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巨蟒身上的刀傷,並不大,因此,並沒有失去戰鬥力,那龐大的身軀猛的一轉,便向後面的山林里竄去。

季成並沒有追,他看了看烏金刀上的鮮血,神色間也露出了一絲凝重之色。

「僅僅只是傷了它?這頭妖物還真是很難殺死啊!」

季成剛才那一刀,已經是他最強的一刀了,但卻僅僅只能對巨蟒造成傷害罷了,若是致命,還差的很遠。

更何況,以巨蟒的速度, 以我餘生,來愛你 ,否則,也很難在茂密的山林中,追上巨蟒。

「雖然沒殺了它,但這頭妖物,應該不敢再來了!」

季成低聲喃喃著,隨後便收起了大刀,轉身向山林下的熊家寨走去。

ps:明天下午上三江推薦了,請大家去三江頻道,領取三江票,再投給至尊,老月拜謝! 整個熊家寨,氣氛都有些緊張,雖然他們請來了掌印師,但身為掌印師的季成,能不能殺死妖物,寨子里的人,心裡也不是很肯定。

就連一向冷靜沉著的太公,都不停的讓人扶起來,望向了茂密的山林內,對妖物設置的埋伏圈,就在山林內。

「太公,這麼長時間了,也不在知道季成大人到底怎麼樣了,那頭妖物有沒有再來?要不要派人去看看?」

寨子里的獵人小心翼翼的向太公詢問。


太公沉吟了一陣,最後表情堅定的說道:「等,是我們邀請季成前來除掉妖物,而且季成還沒有收我們一塊元氣石,因此,我們要對季成絕對的信任。再繼續等,如果天徹底的黑了,依舊沒有消息,再派人去詢問也不遲。」

其實太公內心也非常的焦慮,但他還是選擇相信了季成,因為,熊家寨已經沒有了其他的選擇。

「嗖」。

忽然,昏黃的天空中,出現了一頭神駿的小白馬,周身環繞著一陣旋風,從天而降,從馬背上跳下了一名獸皮少年,赫然是季成!

「是掌印師大人回來了。」

「掌印師大人這麼輕鬆的回來,難道沒有遇到妖物?」

「有可能,那頭妖物無比的狡詐,說不定不會再次上當。」

看到季成回來后,熊家寨的人都議論紛紛,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情況。

太公顫顫巍巍的站起身來,混濁的眼神變得無比的銳利,沙啞著聲音詢問道:「季成,不知道可否遇到了那頭妖物?」

「遇到了!」

季成平靜的回答道。

「那妖物可是被你殺了?」

太公的語氣都顯得很激動,遇到了妖物,但季成卻完好無損的站在這裡,至少,妖物奈何不了季成。

季成目光一掃,看到眾人期待的目光,他忽然有些後悔,沒有計劃周全,又太過低估那頭妖物,而讓妖物逃走了

「我低估了妖物,只將它擊傷,讓它給逃了。」

季成只能如實說道。


「逃了?」

太公心中一驚,他立刻就想到了事情的嚴重性,那頭妖物無比的兇殘,就連偉大的掌印師,都只能將其擊傷,等到季成一走,熊家寨還能靠什麼力量來抵擋兇殘的妖物?

「難道我們熊家寨,真的要遷離這裡?」

太公看了一眼熊家寨的眾人,作為熊家寨年齡最長者,太公比誰都要眷戀這片土地,因為,這裡是熊家寨生活了很長時間,世世代代居住的家鄉。

更何況,一旦遷離,熊家寨就要為此付出很大的代價!


不過,太公也只能勉強笑著說道:「季成,你已經擊傷了那頭妖物,已經儘力了。」

季成張了張嘴,卻又欲言又止。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知道,季成才是能解救熊家寨的人,季成能擊傷那頭妖物,就說明實力比那頭妖物要強,因此,只要能夠留住季成,那麼那頭妖物就不敢再到熊家寨來殺戮。

只是,熊家寨如何能留住季成?

熊家寨沒有元氣石,這次能夠請動季成,完全是因為季家寨正在大力擴張,想要擴寨成族,因此,才會無償的幫助熊家寨。

季成根本就不可能一直都呆在熊家寨,除非,熊家寨也加入季家寨,成為季家寨的一部分,這是唯一的辦法。

只是,這件事實在太大,即便太公在熊家寨的威信很高,但也不能一人決定,於是,便召集了眾多熊家寨的核心人物。

「諸位,說說你們的想法吧,現在為了保住寨子,只有兩條路,加入季家寨,那麼季成一定會想盡辦法,保護我們寨子。第二條路便是遷離這裡,但第二條路恐怕會付出沉重的代價。」

太公目光掃了一眼熊家寨的核心人物,其實也沒剩幾人了,他們都知道遷離意味著什麼,甚至可能會導致熊家寨徹底的消失在山林中。

因此,誰都不願意走第二條路。

良久,終於有人開口說道:「其實,加入季家寨,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我們可以要求成為季家寨的一支,這樣一來,也能基本保留我們熊家寨,只是改姓季罷了。現在正是季家寨擴寨成族的關鍵時刻,我們的加入,一定程度上,甚至左右著季家寨擴寨成族的時間。」

對於季家寨,熊家寨早就已經了解的很清楚了,自然知道季家寨的基本情況,也知道季家寨現在最需要的是什麼。

如果熊家寨選擇現在加入,那麼便能夠分享一部分季家寨擴寨成族后的族運。

或許有一部分人不希望熊家寨徹底的湮滅,但現在他們已經沒有了選擇,誰也不知道那頭恐怖的妖物,會什麼時候重新再來,若是到時候沒有了季成,那對整個熊家寨而言,都將是一個無法承受的災難。

「諸位,該做出決定了,我們熊家寨還有一萬多人的族人,都將因為我們的決定而改變命運。」

太公的聲音中也充滿了無奈,在山林的小村寨便是這樣,或許面對一頭凶獸,都沒有抗衡的實力,凶獸滅族,也不算多麼新奇的事。

在整個南域,甚至凶獸都是人類族群最大的威脅。

「太公,我同意加入季家寨!」

「我也同意。」

「現在我們還有選擇嗎?加入了季家寨,是我們目前最好的選擇,否則,會枉死很多族人,我們都將是熊家寨的罪人。」

沉吟了許久后,熊家寨的核心人物,終於一個個的開口了,他們經過權衡,最終還是選擇了加入季家寨,因為,已經沒有了比這更好的辦法。

「好,既然諸位都同意了,那我這就去告訴季成,相信,我們熊家寨一定會得以保全,那頭妖物,休想毀滅我們整個熊家寨!」

太公的聲音中充滿著對妖物的恨意,正是因為這頭妖物,熊家寨平靜的生活才被打亂,甚至還遭遇到了一絲滅寨的危機。

這一切,都是那頭妖物所造成的。

季成在熊家寨等了大概兩個時辰,此時天色已經完全的暗了下來,作為最尊貴的貴賓,季成也被安排在了熊家寨最好的一間房屋裡。

不過,此時的房間內,卻有一個老態龍鐘的老頭,正面對面的堆在了季成的對面。

兩人的神情都非常的凝重,季成隱隱已經知道了熊家寨的決定,儘管他是一心想要幫熊家寨除掉妖物,但也不能一直都呆在熊家寨內。

當然,若是熊家寨成了季家寨的一部分,那就沒什麼問題了,不用熊家寨的人請求,季成都會想盡辦法,除掉妖物。

「季成,我們熊家寨決定了,願意加入季家寨,成為日後季族的一部分!」

終於,沉默了許久的太公,猛的抬起頭說道,略帶渾濁的目光,在這一刻,似乎都變得凌厲無比。

ps:春節過的差不多了,老月會從明天開始,慢慢恢復更新!對了,至尊正在三江推薦,大家可以去三江頻道領取三江票投上哦,推薦票也別落下,老月拜謝! 「加入季家寨?」

季成其實並不意外,熊家寨目前,也已經沒有了其他的選擇,只能選擇加入季家寨,才能得到他這位掌印師的庇護。

季成知道,這是父親以及眾多季家寨的族人所夢寐以求的事,有了熊家寨一萬多人的加入,那麼季家寨就達到了擴寨成族的基本條件。

因此,季成也沒有拒絕,而是沉聲道:「這是熊家寨的決定?」

「不錯,這是熊家寨的決定,但需要在成為季族后,我們熊家寨能夠成為支族。」

太公平靜的說道,這是熊家寨唯一的條件。

季成想了想,和程家寨一樣,都是想成為獨立的支族,但即便是父親知道,也一定會同意的,現在的季家寨,最需要的便是人口了,有了熊家寨這一萬多的人,足夠季家寨擴寨成族了。

「太公,我立刻返回季家寨,向父親說明情況,然後再由父親和太公商議。至於那頭妖物,如果它不出現倒也罷了,若是再出現,一定不會讓它再逃走。」

雖然妖物很強,但經過這一次的大戰,季成已經了解到了妖物的大概實力,也知道了它的弱點,無論是山嶽印還是種火大.法,其實威力都稍微弱了一些,只有六十五道神紋催動的哀虹式,才能傷到那頭妖物。


若是再遇到那頭妖物,季成直接就施展出哀虹式,就算妖物不死,也要受傷,再想辦法困住妖物就簡單了一些。

季成說完,便拍了拍小白馬的腦袋道:「小白,我們走吧。」

斗羅之詩劍仙 ,小白雙翅一展,迅速的飛上了天空。

*****

季家寨內,季成一回到寨子里,便將父親、武叔、石大叔等人叫了過來,雖然如今季家寨多出了許多的神印強者,但這三人依舊是寨子里威望最高的人。

「成兒,熊家寨的事處理的怎麼樣了?」

季威關心的問道,雖然他也聽說了熊家寨的妖物,但卻不以為然,妖物再強能強得過掌印師?

不過季成的臉卻變的很凝重道:「那頭妖物的確很不凡,讓它給逃了。不過,熊家寨經過商議,卻同意加入我們季家寨,也是要求日後成為支族。」

季成將熊家寨的決定,告訴給了父親等人,頓時,季威、武叔、石大叔三人,臉上都露出了一絲狂喜之色。

熊家寨有一萬多人,而目前,整個季家寨已經擴張到了接近九萬,如果再加上熊家寨的人,那就達到了十萬人。

十萬人,是擴寨成族的基本條件,這是無數氏族總結出的經驗。

「哈哈,真是天助我們季家寨!成兒,這次你立了大功,我們季家寨擴寨成族的準備,終於可以開展了,我這就派人,不,我親自去和熊家寨的人商議。」

季威的表情很激動,至於熊家寨成為支族的條件,卻並不算什麼,現在一切以季家寨擴寨成族為頭等大事,其他事,都可以先放一邊。

季成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容,季家寨擴寨成族,幾乎是父親最大的心愿,如今能夠有機會完成,讓他得償所願,季成也是發自內心的高興。

接下來的事,倒是與季成沒什麼關係了,由季威親自率領著一些人,去與熊家寨的太公商議具體事宜,而且季家寨擴寨成族的消息,也在整個山裡流傳了開來,成為了山裡最重要的事。

畢竟,山裡生活條件很艱苦,而且非常蠻荒,時不時還有凶獸出沒,因此,這裡實際上並不是一個氏族發展的好地方,因此,山裡一直都沒能出現一個氏族。

之前是昊家寨實力最強,有機會擴寨成族,但卻失敗了,反倒是季家寨取而代之,現在有希望擴寨成族。


因此,山裡的許多寨子,都派人來到季家寨打探詳細的情況,而季家寨也沒有什麼隱瞞,任由消息擴散出去。

準備擴寨成族的事,非常的繁雜和忙碌,季家寨所有人幾乎都忙碌了起來,唯獨只有季成,卻顯得非常的悠閑。

他帶著一壺寨子里釀的老酒,來到了程虹的墳前,一個人默默的喝著老酒,就彷彿在陪著程虹一樣。

原本季成是不喝酒的,但現在也漸漸的喜歡上了喝酒,當然,他是喝不醉的,再烈的酒進入肚內,也會被他的神紋之力輕易的化解。

但在程虹的墳前,季成卻並不用神紋之力化解,任由酒精刺激,腦袋開始有些昏昏沉沉起來,腦海中彷彿又回想起了與程虹見面的時刻。

季成的腦海里,有許多的畫面,有些是小時候,那是原本「季成」的記憶,但此刻也已經與季成的記憶完全的融合了起來,不分彼此,因此,就好像季成親身經歷了一般。

從小與程虹青梅竹馬,感情早已經非常深厚了,但現在卻天人永隔,而且,季成還是眼睜睜的看著程虹死在了他的面前,他的內心中,一直都無法釋懷,無法原諒自己。

「虹妹妹,季家寨快要擴寨成族了,日後季家寨會更加的強大,有我在,沒有誰能傷害到我們的親人!」

季成微醉的眼神中,閃過了一絲厲芒,他絕不允許,再有親人受到傷害,程虹的離開,已經讓他萬分愧疚,他絕不允許這樣的事再發生。

*****

半個月過去了,季家寨依舊忙碌,但此刻,所有季家寨的人,都充滿了喜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