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人是我殺的怎麼了?」接受到墨九狸和自家幾個兄長的眼神,墨家的四老祖只好咳了咳,看著歐陽落塵不悅的問道。

PS;求票票,求帶走,么么。謝謝每天投票的寶貝們,還有每天默默看文的寶貝們,最愛你們啦。 很厲害的大師?我和忘川對視了一眼,哪個大師還能有我們兩人厲害?

我不禁笑了,我這一笑,就讓楚林母親以爲我是在害羞,而且是同意了。

她笑眯眯的看着我們說道,“事情就這麼說定了啊,我這就去找那位大師。”

說着也不管我們同意不同意,非常高興的就走了。

對於雷厲風行的楚林母親,我也是感到無語。

我無奈的看着忘川,“這下好了,怎麼辦?難道你真的要以楚林的身份在這個世界裏生存下去?”

忘川卻輕笑着對我搖頭,“怎麼可能呢,我怎麼會要一個普通人的身份。”

“對了。”忘川突然非常認真的看着我說道,“你喜歡叫我忘川還是鳳念。”

鳳念那都是前世的事情了,比起鳳念,我還是最喜歡叫他忘川,在我失去記憶最初的時候,他就是忘川,所以我還是更喜歡叫她忘川。

“我還是叫你忘川吧,雖然這名字有點非主流,但是我還是喜歡這個名字,鳳念這個名字太高冷了。”我對忘川說道。

忘川非常溫柔的看着我說道,“嗯,小絃樂老婆你想叫什麼就叫什麼,忘川鳳念 都是你的。”

我斜睨了忘川一眼,冷笑着說道,“那你現在告訴我,你要用楚林的身份到什麼時候?嗯?”

鳳念見我這個樣子,也非常認真的說道,“等這些事情都結束以後,我會重新凝實自己的軀體,到時候楚林的身體我就可以不用了。”

可是等到那個時候,楚林的母親知道了真相後一定會很傷心的。

“那你有沒有想到楚林的家人,那個時候對他們並不公平。”我想了想說道。

忘川看着我,眼神中閃過一絲憂傷,但是轉瞬即逝,他說道,“那與我無關。”

看來忘川的性格還是沒有變,除了對在乎的人以外,對其他的人都是無情的。

“哎,隨你。”我無奈的說道。

對於這樣的事情,我是管不了他的,只能在心裏默默的對楚林的母親還有楊姍姍說對不起了。

而且我現在是不會結婚的,我可不想和楚家綁在一起!

我和忘川還有翩若驚鴻一起在這棟房子裏住了下來,我以爲之後的日子會很不平靜,卻沒有想到卻非常的平靜,平靜得讓我感覺到一點都不正常。

還有幾天就是慕容繼和金凝環之間的戰鬥了,這段時間都沒有聽到慕容繼的什麼消息了,而且連楊姍姍都沒有上門來找忘川了,難道這一切的事情都過去了?

都說暴風雨來臨之前最平靜了,我竟然有些害怕這樣的平靜。

這幾天來,我都沒有讓翩若和驚鴻去學校,我讓忘川去他們上學的學校辦理了退學手續,我相信我的孩子落下這點課程應該是沒有問題的,這些以後再補上吧,我其實想讓我的孩子做兩個普通人,上普通的學,做普通的工作,然後過平平淡淡的生活就夠了,千萬不要像我和他們爸爸一樣,不然的話,可有得受了。

就在我們以爲這個世界真的這麼平靜的時候,讓人悲傷的事情出現了。

老騙子找到我的時候,他全身都是鮮紅的血跡,他的身上還穿着那身嶄新的中山服,中山服是老騙子的寶貝,一般情況下老騙子是不會穿這身衣服的,我想今天對老騙子來說,肯定是非常重要的,可是爲什麼老騙子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我將老騙子扶進了屋子裏,老騙子的背上有幾道手指那麼寬的傷口,看到這個傷口我非常的震驚,這傷口不僅僅有手指那麼寬,而且還有深可見骨,看見都疼。

老騙子的嘴裏不斷的涌出鮮紅色的血,山羊鬍也已經變成了血紅色。

“老騙子,你怎麼了?你不要嚇我啊!”看到老騙子這個樣子,我的心裏實在是很難受。

“我馬上送你去醫院!”說着我就準備讓忘川送老騙子去醫院。

可是老騙子卻突然按住了我的手,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忘川,眼神開始渙散。

“不用了……”老騙子艱難的說道,“我自己的身子我知道,我不行了,我現在是想來告訴你,慕容繼並沒有因爲戒指而變弱,現在的慕容繼變得越來越強大了,我今天剛見了翠紅,我本來以爲……”

說到這裏,老騙子的眼眶都紅了起來,渾濁的眼睛裏蓄滿了淚水。

他繼續說道,“我本來以爲我會翠紅簡單的過一輩子,可是我沒有想到的是,慕容繼竟然先找找到了我,他殺了翠紅……”老騙子說到這裏的時候,聲音都顫抖了,我打不過他,反而讓他把我傷成這個樣子,我沒用,我沒能保護好自己的老伴兒,還把自己的命給搭上了。”

“夏絃樂,在臨死前我要謝謝你,我一直纏着你給我介紹對象,真是爲難你了,可是是我自己沒有用,沒有那個福氣,不能和老伴兒一起老頭到老了,對不起……”

老騙子說這些話的時候都已經很虛弱了,我看見他的眼神已經渙散得差不多了,整個人都顯得毫無生氣。

老騙子難道就這樣死了麼?

“忘川,老騙子一定還有救對不對?”我紅着眼睛問道,眼淚也在不經意間流了下來。

我和老騙子相處了這麼久,我這一直都對他態度不是太好,現在看到老騙子這個樣子,我真的非常的後悔,我後悔之前沒有對他好點。

正如那句話,失去後才懂得珍惜。

“老騙子,你不會死的,我一定會救你的,你不會死的,你還要和老伴兒過一輩子呢,我不會讓你死的!”

忘川卻幽幽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卻是嘆了一口氣對我說道,“對不起,我無能爲力,慕容繼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將他的元神給打散了,現在留在他身體裏的只有一縷殘魂,當這殘魂消失後,他就真的魂飛魄散了。”

又是這樣!

主人是這樣,陸梵音是這樣!現在連老騙子也要這樣嗎?

“沒有辦法嗎?”我淚眼汪汪的看着忘川。

忘川非常遺憾的對我說道,“對不起,小絃樂老婆,我沒有辦法。”

老騙子卻笑了,他眼神定定的看着天花板,嘴角卻彎起了一絲解脫的笑容。

“也好,我可以去安心的去找翠紅了,我沒能給過翠紅什麼,還讓她搭上了性命,我這就去給她賠罪了。”

“你不要死!”我大聲的喊道,“老騙子你不要死!”

老牌子突然望着笑得非常淒涼,“夏絃樂啊,你真實討厭呢,我都跟你說很多次了,不要叫我老騙子,我有名字的,我叫毛小雷。”

“是是是,我不叫你老騙子了,毛小雷你不要死好不好,不要死。”我的心裏此刻像是堵了一團棉花,呼吸都困難了。

“那就好,我叫毛小雷。”老騙子對着天花板露出了一個解脫的笑容,然後雙眼慢慢的閉上了,呼吸也在這一刻停止了。

我沒有想到這麼短的時間內,老騙子竟然也死了,慕容繼到底是個什麼樣的變態?竟然能在失去戒指的情況下將老騙子給殺死,這到底是爲什麼?

“忘川,我不能放過慕容繼,我要親手殺了他!我從來沒有這麼想殺死一個人過,我一定要殺了他!”我對忘川說道。

忘川看我這麼堅定的樣子,拍了拍我的肩膀對我說道,“好,我會跟你一起,將慕容繼殺死,以祭受傷者之靈。”

我們將老騙子的遺體送到到了金凝環那裏,金凝環看到老騙子的遺體並沒有多麼的驚訝,金凝環驚訝的是,老騙子死的時候怎麼不回茅山派,而是去找我和忘川。

關於這個問題我也不知道,老騙子並沒有說,我也沒有問,當然老騙子那麼的痛苦,我 還能問什麼呢?

不過對於老騙子的淡然我表示不能接受。

我質問道,“老騙子被慕容繼殺死,你都不憤怒不傷心的嗎?”

金凝環卻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然後說道,“憤怒?傷心?有什麼用,是他技不如人怪不得別人。”

“你真是冷血!”我看着金凝環冷聲說道。

金凝環沒有回答我的話,而是讓古拂曉將老騙子的遺體帶下去處理掉。

過了好一會兒金凝環才說道,“你說我冷血,可是我有什麼辦法,我也憤怒我也傷心,我也想給小雷報仇,可是這談何容易。”

“慕容繼的實力我不知道爲什麼變得這麼的恐怖,即使是失去了戒指的力量卻依舊那麼恐怖,三天後的挑戰,如果我死了,我希望你幫我將茅山派的弟子全部轉移走。”金凝環竟然對我和忘川說道。

一時間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金凝環已經知道了慕容繼的實力,想必是跟慕容繼交過手了,她會這麼說,肯定也是對這次的挑戰沒有把握。

“好。”我還沒有說話,忘川就已經答應了,我也沒有反對。

極夜在金凝環的身邊溫柔深情的看着金凝環,說道,“環兒,你別怕,有我陪着你,你死了,我也不會活着。” 墨家老祖說話的時候一點也不客氣。而且,身他上的威壓,還故意對著歐陽落塵而去……

如果不是歐陽落塵運行了體內靈力抵抗著,這會兒恐怕就要跪在地上了……

歐陽落塵的眼神一暗,他早猜到這些人不簡單,卻沒有想到如此的強,只是一個威壓就讓他差點出醜。難道,這些人是隱世家族的人?

歐陽落塵在心裡猜測著……

他有準備不代表別人也有準備,比如敏郡主,直接被墨家老祖的威壓給震暈過去了……

他們身後的護衛,也沒好到那裡去,暈的暈,吐血的吐血……

看的床上坐著的墨九狸,嘴角狠狠的一抽……

怎麼說人家也是皇子和郡主,這老頭兒也太不把人家當回事兒了吧。不過,這幾個老頭兒的性子,還真是讓她討厭不起來呢……

對於什麼皇族,墨九狸從心裡就沒有什麼好感,誰讓她的靈魂是來自21世紀的呢,在現代可是人人平等的……

不像這裡的老百姓見了有些官員,又要磕頭又要行禮的,簡直看著就眼睛疼……

不然,她也不會讓這幾個老頭兒去幫她把婚約解決掉了,因為,她連跟皇室之人打交道的念頭都沒有……

她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將那什麼皇帝太子的給滅了就不好了……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歐陽落塵額頭布滿細汗的問道。

「我是什麼人,你還沒資格知道! 豪門另類I:酷帥醫生花癡女 那個什麼長老的是老夫殺的。老夫也不知道他是什麼人,是他先打擾老夫修鍊的,所以,他死有餘辜。你們要是沒什麼事情就都散了吧,如果想替他報仇,那就一起上吧……」墨家老祖鼻孔哼哼的說道,完全沒有把三皇子等人放在眼裡。

他不過殺個人而已,又不是滅了個國家,至於這麼麻煩么,這些人真是太討厭了……

聞言,歐陽落塵差點氣的暈過去……

這也太不講理了好么?難道以為他是傻子嗎?他來之前就已經調查的清清楚楚了,不過是因為這客棧忽然有異象發生……

所以,羅長老和一眾同級的強者,才紛紛趕來……

羅長老不過是質疑了一下,這個老者的身份,就被他給殺了……

怎麼到了他這裡,就變成羅長老打擾他修鍊了?這簡直就是無恥啊……

其實三皇子也挺無辜的,因為客棧的夥計,根本沒有看到是誰出手殺了羅長老,可為了討好三皇子,自然是把墨家老祖說的非常一般了……

要不是三皇子為人謹慎,在見到墨家老祖等人的時候,就察覺到對方不簡單,沒有輕舉妄動。不然,這會兒早就跟羅長老一樣,死的不能再死了……

可是,即便歐陽落塵收斂了脾氣,畢竟他還是個養尊處優的皇子,於是在聽完墨家老祖的話后,臉色一下子就黑了……

「隨意刺殺皇室長老,可是誅九族的死罪……」歐陽落塵語氣陰冷的說道。

「誅九族?死罪?老夫還真是不知道什麼是死罪,既然你們不服,那就動手吧……」墨家老祖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歐陽落塵怒……

動手你妹啊,動手不就是送死嗎?你一個威壓我都特么的好不容易站穩了,這要是動手估計沒等他動呢,命都沒了……

原本以為拿出皇室的罪名,就能讓這些人膽怯……

可是,現在看起來,跟這個老頭兒完全說不通……

那麼,他只能換個好對付的人了……

歐陽落塵目光一轉,落到了墨九狸的身上,眼神微微一閃繼續道:「不管如何,這裡還是風雲國的地盤,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既然你們的人殺了羅長老,就必須一命換一命!我知道這位前輩實力強悍,想殺我輕而易舉,如果前輩對我動手,我也不能還手,只怕是,這事傳出去對前輩的名譽有損罷了……」

「呵呵,三皇子說的也有道理,不知道三皇子打算怎麼做呢?」墨九狸聞言輕笑問道。既然人家都找上自己了,她也沒有理由不配合不是……

她到是好奇這個三皇子,在武力不行的情況下,打算如何解決此事呢……

「俗話說,殺人償命!既然你們殺了羅長老,只要你們當中有一人跟我走,這事便算了……」歐陽落塵聞言心中一喜,故意板著臉說道。

「哦?這樣啊……老頭兒,既然三皇子看上你了,那你惹出的事情你自己負責,你就跟著三皇子走吧……」墨九狸故意無視三皇子炙熱的眼神,直接看著墨家老祖說道。

墨九狸的話落下,歐陽落塵的臉瞬間黑了……

墨家老祖也狠狠的抽了抽嘴角,這丫頭叫他老頭兒就不說了,可她這是怎麼說話呢?什麼叫三皇子看上他了?他很正常的好不好……

其餘三個老頭兒老神在在的坐在一邊看熱鬧,別說是殺個皇室長老,就是滅了皇室,他們也不是做不到,只不過懶得動手罷了……

既然墨丫頭玩的開心,他們就不管了,坐在一邊看墨丫頭跟老四玩就好了……

「姑娘,我不是這個意思……」歐陽落塵回過神來,立即開口說道。

開什麼玩笑,別說這老頭兒他帶不走,就是真的帶走了,他還有命活嗎?估計不是帶回去一個罪犯,而是帶回去一個祖宗吧!他可沒有那麼蠢,閑著蛋疼給自己找個祖宗回去……

「哦?三皇子不是說殺人償命嗎?怎麼又不是了呢?」墨九狸似笑非笑的說道。

心裡則在問林月:「月月,我的婚約還沒解除掉,要是現在就殺了眼前這隻,是不是不太好?」

「主子,你放心吧!就算你殺了三皇子,我也會給你處理乾淨的,不讓人知道是你做的……」林月非常認真的回道。

墨九狸默……

果然月月是最貼心的,可是月月你難道不應該勸你家主子不要隨便殺人的嗎?何況人家還是皇子呢……

為毛月月的體貼都這麼特別,不是勸自己別做壞事,而是自己做了壞事後,月月非常樂意給自己善後啊啊啊……

唉,果然,月月被寶寶帶壞了……

林月感知到墨九狸的想法,頭上一排黑線劃過…… 金凝環趕緊捂住了極夜的嘴,然後非常焦急的說道,“你千萬不要這樣說,就算是我死了,我也要你好好的活着!”

極夜卻是再次溫柔的一笑說道,“別這樣,你忘記了麼?我本來就不是活着的了。”

聽到極夜的話,我纔想起來,極夜本來就不人,她是鬼仙,比鬼要高出一個級別。

一般的鬼魂在極夜的面前都不夠看的。

“可是,慕容繼也是茅山派的人,他也很會捉鬼的,你要是留下來的話,被慕容繼發現了,那可真的是……”金凝環非常擔心的看着極夜,“你還是走吧。”

“不,我不走!”

我滿頭黑線的看着她們兩人,你說過來,我說過去的,簡直是無視了一些單身狗的悲劇的心理麼?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還有三天就是慕容繼和金凝環的決戰了,不知道到時候會是怎麼樣?

我想了想問道,“我有一個問題,金掌門您和慕容繼之間的決鬥,我們可以幫忙麼?”

金凝環頗爲驚訝的問我,“你是要幫忙麼?”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畢竟我現在是真的很想殺了慕容繼,他殺了那麼多人,連老騙子都沒有放過,我真的沒有辦法原諒他。

金凝環說道,“如果你要幫我的話,我是非常樂意的,但是……”

說到這裏金凝環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讓我更加的好奇了。

“我和慕容繼之間的戰鬥只能是我和他兩人,如果我死了的話,可能茅山派就真的要滅門了,所以我想讓你們帶着我其他的茅山弟子前往安全的地方,最好是慕容繼找不到的地方。

金凝環已經安排好了後事,看來是對這次的戰鬥沒有獲勝的把握。

不過慕容繼想要殺掉金凝環那一定會耗費很大的精力,到時候我和忘川再出手,直接殺死慕容繼這個老變態,他之前做的事情從來沒有讓我這麼生氣過,都是因爲他殺死了老騙子!

三天的時間很快就到了,當我再次踏進金凝環別墅的時候,整個別墅迅速的被籠罩在了一個巨大的結界裏面,這個結界只能進不能出,金凝環和慕容繼已經站在了別墅的房頂上,我從未看到過金凝環如此正經的打扮,她穿着一身黃色的老舊道袍,這件道袍上面還畫着一些符咒,背上揹着一把巨大的桃木劍。

而慕容繼依舊是一身黑色的袍子,除了一顆腦袋之外,其他的地方全部都隱進了袍子裏面,讓人覺得,他就只是剩下了一顆腦袋。

那鬼面紋身還是給人的感覺是那麼的猙獰。

忘川已經將其餘的茅山弟子帶走了,只剩下了古拂曉和楊天虹。

古拂曉和楊天虹跟我一起站在下面仰頭看着樓頂上的兩人,兩人還在對峙還沒有開打,看來都在測試對方的戰鬥力。

我有點替金凝環感到擔心,因爲我看見慕容繼的身上散發着陣陣黑色的氣息,這氣息讓我都感到顫抖實在是讓人感覺到恐怖,在我看來金凝環和慕容繼的實力相差甚大。

“師姐,這茅山掌門的位置不好做吧,要不讓給我吧?”慕容繼陰險的笑道。

金凝環神色嚴厲的看着慕容繼,“你這個茅山派的叛徒,竟然還妄想做茅山派的掌門,也不看看你自己有幾斤幾兩!”

“我幾斤幾兩?至少要比師姐你要好吧?師姐你身受重傷,就別硬撐了,直接認輸吧。”慕容繼陰陽怪氣的說道。

金凝環柳眉一豎,非常嚴厲的說道,“廢話少說!就說我死了,我也會讓你跟我同歸於盡的!”

“嘿嘿嘿嘿,師姐,同歸於盡?你還是別做夢了,呵呵呵,來吧!”

接着我看見金凝環和慕容繼兩個身影在房頂上飛來飛去,法術的光芒到處亂竄,金色的光芒是金凝環的,而黑色的光芒的是慕容繼的,打到最後我只能看見一黑一金兩道光芒在空中飛揚了。

極夜站在另外一邊,我看見她滿臉緊張的看着空中的兩道光芒,極夜的兩隻手都緊緊的拽在了一起,看得出來她很想去幫忙,但是卻不知道因爲什麼事情,而隱忍着。

我朝着極也走了過去,我問道,“你怎麼不去幫忙,看金 凝環的樣子,撐不了多久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