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的確應該封鎖消息。」

掌門師兄也贊同。

「可之前,白蛋到臨如此動靜,如何解釋。」

「這事簡單,老方不是獨愛煉器么,可以將此事編為老方沉迷煉器,不可自拔,已然瘋狂,瞞著我們進行高級煉器,不甚導致炸爐。」

「此事我看行!」

「為何要我背鍋,我不服。」

「不服駁回!」

………… 轉眼千年已過,白蛋之事也漸漸被人遺忘,或者說習以為常,知道這裡是個禁地,除了看守的弟子和長老,一般也沒有什麼人到這裡來。

這一天,陽光明媚,多雲轉晴。

後山,叢林里,兩個人影悄悄的潛入。

「牧師姐,我們還是算了吧,這裡可是禁地,要是被長輩們發現我們悄悄到這裡來,肯定會受罰的。」

一個十五、六歲,相貌清秀,頗有一股柔柔弱弱氣質的男孩子勸解,一副不想跟著搞事的模樣。

那臉,那表情,老苦逼了。

「放心,放心,我身上有兩張高級隱形符,只要小心一點,就算是看守殿的長老也發現不了我們。」

男孩子前面,一個身穿紅衣的女孩自信滿滿,她面容精緻,胸前微微鼓起,猶如自然中的小精靈般,一隻手緊緊的抓住小師弟,看似和善卻不容拒絕。

「可……」

小師弟還想說,可被師姐打斷了。

「好了,我們都到這裡來了,就別說了,總不能再調頭回去,我相信,你也一定很好奇這禁地里有什麼東西吧!」

牧師姐誘惑的說,「禁地里不會有危險的,我之前從我父親那裡旁敲側擊過,這裡面沒有什麼能夠造成危險的東西。」

「這,可,好吧!到時候千萬不要隨意亂跑,只要看了裡面有什麼東西之後就立馬離開。」

小師弟很無奈,也知道自己的勸解根本沒有用,咬牙一想,做出跟著進去的決定。

「好,我答應你就是了。」

牧師姐拍著小胸脯,綻放笑臉。

兩人不斷潛入,避開天坑周圍的弟子巡邏,之前牧師姐早就摸清了這裡的巡邏班制,制定了完整計劃,根據計劃行動,一切順利得很。

「給,現在立馬用隱形符,接下來這段要小心點了。」

牧師姐拿出兩張半透明的符籙,上面有道紋刻畫,閃爍著神異。

兩人將符籙貼在自己身上,用法力驅動,只見符籙發出扭曲的透明光芒,然後化作粉末消失,兩人的身影也瞬間隱沒。

「我抓著你,你別亂動,也別鬆手。」

牧師姐叮囑,使用了隱形符,兩人只見也看不見,要是在這樣的狀態下失聯了,那可真是麻煩事兒。

「嗯。」

小師弟弱弱的答應下來。

在隱形狀態,兩人慢慢接近,然後跳下天坑,只用了微弱的法力維持輕身術,他們不敢用更強的法術,因為波動會引起看守殿長老的注意。

兩人就像是羽毛一樣,飄啊飄,本來差不多只有八千米的天坑,兩人硬是飄了兩個小時才到底。

在這裡,牧師姐連話都沒有說一句,只是輕輕扯了一下小師弟衣袖。

兩人來到看守殿,只看見兩位弟子站在外面,就算是他們也不知道殿內是什麼東西。

而殿內,只有一個長老,靜靜的盤坐在大殿中心,面對著白蛋,正在修鍊當中。

牧師姐兩人從看守弟子眼皮子底下路過,收斂一切氣息。

兩位弟子實力不弱,忽然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對,可用神識掃了一遍,卻沒有發現然任何異常,相互交談了幾句,也就不了了之了。

牧師姐兩人卻是嚇得連呼吸都停滯了。

隱身符是有時間限制的,最多十個小時,兩人不敢耽擱,一步一步的進入大殿。

然而,剛剛踏入大殿,正在修鍊的看守長老忽然睜開雙眼,精光流閃。

他想了想神識鋪開,察覺到異常,當場一掌拍出,化作一丈藍色巨掌,散發滾滾波動。

無敵天帝 「是誰?給我出來。」

看守長老一聲斥喝。

轟!

巨掌憑空爆炸,盪起颶風,在大殿狹小的環境里,吹出肉眼可見的空氣波紋,讓看守長老的衣服鼓動不已。

「師姐,師姐,你沒事吧!」

小師弟的聲音急切。

與此同時,兩人也從隱身狀態被打了出來,牧師姐身後護著小師弟,臉色蒼白,心裡在大罵賣給她隱身符的那個奸商,說好的就算是長老也不會察覺呢,現在剛剛到就被抓了出來。

牧師姐感覺好心痛,不僅白白浪費了靈晶,現在暴露了,之後還要受到門派處罰。

「嗯,小靜,小宇,是你們?」

看守長老只是試探一擊,也沒下重手,立馬認出了兩人,正是他的同僚,牧長老和路長老的後輩,臉色頓時一整。

外界看守的弟子也明白了過來,有人潛入了大殿,心裡一個激靈,都感覺自己要倒霉了,竟然連別人越過了防線還不知道,這顯然失職了。

「那個,二長老,我們其實只是路過而已。」

牧師姐訕笑,兩隻大眼睛水靈靈的望著看守長老。

「哼,你們竟然敢闖禁地,等著受罰吧!」

看守長老滿臉嚴肅,卻是一點不領情,裝可憐?無視!

「怎麼辦?師姐。」

小師弟扯了扯師姐衣角,感覺自己是最冤枉的一個。

「啊,二長老,你身後的就是禁地的原因吧,那是什麼東西啊,看上去好像是一個蛋。」

牧師姐已經豁出去了,反正已經暴露了,再怎麼樣也要看清楚這東西是什麼啊,好奇心是作死的原動力啊,都作到這份上來了,怎麼能收手呢。

「哼。」

二長老卻不解釋,拿出通訊玉牌,就要溝通執法堂來押人。

牧師姐拉著小師弟向二長老走過去,目光卻看著白蛋。

「這是什麼東西,難道是什麼神獸的卵?」

牧師姐驚奇,小師弟都快雖然很絕望,但現在也順著牧師姐的目光看過去。

「你們就在這裡待著,等執法隊到來,這一次一定要讓你們好好吃點苦頭,竟然連明文規定的禁地都要闖,你們這是要上天啊!」

二長老紅著一張臉,這是氣的,嘴裡訓斥不斷。

可牧師姐早已習以為常了,左耳進右耳出,嘴裡應著,卻是在盯著白蛋,似乎想弄清楚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小靜!」

二長老見對方的樣子就知道沒聽進去,不由大喝一聲。

「我聽著呢。」

牧師姐回頭,轉眼乖寶寶的樣子,心裡卻痒痒的,嘴裡問,「二長老,這到底是什麼啊?」

「這不是你們該知道的東西,一會受罰之後,要對世界立下保密誓言,這裡的一切不許穿出去。」

二長老兩眼一瞪。

「哦。」

牧師姐還是念念不忘,「反正都是要發誓的,就告訴我嘛,真的很好奇啊!」

「我……」

二長老剛臉色一黑,要訓斥,忽然小師弟一聲驚叫,「這蛋裂開了!」

二長老臉色猛然一變,回身看向白蛋,果然看見一條由上而下的縫隙出現,眨眼間擴大。

「小心。」

二長老第一時間將兩人護住,他可是知道,百年前,白蛋初臨的時候,掌門和他們這些長老同時出手,也沒能撼動白蛋,甚至一點印記都沒能留下,雖然猜測這其中或許是空心,甚至有什麼東西在裡面,可對於內部具體情況完全未知。

只是想也能想到,裡面的東西肯定非同小可。

牧師姐和小師弟也是一驚,可完全沒有二長老這麼緊張,她們倆本來就不知道這白蛋是什麼,並且天生膽大好奇。

隨著縫隙逐漸裂開,五顏六色的光芒從其中放射出來,然後衝天而起,貫通天地,越往外越龐大,如果光沒有延遲的話,恐怕一光年之內都有修士能夠看見這異象。

而天坑裡,更是光芒四射,像是在迪廳里一樣,只是更密集,更亮。

二長老和牧師姐兩人完全懵逼了,他想帶著兩個小輩遠離這裡,可不知為什麼,身體就是動不了,連眨眼都不能。

光芒萬丈里,忽然鑽出一頭巴掌大小的小獸,通體雪白,只有雙尾尖處漆黑。

這小獸徑直飛出,然後在空中三個三百六十度橫體旋轉,嘭的一下落在地上,接著滾了幾圈。

光芒漸散,二長老三人正想去看那頭奇特的小獸,卻發現光芒里還有一個身影,邁著迷茫的眼神走出,打著哈欠,一隻手揉著眼睛。

「這一覺真舒服。」

吳澤咂咂嘴,眼睛緩緩睜開,這一瞬間,他忽然想起,自己之前半醒的時候,似乎扔了一個什麼東西出去,只是一秒時間他就想了起來,對啊,睡著之前我不是抱著二兩的嗎?

稍稍清醒不少,吳澤目光一掃,就看清楚了周圍的環境,找到了二兩。

他抬手,一股吸力出現,二兩頓時飛了起來,落入手裡。

然而二兩早已練就「睡到天荒地老也不受吳澤影響神功」,完全無視吳澤的影響,就像是一個活著的布偶貓。

二兩對睡覺的愛,是那麼的深沉。

吳澤隨手將逃離倉收了起來,這才看向二長老三人,「那麼,誰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吳澤之前決定過,一般情況下不動用奇異感應和解析宇宙信息的能力了,不知道自己在哪兒,不知道目前的情況,未知才有點意思,要是全知道了,那還有什麼意思。

「這裡是紅楓派,隸屬……」

二長老站出來解釋,他神經一直綳著,沒辦法,他看不出吳澤的實力,像是一個凡人般沒有任何氣勢,又感覺像是能夠縱橫星空的強者,氣息深不可測,自己在對方面前,一股螻蟻之感無法抑制的升起。

以此種種,二長老自動腦補,頓時將吳澤的存在劃分成了返璞歸真的強大修鍊者,如此,面貌年輕也是正常的了,這等強者,早已不拘泥於外貌,別說少年模樣,就是嬰兒模樣也是輕鬆變幻。

「哦,原來是修鍊體系的世界。」

吳澤瞭然,其它的也不用問了,通過逃離倉的記錄,他也知曉了自己降臨在這裡和紅楓派做出決定的全過程,甚至還有關於這個宇宙和世界的法則探索記錄。

「階梯型宇宙,有點意思?」

吳澤好奇的打量四周,解析冥冥中的法則。

重生最強傲妻 「請問前輩有什麼需要嗎?」

二長老不知道對方的情況和目的,但這樣的強者結交總是沒錯。

「沒有什麼需要。」

吳澤剛剛說完,忽然一頓,問出,「你們這天星界有什麼好完的地方嗎?」

「這,我才疏學淺,不知。」

二長老說著忽然看見吳澤眼中光芒黯淡下去,忽然轉口,「掌門或許知曉更多。」

一不留神,咦,掌門去哪兒了?

「哦,他在哪兒?」

日漫都市的忍者 吳澤問。

「正在趕來,還請稍等。」

那五彩光芒的威勢震動了許多人,而掌門和各位長老肯定是要前來查探一番的。

在和吳澤交談的時候,他就暗中利用玉牌傳訊於掌門和各位長老,將這裡的情況上報了出去。

掌門的意思是讓他先穩住,隊友一碗飯時間之後抵達現場。

吳澤點點頭,等了起來,順便利用逃離倉的通訊系統呼叫盧義發兩人,可完全沒有用,通訊頻道里一片寂靜。

「咦,不是說這通訊系統能夠跨宇宙跨維度通訊嗎,這,該不會給我的是一個假通訊系統吧!」

吳澤滿腦袋不解,不過他也沒糾結,通訊系統失效,可基點標註還在,他能夠感覺到盧義發和沃拉·莫帥,還沒有死,甚至他想,瞬間就能夠移動到他們面前,不過,他既然來到這個世界,說明和世界有緣,

不遊歷下這個世界那就是遺憾了。

「你是人類嗎?手上那小獸是什麼靈獸,從來沒看見個人過啊!」

這時候牧師姐冒了出來,看著吳澤的眼神充滿了驚喜,與疑問。

「我算是人類吧,至於二兩,這傢伙是懶小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