聽着飛機螺旋槳的聲音。

海島上的火光已經變成了一顆,忽明忽暗的紅色光點。這一次的暴動,沒有勝負,大家都是災難之中的受害者。

「情況不妙,沒有燈光。」

雷達上已經顯示他們距離城市只有幾百米的距離,可是肉眼根本看不到絲毫的光亮。整個城市一片漆黑,一片寂靜,只有螺旋槳不停轉動的噪音。

「你的猜測是正確的,海嘯不只是席捲了海島,城市也沒有倖免。」

何萱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看着眼前漆黑一片的城市。

沒有了燈光的照明,飛機根本找不到降落的地點。賽娜打開飛機上的探照燈開始搜索可以降落的地點。

「港口都是堆積物,根本看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