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這位,就是……韓跳跳吧?」

龍道一看著韓跳跳,故作驚訝的問道。

事實上,他早就感受到了韓跳跳身上的靈氣波動了。

「嗯呢~你又想打什麼歪主意?」

早知道這貨有他的小心思,狐狸尾巴露出來了吧~竟然這麼沉不住氣…差評~

「咳咳…怎麼被你一說,我都感覺自己好像是壞人了…都是你的朋友,我們認識一下也不行的嘛~」

「可以啊…鐵鎚,以後你就叫他一一哥就好了,有什麼事情都可以找他,他本事可大呢~」

看見龍道一那副踩了粑粑的無辜表情,安幕西沖他翻了個大白眼。

「一一哥,以後你叫我鐵鎚就好了~」

韓跳跳並沒有覺得有什麼怪異,非常有禮貌的沖著龍道一問候著,在他心裡,西姐的朋友,也都是他最應該親近的人。至於名字嘛,爺爺說過,名字不過是個代號罷了,叫什麼,那都不重要~

他們山下村落里,還有人叫狗蛋兒,狗剩兒之類的,反而有人家裡養的狗,都叫來福這麼喜慶高貴的名字呢~

「呃…你好,鐵鎚~」

真是尷尬啊~龍道一感覺自己被一群力大無窮的大漢按著,強硬給自己塞了一嘴的粑粑…

卻偏偏無法反抗~

然而不知道為什麼,罪魁禍首明明就站在眼前,卻偏偏恨不起來~只能默默受著,誰讓人家叫安幕西呢…

一一,這世界上貌似只有爺爺奶奶這麼叫自己啊…

不過,一一哥,聽起來也還蠻順耳的,一哥~嗯,還行~貌似很有氣勢的樣子。

……

「哎?這鐵鎚,到底什麼來路啊?你讓我幫你朋友辦身份,我都沒想到,這又是一個靈者…」

「什麼來路…就是山裡頭的娃兒,身世也挺可憐的~將他養大的爺爺過世了,他的親生父母也不知道在哪兒~暫時,就住我家,相依為命吧~」

「……!住你家?」

龍道一心裡拔涼拔涼的…臉都綠了~

「你那是什麼表情,我家,你不也住過一夜的嘛~」

「……!」

安幕西不小心嗓門大了點兒,韓跳跳聽見沒覺得有什麼,一旁的劉哥卻狐疑的掃視著二人。

雙面邪王拐嬌娘 嗯,現在的年輕人,一夜情?真的是……再正常不過了~

嗯,小夥子挺好的,郎才女貌,般配吶~

龍道一被一句話噎的沒了言語,只有在心裡祈禱,祈禱安幕西不要再像上次那樣大大咧咧的…

天吶~寶寶心裡苦啊…誰能理解寶寶啊~

「不對勁兒~死拖,這貨心裡在想什麼?」

「宿主,他在祈禱,你不要給人家送福利~」

人字拖非常厚道的實話實說了~

「……!唔特喵的,可是今天一早已經送過了呀~」

為龍道一心疼一秒~ 「不行~不能這樣~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不對,是共處一家~絕對不行~」

龍道一思來想去,還是覺得不靠譜,並不是他不相信世界上木有純潔的男女關係,也並不是質疑韓跳跳的人品。

而是因為,安幕西是奶奶選定的龍家媳婦兒~

如果越來越多的家族或者官方勢力知道龍家少奶奶和一個年輕男子同居,再被龍家的對手稍稍運作,那龍家的名聲可虧大了。

事關男女之事,古往今來,都是比較麻煩的,是非對錯,全憑一張嘴,是無從解釋的,只會越描越黑。

總之一句話,沉默就是默認,解釋就是掩飾~

對也好,錯也罷,真相永遠敵不過「群眾的眼睛」,因為「群眾的眼睛」永遠都是雪亮的~

「哎?商量個事情怎麼樣?」

龍道一思來想去,最終在心裡做了個決定。

「嗯?說來聽聽~」

安幕西看著龍道一那副商量的表情語氣,不知道他又有了什麼小心思。

「讓鐵鎚到我們部門~」

「哼,就知道你不會輕易死心~」

沒好氣的再次甩出迷死人的大白眼。

欣賞著天字一號的大白眼,龍道一感到心滿意足。

他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了安幕西的大白眼。他也不明白,為毛同樣是白眼,為毛安幕西翻得就那麼好看,那麼迷人呢?簡直就是讓人慾罷不能。

「只因為在人群中多白了你一眼~」

嗯,歌詞就應該這麼唱才對嘛~

「你聽我說完嘛,我這麼做,還不是為你和鐵鎚考慮~你看啊,像今天這樣的搶人事件,以後恐怕只會越來越多~儘管你身邊有前輩保護。

可也不能讓人家一天到晚不停出手不是么?

總麻煩人家前輩,多不好啊~你說是不?

還有啊,現在的野生靈者有多麼搶手,相信你也多少有些了解了。

這次所幸還是官府部門的人,下一次說不定就是壞人呢。銀魔你還記得吧~」

龍道一絞盡腦汁,把能想到的各種理由全部拿出來說服安幕西。

「唔~似乎…你說的,還特喵挺有道理~可這是為我考慮嘛?明明是為前輩考慮好吧~就算是為我考慮,可這個和鐵鎚有毛關係啊~

再說了,不管來多少人,通通都可以打發掉,有什麼大不了的~」

「……!我承認前輩很牛掰,天下無敵~可你不知道的是,那些邪惡勢力可不會像官府部門這樣,顧及無辜的普通人的安危~

說起這個,你還記得整天給你送快遞那個快遞小哥吧?他招誰惹誰了?就被銀魔給害了…

呃~我不想提這個不愉快的事,但是,我想說的是,邪惡勢力中,銀魔根本就排不上號。

手段比銀魔殘忍,心性比他更惡毒,實力比他強大的比比皆是,如果鐵鎚被那些人盯上,後果不堪設想。鐵鎚不可能跟你一天到晚形影不離吧……咳咳~」

特么的,說到這個形影不離,心裡咋就這麼不得勁兒呢……

龍道一輕咳兩聲,不著痕迹的撫摸了下自己的小心心~

「嗯,那你想怎麼做?鐵鎚剛接觸社會,什麼都不懂,加入你們,遇到危險怎麼辦……」

安幕西響起那個陽光燦爛的快遞小哥,有些傷感,同時她也認同了龍道一的話,他知道某些方面,龍道一不是在危言聳聽。

如果一個實力強大的靈者當街出手行兇,那遠比手持熱武器的恐怖分子還要來的恐怖,簡直就是個移動的炸彈車,走一路炸一路。

「這個你放心,只要鐵鎚加入,我們會有校門的人員給他灌輸各方面的知識,同時教授他各種各樣的技能,這麼說吧,等考核合格之後,鐵鎚所掌握的知識,不亞於你們電視上看到的特工,007了解一下~阿湯哥了解一下~」

「嗯,我看過那些~好吧,回家我和他溝通溝通,看看他是否願意~」

「行,對了,要不,你也在我們這掛個名吧~」

「我?」

聽了龍道一的話,安幕西有些發愣~

「是啊,雖然你身後的那位前輩低調,不願意現身,但是,無論你走到哪裡,前輩不都跟著的嘛~

所以,我想給你申請一個客卿的位置,對你而言,在有些緊急情況下和特殊場合,也算是個保障啊。」

「那我豈不是要接受你們部門的調動?聽從你們部門的指揮?」

安幕西皺眉思索著,權衡著利弊,開玩笑,如今偶可是擁有金手指的人~怎麼能受凡人調用?很違和的好吧~

「不不不,都說了是客卿了~你放心,平時組織不會給你安排任何任務的。你就和以前一樣,該怎麼生活還怎麼生活就好。當然,如果有特別棘手的事情,實在無法應付的話。

或許,會請求前輩他老人家出手的~

呵呵,不過你放心,這種情況出現的幾率實在不大。」

龍道一苦口婆心的勸說著。

「內個,這個客卿的話,福利待遇怎麼樣?」

你說了半天,幹嘛不說重點呢…真的是,非要人家問出來,很難為情的好嘛~

這就像一個找工作的人到一家公司面試一樣,面試官東拉西扯的講述一大堆公司的各種輝煌成績,然後再大肆描繪公司的發現空間和發展前景多麼多麼的好。

可是瞎扯半天,就是對工資待遇閉口不談,這樣的感覺真的好嘛?

「……」

「呵呵,這個你放心,能成為客卿,通常都是實力強大的前輩,所以待遇是很高的,年薪一千萬起步,而且還有豐厚靈石配給。

每次幫助官府執行完任務的話,也都會有豐厚的回報~

有需求的話,還會安排獨立的住所。還有完善的養老機制,頂尖的醫療團隊,還有營養師團隊。甚至還會配備專門的廚師~還有~」

「唔…打住,打住~既然這樣的話,你看著辦吧~」

話說,我特喵正是花兒一樣的年紀,魅力四射的花季青春美少女,你特喵就說到養老了~合適嘛…

不過,既然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那…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了吧~

畢竟,年薪一千萬起步,也還馬馬虎虎~

也還挺好的~起碼,將那個家居品牌代言的損失找回來了~而且,既然是年薪,可是每年都有呢~

心中小小的安危~

「好~那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龍道一看到安幕西答應,發自內心的高興。

「宿主,你這麼做,有考慮過本前輩的感受嘛~」

人字拖突兀的蹦了出來,再不出來,自己這個前輩都被賣了,不對,是已經被賣了~

「呵……那前輩想怎麼樣呢?」

「本前輩要房子,車子,廚子~」

「滾粗,你特喵是認真的嘛~」

…… 是凌翊的聲音!

這就像奇蹟發生一樣,就連凌翊的手下都說他死了,可他的雙手卻在此刻將我抱在懷中,語氣霸道的說要我一輩子不離開他。

我感覺自己就好像做夢一樣,整個人都變得像機械一樣遲鈍,整個人僵硬在他冰冷的懷中。他胸口血洞和我身上薄薄的衣料接觸後,所造成的觸感依舊還在,那些結痂的部分膈的皮膚疼。

影帝先生,受寵吧! 可我卻能清晰的感覺到,他的手指正在輕輕的撫摸我的髮絲,將我的額頭摁在他如同倒扣玉碗一般的鎖骨上。

我突然感覺自己好像不能呼吸了,像是喜極而泣,淚水控制不住的奔涌而出。

他明明還活着,我卻不知道爲什麼泣不成聲,連話都說不好,“凌翊,羋凌翊你這個大混蛋,你爲什麼要騙我,你知道嗎?我都要擔心死了……”

氣惱之下,拳頭雨點一揚的打他。

卻怕傷着他,一點力氣也沒有用上,只是咬牙切齒的覺得他躺在牀上裝死,害了我白擔心,實在太可惡了。

凌翊的動作很柔和,輕輕的撫摸我的脊背安撫我,聲音還是略帶一絲虛弱和嘶啞,“小丫頭,能看到你這麼在乎我,這些血我也算沒有白流。”

旁邊女鬼帶着幽幽的怨念,說道:“老闆,您終於醒了,您要是醒不過來。我們就要那個姓簡的畜生償命……”

“嫿魂,你昨天晚上把簡燁的頭給請到家裏來了?”凌翊將我的身子放在牀上,用蠶絲被輕輕的蓋上,從那隻紅色斂服的女鬼手中接過一隻很粗的雪茄。

女鬼嫿魂的動作很搞笑,面無表情的將手戳進肩膀內部。

然後,從肩膀中扯出一隻燃燒的白色蠟燭,用幽藍色的火焰把雪茄點着,“只是小懲大過罷了,讓也受一受腦袋被人咬爛的滋味。你差點就因爲冥婚破裂,導致靈體灰飛煙滅……”

我心頭一驚,我以爲剛纔在水槽裏看到的只是幻覺。

沒想到簡燁的腦袋真的被嫿魂請過來,簡燁醒過來,說不定還能記得住今天晚上的記憶。要是換了我,非嚇死不可。

寵妻總裁超給力 凌翊輕輕的吸了一口,態度冷冰的打斷嫿魂的話,“以後在老闆娘面前不要提這些事,我的魂豈是那麼容易說散就散的?出去。”

他的目光就跟匕首一般的銳利,沁着可怕的寒光。

嫿魂臉色發青,點了點頭,幽幽的飄出去了。

過了一小會兒,它又扒着門框,有些可憐巴巴的看着凌翊,“老闆,你身子虛弱,容易讓鷙月大人有機可趁。我……我去給你找天魂,這樣您能好的快一點。”

凌翊的眉宇間一片冰涼,絲毫不爲所動,“不許去,告訴房子裏的傢伙們,我受傷的這段時間都不許出去,這是命令。”

這個嫿魂好歹是個嚇唬人的女鬼,這時候突然嬌滴滴的落淚,煞白的臉上因爲哭泣而變得有些梨花帶雨起來。

水汪汪的大眼睛雖然沒有瞳仁,卻也沒有之前看着那麼恐怖了。

它倒刺一樣的牙齒小女生一樣的咬着自己鮮豔的嘴脣,一瞬間如同風一樣飄到我身邊,扯了扯我身上的衣服撒嬌,“老闆娘,老闆不吸收天魂,會死的。他是鬼,因爲冥婚契約破裂,受到了重創,只能留在肉身裏。他……爲了救你,又把心給你了……您快幫我勸勸他……”

冥婚契約單方面剪斷,居然會有這麼嚴重的後果!

我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凌翊是鬼物,靈體差點灰飛煙滅。

我是人,人的致命點就是心臟。

我幾乎就可以肯定,是冥婚契約的破裂,導致我的心臟壞死,或者所有的內臟都受到損傷,所以凌翊纔會在迫不得已之下把他的心臟給我。

簡燁大概是恨透了我,纔會不惜一切的要我死。

可又是凌翊救了我,我當然不能看着他有事。

看到一隻詭異的女鬼,在你面前撒嬌是什麼樣一種感覺?

總之,就跟鬼片裏的大白臉貞子突然賣萌裝可憐的感覺差不多,我一時半會兒沒有適應過來,好半晌才緩緩的問道:“天魂是什麼?”

“人有三魂七魄啊,三魂就是天魂,地魂,人魂。”嫿魂有些激動,用帶着黑色修長指甲的手抓住我,沒有瞳仁的眼珠子在眼眶裏轉來轉去的,“我想到了,老闆娘你一定能幫老闆的,只要你能答應救老闆,我們這些小的肯定對你心服口服。”

我蹙了一下眉,“要殺人嗎?”

“不用!不用……我怎麼會讓您殺人呢?您不是法醫專業的嗎?只要能收集到從亡魂身上飄出來的天魂,就能救老闆。”那個嫿魂越說越激動,七竅當中猛然就流出血來。

我心理素質本來就不好,被它這突然來的一下,嚇得目瞪口呆說不上話。

它有垂頭喪氣起來,“您不答應,嗚嗚嗚嗚……老闆娘,你怎麼能不答應呢,老闆爲了你差點就灰飛煙滅了。他把心給你,靈魂每時每刻都要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我……我答應,我只要有機會回學校,我就想辦法幫忙好嗎?”我咬着脣,手也握成了拳頭。

凌翊這個傢伙自己承受了好多,卻什麼也不肯說。

我別說是爲他找天魂了,就是讓我把心重新弄出來,還給他我也願意。他這樣虛弱,魂魄還隨時可以能會散去,讓人不擔心都不行。

“小丫頭,這件事情你不要管。”凌翊把雪茄抽完的雪茄插到了牀頭櫃的菸灰缸裏,滄冷的眸光在嫿魂身上輕輕的一掃,“鷙月知道我受創,需要天魂,必定設下了陷阱。嫿魂,你跟了我這麼多年,有些事還用我教嗎?”

“老闆……我……”嫿魂垂頭,長長的髮絲遮住了她鬼魅一般的面容。

凌翊再次打斷嫿魂的話,“出去,再在夫人面前亂說,就不是這一點懲罰了。”

話音未落,一團火焰瞬間就燒到了嫿魂的身上,它的臉和身子被燒成了黑炭的眼色,才慌張的飄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