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等救護車。」突然身後傳來丁雨眠的聲音。

「沒事沒事,我已經好多了,咱們先去吃點東西吧,正好剛才喝酒也沒怎麼吃……」

「我說了,等救護車。」丁雨眠揮手打斷了洛川的話。

「洛川哥哥,你就去醫院檢查一下吧,你不知道剛才你那樣特別嚇人。」蔚雨思也皺起了眉頭說道。

劉莉莉也在一旁狂點頭,洛川看了三女一眼,知道再多說也是無用,只好無奈的嘆了口氣,之後看了胖子一眼,給了他一個儘力的眼神。

過了一會兒救護車就趕來了,洛川在眾人的監督下被送上了救護車,本來胖子想跟上去的,可卻被洛川給攔了下來。

胖子感激的看了洛川一眼,誰想到胖子才剛下車,蔚雨思一溜煙就跑進了車內。

「你們就打計程車去吧,我先走一步,醫院等你們呀。」蔚雨思笑嘻嘻的說道。

「好。」劉莉莉笑著回應了一句,胖子則是苦笑著嘆了口氣,丁雨眠沒什麼表情,只是對著蔚雨思點了點頭。

關上車門,救護車便向來時的方向駛了回去。

「咱們也走吧。」劉莉莉從路邊攔了輛計程車,之後一行三人便上了車。

「雨眠,你是怎麼知道我師傅酒精過敏的呀?「上了車后,劉莉莉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便開口問道。

「嗯……洛川前一陣子告訴我的。「丁雨眠心裡一咯蹬,急忙找了個理由對付了過去。

其實洛川酒精過敏的事是她爸爸丁航告訴她的,前一陣子丁航把丁雨眠喊了過去聊了聊關於洛川的事,由於丁雨眠並不知道婚約的對象已經改成了自己,還以為是向她打聽打聽洛川好讓丁雲彤多了解一點呢。

丁航見丁雨眠對洛川的性格了解的十分透徹,也是十分滿意的笑著點了點頭,丁雨眠當時也沒多想,聊完就離開了。

而之所以瞞著劉莉莉,是因為劉莉莉既然現在這麼的喜歡洛川,如果讓她知道洛川和自己的姐姐有婚約的話,恐怕心裡還是會受不了的吧。

其實丁雨眠自己也很奇怪一件事,就是剛才進洛川他們所在的包間之後,自己的情緒莫名的波動很大,失去了以往的冷靜,所以聽到許大龍等人強行灌洛川酒的時候才會那麼生氣。

之後連洛川自己本人也把這個當回事,還跟沒事人一樣幫別人談情說愛,氣就更不打一處來。

丁雨眠真是越想越氣,不知道洛川這個人腦子裡到底裝的什麼。

「我想他幹什麼……「想著想著丁雨眠感到有些不對勁,之後猛然反應過來,急忙轉移了注意力。

「你怎麼了?「劉莉莉見丁雨眠表情有些不對,有些擔心的問道。

「哦……沒什麼。「丁雨眠隨口敷衍了一句,之後轉過頭看著車窗外發起了呆。

「我說死胖子,你怎麼一直不說話?「劉莉莉見胖子這麼安靜,還有些不適應,便開口問道。

「沒什麼……大姐大,你說我能追的上小雨思嗎……「胖子苦笑一聲,無奈的搖了搖頭。

「有什麼不可能的,你別輕易就放棄好不好,我們幾個這不是都在幫你嗎。「劉莉莉見這一直都沒有正形的死胖子難得這麼安靜,便開口安慰著說道。

「可小雨思她喜歡洛川……「

「我師傅那麼優秀,有女孩子喜歡很正常的呀。「

「可我跟洛川的差距太大……「

「所以呢?你不想追了?「

「想啊!怎麼不想!「

「那就給老娘打起精神來。「

胖子眼中閃過一絲感動,之後重重的點了點頭。

……

在經過了一系列的檢查后,洛川手裡拿著一大包醫生開的藥品愁眉苦臉的從診室里走了出來。

「怎麼樣?醫生怎麼說的?」 悍婦之盛世田園 見洛川走了過來,眾人急忙開口問道。

「沒說什麼,讓我以後注意點,給我開了一堆抗過敏的葯,其他的也沒什麼了。」洛川苦笑著說道。

「嘿嘿,沒事了就好,哥,咱們去吃點東西好不好嘛……」蔚雨思嗲聲嗲氣的跑到洛川身邊不停的搖著洛川的胳膊說道。

「別,你別這樣,想吃什麼,咱們這就去,有話好好說。」洛川被蔚雨思這樣嚇了一跳,急忙掙脫開來說道。

「切……」蔚雨思小聲的嘟囔了一句,之後又跑到了洛川身邊。

「你們想吃些什麼?」洛川開口問道。

「隨便找個餐館吃幾口就行了。」劉莉莉說道。

見眾人沒有異議,一行人便離開了醫院出發了。

「洛川。」 學園島戰記 胖子突然用手拉了拉洛川,之後小聲的叫了他一聲。

「嗯?」洛川疑惑的看了胖子一眼。

「球賽的事,咱們班不是晉級了嘛,你看,到正式比賽的時候我還有沒有機會上……」胖子有些難為情的說道。

「可以啊,你也是隊伍中的一員,為什麼不可以,而且我又不是隊長,你應該去找許大龍啊。」洛川答道。

「小雨思也喜歡看球……」胖子尷尬的撓了撓頭說道。

「奧奧對,你不說我都忘了,那回頭我跟許大龍提一下,讓你上個幾次。」洛川笑著答應道。

「不不不,你別直接去說啊。」胖子急忙說道。

「嗯?」洛川也沒搞懂這死胖子到底在想什麼。

「輸的兩把都是我的責任……我還哪好意思上場坑隊友啊……」胖子嘆了口氣說道。

「所以你想讓我陪你練球?」洛川試探著開口問道。

「對!」胖子目光堅定了起來。

「行,我陪你練,自己喜歡的人就放開手去追!」洛川給胖子打氣說道。

「哥,你們在聊什麼呀?誰要追誰呀?」這時身旁突然傳來聲音,洛川和林勇松都嚇了一跳,急忙中止了當前的話題…… 蔣介石拿過電報一看,臉色大變,噌的一聲站了起來:「這小子飛到桂林去幹什麼?」

眾將領大驚之下不約而同的想:這小子不會是跟桂系搞在一起吧?如果跟桂系搞在一起,那麻煩就大了!他比兩廣的軍閥厲害多了,難怪委員長坐不住了!

「這年輕人總有出奇不意的想法!」何應欽說道:「剛剛去勸說了陳濟棠,又去勸說李宗仁、白崇禧,真是精神可嘉!」

「這年頭做好人的沒有好下場啊!一般情況下都是會碰一鼻子灰!」陳誠說道。

「他剛在陳濟棠那裡碰了一鼻子灰!現在又到李宗仁那裡去,我看也沒有好果子吃!」

「有好果子吃才怪!」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均不看好韋步平的廣西桂林之行!

……

韋步平還真的飛到了廣西省會桂林。

廣西的省會原來設在桂林,1912年,桂系軍閥陸榮廷強行把省會遷到南寧。

今年(1936年)5月底,李宗仁、白崇禧考慮到抗戰爆發之後,日軍從北部灣防城港、欽州登陸,100多公裡外即是廣西省會南寧,於是萌發把省會遷移到桂林的想法。

從防城港、欽州到桂林有400多公里的直線距離,其間山地眾多,路極為難行,是防止日軍進攻的最好障礙!

李宗仁、白崇禧已經把機關單位陸續內遷!

……

韋步平飛到桂林,受到李宗仁、白崇禧的熱情款待。

李宗仁、白崇禧深知韋步平不會平白無故來到桂林,必有其要事相商,於是邀請韋步平登上一艘大畫舫,觀賞桂林山水!

韋步平欣然應允。

灕江邊遊人如織,江中亦有無數竹排穿梭!

更有漁翁撐著竹排,竹排上站立著數只大嘴鸕鶿,不時跳進灕江水中,一會兒跳上來時,從嘴中吐出一條銀魚!

更有象山展開長鼻吸水之景觀引人入勝!

更有飄過來的一陣陣婉轉悠揚的山歌,令人沉醉……

李宗仁、白崇禧、韋步平坐在一個圓桌旁,各據一角,一邊觀看灕江風景,一邊慢慢品廣西特產金花茶!

此時雖然是夏天,天氣炎熱,但是灕江涼風習習,酷署不侵!令人心曠神怡!

「桂林山水甲天下,果然名不虛傳!」韋步平贊道。

「既然韋主席喜歡桂林山水,何不多住幾天?」 女總裁的超級保鏢 李宗仁說道。

「我是想多住幾天,可是我太多管閑事了!我自己也管不住自己!」韋步平自嘲道。

「韋主席到廣西,必有教於我,不如早點說出來,無使健生忐忑!」白崇禧笑道。

韋步平笑道:「我不是來教你們的!我是來求教你們的!」

「韋主席需要向我們求教?」

白崇禧訝然道:「老實說,我們對韋主席發展經濟的手段十分佩服!我們大力發展廣西經濟,獲得一點點成績,難免沾沾自喜,但是與韋主席主政的瓊崖一比……」

韋步平說道:「白長官無須妄自菲薄,你們的發展也不錯!你們號召民眾保護桐油樹、大種桐油樹,既出口創匯,又增加民眾收入,就是大功一件!」

「咳咳!」李宗仁說道:「事實上是我們看到瓊崖大力種植桐油樹,我們也跟著種,沒想到3年時間,就有收穫!廣西遍布野生桐油樹,採摘的桐油籽還供不應求!」

30年代的中國,鎢礦、桐油是出口大宗商品,換取大量外匯,鎢礦等礦產德國大量購進!桐油則是全世界生產飛機的國家都要進口,以美、德等國需要最多!

「看到瓊崖大種橡膠樹,我們廣西也種了不少橡膠樹!」白崇禧說道。

「咳咳!」韋步平說道:「瓊崖,以及雲南部份地區適合種植橡膠樹,廣西以南地區應該也可以!」

三人越談越熱烈,最後終於談到主題。

「陳濟棠反蔣是瞎胡鬧,倆位是開明之士,為何跟著陳濟棠起事?」韋步平說道。

「我們擔心老蔣把我們廣西佔了!」

「中國統一勢在必行!就因為一盤散沙,小小日寇一逼再逼!我們步步後退,說出來都令世界笑話!這道理我不相信倆位不懂!」韋步平說道。

李宗仁、白崇禧沉默不語!

「陳濟棠有20多萬人馬,廣西只有3萬多正規軍,剩下的是民團,你們滲和進去,有何好處?」韋步平繼續說道。

半晌白崇禧說道:「韋主席是來勸阻我們的嗎?」

韋步平哈哈笑道:「我是來拆穿你們的!你們瞞過了所有的人,卻瞞不過我!」

李宗仁、白崇禧大驚,卻故作鎮定。

「拆穿我們?不知道這話從何說起?」李宗仁說道。

「陳濟棠起事是真,你們反蔣是假!別以為你們做事天衣無縫!其實你們也無須反蔣!廣西地勢險要,到處是山,不論是日寇侵入,還是中央軍打進來,

盡可進入深山躲避!十萬大山、九萬大山、六萬大山,各種各樣的山,山中還有各種各樣的溶洞,蔣委員長的中央軍對你們也是無可奈何!」

李宗仁、白崇禧對視了一眼,臉上變色!

「桂系滲和陳濟棠反蔣,歸根到底是為了得到好處!」

韋步平輕輕一句話,如平地一聲雷,震得李宗仁、白崇禧目瞪口呆!

「我們能得到誰的好處?」白崇禧強自鎮定。

「你們得到日本人的好處!」韋步平笑著喝了一口茶。

李宗仁、白崇禧心頭劇震!

「對於日本人來說,中國內部越亂越好,越分裂最符合他們的利益!但凡是反蔣反抗日的,他們都支持,而且不惜出大價錢支持!

陳濟棠反蔣公開后,得到日軍的大力支持,教官來了一批又一批!援助的軍火也是一批又一批的運來!你們也差不多吧?」

李宗仁、白崇禧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恐懼。

李宗仁說道:「沒想到你們的情報部門這麼厲害!知道得這麼詳細,你跟我們講這麼多,到底是什麼目的?」

「我來的目的是幫你們得到更多的日軍援助!令日軍援助加倍!」

…… 「呃……」洛川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去解釋這件事,可還沒等洛川想好應對的辦法時,林勇松卻笑嘻嘻的開口說道。

「嘿嘿,洛川最近喜歡上了一個女孩,所以才說喜歡就要放開追啦。」胖子一秒鐘就給洛川賣了出去。

「什麼?!!!」蔚雨思和劉莉莉同時喊了出來。

劉莉莉上前直接揪出了胖子的衣領,眼神中帶著一絲不可抗拒的淫威說道。

「死胖子,你剛才說的可是真的?」

「不……不……啊不對,是真的……」胖子求救般的看了洛川一眼,發現洛川連理都不帶理他的,在絕望中胖子瞬間求生欲爆棚,急忙對著劉莉莉狂打眼色。

「我問你話呢!翻什麼白眼!」劉莉莉惡狠狠的瞪著胖子說道。

我願意 「對,如實交代,饒你一命。」蔚雨思也在一旁嬌聲呵斥道。

洛川無奈,誰讓這死胖子把自己賣出去的,讓他吃了點苦頭也好長記性。

洛川清了清嗓子,劉莉莉見狀本能的看向了洛川所在的方向,只見洛川微不可見的搖了搖頭,劉莉莉這才恍然大悟,立馬鬆開了抓住胖子衣領的手,結果胖子一瞬間失去重心,撲通一聲就摔倒在地。

「這次饒你一命。」劉莉莉一仰頭,得意的對胖子說道。

「那那那……我也饒你一命吧!」蔚雨思緊接著說道。

「噗哈哈哈……」本來胖子這小表情就已經感覺夠委屈的了,再加上蔚雨思這可愛到爆炸的言語,洛川實在沒忍住笑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