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根達斯閣下,趁著護盾消失之前,不知你我一同施展冰火咒法有幾分把握?」

「不,冰火元素相互疊加的威能遠遠不能和極致力量相比!周啟。所謂奧法之道,便是元素的平衡之道。大地,冰霜,火焰,雷霆,光明與黑暗,神聖與邪惡,宇宙萬物都建築在元素平衡的基礎上。打破元素間的平衡是了解並掌控奧術之道的鑰匙!想要創造出極致的元素之力,唯有用最迅速的方法徹底破壞元素間的平衡!」

最迅速的方法!徹底破壞元素間的平衡!

聞聽哈根達斯的話語,周啟目光一凝,瞬間進入了沉思!

魔法中的元素如果按照現代科學的的理解,可以詮釋為在單位空內不同化學元素分子高密度排列而形成的一種高能聚合效用!咒語和施法時的手勢如催化劑一般,姑且理解為可加速實現這一過程的某種必要條件!

徹底破壞元素間的平衡?還有什麼比直接破壞元素分子結構更徹底的!最快速的方法?人為的速度哪裡有原子核裂變來的更加迅捷!

等等!原子核裂變?那不就是製造一場核爆嗎?

我了個去!周啟瞬間腦子一懵!身為契約者雖然能力遠超常人千倍不止,可再怎麼著也是個人,不是一台正負離子對撞機!只憑一己之力想要引發核裂變無疑是天人做夢,痴心妄想!

大法師先生說的不會是這個吧? 恰好是你,幸好仍是你 既然他這麼說,難不成還有下文?

「哈格達斯閣下,您的意思是讓魔法元素本體發生爆裂,從而釋放出大量的熱能?」周啟斟酌了短暫片刻,帶著疑惑和不可置信出聲問道。

「元素爆裂!沒錯!就是元素爆裂!你!你是怎麼知道的?天堂在上,我的朋友!你是我見過最有魔法天賦的年輕人!該死的,你的導師怎麼會想到讓你去成為一名劍士!真是不可原諒!」

額,注視著滿面驚訝的哈根達斯,周啟的神情不由微微一滯,俗話說的好,沉默是金。這鍋還是讓自己那活在YY深處,不知長什麼樣的師傅繼續去背好了。

「元素個體在爆裂的過程中會釋放出驚人的熱量,成千上萬乃至無窮的元素個體一旦在一個極短的時間內同時產生爆裂,所釋放出的力量足以摧毀任何事物!這便是我所說的極致力量!這一魔法理論早先是由我的導師麥格坦所假想提出的。然而包括她在內,沒有一名法師能夠將之掌握。如果不是我機緣巧合下有幸接受過古代奈非天的力量傳承,可以將肉體短時間內元素化,恐怕也會懷疑麥格坦提出的理論是錯誤的。」

還真是!周啟心中不由咯噔一下。在新崔斯特瑞姆城外自己可是和眾人一起親眼看到他化身成執政官形態的樣子。大法師閣下看來真的不是在和自己開玩笑,魔法中竟然真的有製造原子核裂變的方法!

「聽著,我的朋友!你必須集中所有的精神力去感應單一元素體的存在!只有當你入微細緻的了解每一個元素的構造才能成為它的主宰從而隨心所欲的去支配它,甚至是讓其自我毀滅!」

「入微?」周啟出聲反問的瞬間心頭一顫!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他彷彿已經看到一扇全新的大門在自己眼前打開!

「嗯!精神力與魔法元素全面的融合在一起!這是屬於法師們冥想所能達到的最高境界!防禦的事情交給我,你現在立刻進入冥想。以你和火元素的親和力,仔細感受你體內那團火焰的力量,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領悟元素爆裂的秘密!

注視著哈根達斯充滿期許和鼓勵的目光,周啟唯一遲疑,重重點了點頭。隨即深吸了一口,盤膝坐於龍首。雙目閉合進入了入定冥想的狀態。

事情真如哈格達斯口中說的那樣輕鬆嗎?答案是否定的。

為今之計,只能破釜沉舟!無論如何也要趕在他魔力耗盡之前,領悟元素爆裂的方法! 識海深處!灰白色的流光自天青色的源質種子中電閃而出,掠起一道色彩晦明的軌跡之後於幽邃的空間再度化作一輪黑炎熾烈的大日懸浮虛空!

正是周啟進入夢魘空間之初於北方不死院中接受混沌之火傳承留下的火種!

「仔細感受潛藏於你體內那團火焰的力量,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領悟元素爆裂的秘密!」

哈根達斯方才的話語言猶在耳。周啟不敢怠慢,雙眼閉合的瞬間,當即拋開了所有雜念,澄澈神魂,將所有的心神集中到了混沌火種之上!

自X戰警世界從澤維爾天才青少年學校的核爆炸中劫後餘生,初次在肉體上與混沌之火發生融合;再到修習洛璃傳授的《蘊靈訣》達到與之在意識層面的交融;乃至環太平洋一戰於邪馬台山頂完成法則化之後對其全方位的提升和掌控。混沌之火與他早已無分彼此,完美地結合在了一起。哈根達斯說的沒錯,以此作為突破口應當是一條最為快速的捷徑!

熾烈!溫暖!意識洪流進入黑色大日的瞬間便被源自四面八方的灼熱氣息緊密包裹。每一縷意識都能夠感知到一絲火焰的跳動。

下一秒,隨黑色大日扭曲變形,一道渾身燃燒著灰白烈焰的人形身影傲然矗立於宛若宇宙星空的識海當中,如神祗般審視著眼前的一切。面部輪廓與周啟的外觀看上去一般無二,正是他的精神力與混沌之火合二為一后凝就的形態!

無數的火焰元素在體內燃燒,如同感受到構成身軀血肉的每一個細胞!每一點火光都呈現出一個單獨的火焰元素個體,在感知中是那樣的清晰!

獨特的視野中,構成混沌火焰的粒子形狀呈現為一個個規則的暗紅色六稜錐多面體,有如蜂房一般緊密的排列在一起,結構無比的穩定。

隨著精神力的進一步深入,宛若恆星般不停散發著光熱的原子核,如同行星般團團圍繞在周圍的電子!彷彿無數星系組成浩瀚宇宙,一個奇妙的微觀世界漸漸展現在了眼前!

以前在學校學習化學的時候,面對的課堂上老師所講述的原子結構模型可謂好奇,懷疑皆有,更多的是機械式的接受。然而此時此刻卻是不同!當真正親眼看到這一切的時候,僅用驚訝和震撼等字眼已經無法形容!

「原來這就是入微!」

周啟宛若能量化凝就的雙眼中露出一抹驚喜,一切比想象中還要順利!他幾乎毫不費力就將精神力滲入了混沌之火中!

至此他方才明白,為何古代的修士們上觀天象探尋宇宙天機,下修己身,錘鍊精氣神以求入微攬勝,天地大循環,體內小循環,無不講究天人一體,天人合一!原來根本上便是這最微小的原子結構,與那最浩渺的宇宙蒼穹,存在形式上原本便是如出一轍,驚人的相似!

然而周啟眼中的驚喜有若驚鴻一瞥,瞬間即逝!緊接著便被滿滿的沉凝和疑惑所替代!

混沌之火的元素排列太過緊密!他的精神力雖然能融入其中卻是無法將之動搖分毫,更不用說破壞火元素粒子的穩定結構,使之產生裂變!

這……!

即便入微了有能如何?無法破壞原子核的結構便無法掌握元素爆裂,從而擺脫眼前的困境。事情與想象的截然不同!之前看似的一切順利不過是一個自相情願的幻覺!

與此同時。注視著入定中的周啟,哈根達斯汗珠密布的臉上神色說不出的凝重,眼底隱有焦急之色閃現!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來自魔法盾外部的壓力越來越沉,而自身的魔力卻正好相反,漸漸有了後繼無力的趨勢。一旦護盾消失,在這片就連堅硬的岩石和鋼鐵都能湮滅成渣的結界之內,等待兩人的結局唯有死亡一途!能否逃出升天轉危為安,全看周啟是否能夠順利領悟那極致的魔法之力!

自從與眼前這年輕人相見伊始。他的所作所為,一言一行無不給自身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貌似人畜無害的表面之下覆蓋著執著,堅韌,狡詐,貪婪,甚至還有一分充滿邪異的血腥和狠辣!然而奇怪的是,這一切並沒有令他使人感到討厭。相反,這複雜的性格綜合起來,卻形成了周啟獨特的個人魅力,讓人情不自禁忽視掉他所有的缺點。尤其是對於魔法的領悟能力,他非但完全對得起他奈非天後裔的身份,甚至可以用「兇殘」來形容。

就在哈根達斯心有所想之際,宛若老僧入定般的周啟悄然有了變化!原本有些小帥的臉上如飲醇酒,肌膚的顏色隱隱泛紅。一直安靜閉合的眼瞼,眼皮如同過電一般劇烈的跳動個不停!面部肌肉隨著眼皮跳動的頻率猶如水波般漾動,甚至可以說是扭曲,一眼望去說不出的滲人!

注意到周啟的變化,哈根達斯臉色猛然一變,充滿驚喜的同時也充滿了擔憂!身為一名知識淵博的大法師,距離傳說中大賢者僅僅一步之遙的他怎會不知道,周啟之所以有如此反應,正是精神力散發到極致的表現!

這樣的狀況註定持續不了多久。換句話而言,如果在精神力開始衰減之前掌握元素爆裂的秘密,那麼至少在眼下這段時間裡周啟將失去機會,而失去機會的結果已經無需多言!

「我的朋友!相信你一定能夠成功!」哈根達斯抿了抿乾裂的嘴唇,口中喃喃自語。眼神在焦慮和緊張中透出一抹濃烈的信任的同時露出了一抹從未有過的堅決!

一旦真的到了那一步,或許只有再一次使用那個可以讓全身元素化的禁忌之術來作最後一搏,無論如何也要幫助周啟逃出去!上一次使用時自己因為麥格坦的深淵法球的吞噬而僥倖活了下來,這一次不知道還有沒有這麼好的運氣……

識海之內!相對於外表所呈現出的異狀,周啟的神魂與混沌之火的意志凝結而成的火焰巨人依舊安靜地懸浮於空,看似與先前沒有絲毫的變化。然而若是仔細觀察卻能發現,那環繞全身律動的火苗卻是如同休眠一般,詭異地呈現出一種奇特的靜止狀態!再觀察的仔細些卻能看到,顏色呈灰白色的火苗哪裡是什麼靜止,而是以一個常人難以想象的速度瘋狂的跳躍,以至於看起來像是靜止了一般!

一次次的解析,滲透!一次次掌控,命令!然而混沌之火的原子結構遠比想象中要堅固萬倍!無論他怎樣驅使精神力,卻根本無法撬動原子核的結構分毫!

就這麼放棄嗎?周啟意識凝結體能量化的雙眼中一陣火光跳動。

放棄任務選擇回歸自然是不願意的。有了第一次逃避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一個人若是沒有信心和必勝的執念,那麼即便苟且活著也離死不遠!更何況哈根達斯還擔負著風險在外面守護,自己怎麼可能一走了之!可如此倉促之下想要掌握元素爆裂的方法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究竟該怎麼辦?

周啟心念一動,漸漸收回高度散發的精神力。一路不通再走一路,趁一切還來得及,再想想其他方法。

隨著精神力的消退,混沌之火的意志如同出現時那樣,化作一抹流光重新投入識海深處,須臾消失不見。目視著火光消失的剎那,周啟的心中卻是猛然一顫!

萬事有生就有滅!自己所領悟的湮滅領域除了毀滅消退,還承載著能量的轉換和新生。既然混沌之火的原子結構無比的穩固無法操控其裂變,那麼完全可以創造和點燃一團可以任意控制的火焰來進行嘗試!

對呀!應該早想到這一點!點燃一團屬於自己的火焰!

「遠古時期,世界還未分化,籠罩在大霧之中!

四方皆是灰色的岩石,高聳的古樹,不朽的古龍!

直到有一天,燃起了第一團火!

所有的差異因此而誕生!

冷與熱,生與死!光與暗……」

默然想起在接受北方不死院任務時夢魘空間所給出的提示話語,周啟本意逐漸消退的精神力再次高度的凝結在一起!

意識的洪流奔涌如潮!神魂之力火山般迸發!想象的空間猶如星辰大海無比的遼闊,幽遠!

無數恆星的爆炸!無數星系的終結!當一切歸於黑暗之際,總有那麼一刻,新的火種將會在冰冷與寂靜中燃起!

就在識海深處,一顆火球有若太陽般升起凝成之際!

識海之外!靜坐於五爪金龍頭首處的周啟猛然一睜雙眼!緊接著曲直一彈,一點搖曳的輝光燃起於無盡的幽邃!

一團屬於他自己燃起的火焰!用靈與肉,血與魂燃起的,真正屬於他的火焰!

每一個構成火焰的粒子都承載著他的意志!每一點火星的跳躍都凝聚著他的生命能量!

這火源自於混沌火種,卻有著本質的不同!如果說混沌之火打上了周啟的烙印,那麼這點火苗完全源自於他的創造的原初之火!

點燃這裡!讓這火苗徹底點燃這片虛空!

火光在漆黑的雙瞳中跳動!輕易地穿透了身邊的魔法護盾,帶起一抹明亮的殘痕,漸行漸遠,悠悠飄飛!

爆!

隨周啟心念轉動,滅世塵蟒體內的虛空之中猶如宇宙初開!頓時火光大熾!

若是細微觀看,無數的原子在這一瞬間被加速到了光速的狀態!無數的夸克粒子從原子核上分離!輻射狀散開,撞擊向周圍!

自裂變開始的剎那,連鎖反應已無法逆轉!原子核破碎的數量以幾何數飛速增長!

刺眼的白光宛若宇宙初開,將這幽邃的空間照亮!數百萬度的高溫無情的融化著周圍所有的一切!

整個魔法結界空間猶如打碎的鏡面,於這白光升騰的剎那,轟然破碎!

強光邊緣!破碎的內臟碎片,腥臭的鮮血紛如雨落!隨即轉眼在無盡的高溫之下飛速燃燒,碳化,蒸發!

正飛速穿行於地底熔岩中的滅世塵蟒龐大的身軀陡然一頓!

「僵昂!」

隨口中一聲悲鳴,龐大的身軀突然自中間斷為了兩截!整個腰腹部猶如被憑空抹去!

周啟目中精芒一閃!眼底布滿了濃烈的殺機!

畜生!給我死! 「嘶……!」

猛烈的衝擊波猶如山崩海嘯,攜帶著難以言喻的高溫,在黑暗中狂野蔓延!

碎石!岩漿!血液!殘骨!

所有以物質形態而存在的事物,於彈指剎那紛紛碳化,崩解,離析!被從這方位面無情的抹去!

爆炸產生的輻射光波似海嘯來襲向著四周擴散,摧枯拉朽粉碎著一切!

蜜糖婚寵:權少的獨家新娘 刺目的白光若一輪大日那樣的輝煌熾烈!瞬間照亮了整個地底世界!

元素在瘋狂躍動!炸裂聲如此的狂野!整個地底世界的幽暗在瞬間便被充滿了熾熱的白光所驅散!

「快離開這兒!」火光點燃的瞬間,周啟心念一動,電光火石向哈根達斯傳念發出警告!火種裂變后竟然會產生如此大的威能,雖然在預料之中,卻又著實令他有些始料未及!在這幾乎可以瞬間將鋼鐵氣化的高溫之下,裂變產生的衝擊傷不到他自個兒,卻難免傷到這位好友!

收到周啟的警告哈根達斯哪裡敢怠慢,隨掌中法球魔法幽光閃耀,身形一陣虛化轉眼消失不見!半空中只見湛藍色的奧法幽光閃爍不斷,大法師閣下連續數十個閃爍,當修長的身形再次由虛幻變得凝實,已然身在萬米之外,懸浮於遍地熔岩的火焰河流上空。

目視著前方被強光覆蓋的空間,哈根達斯顧不得一連串急速施法后所帶來的的頭痛和暈眩,口中若失水的魚兒一般急速喘息著,驚訝和喜悅尚未完全散去的目光之中充滿了關切的同時,內心的激動之情已宛如澎湃的波濤,難以自已!

這小子竟然成功了?他!竟然真的成功了!

這遠遠不是完成一次煉金實驗亦或是某個新魔法的誕生那樣簡單!

萌寶成雙:媽咪,爹地又上頭條辣! 整個聖修亞瑞庇護所的世界,終於有一名人類掌握了魔法的極致力量!

是的!極致的魔法力量!

在周啟施法成功的剎那同時宣告,人類終於擁有了神祗才能擁有的力量!因為!只有神祗才能擁有這超越了常規的足以蒸山煮海,撕裂虛空的毀滅性力量!

這意味著什麼?其中的含義不言而喻!人類終於有了挑戰神祗的力量!

「周啟。」哈根達斯手掌虛掩面頰,略微遮擋住眼前刺眼白光的同時口中輕呼周啟的名字,視線著落在強光源頭嘴角露出一絲久釋的笑容。作為一名畢生致力於追求魔法極致力量的大法師,即便不是親自掌握,能夠親眼目睹這一神跡的誕生亦可說死而無憾。更何況創造這近乎神跡的還是自個兒亦徒亦友的周啟。

與此同時就在周啟點燃原初之火的瞬間。

夢魘空間的紅門深處,一道古老的意識帶著源自於遠古的蒼涼和浩瀚悄然降臨至那座牆壁和穹頂都點綴著無數蠟燭的空曠大廳之內。

「第七子?」如海潮般澎湃,如山嶽般厚重的聲音彷彿呢喃,帶上了一抹困惑和詫異的味道自言自語般地問道。如果周啟在場的話一定不會陌生,因為這聲音正是屬於主宰!

「宇宙萬物從未停止過進化的步伐,不斷積累沉澱是唯一正確的途徑。這樣的成就值得嘉許,這樣的成就令我倍感驚訝和欣喜。」

「艾斯希托斯,我在你管理的時空里感到了原初之力的種子。你所掌控的使徒行者之一已經有人覺醒了么?」隨著牆壁和天穹上的燭光一陣搖曳,神秘的殿堂內,緊隨主宰的意志降臨之後又一道遠古而蒼涼的意志悄然而至。

「偉大的管理者加里墨圖索斯,時空的流沙並未減弱您對力量的洞悉和感知。」片刻的沉寂之後,主宰渾厚而蒼老的聲音再度響起,這一次的話語卻顯得矜持而略帶恭謙。

「原初之力必須得到完全有效的控制,即便是一絲微不足道的星火也決不允許在我們的視野之外迸射和綻放!」被主宰稱作加里墨圖索斯的管理者並未對主宰的恭謙產生絲毫的波動,相反,在他刻板而冷漠的語氣中隱隱帶上了幾分警告的味道。

「這是一個意外也是一個必然偉大的加里墨圖索斯,所有的一切從未脫離我的掌控。」

「你從未讓我失望過艾斯希托斯,不過我必須再一次提醒你,原初之力即是加固牢籠的鎖鏈也是開啟牢籠的鑰匙。絕不允許出現任何的偏差!注視和觀望,支配和掌控,永遠不要忘記和背棄身為夏爾那嘎的責任和使命!」加里墨圖索斯的聲音帶著層疊的迴響在古老的殿堂里激蕩。如果說先前僅僅是帶上了幾分提醒的意味,那麼此刻已經是十足的警告!

良久,當加里墨圖索斯古老而蒼涼的回聲完全消失的時候,殿堂內搖曳的燭光也恢復了以往的平穩。

不知過了多久,在萬點燭火氤氳的光亮中悄然浮現出了六團光暈。隨著光暈的亮起,管理者加里墨圖索斯帶來的沉默,寂靜被打破了。

光暈炫彩般變換流轉!眉眼,軀幹!短短片刻幻化做了六副人類的身軀!光芒逐暗淡,下一秒,周啟、夏若冰、付雲生、張定軍、趙大明、黃月英,先行者小隊六人彷彿真人蒞臨逐漸在半空中顯露分明!

與此同時,殿堂之內彷彿有一雙眼,那無形的目光充斥著威嚴和冷漠彷彿審視自己的藏品和貨物從六人的身軀上依次掃過之後並最終落在了周啟的身上。

「原罪的集合,原初的胚胎,如此優良的使徒意志載體。越是優質的因子之中往往隱藏著不可預知的禍亂和不安,加里墨圖索斯的警示非常必要。」主宰蒼涼而古老的聲音再次於空曠的殿堂內回蕩。

隨著最後一絲尾音落下,先行小隊六人的影像開始變得模糊開始緩緩消失,只剩下了一男一女兩個人的身影。

顧少的寵妻 影像再度變得凝實!而就在這時,空氣中那無形的目光視點卻突然發生了偏轉,從一直關注的周啟轉移到了一旁夏若冰曲線婀娜姣好的身軀之上!

「創造欲和破壞欲集於一身,感性和意志的矛盾體,原始的慾望既是生命的訴求也是理性的拘絆。」

蒼涼雄渾的聲音在殿堂內翻滾回蕩,令人發饋的餘音使得夏若冰和周啟兩人的影像如水波一般開始蕩漾,當一切再度歸於平靜時,兩人的身影如同戳破的肥皂泡於無聲中炸裂做了漫天的流光最終消失不見。

而幾乎在同一時刻。

浩渺的宇宙深處,於那無盡的幽邃中一點光亮宛若午夜懸挂於天際的妖星於黑暗中亮起,瞬間將周遭染成了一片深紅,如同鮮血般的深紅!

毀滅!瘋狂!憎惡!

深紅的光芒所籠罩的地方,難以言表的邪惡氣息如同惡毒的瘟疫迅速充斥了整個空間,腐蝕,驅散著除此之外所有的一切。

一點,兩點,三點……彈指剎那間,近百道猩紅的光芒如同得到了某種意志的引領驟然同時亮起!於血腥的光暈之下隱約顯露出一張巨大的面部輪廓!

眼!近百點紅光竟然全是眼!這足以照耀一方虛空的紅芒不過是某個未知生物額頭的一隻隻眼球!

妖異而猩紅的目光之中,除卻虛空般的冰冷,欣喜,焦躁,憎惡,懷疑……各種各樣的情緒宛若流光變換,紛紜閃爍。有若一顆顆災星散播著不祥!

「使徒覺醒了力量!時間已然不遠!我!終將回來!終將回來……!」

宛若億萬年沉寂的火山開始噴發,平靜千載的冰洋開始沸騰!百隻巨眼紅光大作的同時,低沉沙啞的呢喃瞬間化作飽含興奮卻又撕心裂肺的咆哮!

虛空為之顫抖!黑暗為之撕裂!

回聲造就的巨大聲浪如同一場宇宙超新星爆發后形成的風暴將空間攪擾成一片混沌向著四周無情的擴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