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這是我最近領悟出來的空間定身符,可以把對手空間定身。」江帆笑道。

「哦,空間定身符啊,這個太厲害了!」雪麗白吃驚地道,她可知道空間定身的厲害,那可是很難破解的。

江帆望著雪麗白,幾年不見,她水靈多了,「麗白,如果你喜歡空間定身符,我可以教你,晚上的時候,你來找我。」江帆對著雪麗白悄聲地道。

雪麗白臉微紅,羞澀地點了點頭,「好的,晚上我找你。」雪麗白悄聲地道。

江帆等人悄悄地潛入了水洞之中,水洞裡面空間十分寬闊,宛如進入了一個大草原一樣,四周都是水草,散發著水草的氣味。

「我靠,這紅毛大龜獸水府裡面有這麼多水草呢,它是不是喜歡吃草啊?」趙輝驚訝地道。

「是的,紅毛大龜獸就是吃草的,它的水府之中才這麼多水草。」煞鯤獸點頭道。


「哦,一個吃草的水怪竟然成為了小領主,那顆不簡單呢!」趙輝驚訝道。

納甲土屍突然停下了,他做了一個隱蔽的手勢,「哦,主人,有水怪來了!」納甲土屍傳音道。

納甲土屍話音剛落,只見前面出現了五頭大水怪,它們正朝著洞口游去,江帆急忙彈射出看,空間定身符咒,那五頭大水怪全部被定身了。

江帆等人繼續在水洞裡面前進,片刻之後,煞鯤獸停下來了,「主人,紅毛大龜獸就在前面了,我們不能這麼多人過去,這樣會驚醒它的。」煞鯤獸悄聲地道。

江帆看到了大約兩百多米遠地方趴著一頭龐大的水怪,這水怪渾身都是紅色的毛,外形如同大海龜,背上是堅硬的殼。

紅毛大龜獸一共有五顆腦袋,每顆腦袋的眼睛都是睜開的,江帆吃驚道:「呃,這紅毛大龜獸睜開眼睛的,它好像醒了!」

「主人,紅毛大龜獸沒有醒,它睡覺就是睜開眼睛睡的。」煞鯤獸對著江帆道。

「哦,紅毛大龜獸是睜開眼睛睡覺的,那我去制住它!」江帆立刻朝著紅毛大龜獸悄悄地靠近。

紅毛大龜獸睡得很香,嘴巴吐著水泡,發出咕咕聲音,江帆距離紅毛大龜獸五米遠的時候停止下來,他不再前進了,那樣會驚醒紅毛大龜獸的。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隨即江帆一揮手,使出空間冰凍術,紅毛大龜四周的空間迅速凍結,水微微地波動了一下,它眼珠動了一下。

紅毛大龜獸看到了江帆,它大吃一驚,就要站起來,可是空間已經凍結了,它立刻被凍結了,獃滯在那裡,就像水下的雕像似的。

江帆對著身後做了一個手勢,那意思是制住了紅毛大龜獸,「哦,老大,已經制住紅毛大龜獸,我們過去吧!」趙輝喜悅地道。


紅毛大龜獸瞪大眼睛望著江帆,「呃,人類!你們找到水位面來了,金靈珠不是我搶的,你們找我做什麼?」紅毛大龜獸吃驚地道。

聽到金靈珠,冰花四姐妹露出喜悅之色,「金靈珠是被誰搶奪了?」雪麗紅急忙問道。

紅毛大龜獸扭頭望著雪麗紅,「呃,金靈珠是被綠毛巨蟹獸搶走的,據說它已經把金靈珠交給了大領主了!」紅毛大龜獸道。

「哦,原來是綠毛巨蟹獸搶奪了我冰花雪峰的金靈珠啊,我們馬上就找它!」雪麗白激動地道。

「呃,你們四姐妹別激動,等我們辦完這裡的事情,我們再去找綠毛巨蟹獸。」江帆急忙道。

雪麗紅露出羞愧之色,她知道剛才自己激動了,「哦,不好意思,我剛才激動了,等辦完這裡事情,我們再去找綠毛巨蟹獸算賬!」

江帆點了點頭,他扭頭望著紅毛大龜獸,「你知道大領主為何奪取金靈珠呢?」江帆望著紅毛大龜獸道。

「不知道,我只是小領主,怎麼會知道大領主心思,我可沒有得罪你們,你們放了我吧。」紅毛大龜獸望著江帆道。

江帆望著紅毛大龜獸,「放掉你可以,你必須臣服我!否則我就殺死你!」江帆冷酷地道。

紅毛大龜獸露出吃驚之色,「呃,人類,我們水位面有規定,小領主不能臣服人類,否則會被大領主殺死的!」紅毛大龜獸露出恐懼之色。

「哼,如果你不臣服我,那我現在就殺死你!你考慮清楚了!」江帆冷哼道,他伸出手,拳頭慢慢地握緊,紅毛大龜獸四周的空間隨著緊縮。

「紅毛大龜獸,你趕緊投降吧,這是我家主人的空間絞碎,你的身體會變成肉泥的!」納甲土屍笑道。

「等等!我還有話問它呢!」孫薇涵急忙道。

江帆手停止握攏,扭頭望著孫薇涵,「你有什麼話問紅毛大龜獸?」江帆驚訝道。

「我要問紅毛大龜獸,是誰搶奪了我白水族的水神珠!」孫薇涵望著紅毛大龜獸道。

紅毛大龜獸臉色變了,「我,我不知道!」紅毛大龜獸結結巴巴地道。

「哼,說話這麼緊張,一定在說謊了,看來你是想死了!」江帆冷笑道,他的手開始握攏,紅毛大龜獸四周的空間慢慢地收攏。

「哼,它不說我就可以猜到,當年它肯定參與了搶奪水神珠,你給我交出水神珠,否則我讓你死得很難看!」孫薇涵冷酷地道。

「我,我當年是參加了搶奪水神珠,但是水神珠不在我手裡,在大領主那裡。」紅毛大龜獸急忙道。

又是被大領主拿走了,江帆露出詫異之色,「大領主要水神珠做什麼?」江帆不解地道。

「我不知道大領主為何要水神珠,小的只是執行大領主的命令,其他一概不知。」紅毛大龜獸緊張地道。

孫薇涵望著紅毛大龜獸,「紅毛大龜獸,你少給我掩飾,你肯定知道原因的!你老實交代!」孫薇涵冷笑道。

「我,我真的不知道大領主為何搶奪水神珠啊!」紅毛大龜獸急忙辯解道。

江帆望著紅毛大龜獸,他腦海里想著事情,這個大領主搶奪了白水族的水神珠,然後又搶奪了冰花雪峰的金靈珠,這到底是做什麼呢?是為了收藏寶物?還是另有其原因?

「紅毛大龜獸,你見過大靈領主嗎?」江帆望著紅毛大龜獸。

「我沒有見過大領主,每次有事,都是大領主派水怪下達命令的,我執行命令,沒有見過大領主。」紅毛大龜獸望著江帆道。

「老大,我懷疑紅毛大龜獸說謊,它肯定見過大領主的,要不然你如何把搶奪的水神珠交給大領主呢!」趙輝望著紅毛大龜獸道。


萌寶密令:爹地,別硬來 ,「紅毛大龜獸,你這如何解釋呢?」江帆冷冷地道。

「水神珠是交給綠毛巨蟹獸帶給大領主的,它見過大領主,我一直沒有見過大領主。」紅毛大龜獸解釋道。

孫薇涵仍然是不相信紅毛大龜獸的話,「哼,你別想騙我,我才不相信你的話呢!今天你不交出水神珠,我就殺死你!」孫薇涵冷哼道。

「我,我真的把水神珠交給了綠毛巨蟹獸了,不信你們可以去問它!」紅毛大龜獸急忙道。

「哼,我不相信你的話,你不交出水神珠,我就殺死你!」孫薇涵冷酷地道,她雙手結印,準備釋放符咒攻擊紅毛大龜獸。

「薇涵,紅毛大龜獸說的是真話!水神珠肯定不在它手裡!」江帆對著孫薇涵道。

孫薇涵望著江帆,「你怎麼相信紅毛大龜獸的話呢,它肯定是撒謊的!」孫薇涵搖頭道。

江帆笑了,「其實這很簡單,你仔細想想,參與搶奪你們白水族的水神珠不止紅毛大龜獸一個,還有好幾個,如果水神珠在它手裡,其他的小領主會不要水神珠嗎?」

「是啊,姐姐,水神珠肯定不在紅毛大龜獸手裡的,應該就在大領主手裡。」孫薇水望著孫薇涵道。

護花高手在都市 ,不在說話了,江帆望著紅毛大龜獸,「紅毛大龜獸,我最後問你一句,願不願意臣服我?」江帆眼中露出犀利之色。

看到江帆犀利目光,紅毛大龜獸驚恐地點頭道:「小的願意臣服了!」一顆靈魂精血從它腦袋裡飛了出來,懸浮在江帆面前。

江帆一把住著了紅毛大龜獸的靈魂精血,他們主僕關係建立,江帆瞬間知道了紅毛大龜獸所有的技能。紅毛大龜獸也知道了江帆的本領,它露出喜悅之色,原來主人是這麼厲害,走運了!

江帆一揮手解除了紅毛大龜獸的空間冰凍,紅毛大龜獸急忙對著江帆跪下,「小的參見主人!」紅毛大龜獸低著四顆腦袋道。

江帆一擺手,「起來吧,我有些話要問你呢!」江帆望著紅毛大龜獸。

「主人,您是詢問有關水神珠和金靈族的事情嗎?小的真的不清楚呢!」紅毛大龜獸抬頭望著江帆。

江帆搖頭道:「我不是詢問水神珠和金靈珠的事情,我另外有事情問你。」江帆對著紅毛大龜獸招手,示意讓它靠近。

紅毛大龜獸急忙靠近江帆,江帆對著紅毛大龜獸的耳旁悄聲問道:「你知不道黑色符石的事情?」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今天就兩更了。 紅毛大龜獸露出疑惑之色,「主人,什麼黑色符石,小的從來沒有聽說過呢!」紅毛大龜獸驚訝地道,它的確沒有看到過什麼黑色符石,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黑色符石。

看到紅毛大龜獸的驚訝神色,不像是說謊,江帆從懷裡拿出那顆黑色符石,「這個就是黑色符石,你看到過嗎?」江帆望著紅毛大龜獸道。

紅毛大龜獸看到江帆手裡的黑色符石,伸出爪子摸了一下,「呃,這就是黑色符石啊,小的從來沒有看到過。」紅毛大龜獸搖頭道。

江帆點了點頭,紅毛大龜獸沒看並不奇怪,他想起土位面獲得這塊黑色符石是從大領主體內獲取的,看來水位面的黑色符石也許在大領主體內呢。

「既然綠毛巨蟹獸知道這麼多秘密,那我們就去找綠毛巨蟹獸去!」江帆對著眾人揮手道。

紅毛大龜獸樂了,「對,主人,綠毛巨蟹獸知道的大領主的秘密很多,它可是大領主的親信呢,您只要抓住它,就能夠知道許多大領主的秘密!」紅毛大龜獸有點幸災樂禍地道。

江帆點了點頭,「很好,你在前面帶路,我們去找綠毛巨蟹獸去!」江帆對著紅毛大龜獸揮手道。

「是的,主人!」紅毛大龜獸點頭道,隨即它在前面帶路,江帆等人隨著紅毛大龜獸出了水府。

綠毛巨蟹獸居住地點距離紅毛大龜獸不遠的藍蠻山,大約幾百里水路,藍蠻山相對藍戌山要矮很多,剛剛露出水面一百多米而已。

江帆等人到達了藍蠻山附近,他們隱蔽在水草叢中,江帆派出了紅毛大龜獸去查探,片刻之後,紅毛大龜獸回來了。

「主人,綠毛巨蟹獸正在水府中和幾頭水怪美眉尋歡作樂呢!現在正是偷襲它的絕佳時機!」紅毛大龜獸急忙稟告道。


江帆差點沒樂了,「我靠,這綠毛巨蟹獸還是只色水怪呢!」江帆笑道。

隨後江帆詢問了綠毛巨蟹獸水府的大體分部情況,江帆計劃了捉拿綠毛巨蟹的計劃,畢竟這傢伙沒有睡覺,進入水府很不可能會被它察覺的。

綠毛巨蟹獸發現有人進入水府,極可能做出兩種反應,第一是反抗,第二就是逃跑,因此江帆讓趙輝、李清、孫薇涵、孫薇水、藍霸天獸等堵住綠毛水怪逃跑的洞口。

一切安排好之後,江帆等人就悄悄地朝著綠毛水怪出發了,當他們靠近水府洞口還有十幾米遠的時候,納甲土屍突然皺起眉頭。

「主人,小的聞到了一種陌生的氣味,可是一下就下消失不見了,真是奇怪了!」納甲土屍傳音給江帆。

江帆露出驚訝之色,「呃,傻蛋,你確定是人的氣味還是水怪的氣味?」江帆問道。

「主人,小的無法確定,好像是人又好像是水怪,出現之後,瞬間消失,小的無法斷定。」納甲土屍搖頭道。

江帆搖頭道:「我靠,你這等於沒說!也許是你鼻子出什麼問題了!」

納甲土屍摸著鼻子,「呃,也許是吧,這一片水域太腥了!」納甲土屍點頭道。

水蓮姑娘把守衛在水府洞口的守衛給冰封了,隨後江帆等人進入水府山洞之中。這座山洞裡面十分寬闊,足有五百多米的寬,三百多米高,就像一座超大的水下宮殿似的。

紅毛大龜獸在前面帶路,江帆等人悄悄地靠近水府,大約十多分鐘后,紅毛大龜獸停了下來,扭頭望著江帆,「主人,綠毛巨蟹獸就在前面不遠地方,我們不能這麼多人靠近它,否則它就會發現的。」紅毛大龜獸悄聲地道。

江帆點了點頭,做了一個停止前進的手勢,他就像游魚一樣,迅速地朝著前面遊了過去。片刻之後,江帆看到前面的有五頭水怪趴在水裡,其中有一頭渾身都是綠色長毛的怪獸,外形就像一隻巨大海蟹,它就是看,綠毛巨蟹獸。

「呃,綠毛巨蟹獸怎麼不動彈了呢?難道搞累了,睡覺了?」江帆詫異地道。

江帆慢慢地靠近綠毛巨蟹獸,等到距離它還有十幾米的時候,江帆立即使出空間禁錮,隨著水波震動,綠毛巨蟹獸四周的空間被禁錮了,連同那幾頭水怪美眉也被禁錮了。

綠毛巨蟹獸被禁錮之後依然沒有任何反應,江帆搖頭笑道:「我靠,睡得這麼死,才幾頭水怪美眉就累得這樣了!」

江帆對著身後做了一個手勢,那意思是已經抓住了綠毛巨蟹獸,眾人立即快速地游向江帆,「哦,主人,抓住了綠毛巨蟹獸了!讓小的來審問它!」紅毛大龜獸喜悅地道。

它一直十分嫉妒綠毛巨蟹獸,總是受到它的欺負,可是紅毛大龜獸沒有辦法,因為綠毛巨蟹獸是大領主的親信,它可不敢得罪。

這次綠毛巨蟹獸被江帆抓住了,紅毛大龜獸覺得出氣的機會來了,它游到了綠毛巨蟹獸面前,「綠毛,你終於落在我的手上了!」紅毛大龜獸幸災樂禍地笑道。

綠毛巨蟹獸一動不動地的,好像是睡得很死,「我靠,你睡得這麼死啊,給老子醒過來!」紅毛大龜獸擊打被禁錮的空間,發出咚的聲音。

可是綠毛巨蟹獸依然一點反應都沒有,紅毛大龜獸覺得不對勁了,扭頭望著江帆,「主人,綠毛巨蟹獸這麼不不蘇醒呢?」紅毛大龜獸驚訝地道。

江帆也覺得奇怪,「呃,綠毛巨蟹獸睡得這麼死?」江帆驚訝地道,他一抖手,射出一支符飛刀。

符飛刀穿過空間禁錮,射中了,綠毛巨蟹獸,這支符飛刀擊中綠毛巨蟹獸身體上,發出叮的聲音,水波震動。

綠毛巨蟹獸依然沒有反應,江帆決定不對勁了,「呃,這傢伙死了不成!」江帆急忙一揮手,解除了空間禁錮。

「傻蛋,你去看看綠毛巨蟹獸是不是死了?」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擺手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