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

豪華包間的門被敲響。

坐在裡面的蔡光榮皺了皺眉。

這豪華包間裡面有兩批人,加在一起五六個,坐在對面的女子風華月貌,膚如凝脂,穿著輕紗般的外套,深色,將身體包裹的很是嚴實。

頭髮束在一起,插入一根髮髻。

「焰姬小姐,實在是抱歉,不知道是誰不懂事亂敲門。」

蔡光榮連忙賠禮道歉。

「還不去看看?」隨即他皺眉盯著旁邊一名手下,表情嚴肅,那人慌亂朝著包間門口跑去。

包間門打開。

「蔡少爺,外面發生了點事情,陳祥瑞陳先生被打了,是林家那個叫林子文的小子。」來人簡單明了的說了事件經過。

「什麼?林子文?他敢打陳祥瑞?他不要命了?」

蔡光榮一愣。

隨即想到這裡還有重要客人,不禁神色微變,縮了縮脖子,態度緩和了一些。

「不好意思啊焰姬小姐,這邊發生了點事,我稍微去處理一下,很快就回來。」蔡光榮面帶歉意說道。

「請便。」焰姬表情變都沒變,平靜說道。

蔡光榮躬身離開,很是禮貌,出了包間他的面色蔡徹底陰寒起來。

「到底怎麼搞的?」蔡光榮狠狠瞪了那人一眼。

「蔡少爺你去看看便知,陳祥瑞現在都想殺了那小子了。」這人有些無奈的說道。 「盡會給我惹事!」

蔡光榮冷哼一聲,快步朝前走去。

林子文此刻還站在那裡,他並不知道胡昊那邊發生的事情,整個巨蛋空間還是非常大的,近千米的範圍足夠分成很多個會場了。

看到蔡光榮氣勢洶洶走來,他心中捏了把汗,心中祈禱秦毅跟老大老二他們都已經離開了這裡。

天都市是他們這些嫡系大少爺的主場,他區區林子文根本算不上角色,在金衡市的時候就怕對方,更不要說現在。

不過總比秦毅留在這裡要好。

秦毅得罪過蔡光榮,還是兩次,兩次都得罪的死死地,一旦被蔡光榮抓住機會,肯定會把他往死里整,絕對是沒辦法踏出這巨蛋半步。

秦毅被整死以後,以蔡家的財力完全可以擺平這件事造成的影響。

「呵,又見面了,你哥呢?這次沒有你哥跟在你旁邊了?」

蔡光榮大步走來,面帶冷笑。

「蔡光榮,是非曲直我不想辯駁,我打他是因為他該打,你自己問問他做了什麼!」林子文咬著牙。

「做了什麼?不就是玩了你的女人,怎麼了?是這婊子先勾引我的,怪我咯?」陳祥瑞冷哼一聲,嘲諷之色溢於言表。

林子文拳頭攥的咯吱咯吱響。

李雯眉頭輕微一簇,對方這個口中這個婊子讓她很不舒服,之前還許諾跟她在一起,叫她寶貝,還承諾了在天都市給她名下買一套房子,這嘴臉怎麼變化如此之快?

「林子文?你也就這德行了,自己的女人都管不住還賴上別人了? 熱血兵王 誰他媽給你的臉動手的?」

「來來來,給我拿下他,讓陳先生好好出出氣,什麼時候打舒坦了什麼時候停手,算我的。」蔡光榮招呼了一聲,幾個人瞬間沖了過來。

這些人都是訓練有素的保鏢,能夠當蔡光榮的親衛,基本上都有幾把刷子,林天宇雖然會些功夫,可是面對蔡家花錢養的這些武者,還是有些相形見絀。

「乖乖讓陳先生打一頓出出氣吧,免得受一些不必要的皮肉之苦。」李雯說道。

「哈哈哈,這話我愛聽,以後好好跟著我,放心,保管比跟著這小子有前途。」陳祥瑞一把摟住李雯肩膀,哈哈笑道。

這讓旁邊不少人都是樂呵了起來。

「真是可憐,當面被搶了女人,還被自己女人如此羞辱,嘖嘖……男人的臉都丟光了。」

「跟陳祥瑞斗,也得虧他自找沒趣,這些年陳祥瑞在陳家混的可是不錯啊,跟好幾個嫡系子弟都有不錯的交情,他要是出了事,陳家怕是會大動干戈的。」

作為天都市商界十大年輕精英,陳祥瑞確實有被重視的資本。

「是啊,不然蔡光榮怎麼會因為陳祥瑞出面?還不想打個交情?以後商業路上更順暢。」

所謂多一個敵人不如多一個朋友,蔡光榮畢竟不是他爸,以後必然是要走出來獨立創業經商,多個路子比什麼都好。

林子文面色鐵青,今天他是徹底被當成笑話了,怕是很快在天都的圈子中都會傳遍。

索性他也不在乎了,雙拳緊握,氣勢提到頂點,屏息凝神,拼一把男人氣概!

四人齊刷刷衝上來,四人都是武者,以林子文的功力,一個回合都撐不住。

李雯嘆息搖頭,何必呢……

「我看你們誰敢動他?」

一人端著茶水杯緩步走來,王馨蕊跟在後面,她都不知道她是怎麼有膽量跟過來的,可能是這個男人無形中就能散發出這種魅力。

他的聲音傳來,無數人坐在豪華沙發、真皮座椅上轉頭驚愕的望著他。

「瘋了吧?還誰敢動他?這裡誰不敢動他?」

秦毅這話在眾人看來,就像是一個愣頭青無腦強出頭,十分幼稚。

「秦毅!你瘋了!」

林子文面色猛變,變得慘白,雙目血絲更甚。

即便如此,心中一抹感動卻是無限升了起來。

兄弟沒走。

「子文,女人,不可要便不要了,你的資質,配得上更好。」秦毅淡淡說道,遞給對方一個安心的眼神。

蔡光榮見到秦毅,開始是不可置信,隨之還是不可置信,之後才猛然回過神來,臉上露出強烈到極致的興奮,那種興奮讓他隱隱有些癲狂起來。

「秦毅?你居然從天下苑活著出來了?我真是沒想到。」

「你的運氣簡直令人羨慕啊!」

「不過我的運氣看來才是最好的,這次是連老天都在幫我,沒有想到吧?」

「是啊,我沒有想到,你居然也在這裡。」秦毅平靜的望著對方,宛如在看著一個死人。

「呵,還他媽裝呢?上次是因為林天宇在面前,讓你僥倖逃過一劫,這次我看誰能幫你?」

蔡光榮看到秦毅這種淡定的表情就是一肚子怒火,還記得上次被狼爺扔出去的場景,說不出的憋屈。

「蔡少爺?這小子跟你有仇?」

周圍不少人都是圍了上來,好奇的盯著秦毅,他們並沒有見過秦毅,只是看到蔡光榮這種狀態,哪能不知道兩人不對頭?

這個時候應該怎麼站隊?根本是不用教的。

「何止是仇?不共戴天,不過還好,他這次沒機會溜了。」

幹掉秦毅有兩方面原因,一是兩人之間無法消除的深仇大恨,不光是因為落雨,還有秦毅在金衡市對他的羞辱,他全都銘記在心。

第二則是秦毅身上的東西,蔡光榮也有一顆踏入武道界的心,奈何他並不想如同那些苦行僧一樣修鍊,如同他這種瀟洒習慣的富家子弟,能夠省事當然選擇最省事的讓自己強大的法子了。

而這個法子的關鍵,毫無疑問在秦毅身上。

他知道秦毅肯定是會功夫的,身上帶著那麼多的寶貝,要說不會功夫他不信,不過可惜,今天他身邊也是有著修法者,更不要說在那豪華包間中還有七玄閣的高手,雖然最後從秦毅身上奪下東西后肯定要被七玄閣吸血吸去一部分,不過也值了。

「蔡少爺?他是什麼人啊?居然能夠跟您結下仇,看來也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吧?」

不少一線明星角色都是湊了上來,這些一線明星個個長得標誌,其中不乏在電視上經常拋頭露面大紅大紫的,都是沖著蔡光榮才會來到這裡。

畢竟蔡光榮家掌控著娛樂圈半壁江山,隨時隨地一句話決定她們走向國際還是直接被雪藏。

「了不得?南方鄉下的土民,厲害吧?」蔡光榮嘿嘿笑道。

「哈哈哈,我很好奇,他是怎麼進來的?光是上來天之花園就要花不少錢吧?」幾個長得漂亮的明星掩嘴偷笑。

「這裡的負責人越來越不像話了,真是什麼人都往裡面放。」陳祥瑞怒哼一聲。

「我道都是一些什麼了不得的人物,原來是一批阿貓阿狗,真不知道誰給你的膽量在這裡大呼小叫,這裡任何一個人走出去,在你們南方那些彈丸之地都能稱王稱霸。」

一名上了年紀,頭髮油光發亮的男人也是走到秦毅面前,「小夥子,沒見過世面吧?知道進入這個巨蛋意味著什麼嗎?」

不少人看著秦毅的目光充滿了戲謔。

「社長……」

王馨蕊有些擔心。

「社長,跟蔡公子他們道個歉吧,在這天都市,你鬥不過他們,這裡不是金衡。」李雯輕輕蹙著眉頭。

她現在心情很好,陳祥瑞承諾了讓她跟著她,這意味著她瞬間躋身豪門,這是她曾經夢寐以求的事情。

不過現在看到秦毅他們跟這裡的頂級大富豪們鬧得這麼僵,她的臉面上也過不去,怎麼說都是一起過來的。

「道歉?李雯,你應該跟林子文道歉,你太讓我失望了。」

秦毅搖了搖頭。

李雯面色忽然變得難看。

「失望?這是我的私事,還輪不到你操心,我是給你面子才叫你一聲社長,你在學校中風生水起不管用,這裡是天都市。」

李雯心中怒氣橫生,她好心說話對方居然說很讓他失望?這種人簡直了,典型的太把自己當回事。

「雯雯姐,你怎麼這樣!」王馨蕊有些不敢相信,所謂慾望使人面目全非,當真是淋漓盡致。

「我哪樣?蕊蕊你太小了,等你長大了你就知道了,我的選擇從來不會有錯。」李雯低沉著眉目說道。

「廢話少說,老子可沒時間跟你們在這嘮嗑。」

「秦毅我給你兩個選擇,乖乖把你手上那枚戒指拿給我,自己從這天空花園跳下去,還能活著就是你的造化,活不下去也別怪我。」

「或者,我讓人把你扔下去,別懷疑我的能力,現在那間包間中,就有著幾位比林天宇還要厲害的客人,他們出來事情可就不那麼好解決了!」蔡光榮色厲內荏的說道。

「你這是再給你自己選後路嗎?」秦毅喝了口茶,將水杯放在旁邊的桌子上。 「小子你找死吧你!蔡公子跟你說話老老實實聽著,給了你選擇就給我乖乖的去選。」

「你看看你現在就像個孤兒一樣在這站著,裝逼給誰看呢?」

陳祥瑞冷笑一聲,見他說話,李雯也是趕緊閉嘴。

他現在就是她李雯的金主,怎麼敢得罪?

周圍傳出鬨笑之聲。

陳祥瑞孤兒這個詞用的真是絕妙,他現在孤立無援,誰會幫他?

這個時候站在秦毅這邊就等於是得罪了蔡光榮的同時還得罪了陳祥瑞。

一下子在這個圈子就沒法生存了。

「啪~」

就在此刻,一道凌厲的勁風襲來,幻影一般的巴掌抽在陳祥瑞臉上,被這一巴掌打中,如同紙袋被拍碎,發出放炮一樣的聲音,陳祥瑞得意洋洋的表情瞬間凝固,不受控制的瞬間倒飛出去,身體如同陀螺一般,空中轉了無數圈,一頭砸在十幾米外的牆壁上。

突如其來的出手,無數人都被驚呆了。

他敢動手?他真的動了手?

還是打了陳家陳祥瑞?

反觀秦毅,卻是從旁邊拿了一張紙巾,擦了擦手掌,宛如這一巴掌髒了他的手。

「螞蟻一般的角色,也敢在我面前蹦躂。」

李雯驚愕的張大了嘴巴。

宛如能夠吞下一個雞蛋。

王馨蕊獃獃的站在後面,社長說動手就動手,根本沒有給任何人反應過來的時間。

就連林子文都是驚得說不出話來。

這陳祥瑞就是個瘋子,他要是讓陳家去找秦毅麻煩,到時候就完蛋了……

哦不對,現在根本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現在應該想的是如何過去蔡光榮這一關,這裡全都是他的人,甚至可以說整個天空花園,他一句話都會站在他這邊。

再加上他說的,在那豪華包間中還有高手存在,即便是他哥哥來了,怕是都非常麻煩。

陳祥瑞居然還有力氣從地上爬起來。

他一張臉腫成了豬頭,根本動不了嘴巴說話。

「好好好,你很好,當著我的面打人!在我天都市打人!今天你能活著走出這裡,我便跟你姓!」

「年輕人,準備好遺言吧。」周圍不少人搖頭。

不管是陳家還是蔡家,都能輕易要了他的命。

「好巧,這句話正是我想對你說的。」

「對了,你哥呢?」秦毅忽然隨口問道,他想一次性全部解決。

蔡光榮一張臉紅成了猴屁股,完全是被氣的。

「死到臨頭還問我哥?誰他媽給你的勇氣!」

「給我去請焰姬小姐,我要把他挫骨揚灰,從這天空花園撒下去!」

蔡光榮暴怒。

秦毅一出手他就知道這小子不好對付,她身邊這些武者還真不一定就是他對手,讓七玄閣的人出手雖然要付出很大的代價,但是現在他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這輩子他從未有過一次這麼想要殺人。

旁邊隨身的保鏢不敢遲疑,連忙朝著豪華包間跑去。

焰姬正在跟旁邊兩名外門長老交流藥材購置的事情,同時打算要不要跟這個蔡家人打聽一下秦毅的消息。

畢竟據她了解蔡家在天都市絕對是響噹噹的大家族,情報消息不會少,而秦毅又那麼愛惹事……肯定會被不少家族搜集消息吧……

焰姬猜對了,可惜她沒料到秦毅惹得就是蔡家,否則現在就不會老老實實坐在這裡跟蔡家蔡光榮談生意了。

「焰姬小姐,外面少爺請您出去一趟,他遇到了點麻煩,少爺說稍後會給重寶答謝!」這名保鏢進來便張口說道。

焰姬眉頭一皺。

他跟蔡光榮沒有任何交情,對於他們這些富家少爺的破事是懶得管的,兩者身份也不在一個層面上,她現在作為五星勢力七玄閣的副閣主,即便是他們蔡家當家的家主見面也得客客氣氣,以禮相待。

七玄閣在中州是當之無愧的老大,在天都市也弱不到哪裡去。

「小姐,不如就出去看看吧,做個順水人情,或許還能打聽一下閣主的消息。」

一名外閣長老說道。

焰姬點了點頭,隨即站起身來。

那名保鏢面色興奮,慌忙在前邊帶路。

花心闊少請自重 而至於秦毅,聽到焰姬這個名字的時候鼻中發出一道諷刺般的輕哼。

「等死吧,我知道你是武者,不過七玄閣乃是五星勢力,我不信你沒聽說過,那個焰姬便是七玄閣的繼承人,未來的閣主人選,可惜啊可惜,她今天就在我這裡做客,你想怎麼死?」

蔡光榮意氣風發。

林子文已經說不出來話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