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們不出去,就在客房裡。」江帆道。

片刻之後,絕情師太帶領著縹緲峰弟子去了新文城最大的遺風拍賣場。就在她們走後沒有多久,江帆立即傳音給納甲土屍:「傻蛋,你馬上帶著翁曉偉到這裡來!」

「好的主人。」納甲土屍答應道。


大約十多分鐘后,納甲土屍和翁曉偉到了客房,江帆和黃富顯出本來面貌,「翁師弟,修仙門派所有人都去了遺風拍賣場,我們就裝扮成原來商人模樣進入拍賣場。」江帆道。

接著江帆把拍賣仙寶島鑰匙的事情簡單地說了一遍,翁曉偉當即明白了,「哦,原來如此,我們是要不要競拍仙寶島鑰匙呢?」翁曉偉道。

江帆露出神秘微笑道:「我們當然要參加競拍,但是我們目的只是把價格抬高,並不要競拍下仙寶島鑰匙。」

黃富和翁曉偉不解地望著江帆,「帆哥,我不懂你的意思,我們為何不競拍下仙寶島鑰匙呢!我們財力比他們都多啊!」黃富道。


「呵呵,我們就是等他們拍下了仙寶島鑰匙,我們再把那鑰匙掉包,這不就是不還一分錢到手了嗎!」江帆壞笑道。

「掉包?如何掉包?」黃富和翁曉偉齊聲道。

「呵呵,我們手裡不是有塊仙寶島鑰匙嗎,我們仿造三塊一模一樣的仙寶島鑰匙,趁他們上台領取仙寶島鑰匙的時候,我使用轉移之術,將仙寶島鑰匙掉包,這樣我們就不花一分錢得到了仙寶島鑰匙。」江帆笑道。

「這個主意不錯,可是這麼短的時間我們如何仿造出仙寶島鑰匙呢!」翁曉偉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呵呵,這個就不用擔心了, 軍痞農妃:將軍家的小嬌娘 。」江帆立即吩咐納甲土屍到外面撿三塊巴掌大小石塊來。

納甲土屍很快撿來了三塊小石塊,江帆使出幻化之術,三塊石塊立即變成了白色扇形的玉。每塊玉石正面分別是乾、離、坎字,背後是圓圈,表面上看和真的仙寶島鑰匙一模一樣。

「你們看像不像?」江帆笑道。

黃富和翁曉偉拿起江帆仿製的仙寶島鑰匙,看了看,兩人一齊點頭道:「嗯,太像了,在短時間裡絕對看不出來的!」

「呵呵,趁他們不注意的時候,我就趁機掉包,拿到仙寶島鑰匙后,我們迅速離開拍賣場。等他們發現仙寶島鑰匙變成了石頭的時候,他們就是搜遍所有人也找不到了。」江帆笑道。

「主人,您這主意真是太高明了!小的對您佩服得五體投地!」納甲土屍拍馬屁道。

「你小子又拍馬屁,不過我喜歡!」江帆笑著收起了三塊假的仙寶島鑰匙。

隨後江帆、黃富、翁曉偉、納甲土屍四人裝扮成商人模樣,他們四人來到了新文城遺風拍賣場。遺風拍賣場是露天的拍賣場,中間是兩米高的檯子,拍賣師就站在台上,不時地敲打著鎚子。

台下面人山人海,有看熱鬧的百姓,也有參加拍賣的商人,還有參加競拍的商人。江帆等人擠入人群,他四周環顧,看到雲霄派盛掌門坐在拍賣場西南角。

問虛派徐掌門坐在拍賣場的東南角,紫霞派的翁雪雁、還有逍遙派的高掌門、茅山派的馬掌門、縹緲峰的絕情師太等人都分別坐在各個地方。

江帆等人就在雲霄派盛掌門和問虛派徐掌門之間坐下,現在台上正在拍賣一件玉器。那是一件白色的玉雕飛天鶴的玉雕,十分精美,栩栩如生。

拍賣師喊道:「諸位,這件白玉玉雕飛天鶴是九州大陸著名的雕刻大師李漢光的代表之作,起價是一千兩黃金!現在開始競拍!」

台下那些商人紛紛舉起牌競價,片刻之間,白玉雕飛天鶴的價格飆升到一萬兩黃金。經過一番激烈競拍之後,最後被一位商人以八萬兩黃金買下了。

「我靠,這玩意八萬兩黃金啊!真是太貴了!」黃富驚嘆道。

「呵呵,這些都是有錢人,他們買回家收藏的。」翁曉偉笑道。

接著拍賣師喊道:「諸位,如果你們有喜歡的女士或者小姐,那麼這件紅玫瑰玉雕最適合送給你心儀的女人,這可是選用我們九州大陸最上乘的血紅玉精雕而成,上面雕刻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代表天長地久!起價一百兩黃金,趕快拿起你手中牌子競價吧!」


一位漂亮的小姐,手裡捧著精緻的盒子,盒子蓋打開,裡面就是血紅玉雕玫瑰。台下的商人紛紛舉起競價牌,片刻之間,血紅玉雕玫瑰的價格飆升到五千兩黃金。

江帆望著血紅玉雕玫瑰,沉思片刻,江帆立即站起來喊道:「這個血紅玉雕玫瑰我要了!我出價一萬兩黃金!」

所有人都望著江帆,那些競拍者立即放下牌子,「我靠,這人瘋了,血紅玉雕玫瑰又不是大師之作,竟然出這麼高的價格,算了!不要了!」

「這是誰呀?出這麼高的價!有錢沒處花啊!」

拍賣師十分高興,激動喊道:「這位先生出價一萬兩黃金,還沒沒有出更高的?如果沒有的話就是這位先生的啦!」

拍賣師連喊三聲,全場沒有人回應,拍賣師用吹敲打桌子,「恭喜這位先生,這件血紅玉雕玫瑰是你的啦!」

江帆立即上台領取血紅玉雕玫瑰,當場支付了一萬兩黃金金票,回到座位上,「帆哥,你買下這件血紅玉雕玫瑰做什麼?」黃富道。

「呵呵,我準備把血紅玉雕玫瑰送給梁艷她們。」江帆笑道。

「呃,那我也買一件送給我的胡莉!」黃富道。

拍賣繼續進行,江帆望了一眼正在觀看拍賣會的梁艷,她正好望江帆一眼,兩人目光碰在一起。江帆對著他眨了一下眼睛,梁艷臉上出現驚愕,她已經從江帆眨眼中判斷他就是江帆。

江帆對著傻蛋招手道:「傻蛋,你把血紅玉雕玫瑰送到梁艷手中去。」

「是的,主人。」納甲土屍道。

「記住,不要暴露了我們身份。」江帆叮囑道。

「是的,主人。」納甲土屍點頭道。

納甲土屍拿著血紅玉雕玫瑰到了梁艷面前,「這是我家主人送給你的,請收下。」納甲土屍道。

梁艷知道是江帆送來的,心中十分高興,立即收下了血紅玉雕玫瑰。一旁的李寒煙驚訝道:「艷艷,你怎麼隨便收別人的東西呀?」


梁艷微笑道:「反正是別人送的,價值一萬兩黃金呢,不要白不要!」

「哇,好漂亮的玫瑰!讓我看看!」舒敏一把奪過血紅玉雕玫瑰。

「梁艷,你怎麼能收陌生人的禮物呢?」絕情師太板著臉道。

「掌門,我可是為了縹緲峰,這血紅玉雕玫瑰價值一萬兩黃金,萬一我們錢不夠,這個可以抵錢。」梁艷解釋道。

絕情師太沉默不語了,她也擔心競價仙寶島鑰匙的時候錢不夠呢!那就暫時留下吧,畢竟仙寶島鑰匙是最重要的事情。

李寒煙想說什麼,梁艷對著她耳邊嘀咕了幾句,李寒煙露出驚訝之色,她朝江帆望去。江帆對著李寒煙擠眉弄眼,李寒煙頓時知道那個胖胖商人是江帆裝扮的,她臉立即就紅了。

「這個壞傢伙,膽子真大,這時候還敢送血紅玉雕玫瑰來!」李寒煙心道,不過她心裡十分高興,她就喜歡江帆的大膽,還有讓人捉摸不透的出人意料行為。

拍賣繼續進行,還沒有輪到拍賣仙寶島鑰匙,江帆詢問拍賣場的工作人員才知道,仙寶島鑰匙安胖在最後拍賣。

閑的沒事,江帆四處觀望,他發現盛婉君一直陰沉著臉,好像有什麼心思似的。她莫不是被自己瘋狂以後,變傻了吧?


江帆正望著盛婉君的時候,盛婉君突然和江帆目光相碰了,她狠狠地瞪了江帆一眼,立即扭過頭。她用餘光發現江帆仍然盯著自己看,她又狠狠地瞪了江帆一眼。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江帆突然眼睛一亮,「呵呵,這個盛婉君,我要好好地戲弄你一下。」江帆壞笑道。

江帆四處張望,終於看到地上有一隻跳蚤,九州大陸的蚊子和人界的跳蚤不一樣。九州大跳蚤子個要大多了,有小米粒大小,正在地面蹦著,尋找目標。

跳蚤正在尋找目標的時候,突然聽到說話聲:「喂,老兄,吃飽了沒有?」

那蚊子立即東張西望,「誰呀?我肚皮都餓扁了,這些人的皮這麼厚,找不到地方下嘴呢!」

「老兄,我幫你介紹一個好吃得,皮膚又白又嫩,保證你一針見血。」江帆使出萬獸靈通術道。

「哦,在哪裡呀?」跳蚤欣喜道。

「老兄,你往跳十米,再往右看,那個身穿藍色衣服女人,你順著她褲子往裡面爬,到了交叉路口,你會發現一座山洞,你進入山洞,保證你吃飽了!」江帆道。

那跳蚤按照江帆的提示,果然發現了盛婉君,「哦,果然皮膚又白又嫩!」跳蚤快速跳過去,很快到了盛婉君腳下。

都市之特級召喚 ,沒多久盛婉君感覺很癢,她又不好意思去抓,只能磨蹭腳,不停都磨蹭著。

江帆看到盛婉君磨蹭雙腳,忍不住笑道:「我靠!這跳蚤還真聰明,這麼快就找到了目的地。」

片刻之後盛婉君再也忍不住了,她站起身來,急忙朝著茅房急匆匆跑去。一旁黃富和翁曉偉不知道江帆為何獨自發笑,「帆哥,你笑什麼?」黃富驚訝道。

江帆立即對著黃富耳旁嘀咕幾句,黃富立即忍不住笑道:「帆哥,你真夠壞的,盛婉君可被你整慘了!那地方被跳蚤咬了,還真不好抓呢!」

翁曉偉疑惑道:「你們在說什麼呀?」

黃富立即對著翁曉偉耳旁嘀咕幾句,翁曉偉捂著嘴笑,隨即道:「呃,這樣對待盛婉君是不是太殘忍了!她被江師兄雙修了后,人變得十分憔悴了!」

「呃,沒辦法,誰讓她是盛家人呢!」黃富搖頭道。

突然拍賣台上拍賣師大聲喊道:「諸位,現在振奮人心時刻到了,現在要拍賣的是最有神秘色彩的玉石。這可不是一般的玉石,傳說它是仙寶島的鑰匙,誰要是得到它就可以去仙寶島得到夢寐以求的珍寶!」

全場立即轟動起來,「哇,仙寶島的鑰匙,那可是修仙者夢寐以求的寶貝,這玩意升值空間可大了!」

「切,仙寶島鑰匙升值空間雖然很大嗎,但是這可是要命鑰匙,誰得到它就要性命之憂呢!」

「為什麼呀?」

我的25歲契約嬌妻 ,就我們這種商人,還不是白白送死啊!」

此時台上走出三名漂亮小姐,三人手中拿著漂亮盒子,盒蓋敞開,裡面赫然看到白色仙寶島鑰匙。

「諸位,這就是傳說中的仙寶島鑰匙,在場有很多修仙門派來了,他們都是為這三塊仙寶島鑰匙來的!馬上就要開始驚心動魄的競拍了,到底誰是這三塊仙寶島鑰匙的主人呢!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拍賣市接著道:「現在開始拍賣第一塊仙寶島鑰匙,起價是一萬兩黃金!請大家踴躍競拍吧!」

問虛派徐掌門第一個舉起牌子,大聲喊道:「五萬兩黃金!」

這傢伙是勢在必得,加上問虛派是最大修仙門派,也是最有錢的修仙門派,徐掌門財大氣粗,他一下把價格翻了五倍。

現場的人立即轟動起來,「我靠,這人瘋了,竟然報這麼高的價格!」

「你小聲點,那可是問虛派掌門,要是被他聽到了,你小命難保!」

「八萬黃金!」第二個報價的是雲霄派盛掌門,他是故意價格提高的。

「十萬兩黃金!」第三個報價的是逍遙派的高掌門,他的目的和盛掌門一樣,希望把價格提高,讓問虛派多花錢。

現場的人有議論起來,「哦,這些修仙門派真是太有錢了,都是幾萬兩黃金的加價啊!」

「有錢的修仙門派不多,有的修仙門派窮得很呢!一年才收入才幾十兩黃金,他們可是攢了幾百年,上千年才有這麼多的!」

「聽說那個問虛派的很有錢,是修仙界最大門派,他們一年收入是幾萬兩黃金呢!幾千年了,不知道攢了多少黃金呢!」

第四個報價的是問虛派徐掌門,「十五萬兩黃金!」徐掌門大聲喝道。

他一報價后,全場立即又驚呼起來,「哇,問虛派真是氣派!一下加了五萬兩黃金!」

「呃,財大氣粗啊!加這可么多黃金啊!」

「看來這塊仙寶島鑰匙非問虛派莫屬了!」

「該我給他煽風點火了!」江帆壞笑道。

江帆舉起牌子喊道:「三十萬兩黃金!」

江帆這聲如同扔下一顆炸彈,全場頓時沸騰起來,「呃,這是誰呀,三十萬兩黃金!瘋了!」

「這是什麼修仙門派的?這麼有錢?難道比問虛派還有錢?」

「看樣子不像呢,好像是商人呢!他們好大膽子竟敢和修仙派競拍仙寶島鑰匙!」

問虛派徐掌門臉色鐵青,他望著江帆,暗自道:「這他媽是誰!竟敢跟我搶仙寶島鑰匙!那我就和你好好鬥斗!」

還沒等徐掌門舉牌子,絕情師太舉牌子喊道:「四十萬兩黃金!」

問虛派徐掌門鼻子差點氣歪了,本來是打算喊三十五萬的,卻被絕情師太喊了四十萬,他急切之下立即舉起牌子喊道:「四十五萬兩黃金!」

徐掌門話音剛落,雲霄派盛掌門立即喊道:「五十萬兩黃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