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呵…..」

秦穆然這句話一出,下方的士兵都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秦衛國以及龍天正等人坐在一旁,彼此相對視了一眼,眼中滿是讚賞。

秦穆然就是這樣,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似乎充滿著魅力,能夠將很氣氛緩和,隨後由他掌控,這簡簡單單的幾句話,其實已經完全處於被秦穆然帶節奏的地步了。 “趙小川,你不用等到下課了!現在就和我來一趟辦公室!”

趙琳臉色難看地看着趙小川說道,然後轉身向着教室外面走去。

趙小川臉上閃過一絲尷尬,直到趙琳消失之後,才急匆匆的跟了上去。

“譁~”

趙小川一走,周圍的同學立刻炸開了鍋。

“聽見了?趙小川說了劉子豪的名字,他好像認識那個殺人犯啊!”

“還有葉楓學長,他好像和葉楓學長的關係不一般啊!”

“葉楓學長可是學院的風雲人物,可以已經死了,哎!真是可惜啊!”

“可惜了,李若曦那麼好的女孩子竟然跟了這麼一個土鱉!”

原本李若曦看着趙小川離開眼中有些擔憂,但是聽到有人說趙小川是‘土鱉’,立刻眉毛豎了起來。

“小川哥哥不是土鱉,你們纔是真正的大土鱉!”

李若曦原本想要站起來這麼喊的,但是有人比她更快!

“閉上你們的烏鴉嘴!沒地方拉屎去廁所,別滿嘴的到處噴糞,不然別怪小爺不客氣!”

郝大寶猛然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指着周圍的人大聲喝道,周圍的嘈雜的聲音立刻安靜了下來。

“你是哪顆蒜頭?這裏有你什麼事?”

一個打扮非主流的黃毛站了起來,大聲的喝道。

周圍的學生立刻鼓譟了了起來。

“我認識他,叫做郝大寶,是和趙小川一個屋的,肯定不是好人!”

“說話太不文明瞭,我居然和這樣的人在一個屋檐下學習,真是太可悲了!”

郝大寶氣的臉色通紅,剛想開罵,蔣舟舟也站了起來,快速的衝了出去,一拳打在了黃毛臉上。

“臥槽,老子沒罵你們,憑啥打老子?”黃毛怒道。

“你起的頭,還有你算是那頭蒜,憑什麼罵人家的舍友是土鱉?”

蔣舟舟抓住黃毛一陣猛撓,黃毛臉上瞬間佈滿了血痕。

“兄弟們,他們只有兩個人,****丫的!”

“兩個人照樣乾死你們!”

“打人了!老師快來啊!打人了!”

李若曦看着教師中混亂的情況,心中焦急,但看到有幾個女生向着郝大寶兩人衝去時,立刻也加入了戰局。

一時間,教師中更亂了!

話分兩頭,趙小川跟着前面的趙琳不斷地前行着,但是走着走着,他覺得有些不對頭了。

“趙輔導員!似乎我們走錯了吧?這不是去辦公室的路啊!”

趙小川走了一會兒,再也忍不住了,出聲提醒道。

“噓,別吵,我知道不是去辦公室的路!不過你跟我來就是了!”

趙琳左右打量了一下,長舒了口氣,然後神祕的說道。

趙小川心中疑惑,但也不好在說些什麼,跟着趙琳前行着。

過了片刻,趙琳帶着趙小川來到了一個房間中。

房間中簡單的擺放着幾把凌亂的椅子和桌子,空氣中瀰漫着一股灰塵的味道,而且光線並不是很好,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

但是趙小川根本沒有在乎這些,而是將目光投到了房間中坐在椅子上一名身穿黑白裙子的女子。

趙小川藉助昏暗的燈光打量了一會兒,忽然驚呼一聲:“蘭雨欣?怎麼是你?”

蘭雨欣微笑地衝着趙小川點點頭,然後轉頭看向一處角落。

角落中人影閃動,崔美美和成浩出現在趙小川的目光中。

“趙小川,你告訴我到底最後發生了什麼事情?爲什麼死去的人都復活了?還有葉楓他在什麼地方?”

趙小川還沒有開口,成浩便冷冷的問道。

“對啊!小川,楓哥到底在什麼地方?我聽成浩說楓哥死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崔美美也急促地說道。

趙小川聽到他們的話心中‘咯噔’一下,反應過來自己之前在劉莊子的經歷並不是假的,而是真實存在的,連忙問道:“怎麼?你們也都還記得劉莊子的事情?還記得搶奪鬼璽的事情?”

“恩!沒錯,我們都記得,不然我們也不會來找你!” 瘋魔廚神 成浩連聲道:“好了,先不說這些了!你先說一下最後到底怎麼樣了?”

“我們.。。”

趙小川剛想將之後的有感牧童和穆皇后的事情講出來,卻發現自己根本就出不了聲,頓時心中一驚,不斷地在空中比劃起來。

“趙小川,我們是讓你說有關劉莊子的事情?你在耍什麼寶啊?”

崔美美皺着眉頭看着趙小川說道。

“他可能是張不開口!”趙琳嘆了口氣,說道:“我曾經在一本書中看到過有種詛咒,可以封閉人的靈體,讓他們保存着某種祕密!趙小川可能就是這種情況!”

趙小川聽到趙琳的話,連連點頭,表明了自己確實是像她所說的那樣。

“用紙和筆!”

崔美美話音剛落,蘭雨欣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掏出了紙和筆,並且放在了趙小川的面前。

趙小川感激的看了蘭雨欣一眼,拿起筆剛想將之前的事情全部寫出來,卻發現自己的腦海中一片空白,根本想不起之前的事情。

“動筆啊!趙小川,你怎麼在發呆?大家都還等着呢!我還想知道楓哥的下落呢!”

爺太殘暴 崔美美間趙小川半天都不動筆,皺起了眉頭不斷地催促道。

“我,我記不起來了?”趙小川呆呆的說道。

“你什麼意思?”

成浩的語氣瞬間不善起來,向着趙小川逼進一步,蘭雨欣立刻擋在了成浩的面前,冷冷地看着他。

“你們難道沒聽清麼?我說的是禁錮靈體,而不是單純的將他的口給封住!”

趙琳幽幽的嘆了口氣,道:“這種詛咒禁錮的可是人的思維,所以趙小川的這條線也斷掉了!”

周圍人聽到趙琳的話,沉默片刻,都不由自主的嘆了口氣。

趙小川聽到趙琳的話,皺起了眉頭,然後說道:“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我記不起之前的事情?不過你們可以給我解釋一下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麼?”

“看起來,你們似乎記得劉莊子的事情,但是爲什麼郝大寶、蔣舟舟、甚至連若曦怎麼不記得了呢?”

“如果我們知道就不用逼迫你了!我們也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趙琳無奈的聳聳肩說道,語氣中充滿了無奈。 「今天是與大家第一次見面,我覺得還是有必要自我介紹一下。」

秦穆然制止了大家的聲音,接著道。

「雖然我們沒有見過,但是我相信大家或多或少都聽說過我的名字。」

秦穆然看著下方的千人隊伍,淡淡地說道。

「我的代號叫做東皇,現任YH特種部隊隊長!」

秦穆然此話一出,下方的所有人全部都震驚了。

東皇!

這兩個字代表著什麼,只要是當軍人的都清楚!

東皇,夏國戰神,任務成功率為百分之百,全軍各大記錄的保持者,至今無人能夠超越。

YH特種部隊,特種部隊之中的精銳部隊,更是每個軍人想要擠破頭顱進入的隊伍。

據說,YH特種部隊之中的任何一個人,放在任何戰區那都是能夠一個人對抗整個戰區精銳的人!

這一刻,他們總算是明白秦穆然為什麼能夠在這個年紀,就能夠成為少將軍了,因為他獲此身份,實至名歸!

「這次執行任務回來,我最為深刻的一件事就是祖國的強大。我們的國家經過幾十年的奮鬥,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任人宰割的國家,我們的國力越發的強盛,我們在國際上的地位也越來越高,我們也可以對著別人說不!一切,都是因為你們!因為你們強大,因為你們守護著國家,守護著我們的國土,不允許任何人來犯!」

秦穆然看著下方的眾人說道。

「雖然事先我並不知道這支隊伍的創立,但是從剛才幾位首長的話中明白成立這支隊伍的重要性。」

秦穆然頓了頓,看著場下的千人,接著道:「說簡單點,咱們的任務就是打人和被打,不過,更多的時候,我們都是打人的角色!說的再直接一點,就是紅方就是利劍,而我們藍方就是磨刀石!」

「我肩膀上的這顆將星,我知道是每一個人都夢寐以求的東西,但是你們卻不知道,這顆將星之中蘊藏了多少的汗水,多少的血水,以及多少的磨難。」

「和平年代沒有戰爭嗎?錯!戰爭從來沒有遠離過我們,反而無時無刻都出現在我們的身邊。我們不能因為現在周圍潛藏了無數的危險看不到就當他不存在,敵人是不會仁慈的,是不會為我們考慮的!

若是真的上了戰場,那就真的只有你死我活!或許你們不敢相信,真的有這麼兇殘嗎?當你們走上戰場,當你們看到平日里和你們一起出操,一起訓練,一起挨罵,一起受懲罰,一起睡覺,感情深厚的戰友死在你的面前,你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死,卻沒有任何辦法的時候,你只會恨自己沒有用!」

「那個時候,不是哭能夠解決問題的,你們是生死之戰,只有用你們手中的武器,才能夠生存下去,才能夠保護自己的兄弟!保護我們的國家!」

「現在你們都是在假想著敵人,但是敵人真的會根據你們想的那樣來嗎?不可能!只有用敵人的思路來對抗,才能夠真正做到知己知彼。」

秦穆然一字一句,震人心神。

他不是在模仿著教科書在教,而是以親身的經歷告訴在場的精銳們,這些都是血粼粼的事實。

「我希望,在接下來的選拔之中,你們能夠將你們最好的一面展現出來。東皇特種部隊以我為名,我不想隊伍之中的隊員太弱,到時候,在演習之中丟人!我也丟不起這個人,現在,我想聽到你們的聲音,能不能闖過考驗!」

秦穆然聲音突然嚴肅了起來,看著下方,凌厲地問道。

「可以!」

眾人異口同聲地說道。

冷酷總裁的退婚嬌妻 「你們沒有吃飯嗎?我聽不到你們的聲音!」

秦穆然再次大聲說了一句。

「我們可以!」

這一次,聲音相比剛才更加的大。

「好!我期待你們能夠通過考驗,成為我的隊友,我的兄弟!我在東皇等你們到來!」

秦穆然話音落下,下方響起了雷鳴般的響聲,秦穆然走下來司令台,來到了秦衛國等人的身邊。

因為有一號在,所以今天的秦穆然顯得格外的拘束,讓龍天正都忍不住想要好好嘲諷下秦穆然也有今天。

接下來的流程就很快了,就是關於選拔賽的一些規則以及條件,說完以後,便是各自帶回。

秦穆然則是老老實實地跟在了秦衛國他們的後面,今天少有的沒有蹦躂。

回到營房裡,一號等人落座,只有秦穆然一個人筆直地站著。

「穆然,坐啊!」

一號大佬看著秦穆然,說道。

「首長,我站著就好!」

秦穆然回道。

「別站著,你站著說話也怪累的,坐下說。」

一號笑了笑道。

「是!」

秦穆然這才敢坐了下來,不過即便這樣,他也是坐的筆直的。

「呵呵,小子,好久沒有看到你這麼拘束了啊!你也有今天啊!」

龍天正看著秦穆然這樣,那叫一個心裡爽啊,一物降一物,你小子也有怕的時候啊。

「老龍,你別詆毀我的形象!」

秦穆然看著龍天正回道。

「我詆毀你形象?小子,你什麼樣你以為我們心裡都沒數嗎?老秦啊,你看看你這個孫子,真的是越來越不要臉了!」

龍天正說不過秦穆然,直接就針對秦衛國道。

「哈哈!老龍,這是你們兩個之間的事情不要摻和到我。」

秦衛國顯然不接他這個話。

「好了!好了!穆然,說一說這次你在寒國的情況吧!」

一號說了句,眾人便是停了下來,看向秦穆然。

「那個,我說首長,在彙報任務之前,我能不能提一個小小的要求?」

秦穆然臉上露出尷尬地神色,道。

「要求?屁不出來,屎先出來!」

龍天正懟了句道。

「老龍!在首長面前請注意素質,不要說這麼低俗,惡趣味的東西!」

秦穆然義正言辭地說道。

「呵呵!」

龍天正不屑地笑了笑,給了秦穆然一個大大的白眼。

「穆然,你說吧,什麼要求?」

一號笑了笑,問道。

「那個….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我一大早就從寒國趕回來了,到現在什麼都沒吃,已經餓的前胸貼而後背了,能不能先給我下碗面吃?」

秦穆然面露尷尬地說道。 “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這是怎麼回事?”

趙小川疑惑地看着衆人問道。

“實際上除了我之外其他人似乎都已經忘記了在劉莊子發生的事情,而且他們的記憶似乎已經被篡改了!”

成浩站出來,嘆了口氣說道。

趙小川一愣,目光掃過崔美美、趙琳,眼中露出不解的神色。

“成浩說的沒有錯,我是不記得了之前發生的事情了。如果不是雨欣提醒,還有我這段時間確實察覺到一些問題,我根本就不會懷疑我的生活!”趙琳說道。

趙小川皺着眉頭看了趙琳半天,腦中閃過一道亮光,問道:“趙輔導員,你還記得有關基地中的事情麼?你不是不想在參與進去,所以在守護着李明浩和若曦麼?”

“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爲什麼若曦會有落到鄭老的手中?”

趙小川緊張地看着趙琳,覺得這纔是問題的關鍵。

“李明浩?他是誰?”趙琳疑惑道:“我認識他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