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就算你這麼說,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呀!」

沒有外力干擾的話,睡夢中的人是沒辦法讓自己主動醒過來的吧?

「真是個沒用的傢伙。」

四季映姬不停地搖頭,發出了充滿憐憫的感嘆。

「這我可不能當做沒有聽到哦!」

魔理沙皺了皺鼻子,沒好氣的說道。

「先幫我把椅子搬過來。」

閻魔大人沒有理會她的不滿,乾脆下達了命令。

「搬椅子來做什麼?」

「別問那麼多了,快點動手。」

讓她做點事情也唧唧歪歪的,實在有夠煩人。

「可惡,竟然把我當做僕人使喚……」

儘管不明白對方到底有什麼打算,不過魔理沙結果還是老老實實的過去將辦公桌後面的那張椅子搬了過來。


「然後呢?」

「站在那裡別動。」

四季映姬讓她乖乖地站好,然後跳到了椅子上面去。

這下子,她就變成比對方高出一個頭了。

假如是之前那樣子站在地面上的話,她是沒辦法夠得到的。

「喂喂喂。」

魔理沙頓時直嚷嚷了,這傢伙,不會僅僅是為了做這種事才隨便使喚自己的吧?

「都說叫你別動了。」

閻魔大人再次要求她站好,然後將手中的「悔悟之棒」高舉過頂。

「慢著慢著,你這到底是想要做什麼呀?」

瞧她的樣子似乎是準備要用那玩意敲自己的腦袋,魔理沙不禁慌了。

「那還用說,當然是送你回到你該去的地方啦!」

令牌從空中落下,重重地打在了少女的面部。

「哇啊啊啊!」

驚叫聲響起,魔理沙的身影逐漸變得模糊,驀然從原地消失了。

「呼。」

即使實際並沒有消耗多大的力氣,可四季映姬還是感到有些疲憊。

「簡直豈有此理,別讓陽壽未盡的傢伙也跑到這邊來呀!會真的沒辦法回去的。」

幸好,最後還是順利的把對方送走了。

閻魔大人懊惱的撓了撓頭,忽然間意識到了一個對她來說,相當嚴重的問題。

「糟糕,等下誰來幫我把這東西搬回原處啊?」

=============================分隔線=============================

「嗚!」

頭部彷彿受到了某種強烈的衝擊,使得魔理沙恢復了意識。她發出一聲低吟,慢慢睜開了眼睛來。

「哦,你總算醒了嗎?」

一道黑影出現在了視野之內,有什麼人似乎正在俯視著她。

「東……」

視線逐漸變得清晰,讓少女的話戛然而止。

「什麼嘛,原來是香霖你呀!」

儘管同樣是個男的,可卻是另外一個傢伙。

「喂喂喂,別那麼明顯的擺出失望的表情來誒?會讓人家很受傷的啊!」

森近霖之助挺直腰,託了下眼鏡沒好氣的說道。

「我可是一聽說你病倒了,就立刻跑來了耶!」

結果卻受到這種冷淡的對待,實在太無情了。

「行了行了,別給我裝模作樣啦!」

魔理沙不屑地向他翻了個白眼,掃視了一遍周圍,發現房間裡頭似乎就只有對方一個人在。

「唉……」

森近霖之助無奈地搖了搖頭,自己這個多年來的至交,如今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尚沒有一個認識沒幾年的人高,簡直太可悲了。

「怎麼樣?身體現在感覺如何?」

雖然看對方的態度,應該是沒有問題了的,但還是有點不放心。

「嗯……」

少女用手撐著床,坐了起身。


「好像已經沒什麼大礙了。」

頭不再疼了,體內那種沉甸甸的感覺也完全消失。一覺醒來后,似乎是痊癒了呢!

「哦,那就好。」

森近霖之助終於安心了。當聽說對方突然暈倒的時候,他可是挺緊張的啊!

「只不過……」

魔理沙忽然皺起了眉來,她撫摸了一下額頭,那裡隱約還可以感受得到一絲異常的疼痛。

「總覺得,我似乎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到底是什麼樣的夢,此時卻怎麼也回想不起來了。

「夢?」

嗯,生病了的人, 愛一場,耗盡一生 ,做夢屬於很正常的事情。

「嘛,算了,反正也大概是什麼無關緊要的東西吧!」

少女很快便放棄了深入探究的念頭,對於不理解的事情要及時放棄,這是保持樂觀心態所必須的條件之一。

「咚咚咚。」

房門被敲了幾下,接著打開,從外面鑽進了一個腦袋來。

「哦,已經醒來了嗎?」

巫女小姐望著坐在床上的魔理沙,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然後走了進來。

「魔……理……沙……」

紅魔館的二小姐高聲呼喊著,雖然晚了一步進來,但是很快就跑到了靈夢的前面去。

緊跟在後的,則是她的姐姐。

「切,這樣都死不了,真是命大。」

帕秋莉一副非常失望的表情,說出來的話也叫人相當火大。

「太好了呢!帕秋莉大人,這下子你總算可以放心了啊!」


小惡魔從她身後跳出來,笑嘻嘻的說道。

「哪裡好了……還有你別說多餘的話。」

一眨眼的功夫,床兩邊便站滿人了。

「咕嗚。」

芙蘭朵露快速爬上床來,向前一撲,隔著被子壓在了魔理沙的大腿上。

「芙蘭,別胡鬧,快給我下來。」

大概是考慮到她還是個病人吧!這一次蕾米莉亞也替魔理沙說話了。

「沒關係沒關係,其實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的。」

少女輕輕拍打著芙蘭朵露的小腦瓜,心裡感到暖暖的,這些人應該都是來給自己探病的吧!

「就是嘛!連魔理沙也這樣說了的。」

二小姐扭轉頭,沖自己姐姐做了個得意的鬼臉。

「哼!」

大小姐悶哼了一聲,既然人家都不在乎,她又何必自作多情呢?

反正出現什麼問題的話,也屬於這傢伙自作自受。

「怎麼大家個個都來了的?」

不過是發了點燒,就把她們也驚動到了,魔理沙對此不禁有些受寵若驚。

「是我通知她們的唷!」

床底下驀地傳來了一把聲音,緊接著一個人從下面鑽了出來。


「連床底都沒有半點塵埃,乾淨到簡直叫人欽佩呢!你們這裡的女僕實在太勤奮了。」

射命丸文抓起照相機,「啪嚓啪嚓」的快速給魔理沙拍了幾張照片。

「等一下,你是什麼時候躲在我的床下的?」

居然趁著自己沒有意識的時候,偷偷摸進到自己房間裡面。而且看森近霖之助的表情,似乎連他也是不知情的。

「一直在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