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這條青龍,看上去有些熟悉啊!」

「這,這好像是聖君的那條五爪青龍!」

「什麼,這麼說這血龍是在對付聖君的?」



在此觀看的許多強者認出了這條青龍之後,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青絕城內,居然有人敢對聖君下手?

膽子也太肥了吧!

不說聖君本身的實力,就憑他姓司馬這兩個字,整個太黃天也絕少有人敢來招惹啊!

一些知道情況的強者看去,便看到下方皇城外,司馬飛熊正在與一群人大戰起來。

司馬飛熊可是從司馬家走出來的,無論是見識、手段、氣魄等等都比一般的梟雄要強出很多。

對方做了這麼長時間的太青聖朝之主,自然培養出了一批實力強悍的手下,青龍衛!

青龍衛,實力最低的都有破天境巔峰。

青龍衛統領,更是已經悟出了屬於自己的大道。

石柱此時已經與司馬飛熊大戰在一起,至於青龍衛,都交給少仲謀等人處理了。

後面還有文琴太子、祝嬌等等天盟的人過來,大戰越來越混亂。

石柱和司馬飛熊站在皇城上空,二人各自站在一片宮殿上方,彼此凝視之中。

「說,你究竟是誰?為何派人偷偷潛入朕的皇宮?」

「你和畫道子之間,究竟是什麼關係?」

司馬飛熊看向石柱,沉聲問道。

畫道子?這個名字,石柱根本就沒有聽說過。

不知為何,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石柱心中忽然想起了一人,就是剛才在皇城下遇到的那個落魄乞丐。

此人,會不會就是對方口中的畫道子?

「我不知道什麼畫道子,我派人過來,無非是想要知道司馬家在哪裡!」

石柱搖搖頭,看向司馬飛熊說道。

「你竟然不知道司馬家?」

「朕明白了,你不是我太黃天的人。」

司馬飛熊看向石柱,非常肯定道。

這麼說,對方真的不知道畫道子是誰了?司馬飛熊心中稍稍有些鬱悶。

「此次前來,主要是參加司馬家老祖的大壽。因為之前從未來過,所以這才想要前來打探一番!」石柱說道。

「…………」

你覺得,你編出來的這個故事,我會相信嗎?

一個準備參加司馬家老祖宗大壽的人,居然會不知道司馬家在哪裡?

這真是天大的笑話!司馬飛熊一臉不信。

事實上,石柱還真不知道司馬家在哪裡,手上那份請帖,還是別人送的。

只不過這種事情,對於司馬飛熊來說並沒有任何意義。

就算對方真的是司馬家邀請來的客人又如何?

在太黃天,從來只有司馬家招惹別人,從來就沒人敢招惹司馬家的人。

曼珠沙華之愛殤 凡是敢招惹司馬家的人,全部都消失了。

司馬飛熊是從司馬家走出來的,骨子裡就有一種來自血脈、身份地位方面的優越感。

此刻石柱等人既然闖入了自己的皇宮,不管對方究竟是誰,來幹什麼的,司馬飛熊都不會放過對方。

「我不管你是誰,既然壞了朕的規矩,那就哪裡都不用去了,把你這條命留在這裡吧!」

「所有氣運聽令,全部進入朕的體內!」

「呼」

~~~

~~~~~~

~~~~~~~~~

一股大風吹來,皇城上空的所有氣運頓時進入司馬飛熊體內。

這一刻,司馬飛熊的身體在暴漲。

吸收了整個太青聖朝的氣運之後,司馬飛熊的力量得到飛升,很快就變成了一個青翠色的巨人。

「咔、咔、咔」

因為司馬飛熊的身體太過巨大,腳下那片宮殿承受不住那股力量,瞬間就坍塌下來,變成一片廢墟。

司馬飛熊兩腳踩在一片廢墟上,猶如一隻大山般龐大的巨熊在那裡拍打著胸脯,不斷朝著對面的石柱咆哮。

面對對方的咆哮聲,石柱好像看到了一股股颶風在吹向自己這邊一般,身上穿著的那件衣服都在獵獵作響。

「不好,聖君這次遇到對手,動真格的了!」

「聽說這是聖君的血脈力量,能夠化作一隻無法無天的巨熊!」

儒武爭鋒 「沒錯!上次我見到這種情況的時候,聖君一掌就將一個剛剛領悟出大道的強者給拍死了!」

「血脈力量?這究竟是什麼。為何如此強大,可以無視大道之力?」

「聽說,這是上古神話流傳下來的血脈,只有這種血脈才可以打破天地束縛,掙脫大道力量!」

「莫非聖君不是人,而是上古異獸?」

「嗯?也許有這個可能!」

天上,觀戰的一群人看著皇宮方向。

這群人看到司馬飛熊此時的狀態,似乎一點都不擔心,居然還有閑情談論司馬飛熊的血脈問題。 「好大一隻黑熊啊!」

石柱看著對面從人變成大黑熊的司馬飛熊,眼睛一瞪,有種破口大罵的衝動。

因為此黑熊給人一種極為強大的壓迫感,即便跟著百丈遠,石柱也能夠從對方的身上感受到這種壓迫。

「吼」

黑熊一聲大吼,便舉起拳頭朝著渺小的石柱打去。

轟!

這一拳之下,石柱的身體就像是被大山撞到了一樣,直接就被打飛到天上去。

化作一顆飛逝的流星,眨眼就消失不見了。

「吼、吼、吼」

進入黑熊狀態之後,司馬飛熊好似失去了理智一般,不斷對四周宮殿拳打腳踢。

一股衝天的血氣散發出來,讓此時的司馬飛熊忍不住想要發泄。

也只有這樣,似乎才能緩解黑熊血脈力量帶來的負面影響。

天上,石柱站在一片雲上,看著下方不斷摧毀皇宮的大黑熊,微微皺眉。

「有了!」

「水來!」

石柱心中一動,身體漸漸消失,變化成一灘水。

天上,忽然掉下來一片東西。

許多觀戰的強者都是急忙閃過一旁,看著那不斷往下掉落的東西。

「那是什麼?好快的速度!」

「是水!」

「水?這時候,怎麼會有水掉下來?」

「是啊,這水毫不奇怪,居然能夠融合在一起,沒有四散開來。」

「這水怎麼是五彩的,莫非是什麼寶貝不成!」

「寶貝?」

「轟、轟、轟」

~~~

~~~~~~

~~~~~~~~~

「我的,這水是我的,你們都別搶!」

「廢話,見者有份!」

「哼,我吞!」

「滾」

「啊……」



「剛剛那是什麼聲音,好霸道啊!」

「我聽的真真的,是那水裡傳出來的!」

「嘶~~~」

「莫非這水中,有著極為強大的存在?」

「不好,那水將聖君包圍起來了!」

…………

……



方才那一聲滾,正是石柱發出來的。

特么老子正準備大戰,你們這群毛賊居然也敢朝自己這兒伸爪子。

打發了那些人之後,石柱便朝著下方大黑熊衝去。

原本的一灘水,此刻化作了一條湖泊。

彩色的湖泊,將大黑熊的身體包裹進去,只留下一顆腦袋還在外邊。

「吼~~~」

湖泊之下,石柱正在操縱大道之力,不斷絞殺大黑熊的身體。

大黑熊吃痛,忍不住發出一聲聲怒吼。

巨大的熊掌在湖泊上拍打,激發出千層巨浪。

這些巨浪被拍打出去之後,又詭異地飛了回來。

痛苦在繼續,很快這種身體不斷受到擠壓的痛苦喚醒了司馬飛熊,將他從黑熊血脈的狂暴情緒中拉回來。

「這是什麼東西?」

「啊~~~」

「不要擠了!」

大黑熊的雙眼瞪向周圍的彩色湖泊,憤怒的眼神中充滿了一股人性。

「好,既然你不想被擠,那就用其他東西來交換吧!」

湖泊之中,傳來石柱的聲音。

「誰?」

「是你,你不是被我一拳打死了嗎?」

司馬飛熊心中震驚,沒想到困住自己的這片深水湖泊,居然是對方弄出來的。

然而司馬飛熊查看了所有地方,都沒有發現石柱的身影。

同時,對方剛才那句話是什麼意思?為何自己聽到之後,心生出一種不好的感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