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飯吧,不鬧了。」

將筷子拆開,搓了搓上面的木屑,寧知許才放到她手裡。把飯菜都弄好后,他沒在她對面坐下,而是往門口方向走。

南意還縮在椅子里不願意動,以為他要走,剛想出聲叫人,見他只是進了浴室,又把嘴閉上了。

桌上的飯菜都是她愛吃的,此刻竟然沒什麼食慾,滿腦袋想的都是剛才他湊近的那一幕。

寧知許一直沒摘過帽子,他微垂著頭時帽檐會在眼前投下一塊方形的陰影,半張臉隱在輪廓里,望著她的那雙眼卻是熠熠生光。

這條該死的狗,又在持美行兇了。

寧知許從浴室拿了浴巾出來,就見窗邊的小姑娘在咬著筷子頭,一臉要將他生吞活剝的表情。

少年走近,頎長的身影罩住她一小團身體,彎了彎唇,問:「饞了?」

「……..」南意一時竟然不知道他是在問饞飯菜,還是饞他。

短暫糾結十幾秒,她側過身夾了一大筷子菜塞進嘴裡,用實際行動證明她饞的是什麼。

公主殿下是在掩耳盜鈴嗎?

寧知許也不戳破,挪到她身側不擋光的地方細細替她擦拭濕發。

南意吃了幾口,忽然出聲:「你知道偷項鏈的是誰。」

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

「我看你那會兒好像在看誰。」

在眾人圍過來指控他時,南意恰好捕捉到寧知許目光停留在某處片刻。只不過那個方向太多人,她也猜不準是誰。

而且何雯雯指控他在走廊的那個時間,是他給她取衣服又帶了杯奶茶的時候。既然不是他拿的項鏈,那他肯定是看到那個人了。

寧知許本想找個合適時間叫她小心一點。沒想到南意注意到這個小細節。

的確,他當時下意識的看了眼在走廊遇到的人。

五指穿過女孩兒略帶著濕意的柔順長發,少年的聲音從耳後傳來,帶著漫不經心的嘲:「女一另外那個助理。」

「啊?」南意懵了一下,飯菜都顧不上往嘴裡填。

進組演員帶多個助理的情況挺普遍。簫妍帶了兩個人,一個是剛被趕走的何雯雯,另外一個她只在劇本圍讀那天見過一次,是來給簫妍送零食的。

助理也分等級。像何雯雯那種就是等級高點,負責貼身照顧簫妍,還偶爾能在鏡頭裡露個面。而那些跑腿打雜的苦差事就會落在其它助理身上。所以經常會有助理覺得受到不平等待遇,從而和明星發生衝突。也有助理之間相互掐架,誰都不服誰的情況。

不知道簫妍這件事是前者還是後者。

反正現在結果就是何雯雯被開了,簫妍也鬧心的夠嗆。

簫妍其實挺慫的,沒靠山也沒手段,這件事只能自認倒霉。但是那個何雯雯可不是什麼善茬。

。 中部大戰愈演愈烈,三方大軍戰至白熱化。

可是當素卿回來的那一刻,整個戰場登時鴉雀無聲!

跟隨素卿回來的是由混元金仙組成九霄衛、成為「狗腿子」的鴻鈞祖龍、被囚禁的羅睺,造化,善惡。

元龍震驚,憤怒,滿滿不甘……

元龍看見他們龍族的祖皇奴顏婢膝,在眾修面前宣布龍族已降,向獸族成臣。

元龍聽見祖龍親口下令龍族大軍攻擊之前還是與他們並肩作戰,可以將性命互相託付的友軍——鳳族,玄武族大軍。

元龍恨恨地瞪了凶獸們一眼,如此仇恨豈是三言兩語就能化解的。但終究不能違背祖皇意願,元龍滿腔憤怒化作力量,殺向朱雀……

龍族戰士與如元龍一般心情,可祖龍下令,無奈,只好將舉起屠刀殺向了身邊的「戰友」。

祖龍更是不顧身份親自下場展開屠戮!

龍族大軍的突然反水,對風族玄武族造成了巨大的,沉重的打擊。

之前最信任最強大的戰友瞬間變成了兇狠無情的劊子手!

有了龍族大軍的幫助,凶獸們更加肆虐,開始了屠殺,整個戰局完全一邊倒,鳳族,玄武族戰士發出的凄慘哀嚎更是遍布戰場,響徹中部,更有無數剛烈的兩族戰士選擇與龍族戰士同歸於盡……

兩族被打得節節敗退,為了讓殘軍順利撤退,朱雀與真武率領殘餘的幾十位混元金仙斷後。

這一退,又是千年,最終退到了中部邊界。

朱雀真武等最終還是殺出了重圍,他們回望那修羅戰場,恐怖煉獄,只見血流成河,血是兩族戰士的血!兩族戰士屍骨累纍堆積如山!

朱雀忍痛閉上雙眼,她身負重傷,心力交瘁,無比迷茫,此時的鳳族究竟該何去何從?

乘興而來,敗興而歸?

以死相拼,哀兵必勝?

同樣迷茫的還有真武。

鳳凰,玄武的死對他們來說不僅是致命的打擊,更是令他們不得不背負起沉重而又光榮的族群責任。

朱雀在想,若是鳳凰還在時,她會怎麼做——獸族本就勢不可擋,再加上龍族的背叛,完全沒有一絲獲勝的可能,素卿已經回歸,那神逆回歸也不會太遠,現在應該想的不是如何獲勝,而是如何保命!

朱雀驀然發現自己是如此無力無用,若是鳳凰在,一定會選擇慷慨赴死,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即使死,也要讓敵人付出代價!

對!敵人,龍族,祖龍!都是祖龍這個叛徒!

朱雀與真武對視一眼,皆看出了彼此對祖龍的滔天恨意。

「祖龍!」朱雀與真武癲狂嘶吼,「龍族!有朝一日,吾鳳族/玄武族定會讓你血債血償!」

「大道在上,吾鳳族,玄武族立誓,定要龍族血債血償!」

聲音嘹亮堅定,那來自道心深處的刻骨銘心的恨,伴隨著濃厚殺機,血色殺意,在這洪荒第一劫中,累累白骨之下,發出誓言!

「爾等那麼恨龍族嗎?」

「誰?」朱雀聽聞這道聲音,驚出了一身冷汗。

「回答本皇,爾等真的那麼恨龍族嗎?」

神逆踏空而來,逼視朱雀真武。

「獸皇,神逆……」

朱雀真武惶恐不已,他們兩族就要消失於洪荒了嗎……

「吾等深恨龍族,大道誓言已經立下!獸皇要殺要剮,請便!」朱雀知曉生死只在神逆一念之下,但深深的恨意已經超過了自身的恐懼。

「本皇可以給爾等一個機會。」

神逆的輕聲低語令朱雀真武一陣激動戰慄,難道說……

神逆話鋒一轉,又道:「爾等表現出色,本皇會給爾等一個向龍族,向祖龍復仇的機會!」

朱雀真武對視一眼,眼中是止不住的興奮,但隨即又陷入困惑,如何表現?

突然,朱雀一把將胸膛上的鎧甲撕開,噗嗤一聲,一隻鳳爪硬生生地刺穿白膩的肌膚,將自己元神中的道心狠狠抓住!

朱雀渾然不覺巨大的創痛,一字一低吼道:「吾鳳族與龍族之仇永世不滅!」

說完,朱雀親自分出一縷元神,獻給神逆!

真武有樣學樣,也如朱雀那般做法。

「很好!」神逆收下他們的元神,有了這元神,朱雀,真武就相當於神逆的奴。

「嗖嗖!」

神逆抬手,兩道金光射出。

朱雀真武一顫,之前所受的傷全好了。

「爾等回族地等候本皇召令。有了本皇的印記,窮奇和檮杌不會動你們的!」

「吾等謹遵吾皇之命!」

神逆收服了鳳族玄武族,又特意留下了羅睺造化善惡的性命,再加上投降的鴻鈞與祖龍。

——「哈哈,這下,天道該頭疼了。三族道魔劫,由本皇主導!」

神逆哈哈大笑而去,是時候解決最後的屍族了!

就在朱雀真武率領兩族立誓時。

「轟!」

所有龍族,道心一震!

祖龍沒有絲毫擔憂反而滿是慶幸,幸好自己隨機應變,否則現在立誓的還會加上龍族,龍族會一蹶不振,比鳳族,玄武族還慘!

同修皇道,祖龍太清楚一位皇者會有多麼恐怖強大的後手……

就在祖龍深思之際,神逆回歸了。

「吾等拜見吾皇!」

嘩啦啦,獸族跪拜神逆。

只有屍族還在不停的進攻,進攻……

「刷!」

神逆一揮右手,屍族全滅!魂修全滅!艷千戈與黑漢屍祖屍骨無存。

「諸位平身。」

神逆左手虛托,這時,屍族,又復活了。

「哈哈哈!」黑漢發出囂張的大笑,「神逆,你殺不死我!誰也殺不死我們屍族!老祖賜名我為後卿!」

后卿!神逆勃然大怒,一聽這名字就是沖著素卿來的。

洪荒眾強的姓名,道號,皆有獨特含義,後輩之名號需要避諱。若是起名相似,那不是找死就是有心針對!

「誰是素卿,老祖賜名我為後卿,就是要……」

「身死道消!」

獸皇真言一出,聒噪的聲音瞬間沒了,后卿身死道消!屍族團滅。

屍族由八大魔神所創,神逆的言出法隨能直接滅殺不死魔神,自然也能滅殺后卿。

「恭賀吾皇!中部戰亂已平,吾皇統一洪荒就在此時啊!」

獸族的諸強沸騰了,在他們看來,神逆早就應該統一洪荒了。

「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